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一少一江湖第一卷 山中有剑,有少年 第六章 七杀门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卷 山中有剑,有少年 第六章 七杀门

小说:一剑一少一江湖 作者:三凛 更新时间:2018-04-17 08:13 字数:2613

  傍晚,距离墨道山数十里外的一座小村。

  小村不大,寥寥十几户人家,虽小,但也算是这深山里唯一的人烟,往常每到傍晚时分,炊烟袅袅,灯火零星,时不时从房屋内传出夫妻地交谈,以及孩童欢愉地嬉笑,生活也算安逸美好。

  只不过今天,整座村子,寂静无声,连狗叫都不曾响起,家家户户的窗户里更是漆黑一片,唯有一间屋子仍然亮着灯光。

  在屋子里,有女人的惨叫声传来,过晌,便安静了下来。

  屋内,一穿着黑衣的男人正一脸满足的整理着衣服,而一边的床上,正有一衣衫不整的女人,睁着眼睛一脸绝望,已无生气,脖颈有一道并不深的伤口,却刚刚能割断颈动脉。

  一旁,一位靠在墙上一脸厌恶的黑衣女子,对刚整理好衣服的男子说道:

  “你真对的起你的隐称,午欲。”

  “这种地方,这种货色的女人,算不错了,嘿嘿。”男子抹了抹嘴角的一丝血迹,那是之前女人挣扎时在他唇口咬出的,也正是如此他才一刀割断女子的喉咙的。

  这时从窗外吹来一阵风,唯一的烛盏的灯光摇了一下,却变的比刚刚更亮了些,一下子照亮了屋子里。

  只见屋子里,六个穿着黑色夜行衣的人,各自站着或坐着,随意懒散,有男有女,各不相同。

  唯一相同的,他们的脖颈后,都有着一枚青色的月牙,只是圆缺程度各不相同。

  还有就是,他们身上,若有若无的杀气。

  七杀门。

  江湖上,最大的刺客组织,在江湖上素有这样一首诗:

  七情殇,古道郎。

  负六欲,待昏黄。

  七步临行君莫慌。

  待月盈余黑白道。

  判官笔干人已亡。

  七杀门要杀的人,不出月满之日,人必提头见阎罗。

  而面前的,刚才女子称呼的那个男人,

  午欲,七杀门七情中的欲情,淫乱好女色,性情喜怒无常。

  “不过还是比不上,巳憎你的身姿风韵啊,哪天,你若是饥渴难耐,我随时奉陪啊,哈哈哈哈。”

  “好呀。”面前女子突然换上了一脸妩媚诱惑,然后慢慢接近午欲的身子。

  女子的脸凑近了午欲,如玉的手指轻轻点了一下午欲的胸口,然后妖艳地说:

  “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胆子了。”

  面对这样的巳憎,午欲却并没有露出分毫有兴趣的意思。

  面前的这个女子,身上的毒虫,可是比她的话要多得多。刚才轻点在他胸口的那根手指,上面一露而隐的蝎尾,午欲看的清清楚楚。

  “行了。”一边,一个身材高大,脸上浓眉扬起,凶神恶煞的汉子,开口说道。

  “小五怎么还没回来?现在已经都太阳落山了吧?”

  “不会是被发现了吧?啊?嘿嘿嘿嘿。”一边,一个蹲在一农夫尸体上,尖嘴猴腮,面容枯槁的干瘦男子,怪着腔调嘿嘿地说。

  “说不定,已经被杀了,唉。”另一边,一长相阴柔如女子一般的男人,有些哀伤的说。

  七情六欲,七情人之四情已全部在此,午欲,巳憎,还有那怒目圆睁的大汉,为丑怒,以及长相阴柔的男子,为寅忧。

  之前的小五,则为卯惧。

  七情人中的五情,已全部到齐。

  一旁的大汉实在按耐不住情绪,他一下子站起身来,对唯一一个没有说话的人说道。

  “大人,这任务,到底是什么?不禁让我们七情中的六情出动,而且还劳烦六欲人中的您和我们一起。难不成要去杀派级宗门的掌门吗?”

  在大汉的话语中,对于面前的人,他不由自主的用了敬词。

  因为面前的人,是六欲人。

  这时,这名浑身裹在黑袍里的人,从黑袍里发出沙哑地声音。

  “这项任务,委托人是宗派上面的人,自然会有些危险。死几个人,也是难免的。”

  “等到天亮,你我一起去竹林里看看情况吧。”

  “上面的命令,并未告诉我是要杀什么人?”

  “只是说:杀光在这座山里见到的每一个人。”

  午欲耸了耸肩,看了看满屋的尸体,有些无奈地说。

  “所以就把这村子里的人全杀了吗?还真是六欲人的作风啊。”

  “这些蝼蚁让他们看见我们,怕是要留下马脚,还是杀了省心。”黑袍里又传出来声音,没有太多波动,仿佛杀了一个村子的人,对于他只是像呼吸一样平常自然。

  午欲眼睛眯着看着面前的人,

  六欲人,比七情人的级别更高一级的杀手,对于七情人,江湖上还留有他们的名字,但至于六欲人,江湖上,却完全没有丁点有关他们的信息,只是知道他们的隐称,是代表七情六欲里的见欲、听欲、香欲、味欲、触欲以及意欲。

  甚至在江湖上,大多数人觉得,七情人比六欲人更胜一筹,即使刺客级别上六欲人更高一级。

  但是,只有身为七情人的午欲,才知道,七杀门里的六欲人,有多么恐怖。

  七情人,他们的隐称其实暗暗表示了实力的划分,即使相互之间差距在伯仲之间。

  比如午欲,则在七情人排名之末,实力自然也最弱,但也至少有了灵境中段的实力,放在江湖里,是可以开门派的实力。

  只是,午欲他自己清楚,自己与七情人排名前面的人有多大的差距,不谈其它,单单是巳憎,自己就不是对手。

  而同行的丑怒,寅忧,卯惧,则更支撑不过五十回合,其中位于七情人次席的丑怒,甚至已经是在灵境巅峰多年的高手。

  至于七情人之首子喜,在多年前出了一次任务后,午欲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当时的他,已经是尊境初期了。

  而六欲人,其它的不说,午欲只知道一点。

  六欲人,皆为尊境。

  想到这,午欲看着面前黑的快要消失在黑暗中的中年人,他甚至不知道他是六欲人中的哪一位。

  只知道,面前的人,曾经参与过,当年玄宗灭门一役,并且是在李太白的青莲剑歌下,有幸活着的人。

  而他们,甚至连参加那一战的资格,都没有。

  他走到窗前,把女人的尸体往一旁一扔,然后找了一块没有血污的地方,躺了下来说。

  “好吧,那天亮叫我。”

  说着,便闭上了眼睛。

  一旁,巳憎说

  “那就等天亮吧。”说着,她把烛灯一熄,屋子里陷入沉静,仿佛从未有人来过。

  而夜晚,墨道山上,少年和师傅,吃完晚饭,在院子里,师傅对着少年说。

  “今天,我要教你一套剑诀。”

  “又教啊……”

  少年有点垂头丧气地嘀咕。

  “学会这套剑诀,你就下山吧。”

  师傅又说了一句,少年这时候才抬起头,一脸惊喜的看着师傅。

  “真的?”

  “真的。这是我能教你的最后一套剑诀了。”

  师傅说完这句话,便扭过身去,头仰着看着天空。

  今天星星很多,像极了五年前那个夜晚。

  少年看着师傅,他心里想着:

  学完这本剑诀,我就可以下山了。

  但为什么心里高兴不起来呢?

  这时,师傅的声音响起,再也没有往常的随意,而是变的严肃起来。

  “听好了。”

  “这剑诀,是我当年飘荡在南海一座孤岛的山洞中悟得的,花费九九八十一天。”

  “只凭此,江湖之上,除玄道夫外,我再无敌手。”

  再无敌手。

  当师傅说出这一句时,从前身上邋遢玩世不恭的痞气一扫而空,此时的师傅立在那里,仿佛一把孤傲乾坤的剑。

  少年看着师傅,突然有点看到了一个傲绝江湖,独饮苦酒的浪里剑客,只凭一壶酒,一柄剑,便敢笑对天下,蔑视群雄。

  “当年在山洞里,我看到的,只有剑痕,但剑痕上的剑意,却让我竟然无法直视,凭着这剑意,我领悟出了这一剑诀。”

  “诀名:青莲剑诀。”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一剑一少一江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