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宋第四十一章:一支独艳(一)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一章:一支独艳(一)

小说:客宋 作者:毕耳 更新时间:2018-05-17 22:00 字数:4058

  往台上望去,当林小姐说话吟诗之时,这范无尘倒是异常的欣喜,他面带微笑,犹若春风,再加上他本就俊俏的白脸,更显得英俊潇洒,好似这番风光模样专是做给那林小姐看的。

  待她林小姐将诗吟诵完,那范无尘首先就笑赞道:

  “婉儿姑娘的诗果然不一般,单就这诗风来讲,就是依着婉儿姑娘的性子!不仅是生机勃勃,还是灵动可爱呐!

  这‘原着轻纱丽,春寒袍布怔’,更是写出了春寒时分,婉儿姑娘的喜怒哀乐!”

  婉儿?原来这傻小伙叫林婉儿,之前春猎那王青窈所叫的婉儿,应该都是同一人。想来她们的关系挺不错的,就是不知道那暴力的小妞在不在这里,若是被她碰到了,很可能又是要喊打喊杀。

  话说范安在一旁听罢范无尘的赞语后,都不禁感叹,这小子真是个撩妹得好手!看来以前老师讲多读点书,还是有好处的,不仅可以增加文化素质,还能吹嘘的不拖泥带水,显得极有水平!

  不过这范无尘的吹嘘确实是有理有据的,

  这不,台上的周太师也作出了一番评论,他抚了抚山羊须,徐徐说道:

  “这位小姐的五绝,虽未有前面二人的好,不过其优点还是显而易见,便是这无尘所作的评语了。”

  “婉儿在这谢谢周太师的赐教!”她礼仪得体,深深地作揖言谢。

  一旁的王胖子见自己的“未婚妻”都赋上了诗,此刻心里又不安宁了,哪有丈夫的才华差于妻子的说法呀?

  虽说自己的诗才确实一般,但这会怎么地也不能丢了面子嘛,于是,为了尽快表现自己,王田明又催促范安说道:

  “范兄,你看...这些人都赋上诗了,咱们是不是也要展现一下?,虽然我知你的诗词可能比不上他们,但是不能丢了牌面呀!所以范兄,你现在赶紧和我说你的诗词吧!”

  唉...这胖子真是太瞧不起我了,还没开始,就扬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真没出息。

  范安暗自感慨一番后道:

  “行,看你那对头和你‘老婆’都出头了,你还不出头确实说不过去。”

  调侃完毕,范安又让他靠近,在其耳边轻声吟诵了一番。

  而后只看他亦是迈步向前,无比自信地抬起头来看向“评委”席,旋即听他大声吟道:

  “晚红飞尽春寒浅。浅寒春尽飞红晚。尊酒绿阴繁。繁阴绿酒尊。老仙诗句好。好句诗仙老。长恨送年芳。芳年送恨长。”

  他一字一句,吐的极为清晰,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不知怎的,周围看客包括票“评委”们听罢,皆是瞬间沉默了下来,无一人作声。

  此刻看看站在台上的周太师,只见他瞠目结舌、目瞪口呆。竟不像方才那般,要么平淡地评论,要么殷切地赞许。

  待过了片刻,周太师终于是慢慢发声了。

  只听他言语颤颤地说道:“这...这首菩萨蛮,真是你所填?”

  “当然周太师,这首菩萨蛮正是小生方才所填!”王胖子面不改色地肯定道。

  一旁的范安听到他这如此厚颜无耻的回答,真是心里作呕,心道,这胖子恁地太无耻了,至少也应该委婉点说,这是意外所得吧?....

  不过话说回来,范安也没有觉得什么不爽,因为这首菩萨蛮,也是他抄袭别人的。这人便是宋代理学大家朱熹老夫子。

  用他的词一方面考虑到,他不在这个时代,更重要的一方面是,他的词确实填的好!相信周太师的眼光也不会差,等会便知此诗好在哪儿。

  待王胖子答毕,台上的周太师点了点头没再说话,之后又听他徐徐赞叹道:

  “江南果真没有亏待我,此词一出,竟点醒了我多年的诗词疑惑!好词好词呐!”

  他又接道:“那鹧鸪天虽是一上上之作,但此词的造诣之深亦不是它所能媲美的!这通篇回文式的技巧,简直运用的淋漓尽致、完美无瑕!纵观古今,又有几人能做到?!一句‘晚红飞尽春寒浅。浅寒春尽飞红晚’,概括的晚春风貌;一句‘长恨送年芳。芳年送恨长’,道出了韶华不在的感叹。就连我也是为之感触!”

  周太师的分析果然精准,直接道出了其玄妙所在。

  周围的看客们,虽多为半文盲,但当听到这首音韵奇特的回文词时,也不禁不觉明历。

  不知此时台上的范无尘会不会耍什么花样,只见他面色沉黑,一脸不愉。之前林傲压过他一头,不论是范无尘还是林傲自己,都是觉得意外,因为,林傲原本就只是想附庸一下范无尘,当当范无尘的玉叶,给他衬托衬托。范无尘亦是知道的,毕竟关系摆在那里,无所谓,反正他又不是和自己争这诗冠。

  但谁知这林傲雇的书生,竟是这么一个有才华的人,鹧鸪天一出,惊艳全场。实在是没人预想到。

  既然结果如此,那也没有办法。而此刻的情况却是不同了!这王田明可是个“局外人”,并且范无尘二人皆与他有隙,若是今年的清明诗会被他抢了风头,依范无尘居高自傲不可一世的性子,肯定是极为不爽的。

  所以,他这次不会又耍什么花样吧?江湖传言的“偷天换日”的手法已经用过,估计他也不会蠢的故技重施,这样不仅是看客们看不过去,他也会颜面尽失。

  但他是否会用类似的方法来怀疑王田明的自主创新能力,这就不得而知了,只能是等会见机行事,这次不论是出于帮助还是出于私心,都不会给这小子得逞。

  果不其然,在周太师大赞过后,范无尘马上就故作好奇问道:

  “王兄,不知你这首词是从何人何处得来?实在是才华横溢之人所为的沈博绝丽之作呀!小子我亦是极为钦佩此人!若是可以,定要将我与其引见呐!你也知晓,我向来对有才学之人极为仰慕,迫不及待地想与之共论学习!”

  听他大侃了这么一堆,范安也是极为佩服。说来说去就是一个意思,要千方百计地诽谤王胖子,以达使其出丑地目的。

  不过这会王胖子可是学聪明了许多,他没有再像传言中地那般意气用事,而是拂拂袖子,微笑淡然说道:

  “呵呵...无尘大才子说笑了,你怎么会愿意和我共论学习呢?!就算你愿意,我可不愿意去抬低无尘大才子的身价呀!”

  果然是年纪越大,说话做事越奸魅。这胖子说起话来确是一绝,不仅暗自亲承自己就是那高人,而且还用“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良策,讽刺了范无尘一顿。

  而那范无尘听罢,亦是面不改色,从容无比,想来其城府也深到一种境界。只看他微笑不言,转而面向各智囊团和看客们说道:

  “王兄的本事,大家再也清楚不过了,我亦不须多加赘言,不过就是极为仰慕此词的作者是谁,在下真是殷切希望能与他共同学习一番!”

  “是呀是呀!无尘公子说的极有道理啊!我亦赞同无尘公子的说法,同这作词之人一探诗词奥义!”那台下的林傲在范无尘言后,赶忙应和道。

  范无尘此举算的上是机智,欲借这大众的舆论来“讨伐”王胖子。

  果不其然,待那林傲应和完后,又有一群看客此起披伏地呼道:

  “没错!王田明,你还不快快说出你背后的高人是谁,在这狐假虎威有什么出息?!”

  “就是就是!王田明,以前的‘吹落春塘香浸息,池鱼探露勤蜂迷’姑且算你偶得佳句,但你又怎会运气如此之好?经常偶得佳句?”

  “王田明,其实嘛...你说出高人是谁就行了,我们只是希望无尘公子能在诗词上更进一步!”

  接着,越来越多的半文盲看客也加入了这个行列。

  见到这势不可挡得呼声,王胖子显然是有些慌了,脑门上狂冒热汗。他喃喃说道:

  “唉...真是失策呀,本来没把这诗会当回事的,谁知碰上你这么一个大诗才,搞得我连后援团都没叫来!唉,失策失策...”

  呦,说出真话了?感情这胖子早就放弃在诗会找回脸面了,要不是碰到了范安,可能也没有之前那隐隐要报复的眼神。

  眼下的情形确实挺吃亏的,其实绝大多数看客们都心知肚明,这词可能是“智囊团”的人所填,为的就是帮助雇主争艳,比如之前林傲所吟出的《鹧鸪天》,众人明知道可能是别人所作,但也没有这般点破。

  不过这次情况略有不同,一事有后援团的助威,打乱了看客们心中的分辨能力,也就是助长了所谓的“跟风心理”;二是,经过范无尘这么多年来的粉丝沉淀,已经有极大部分成了他的死忠粉。这种现象,可以参考现代生活中的追星心理。

  因此在这一前一后的助推下,王胖子“突如其来”的天赋,就自然而然成了众人调侃的对象。

  不过这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反其道而行就可以了,既然都要王胖子说到出背后的人是谁,那索性就说出来呗。

  于是范安对王胖子说道:“你就说出我的名字吧,接下来的事全交给我做,反正你压过他是压,我压过他也是压,没什么大不了的。”

  “唉...只能是这样了,还想着风光一次呢,失算失算呐!...”王田明长叹口气道。

  而后他又重整妆容,春风不改地向范无尘道:“既然你想知道这作词之人是谁,那我便告诉于你。作此词的人就是我的好兄弟——范兄!来范兄,你站出来给这些人见识见识!”

  虽然他只是才认识范安,不过这么有诗才的人,尽早扯上关系就等于是给自己脸上贴金,何况依王胖子无耻的性子,更是乐此不疲。

  说罢,王胖子又向外挪了挪,将范安摆了出来。

  接下来便是范安表演的时候了。

  他顺势向前头迈步走去,而后抱拳,分别对范无尘和林傲等各智囊团施礼。面带微笑,甚是可亲。

  旋即他又对范无尘笑言道:“无尘大才子,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呀?!不知你近来身体可有没有什么不适?听说你想和我探讨探讨诗词奥义,不知你想从何处开始探讨?不如咱们回家再详谈吧!...”

  当范安站出来的那一刻,范无尘真的大吃了一惊,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是范安!之前的清明诗会,范安从不会来,尽管他熟习诗词,造诣不错,但他非常反感这类型的活动,说白了就是有种“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性子。

  来诗会的也就是范秋水,虽然她每次都会劝范安去,但范安也不过是陪她去看看。而且以秋水的诗词水平,也绝不会能参加诗会。

  而这次,也不知怎地,范安竟然来参加了,并且还和王田明称兄道弟,他们这是怎么认识的?要知道,范安可是从来足不出户呀!

  面对范安的“问候”,虽感意外,但也不能呆在这儿不动,总要回些什么。

  于是范无尘依旧面不改色地回道:

  “多谢安弟的问候!我近来过的尚好,不过安弟还是要多加注意身体呀!尤其是不要再沾得水!”

  范无尘听到他说什么是否身体不适,先是顿感奇怪,心道,范安不是失忆了吗?怎么记起那天的事情了?不过转念一想,之前那大夫只是说他是暂时失忆,想来他现在应是恢复记忆了。

  因此便也和他旧事重提,意在讥笑他一番。

  而感到意外得不止是范无尘,更有当时行凶的林傲,自那天以后,林傲再也没有见过他。只是在范安苏醒以后,听到过范无尘传来的消息。今日一见,还真是意外无比,想想当时昏迷了三天,原以为他要死了,现在竟然如此能活蹦乱跳。

  不过让他更奇怪的是,为什么这声音这么熟悉?好像在哪听过,尤其是这说话的语气!..

  可惜林傲只能想到这一层,若是他知道那天醉酒揍他的人就是范安,不知他又有何想法。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客宋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