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征途46.疏忽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46.疏忽

小说:武征途 作者:一白遮 更新时间:2018-05-17 13:11 字数:2591

  白泽并不能确定眼前这个看起来很美的女人的修为到底强大到什么程度。

  但看着一道道青色的风刃从她的玉手间划出,每一道看似都平常无奇,却都在这头庞大的熊王身躯上留下了皮肉分离的痕迹。

  而那头实力堪比淬体至脏腑境界的二阶魔兽裂地熊王只能堪堪用那巨大的熊掌拍散那斗气风刃,还时不时地传出一阵阵哀嚎,最终连那个女人的身体都未曾碰到。

  斗气造成的波动在这片石潭边剧烈的回荡。

  这是一场毫无概念的碾压!

  哀吼声越来越弱,直至再也无声。

  砰~

  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塌在了地上,猩红的血液大片大片地流淌,将一些战斗扬起的灰尘凝结。

  女人的攻击也停止了,从一棵粗大的树稍纵身跃下。

  倩影单膝落地,从容而干脆,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嫀首微抬,慢慢的向着裂地熊王的尸体走去。

  迎着面,白泽终于看清楚眼前人的脸庞。

  莫约二十的年纪,完美的身材,白皙的皮肤,端正而不失美丽的五官。眸似秋水,唇红如樱,长长的睫毛,眨眼的瞬间,流入出女人特有的魅力。

  而最让白泽注意的是那双丰腴而修长的那双腿,在这炎热的夏天,无疑会成为某些有特殊爱好的男人眼中的尤物。

  如果说叶子衿是一个未成熟的天使,那眼前的女人所展现出来的气质就如同那久居上位女皇。

  当然此刻的白泽还生不出这种概念。只是觉得这个美丽的女人看起来有些与众不同。

  又就着嘴里的血腥味吞服了两粒清凉丹,身体上传出的疼痛似乎微微的减轻了一丝。

  自从出了墨林小镇,白泽受到一些重伤似乎成了家常便饭的事,这个还在发育的身体似乎也渐渐的接受了这种状态,形成了肢体上的记忆。反倒是让白泽对于肢体上传出来的痛苦有了很好的忍耐与适应。

  清凉的灵力入体,白泽微微有了一点力气。左手握住身边插入地面的地伞,体内的太玄经源草篇缓缓的运转。功法进阶带来的好处展露了出来,主生机绵长的木属性灵力正在一点一点的滋润着白泽的身体和经络。

  有微微用力,凭借地伞的支撑白泽有些吃力的站了起来。

  离开,这是此刻白泽的想法,尽管这个女人很美丽,但白泽不想和一个来历不明的陌生人有太多的接触,更何况她还是那么的强大。谨慎的性格和冷静的头脑告诉他,此刻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如果不是眼前的这个女人对裂地熊王的追杀,白泽也许根本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毕竟在林子的外围处,是鲜有二阶魔兽现身的情况,就算会出现,也不会这般突然,让白泽毫无防备。

  但出于礼貌,白泽还是朝着那个女人道了谢

  “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

  慕容雪不急不慢的向着那头倒地的熊王尸体走去。

  看到那个帮自己拖延住这头裂地熊王的少年在受了那么重的伤势竟然还能站起来,这让她的内心有些吃惊。

  在她的感应下,这个看起来不算大的少年只是淬体至肤境界的修心者,受到那头蛮熊的攻击,能活下来已经是不易了,没想到~

  听到少年的道谢,慕容雪其实心中泛起了一阵惭愧,毕竟少年如今的状态,在某种方面和自己有着很大的关系,这声道谢实在不应该是他说,快步向前,穿过了脚下躺在地上的大块头,想喊住这个将要离开的少年。

  突然那个少年的喝声传来,

  “小心!”

  白泽话音刚落,慕容雪便感觉身后突然间响起一道破空之声,那头原本倒地的裂地熊王的“尸体”突然间爆发出了一股惊人的力量。

  -------------

  明知道自己的结局,这头初开灵智的魔兽选择了假死,吊着最后的一口气,凭借着对于人类的大致了解,这个女人一定会来取走熊爷的魔核。

  让我死,怎么会不付出代价。

  原始兽性的凶狠在这一刻完全的释放。

  愣神了?机会。

  果断用尽最后一口力气,主动放弃了生存的希望,一心求死的意志下的裂地熊王反倒是爆发出了熊生中最为强大的力量,土黄色斗气将献血淋漓的爪子包裹,其上凝聚的浓郁斗气仿佛都化为了一种游离的状态。

  这是堪比淬体至神识的一击。

  躲不掉了!慕容雪不愧是一个真正淬体境界的高手,尽管大意的被这头裂地熊王骗过,但在这千钧一发之间,战斗的本能让她的左手指尖极速转动,结起一道复杂的掌印。

  没有转身,只是将左手快速置于身后。

  星罡屏,

  淡蓝色的斗气化作一道罡气墙,如同一张盾牌,挡向了那血气弥漫的一击。

  然而,面对裂地熊王蓄力已久的拼死一搏,哪怕慕容雪正面抵挡都会有些吃力,更何况这匆匆形成的防御,果然,那张看起来还算强大的罡气盾似乎并没有形成多么有效的阻挡,只是片刻,便轰然破碎,斗气化作一道无形的波浪散开,离战场有些距离的白泽也能刚收到这蕴含其中的力量。

  “嘶啦~”

  衣服破裂的声音响起,熊掌带着剩下的力量无情的拍在了慕容雪的背上,慕容雪修长的身体被高高地击飞。

  与此同时,熊掌还捏爆了什么东西,红色的粉末状被劲气挟裹,吹在了慕容雪的脸上。

  一股甜甜的味道进去了鼻腔,

  这是毒?

  在意识开始迷茫的那一刻,慕容雪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飞速的赶来。紧接着慕容雪便感觉自己仿佛被一双不粗壮却有力的臂膀接住。

  这种感觉,好熟悉,好怀念。

  就好像那个人。

  意识终于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

  头脑有些轻微的胀痛,仿佛有一股气息在脑海里窜来窜去。

  背部上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刺激着大脑皮层。

  突然,一股凉凉的东西被抹在了火辣辣的背上,很舒服,这感觉就好像很小很小的时候,那个男人用凉凉的毛巾贴在自己发烧的脑袋上。痒痒的,仿佛一只只小虫子在轻轻的咬着皮肤。

  “嗯哼~”疼痛与舒适让女孩轻微的喘出了声音,这声音如同天籁,白泽有理由相信,会有无数的人为了这似猫儿般的声音疯狂。

  但白泽还是轻轻的为这躺下的娇躯擦拭着药,手法很平稳,力道把握的也很好。

  洁白的背上衣服被裂地熊王的爪子撕裂了。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巨大伤口,尽管在白泽的处理下,已经止血结痂,但献血还是会偶尔的流出来,若非她强大的修为和体质,换做一般人,白泽不确定还能否活下来。

  指上传来的冰凉触感很舒适,但白泽却没有想入非非。

  这些药都是数月以来采的,尽管白泽的实力在这外围林子里算的上是强大的,但起初的他也常受伤,这些便是当时准备的,随着实力的提高,这些药就被放在了容戒里,用的次数也越来也少。

  没想到现在又排上了用场。

  月上树梢,天上没有云,几颗稍微亮的星星伶仃的摆布,好似被人随意落下的子。

  夏虫鸣,一座小石潭边,一团火柴噼里啪啦的烧着,在夜晚的林子里有些亮眼,但一头庞大还散发着些许的血腥味的裂地熊王尸体,,让黑暗中的捕食者们望而却步。

  两道身影在火焰的光芒下,一个半裸着上身,一个露出玉背。

  似乎在这弥漫着血腥味和药香味的空气里又添了一丝的暧昧的因子。

  可惜的是这当事二人,一个昏迷,一个而不自知。

  拜拜了那颜如玉里的风花雪月哦。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武征途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