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室孤儿第十八章 周家公子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八章 周家公子

小说:汉室孤儿 作者:旸谷何在 更新时间:2018-05-17 01:56 字数:2109

  用过饭食,仔细询问过卢平东西是否都收拾妥当后卢植才下令出发。

  卢植临登车前还跟卢平交待了一声雨后道路泥泞,无须急行,人马安好为重。卢平闻言便懂了老爷的意思,驾着施轓车[东汉县级以上官员的座驾]悠悠缓缓地启程往南门走去,刘备则坐在后面运行李的车上。

  自涿郡来这庐江,他们是匆匆三骑。现在从庐江前往洛阳,则架了两辆车。其实多出来的东西,不过一个车夫以及一些文人雅士以书相分[增进情谊之意]留下的几箱书简罢了,但路上花去的时间则将倍于之前。

  这也是卢植选择驾车的缘由之一。

  卢植在接到诏书的那一刻起就明白,此次回调名义上是陛下恩赐,以全夙愿,其实完全是曹节有意在天子耳边嚼舌的结果。他这个议郎于朝廷而言完全可有可无,他回去得或早或晚都不会对校勘经典产生任何影响,或许马日磾与蔡邕等人反而不想自己太早回去,毕竟自己无意章句,与他们所好迥然。因此他完全没有赶回去的必要。

  另外,曹节如此迫切地要自己回到洛阳跟他见面,必然没有好事。此时正值党锢再兴之时,此时与曹节当面交锋,稍有不慎就会立马乘为下一个曹鸾,身死人手并不可畏,牵连了前途无量的二三子就罪不可恕了。

  每每想到这里,卢植难免会有些感慨。如果在一年前,他一定乐得埋首经传,醉心文学,不问世事,明哲保身。可此番庐江之行彻底改变了他的想法。刘备就像昔日的自己,或者说就像自己心底最纯净的那份良善。他问的何为仁,自己又何尝没有扪心自问过?他耻于与阉党交通,曾经的自己亦然。而当今之世,做一个杀身成仁的圣贤并不能救万民于水火,做一个嫉恶如仇的道德君子也不能扫除奸佞。孺子尚有以匡救天下为己任之大志,其师焉能苟安于室哉?

  颠簸间,一行人已然来到舒城的南门,一名锦衣少年的通报打断了卢植的思绪,仔细听完方知是新任庐江郡守,舒城本地望族周氏的公子周晖要为自己送行。

  “卢议郎,末官周晖已在此等候多时了。”卢植下车随锦衣少年刚一走出城门,便见一衣着华贵的男子迎上前来,亲切而不失恭敬地向自己施礼,心想此人便是周氏的公子,前太尉周景的爱孙了。

  刘备在后面见此人容貌出众,气度不凡,举止分外得体,远在他之前所见的所有人之上,不由暗自连声赞叹。听闻师父对谈中说他是世家大族中的公子后便仿佛恍然大悟一般,这便是刘备第一次领略名门子弟的翩然风采。

  “在下被贬回京,戴罪之身,诚惶诚恐。不知周府君此番特意前来,有何赐教?”卢植突然又想起自己差点令全城百姓陷于水深火热之中,心中又是一阵自责,随即言道。

  周晖听出卢植言语之中颇有拉开距离之意,便微笑谢[致歉之意]道:“先生折煞小子了。小子听闻先生今日启程赴京,特备薄酒一壶,为先生饯行。山高路远,也备了些用得上的什物,几个质朴顺从的家仆,还请先生切莫辜负学生的拳拳心意,一并带上才是。”身后的一班锦衣少年随即搬了两个大箱子过来,周晖将箱盖微微抬起,让卢植看到一箱满是金子,另一箱则盛满了精致的布匹丝绸。

  “府君这是何意?”卢植不解,为何这位后任要给前任送此大礼。

  “先生莫见怪。先生在庐江的政绩有目共睹,此番受调回京,迁至闲职,定是有奸佞从中作梗。”周晖义愤填膺地说,“而当今之世,吾皇偏是宠信宦官阉人,我辈士子若要出身,也难免要委曲求全。”说罢便机敏地观察着卢植的眼色,见卢植并无愠色,方才继续说下去,“然这宦官也并非皆是宵小之辈,亦有大义凌然之人。小子家中向来与那常侍吕强有所来往,其为人中直,耻于与曹节等阉贼蠹虫同流。先生此番进京,若有需要,小子可以作书为先生引荐。吕常侍若知先生之事,必将在陛下为先生面前仗义执言,保先生无虞。”

  这对于卢植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光拖延始终不是办法,能从宫中制衡曹节是再好不过了,“那就多谢周府君了。”卢植拱手言道。

  周晖随即伸手来扶卢植,顺而握住他的双手,近身言道:“不瞒先生,小子生性乖戾放荡,无意于朝堂大位,却偏爱这故国山水。今有幸拔擢为庐江郡守,欣喜之至。但先生也知现如今纲纪松弛,朝令夕改,我这太守之位总是难言安稳。若他日进身高位,还望先生记得今日小子赠书送别之谊。”说罢便把早已写就的书简双手呈上。

  “一定,一定!”卢植此时方才内心稍安。往而不来,非礼也。这样一来一往,便可以相安了。

  又一番用于收尾的闲话过后,饮罢了酒,将两个大箱装上了车,引上周府的四个仆从,卢植的车队由两车变为了四车,在周府公子带领的一班人众的目送下,浩浩荡荡地往洛阳出发了。

  雨下得更加大了一些,滴答打在车盖与斗笠上。冶父山渐行渐远,舒城城楼也逐渐消失于地面,熟悉的景色一点一点地向后退去才让人幡然悟到,这一去可能就是永别。

  刘备边看着这四周的景物,边回想来庐江后所发生的事。从平叛,到哀悼、练剑,直到刚刚看见白面锦衣少年和周家公子。他想到了俳优就是被这家请去宅中说唱才使他没能听到孙文台传奇故事的下半篇,却想不到周家公子究竟会跟师父说些什么,也想不到两个大箱中装的究竟是什么,以及师父为什么会同意收下这些馈赠。

  但他已不像之前一样对想不到的所有事情都有所疑问,而且不得不发了。他相信如果需要自己知道,师父会适时告诉自己的。如果不需要自己知道,那么就算知道了,也只是平添烦恼罢了。

  正想间,前面的施轓车停下了,卢平冒雨跑来说师父要他上前去御车。

  刘备微笑着拔腿飞奔了上去。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旸谷何在 说:求评论、收藏,深夜码字眼睛好痛,多给一点关爱,我会好好更新的,嗯嗯~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汉室孤儿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