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策论第三章 不速客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章 不速客

小说:权策论 作者:沧海墨明 更新时间:2018-04-17 06:07 字数:2240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子时)”。

  是夜,因着宵禁的缘故,建业城如同熟睡的孩童一般,万籁俱寂,只有几名更夫有一搭没一搭的打着更。

  赵王府内,赵王与几位幕僚正在品茗夜谈,说着说着便说到道秦道言身上。

  “就算王爷你不让吴太尉向陛下进言,陛下心里本就不愿让长乐公主去西羌和亲,成王他此时还要去凉州做甚?横竖皆是废棋一招,难道他是当真看不出。”一名黑衣的中年人如此说道。

  赵王眼神微闭:“张先生,以你之见呢?”

  张羽一拱手道:

  “但凡执子对弈,便不会有一招会是废棋。你若看不懂他的棋路,缘由不外乎有二,一则他比你看得远,二则他比你看得全。”

  赵王神色微变:“继续说。”

  “这七皇子,平日里看似与世无争,为人随和,实则城府极深,此番要出镇凉州,着实是让人琢磨不透。”

  赵王听到此,猛然回想起以前诸皇子一起读书时,那时夫子极为严格,通常三天一小考,校验皇子们的课业情况,但无论课考难易,七弟他稳居中流,从未变过位置。人保持最差很容易,而保持最优秀很难。可更难的是什么?是把成绩随心所欲地控制在某个特定的水准上。既不锋芒毕露,太过张扬,又不会太过差劲,惹夫子不快。赵王皱眉道:“没想到那时七弟小小年纪,心机竟如此之深,竟把我也瞒了过去。”

  这时张羽接着说道:

  “这成王与王爷是手足血脉,而且在下听闻成王少时与王爷关系甚密,王爷应该比我们这些外人更了解七皇子一些罢,王爷以为,他在局外,还是局内?“张羽说完,小缀一口茶水,看向赵王。

  正在喝茶的赵王听闻此话,咳了两声,眼神柔和。

  “七弟吗?我原以为我把他看的透彻,现在才知道,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我都不曾看透,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无论是局里,还是局外,不到万不得已,我都不想伤他,就像......三年前那般。”

  秦道言一行人自建业始,马不停蹄赶了数日,现在离凉州仅二百余里,不消半日,便可抵达。

  “哈哈,子瑜兄,原来这就是你说的契机”。秦道言笑着说。

  兰子瑜一摇羽扇悠悠说道:

  “没错,西羌对凉州虎视眈眈,欲举兵戈,我料定那些大臣们肯定建议陛下送长公主去和亲,以图太平,正好殿下以此为机会请求移镇凉州,御敌保境,陛下一定应允,凉州距建业数千里,山高路远,我们便可脱离建业,发展其自己的势力,也不必担心被二王察觉。”说完,不知何故,叹了口气。

  “子瑜兄缘何叹气?”

  “想通了件旧事,颇为惊讶,故叹气耳。”

  “哦?何事?”秦道言饶有兴致。

  “殿下可还记得三年前在浦山的那场劫杀?”

  秦道言轻声说:“子瑜兄,你我初识就因此事,道言当然记得,那日我重伤,要不是子瑜兄你,我怕是早就化为一把枯骨了。”

  兰子瑜又问:“殿下心里可有怀疑的人?”

  “毫无头绪,难道子瑜兄已经知道是谁了?”

  兰子瑜口气忽然转冷:“我断定必是赵王无疑。”

  “四皇兄?不可能,且不说那时我与他关系甚好,就说我当时无权无势,他有何理由要劫杀我?!

  “兰子瑜有些失笑道:“殿下想不明白?很简单,杀人不需理由,看谁不顺眼,就杀了呗。”

  “那照你的意思是...”

  “还想不通?那打个比方,”兰子瑜坐在马上与秦道言并肩而行:“你自认为你与赵王交好,但当真了解他么?倘若赵王的野心很大,大到你无法想象,只是藏着没让你发现而已,这事当如何?倘若他这么多年来一直畜养死士,那帮黑衣人就是他派来的,你又当如何?再或者,他原本就不是想要杀死你,你再仔细想想,浦山本就不大,你当时又是重伤,他们若是深追你必死无疑。

  “那群黑衣人也有可能是齐王派来的,不一定非是赵王啊。”秦道言说道。

  “别急啊,你先等我说你完啊,兰子瑜撇撇嘴:虽说没能查出凶手来,想想此事以后谁获利最大?这一切是不是就有点能说通了?”

  兰子瑜羽扇轻拂继续说道:

  “细细想来,那时虽没查出凶手,却是意外揪出了国舅贪污军饷,结党谋私的罪证,导致国舅身死,全族流放,太子从此便没了母族支持,也因此被陛下冷淡,渐渐失宠,终日惶恐不安,担心被废杀,以至于与同母的五皇子私藏兵甲军械以备不测,最后双双被废幽闭,连皇后也被废黜,倒是刑部尚书卢谷经此事获陛下青眼,进为左相,其妹也被立为皇后,殿下你可别忘了,而这卢谷,他可正是赵王的舅父。”

  “不、不可能…四…...四哥绝对不会的...不会的。”秦道言怔在那里呢喃道,一瞬间被兰子一番言论惊的头昏脑胀,不由惊恐至极,越发胆寒,心底亦是寒若冰霜。

  “要真是如此,四哥下的好大一局棋。”秦道言哑然道。

  “没错,从三年前他就已经开始布局了,而殿下,当时就是他第一枚棋子,这个赵王,殿下还是要小心提防,在我看来,他的野心可一点也不比废太子小”。兰子瑜提醒道。

  秦道言无奈:“我怎能看不出他的野心,少时我便已发现了,那年,我十四岁,四哥比我年长几岁,那年十八岁,父皇大寿,一位臣子向父皇献了一卷画满禹国万里风光的巨作,父皇大悦,赐名为山河社稷图,并放话说让大家即兴作诗,谁要是作的好,此画便赐予谁,当时年少轻狂,想也没想的便作了出来:

  万里车书一混同,塞北岂有别疆封。

  提兵百万灞桥上,立马华山第一峰。

  在众人的一片赞许声中,父皇把那一卷山河社稷图赐与了我,“四哥儿”,我叩谢过后远远的唤着他,他没有反应,只是在看着我,眼神里透露出对我的忌惮,待我走近时,隐隐地听他说道:“山河、社稷,父皇,七弟就是你的选择吗?呵,不过一幅画罢了。”拂袖离去。

  对啊,就是从那时起,四哥就与我愈发疏远,在我面前也从来没有笑过了,也在不曾唤过我七弟了,而是用道言代替了。”

  兰子瑜听他说完,从怀中拿出一枚玉佩说道:“这就是,情感吗?这种东西,我以前似乎也有过呢”,兰子瑜眼神悲戚看着秦道言:

  “殿下,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权策论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