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君臣第4章 逍遥一脉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4章 逍遥一脉

小说:北宋君臣 作者:可尔它佛 更新时间:2018-04-16 23:15 字数:3864

  “你也不用太担心,据我所知,以前有过界外之人重回现世的先例。”道人忽的说道。

  “什么?有人回去过?那人是谁?”蔡卞追问道。

  道人:“贫道也只是听‘传闻’。这位高人原本只是一位书生,‘传闻’他来此界是有着巨大的使命。他行走在各地,名山大川,武林门派,中原西域,江湖朝堂,到处都有他的事迹,后来不知何处学了一身天下无敌的武功。最后‘传闻’他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他如果真的回去了,我应该听过他的名字。”蔡卞隐隐觉得这和自己穿越有着重大联系。

  道人:“他的真正姓名极少有人知道,他的存在,本身知道的人就不多。他虽然做出了无数惊人的事迹。可是,他的名字始终没有被人们提及过。这世上有头有脸的人,大都被他搞得灰头土脸。他们又怎么会去和外人说呢?贫道也是听师傅罗真人称他金先生,想必这位高人原本姓金吧。”

  蔡卞一愣,心中已经有些猜测出来了。

  “既然别人可以回去,我也一定可以。道长既然知道这么多的秘闻,一定知道怎么让我们这些界外之人回去吧?”蔡卞此时心中又重燃回到现代世界的希望。

  “贫道也只知道一点点,公子你目前的身份地位,恐怕还不能知道这秘辛。”道人不客气地拒绝透露。

  蔡卞心中一紧,知道道人言下之意是自己没有资格知道重返现世的方法。

  蔡卞不是笨人,心道,我这十年一直都在老家仙游县,没有出过远门。现在到了开封府,就遇到了知道我来历的道人。这一切怎么想都不会是巧合。

  这道人先是与我算卦,后来又说出我的界外身份,现在又用金先生来引我入瓮。这道人的目的极不单纯,他说的话不可能完全听信。

  蔡卞心思百转,对道人道:“道长,我如今何去何从,又该做些什么?”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道人不假思索,“《道德经》言,‘道常无为而无不为’,顺应天命,顺应自己心意去做事,不必刻意的去找一条道路。”

  蔡卞本是儒生,对道家的这“无为”之言本就颇为不屑,现在道人以此来指导自己,当下道:“我闻老子《西升经》,‘我命在我,不属天地’。正是这‘我命由我不由天’的道理。又怎么后人偏行命运由天。倘若真是如此,国无国法,家无家规。人人只信命运,怕是无论如何也走不长远的。”

  道人哈哈大笑道:“你这小娃真个有趣,竟然用道家祖师爷来压我。贫道也有一惑,你儒家祖师爷孔夫子可是十分相信命的。他一个洞悉世间真理的大儒,怎么又会说出‘五十而知天命’的话来呢?世人常说的‘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便是你们祖师爷亲口说的呀。”

  蔡卞一愣,心道,我怎么知道儒道释的创始人都这么神经。一会相信命运,一会又相信自己,简直让我们后人无所适从。

  道人见蔡卞不说话,又笑:“既然我们祖师爷都压不住对方,那贫道跟你打一个赌如何?”

  蔡卞心想,你这么牛批,和你打赌我有赢的可能性吗。

  “道长想赌什么?”蔡卞硬着头皮道。

  “就赌这次科举考试,我赌你们兄弟下个月考试名落孙山。”道人道。

  “道长明明说过,这次考试我们兄弟会高中进士。现在为什么又反复无常?”蔡卞当下不悦道。

  “哈哈,你翻上一章好好看看,贫道明明是说你们兄弟他日定中进士,可从来没说过你们今年就能考中啊?”道人忍不住笑说。

  蔡卞心道,你丫一个道人,不但能知道过去未来之事,还能打破异次元壁障?还“翻上一章”?还“下一章告诉你”?

  作者就是派你来逗比的吗?

  蔡卞想了一下目前的科举制度,科举考试分为三级:乡试,会试,殿试。乡试每三年在各省省城举行一次,又称为大比。因为在秋季举行,所以又称为秋闱。乡试考中后称为举人,蔡京蔡卞都是其福建省的第一名,又被称为解元,相当于后世高考的状元。

  会试在乡试后的第二年春天在礼部举行,所以会试又称为礼闱和春闱。参加会试的是举人,取中后称为贡士,第一名称为会元。

  这次蔡京和蔡卞来开封府,便是来参加礼部的会试。主要的题目就是四书五经,用古人口气来措辞文章,代圣贤立言。

  蔡卞刚穿越的时候,古文一窍不通,经过十年的学习,现在的古文水平已经炉火纯青。可以说,随便写一些文章,就可以放到后世的语文课本里面当课文了。

  只是蔡卞知道,这会被后世的学生骂死的。古文难学难背,古人自己都不喜欢这种背书,更何况是后世使用白话文的学生呢。如果课文后面写了一句全文背诵并且默写,那可是会被学生戳着脊梁骨骂的。不是吗?人都死了,写的文章还让后人遭罪。

  不过,蔡卞转念一想,自己貌似也不是什么忠臣义士,写的文章也不会被写入课本。

  蔡卞时常安慰自己:“别看范仲淹,欧阳修,王安石,苏轼,苏洵他们现在被世人称赞,等后世骂他们的喷子可就多了。”

  会试紧接着就是殿试,这两场考试都是在三月初。殿试是皇帝主试的考试,考策问。参加殿试的是贡士,取中后统称为进士。殿试分三甲录取。第一甲赐进士及第,第二甲赐进士出身,第三甲赐同进士出身。第一甲录取三名,第一名俗称状元,第二名俗称榜眼,第三名俗称探花。

  蔡卞不记得太多历史,只知道自己和哥哥蔡京熙宁变法之后同为进士及第,就是俗称的全国前三名。这让他这个后世学渣的自尊心大大的满足了一下。

  嘿嘿嘿,可牛批坏了。

  道人:“你们兄弟今年考不中。你可敢与我一睹?”

  蔡卞看他道:“赌注是什么?”

  道人道:“贫道是出家人,要你什么赌注。你赢了便证明你说的‘人定胜天’是对的,贫道从来没说过自己相信命运,我赢了也不证明什么大道理,就证明我可以知晓未来之事而已。”

  不赌钱?就证明一下下?

  赌了。

  蔡卞道:“我和你赌,我肯定能考上。”

  读书之人最是自负,尤其是一个才华的读书人。蔡卞自问诗词歌赋,经史子集样样精通,自己博览群书,满腹经纶,又写得一手好字。如果不能中第,那么皇帝就是头猪。

  对!他就是头居!

  道人一笑:“好,贫道等你好消息。”

  二人交谈完毕,回到大厅。

  蔡京与那童子相谈甚欢,眉宇间尽是慈爱,恨不得将那童子报到怀中,掏出一根棒棒糖。咳咳……蔡京见蔡卞与道人交谈回来,道:“元度,你与道长谈得如何?”

  “哥哥,我之前肉眼凡胎,不知道道长果真是有本事的高人。还望道长见谅。”蔡卞道。

  “那就好,那就好。快与我一同敬道长一杯。”蔡京大喜道。

  蔡京蔡卞道人童子四人同坐,畅谈一路之上的趣事,不知不觉以至申时。

  蔡京笑道:“道长果然时世外高人,谈吐不凡。可惜我与舍弟家中还有父母奉养,不然便是和道长一同在蓟州修行,也是人生快事。我等俗人在世,但求功名在身,此生都不能如道长这般洒脱了。”

  “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济世安民,忠君报国,乃是男儿所为。贫道闲云野鹤,反倒是不如二位啊。日后若有相见之日,还望两位秉持本性,不忘初心,替皇帝打造一个太平盛世。”道人慷慨陈词,离别近在眼前。

  “道长所言,蔡京(蔡卞)永不敢忘。”蔡京蔡卞同时答道,相互对望,都从各自的目光中看到了惊人的坚定。

  一番感怀之后,蔡京蔡卞终于是在仆人的伴随下,离开了樊楼。

  道人和童子依旧坐在原位,沉默了许久。

  “师傅,这蔡京蔡卞二人委实不像歹人。才气逼人,翩翩君子,实在是栋梁之材啊。弟子实在想不通这未来的大宋为何会如此不堪?究竟是奸臣将强宋变成了亡宋,还是大宋将良臣变成了奸臣?”道人抚摸白须叹道。

  一旁的童子接过话,用脆生生的声音道:“人是会变的嘛。一个女人会变老变丑,一个好人为什么不会变贪变坏?”

  道人:“女人会变老变丑?那也未必。我听说内功深厚的人,就是到了七八十岁,容貌也会和二十岁的年轻人一样,对吗?师傅。”

  “不错。本门武功最擅长的便是驻颜养生。”童子又道。

  道人对童子道:“师傅,不知道弟子什么时候才能达到那样的境界?”

  童子道:“内力一途,除了常年打坐修炼积蓄之外,别无他法。”

  如果蔡京蔡卞在这里,一定会惊骇无比。这须发皆白的道人竟是徒弟,生得可爱的童子却是师傅。

  道人口中的蓟州罗真人原来一直在他们身边,便是长得粉雕玉琢的青衣童子。

  道人问:“弟子听闻武林中有些邪魔歪道找到捷径,有些人喜欢服食毒物,再用内力逼出,以此来增长内力。有些人直接胁迫别人将内力传给自己。”

  童子,不,是罗真人道:“本门也有《北冥神功》一部,专取旁人内力。你知道为师为什么不练此功吗?”

  道人答道:“师傅一定是觉得这种武功不光彩,如同抢劫别人辛辛苦苦积攒的钱财一般。”

  “非也非也,只因这套武功需要习练者散去毕生功力。如果让拥有万贯家财的人抛弃自己的钱财,反而去抢夺那些穷人。可真的是吃力不讨好。”罗真人道,“最重要的是,修习这种武功的人这辈子都不可能静下心来练功了。辛辛苦苦自己修炼的内力自然不如抢夺别人来的快,但是习武者最忌讳急躁。内功修习往往如此,看不到尽头,却要一点一点的水磨功夫,常人少有坚持下来的。如果修炼北冥神功,恐怕一生都不会练功了。”

  “真的这么可怕,难道本门没人修炼这本秘籍吗?”道人问道。

  “自从我父亲逍遥子创立本门以来,无人修炼。”罗道人笑道,“就连他最疼爱的弟子无崖子师弟也没有修炼。无崖子师弟天赋惊人,修炼这北冥神功反而限制了他。嘿嘿,我曾与他开玩笑,若他是敢练这北冥神功的话,我就打断他的四肢。将他从本门最高的山崖上扔下去,也不枉他叫无崖子了。”

  “无崖子师叔如果被师傅打断四肢,恐怕就成了本门修炼北冥神功还能静下心来练功的第一人了。”道人答道。

  “胜儿,你这提议不错。回到蓟州,为师就打断你的四肢,看看你能不能静下心来练功。”罗真人笑骂道。

  “走吧,此处噪杂,我们去街上转转。开封府的御街可是天下闻名的。”

  ………………………………………………………………………………………………

  童姥叹道:“你这小和尚忠厚老实,于我有救命之恩,更与我逍遥派渊源极深,说给你听了,也不打紧。我自六岁起练这功夫,三十六岁返老还童,花了三十天时光。六十六岁返老还童,那一次用了六十天。今年九十六岁,再次返老还童,便得有九十天时光,方能回复功力。”——《天龙八部三十五回》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北宋君臣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