子夜浪客行第九回 诗酒剑仙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九回 诗酒剑仙

小说:子夜浪客行 作者:桥诗 更新时间:2018-04-17 08:01 字数:4640

  六月,孤岛。

  黑云乍起,烈日隐曜,雷霆滚滚而来,天上雷蛇攒动,东海之上海浪滔天,狂风怒号。

  正是午时,天色却已昏暗,时辰倒转,乾坤骤变。

  巨浪击在岛上,大地轰然而震,李白却稳稳立于台上,手执龙泉长剑,盛气凌人,白衣随风而舞,长发凌乱似飞蓬,眉目凌厉如刀,闪烁寒芒,身上劲道如通天之雷霆,锋劲骇人。

  鬼神独孤却也不动分毫,似与外物隔绝,双目微闭,双手抱于身后,狂风雷霆似乎也惧怕于他,近其身时竟都躲闪而过。

  “鲜衣怒马少年时,少年意气,仗剑长歌。二十年过去,太白归来仍是少年,果真是仙人模样啊,咳咳咳……”

  二人对峙之时,鉴真终于还是强忍住伤势,在柳生逸雪的搀扶下来到了会场,看到台上的李白,心中不由一阵感慨,回想起当年模样……

  李白年少成名,威风赫赫,至今未尝一败,即便是鬼神独孤亦不敢轻视,以不动如山之姿对李白雷霆万钧之势。

  “锵――”

  李白一剑先出,身后流光溢彩,剑似雷霆,奔雷滚滚而去,长剑引人而出,一瞬之间便到了鬼神独孤的眼前。

  “君不见!”

  李子夜看剑气势如虹,兴奋得大喝一声,他也从未见过李白如此认真使出过青莲剑歌。

  “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一人一剑穿透鬼神独孤而过,无奈尽皆幻象。

  可李白却依旧势如破竹,更无止境,又直直向前方刺去。

  “乾!”

  “坤!”

  “坎!”

  “离!”

  “震!”

  “垦!”

  “巽!”

  “兑!”

  鬼神独孤八阵诀如谶语凿出,身形变换,方位腾挪。

  流光,剑气,幻影。

  李白剑势不停,长驱直入,跟随着鬼神独孤的身影猛然刺去,竟在台上画出一副八阵图来!。

  “这才是真正的青莲剑歌!”李子夜赞叹一声,当今这世间也唯有李白使得出这般快剑。

  当――

  金属交戈之声乍起,刺痛耳膜。

  李白龙泉剑与鬼神独孤身前幻影巨手相撞,内力相激,天地震动。两人对峙些许时刻,尽皆飞退数丈之远,每一步踏在地上都将大地踩成巨坑。

  “再来!”

  李白飒然长啸,手中龙泉剑再泛寒光,脚下飘渺灵动,一步踏七星,呈拱月之势。

  “关山月!”

  李白低喝一声,手腕一抖,挽出朵朵剑花,身形腾挪于剑花之间,长剑又甩出十数道残月剑气。一时间,漫天剑花散落,所到之处皆化为齑粉,剑气裹挟着剑花纵横捭阖,如同残月映梨花一般向鬼神独孤劈过去。

  “大荒鬼手!”

  鬼神独孤苍老的声音更沉了一分,浑厚的内力勃然爆发,巨手变得更庞大,缭绕着阴暗之气,横在他的面前。

  “波――”

  李白残月剑气稳稳击中鬼手,却只荡起几许涟漪,没入鬼手之中,再不见反应。而巨大鬼手却陡然飞出,以迅雷之势抓向李白。

  李白见状也不慌张,左手捏剑诀,右手执剑竖于胸前,剑指苍穹。

  登时,虚空之中凭空出现漫天剑影,千千万万。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李白扬声大喝,漫天剑影自当空倾泻而下,如九天银河,似寒光游龙,一头撞在了鬼手之上。

  “咣当――”

  鬼手与剑气相持许久,终于鬼手被剑气瓦解,尽皆崩碎,万千道剑光势如破竹,向鬼神独孤刺了过去。

  两人一来一回,交手几个回合均不得好处,可场边的众人却早已看得呆了。这样的壮观场面,两个绝世高手对招,引得天地都为之色变,平常人若有幸观摩顿悟,便如醍醐灌顶,一生也受益匪浅。

  方才一剑,惊艳了天地,后来竟有后人只学此一剑,精研数十年,将这一剑发挥至极致之处,称其为“万剑归宗”,终于败尽天下高手,那人也得了“剑圣”之名。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鬼神独孤也不敢轻试万剑锋芒,施展出八阵诀想要逃离剑气追踪范围,可那如游龙一般的剑气却似通灵,一直追赶着鬼神独孤,也不停地变换着方位。

  李白剑诀拿捏正好,这招却极其考验用剑者的精神之力,要将全身精气神灌注其中,又要分散出来控制千千万万柄剑气的流转,就连李白此时也开始有些支持不住,额头冷汗直冒。

  “老白……”

  李子夜在场边观望着,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李白,在他的记忆中,李白的剑不过是诗酒趁年华的饰物,不过是他逍遥世间的凭仗,不过是他的盛气,不过是他的傲然。而此刻,他的剑就是他的全部,这,才是李白剑仙的真身。

  轰――

  终于李白支撑不住,剑气轰然散去,汗水浸湿了白衫,长发愈发凌乱。

  “你配得上剑仙之名,许久了,你是第一个能让我如此狼狈之人,也是第一个让我真正变成鬼神之人!”

  鬼神独孤缓缓向李白走了过来,黑袍随风褪去,逐渐露出了真容。虽已年过百岁,鬼神独孤却依旧是个中年男子模样,身形壮硕。只是唯有须发皆白,随风狂舞。双目如虎,眉骨似刀,神态威严,果真不负鬼神之名。

  “鬼神变!”

  待他走近李白丈远之时,只见他高喝一声,身上衣物便炸开来,身形不断变大,筋肉扭曲,肤色变成溺水一般的惨白,身上也不断蔓延着血红色的纹路,双眼猩红,须发皆张,青面獠牙,一副恶鬼之象。

  场边许多胆小之人竟被吓晕过去,剩下的人也都人人自危,这副模样,显然早已脱离了人的范畴。

  李白在台上见状却似无事一般,斜眼睥睨,长剑拖地,任由狂风相拥。

  “子夜,酒来!”李白目不斜视,兀自唤了一声。

  “老白,看酒!”李子夜闻声,当即便飞身出去,将腰间挂着的酒葫抛向李白。

  李白随意伸手接过,仰首一饮而尽,醉眼微醺。

  众人不解,可李子夜知道,此时此刻,这里是李白的世界。

  “逍遥天地间,唯我酒剑仙!”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唤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李白舞剑,醉意阑珊,他自有他八千里河山,我亦有我九万里平川,来者皆我画中仙!

  鬼神独孤此刻已彻底变成了恶鬼模样,双腿蹬地,似一道光般冲向了李白。

  “逍遥游!”

  李白腾跃至半空之中,穿梭于狂风之间,肆意张狂,使的是他自创的的绝世身法――逍遥游。

  鬼神独孤此刻空有一身气力,却连李白衣角也摸不着。

  “断水消愁!”

  李白趁势反攻,施展出“酒剑诀”中第一式,似是断浪一击,劈空斩向鬼神独孤。

  “铛――”

  龙泉剑斩铁如削泥,此刻斩在鬼神独孤的身上却被弹了回来。

  “斗酒百篇!”

  李白却不管不顾,继续使出第二式,电光火石之间,一百剑招便狠狠击在鬼神独孤的身上。

  “桀桀桀――”鬼神独孤厉笑几声道,“小子不要白费力气了,鬼神的真身怎是你一介凡夫所能比拟!”

  鬼神独孤利爪翻飞,跳跃腾挪,如恶鬼索命,几次险险击中李白,李白若不是借着身法躲过许多要害,恐怕早已尸横当场了。

  “剑仙大人,鬼神之变,在于心神,他的弱点在心脏处!”百晓生见状,心中急切,再不顾其它,在台下大声提醒道。

  “聒噪!”似是说中了鬼神独孤的心事,他怒喝一声,当即挥手,一道利爪之风向百晓生袭去。

  “噗――”

  百晓生哪里躲闪得过去,结实挨了一击,鲜血淋漓倒在地上,当即便昏死过去,不知是死是活。

  “看剑,把酒问月!”

  高手过招岂能分神,哪怕只一瞬,也是生命之危。

  鬼神独孤被百晓生吸引了精力,这一招躲闪不及,被李白直直刺入心口。

  龙泉剑没入三尺,还未触及心脏便堪堪停了下来。

  “我李白向来不趁人之危!”李白拔剑而出,带起喷涌的鲜血,在半空中划出凄美的轨迹。

  鬼神独孤单膝跪地,鬼神之身也渐渐褪去。

  一瞬间,鬼神独孤仿佛苍老了数十岁,变成了嶙峋的老者,身形佝偻,皮肤也松弛下去,双眼凹陷无神。

  “没想到,我独孤竟败给了一个小辈。”鬼神独孤此时的声音苍老无比,与普通的老头无异。

  “你没败,只是太过自负。”李白伸手扶起他道,“若论张狂,我当属天下第一,你比不过我。”

  “呵呵呵咳咳……”鬼神独孤惨笑几声,“果真后浪推前浪啊……”

  刹那之间,李白忽觉有异,只见鬼神独孤通体泛红,内力迅速集聚,大有胀裂之意。

  “快……快走!他要……他要自爆!”

  百晓生忽然醒了过来,张着手说道。

  众人闻言,这才惊觉有异,尽皆四散逃离。一个年过百岁的绝世高手,集聚内力自爆,威力可想而知,恐怕整个会场都会被夷为平地。

  “子夜,快走!”李白与李子夜距离最近,李白当即拉起李子夜飞身逃去。

  “轰――”

  一代传奇,鬼神独孤就这样化为了漫天齑粉,场边躲闪不及的人也被自爆波及,炸成漫天碎肉,血腥无比。

  “咳咳……”李白揽着李子夜,一口鲜血呕出。

  李白与李子夜离得太近,终是躲闪不及,李白虽运起真气护体,还是受到了重伤,李子夜则被李白揽在怀里,虽未受伤,却被震晕了过去。

  “咳咳咳,你这是何必……唉……”李白看着鬼神独孤消散的地方,心中一阵惆怅。

  寂静了许久,终于烟消云散,万事成空,一切终归于平静。

  “安神教神主驾到,神主福寿无疆,万代千秋!”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之时,海岸之上已然排开三条大船,一群头戴神神鬼鬼面具的神秘人站在船头齐声喊道。

  众人快步赶到海岸,发现来时所乘之船竟都被毁坏,又寻声望去,竟在人群中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正是早先逃离的潇湘渔婆和血煞老祖,站在他们身旁的还有五人,都是江湖上从未见过的人物。

  最中间的大船上置了一个楼阁,装饰华美奢侈,内里端坐着一个圆滚滚的胖子,面色油腻,长相极为难看,不过看样子应该就是那些人口中所喊的“神主”。

  正在众人疑惑之际,那五人之中头戴云冠的一人踏前一步,向船下喊道:“船下众人听着!这个小岛已经被我们布置火弹,再过一柱香的时辰便会被引爆,到时此岛必将沉于大海,尔等只须报上身份门派,臣服于我安神教,便可上船,活得一命!”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此时道门禅宗都已元气大伤,李白也身受重伤,实是虎落平阳之境。

  “我偏不信你!你宫爷爷我就要去会会你们这狗屁火弹。”宫天道此时又站了出来,不管不顾地带着门人向海岸走过去。

  砰――

  可谁知方走出两步,埋在石头下的火弹便被触发,五岳剑门人霎时便被炸死了两个。

  “这这这……”宫天道面色惊恐,慌忙又退了回来。

  “我海沙派加入!”僵持片刻以后,终于有人忍不住妥协,这似乎点燃了导火索,又炸出了一群人来。

  “五虎刀。”

  “神农教。”

  ……

  小门小派都走了个干净,只剩下些武林大派不愿妥协,禅宗道门,五岳昆仑,还有只收女子的桃花庵和白衣客的武林盟,不过,武林盟不少门人已经脱离门派,自己逃命去了。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南无阿弥陀佛!”少林普达禅师领着众弟子闭目坐禅,念诵起佛经来。其余门派也再都没有妥协之意。

  李白看着怀里还在昏迷的李子夜,轻叹一声,又看了看身后重伤未愈的鉴真,心里不由一苦,此时就算是他也再无奈何。

  片刻之后,李白似是做了决定,打出两个剑诀印入李子夜的体内,又为他输入了一缕精纯真气护体。

  “淳于大哥,你过来。”李白佯装坐在地上疗伤,实则用传音入秘之功将鉴真叫了过来。

  鉴真知是李白在唤自己,便让柳生逸雪搀扶着移了过去。

  “淳于大哥,你可否帮我一次?”李白对鉴真附耳说道。

  “三弟,如今境况,我还能帮你什么?”鉴真也不再与李白客套,以往日“三弟”之称称呼李白。

  “我上岛时的小船还在岛后,大概乘得三人,你带着子夜与这位东瀛姑娘速速离去,走得越远越好。”

  李白说完看了看柳生逸雪,那日李子夜与她描述这位姑娘时,眉间神色飞扬,他便已明白了李子夜的心意。或许,今日之后,有这位姑娘的安慰,李子夜的痛苦能够减轻几分吧。

  柳生逸雪闻言心中十分诧异,她不明白为何李白要救自己,她们一行遣唐使全部丧生于刚才的自爆之中独剩她一人,她早已放弃生存之念,当即便想拒绝,可话未出口却被鉴真抢了过去。

  “万万不可!”鉴真狠狠地摇头道,“三弟你自己带着子夜离去吧,趁此时火弹还未引爆,你们还可活命。”

  李白微微一笑,摇头道:“我与人有约,绝不可失言,我李白一生一世从未失信于人,今日我是走不成了。大哥,小弟权当以兄弟之情恳求于你,此事再莫与我相争,可好?”

  鉴真看着李白的眼睛,那精光熠熠,直摄人心魄,让人无法拒绝。

  “唉!三弟,你乃当世人杰,怎可……唉!”鉴真连叹三声,热泪潸然。

  李白摇头一笑,仰天默然片刻,随即道:“生死不过尔尔,大哥出家之人,还未看透吗?”

  鉴真愣了愣,不再说话,抱起李子夜悄然遁向另一侧岛岸。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子夜浪客行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