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图第十一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一章

小说:轮回图 作者:STALKER 更新时间:2018-05-17 17:00 字数:5906

  一只鸽子被钉在以萨书桌上的黑木十字架上,鸽头疯狂摇晃。但尽管恐惧侵袭,它一样只能发出软弱的咕噜哀嚎。

  它的翅膀被以萨拉开钉住,细细的铁钉穿过羽毛之间的小空隙,用力弯折后固定翼尖。鸽脚绑在小十字架的下半部,底下的木头溅满肮脏的灰白色鸽屎。鸽子不停挣扎,想煽动翅膀却动弹不得。

  以萨倾身凑上前,手里挥舞着放大镜和一根长笔。

  「不要动了,你这个混蛋。」他喃喃咒骂,用笔尖戳了戳鸽子肩膀。他透过放大镜看见细小的骨头和肌肉微微颤抖,没低头就飞快在纸上写了起来。

  「我受够了!」

  以萨听见路勃麦烦躁的呼喊,抬头四顾,离开桌前。

  「怎么了?」

  路勃麦与大卫并肩站在一楼,两人双臂都交叉胸前,看起来活像个迷你唱诗班,立刻就要引吭高歌。不过两人都绷着一张脸,仓库内沉默了几秒钟。

  「听着,」路勃麦开口,语调突然转为劝慰,「以萨……我们向来同意在这里大家想进行什么研究都可以,没人会多间一句,而且彼此间会相互支援等等之类……对吗?」

  以萨叹了口气,用左手的拇指与食指揉揉眼:「看在圣者的分上,老弟,我们就省了那套革命情感的废话吧,」他咕哝了一声,又说,「你们不用说什么我们曾同甘共苦之类的屁话。我们熟到都可以换裤子穿了,我不会怪你们……」

  「臭死了,以萨。」大卫打断他,开门见山地说,「而且原本破晓才有的鸟鸣现在二十四小时不间断。」

  路勃麦说话时,那台老旧的机械人正犹豫不决地在他身后徘徊。它停下来,转转头,透过镜片望向伫立的两人,迟疑片刻后叠起粗短的金属手臂,笨拙地模仿两人姿势。

  以萨指着它:「你们看,你们看,这个蠢货快不行了!一定是中毒了!你们最好赶快把它扔掉,要不然它会开始自我组织,不用到等到年底,这个机器仆人就会开始和你们讨论存在主义了!」

  「以萨,你别他妈的转移话题,」大卫不耐烦地说。他左右张望,推了机械人一把,把它推倒在地。「有什么不便之处我们向来尽量互相包容,但你这次太超过了。」

  「好啦!」以萨高举双手,缓缓环顾四周,「我想我是低估了李谬尔的办事能力。」他懊悔地说。

  环绕整间仓库的高架平台上现在挤满了大大小小的笼子,笼里关着各种动物,不是拼命拍打翅膀、扯着嗓子尖叫,就是到处窸窣爬行。仓库的屋顶都要掀了,充斥刺耳的气流声、鼓躁的振翅声、屎尿的溅地声;而其中最响亮的,就是囚鸟没有一刻停止的惨叫声。鸽子、麻雀和各种饱受惊吓的动物用悲鸣宣泄内心的不安。虽然各别的声音微弱,集结起来却声势惊人。细碎的鸟鸣中点缀着鹅鸽与黄莺的尖叫,刺耳到以萨也不禁皱脸。难、鸭、鹅也不落人后地嘎嘎乱叫。一脸凶恶的狮龙在笼内东飞西窜,不停用小小的蜥蜴身躯冲撞鸡笼,再用小巧的狮脸舔理伤口,发出恶鼠般的咆哮。巨大玻璃箱中的苍蝇、蜜蜂、胡蜂、蜉蝣、蝴蝶和会飞的金龟子发出刺耳的嗡鸣,听得人心惊胆战。蝙蝠倒吊笼顶,用锐利的眼神紧盯以萨。蛇蜻蜓拍打优雅的长翅,大声嘶鸣。

  笼子底部尚未清理过,刺鼻的屎臭异常强烈。以萨看见小老实摇头晃脑地在房里走来走去,大卫察觉以萨的视线,怒吼:「没错,看见没有?她都被臭得受不了了。」

  「两位老友,」以萨说,「我很感激你们的包容,真的。但我们谁没有忍让的时侯,对吧?小路,还记得你那个声纳的实验吗?你找人来敲了整整两天的大鼓。」

  「以萨,这已经将近一个星期了!你还要我们忍多久?你打算弄到什么时候?至少先把鸟屎清干净吧!」

  以萨低头看向下方愤怒的脸孔,这才察觉他们两人是真的气疯了。他得赶紧想个折衷的办法。

  「好吧,听着,」他终于说,「我今晚就把它们清出去——我保证。之后我就在外头工作……知道啦!我会先从最吵的开始,看能不能在……两周内把它们全部解决?」他心虚地扔出最后一句话。大卫和路勃麦还是不停碎碎叨念,他打断两人的讥讽和挖苦,「我下个月多摊一点房租!可以了吧?」

  辱骂立刻安静下来,两双眼睛开始打量以萨。虽然他们同为科学研究的战友、獾沼的坏男孩,也称得上是朋友,但三人的情谊并不牢靠,而且事情若涉及金钱,感性的空间更是有限。以萨很清楚这点,所以试图阻断他们另觅据点的念头,毕竟他无法独自负担这里的房租。

  「你打算多摊多少?」大卫问。

  以萨考虑。

  「两枚基尼金币?」

  大卫和路勃麦交换眼色,这出手可大方了。

  「还有,」以萨若无其事地说,「说到这些鸟,如果你们有人能帮忙的话,我感激不尽。其中有部分的……呃……科学实验品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大卫,我记得你好像研究过鸟类?」

  「我没有。」大卫直接呛答,「我只是助手,从旁协助研究,那工作有够无聊。还有你少来了,以萨,就算你把我拉进你的研究,我也不会少讨厌那些又臭又吵的宠物一点……」他笑了,笑声中流露一丝真诚的幽默。「你最近是在修什么心理学导论还是怎样?」

  不过虽然出言挖苦,大卫仍是爬上楼梯,路勃麦也跟在他身后。

  大卫在楼梯顶层驻足,左右环顾那些吱吱喳喳吵个不停的囚犯。

  「见鬼了,以萨!」他低声惊呼,咧嘴一笑,「这些家伙花了你多少钱?」

  「还没和李谬尔讲定。」以萨冷冷地说,「但是我的新老板应该不至于让我倒贴。」

  路勃麦与大卫一同站在楼梯顶层,他指向走道对面角落上的几个七彩笼子。

  「那些是什么?」

  「我把外来种都放在那儿。」以萨回答,「狮龙、雷西鸟……」

  「你有雷西鸟?」路勃麦惊呼。以萨点点头,咧嘴一笑。

  「但是我不忍心拿那美丽的小家伙来做实验。」他说。

  「我可以看看吗?」

  「当然,小路。就在蝙蝠的笼子后面。」

  路勃麦在密密麻麻的笼子问穿梭前进,大卫则兴致勃勃地看向以萨。

  「所以你碰上什么鸟类学的问题?」他摩拳擦掌地问。

  「在桌上。」以萨指向那只被钉在十字上的可怜鸽子,「我要怎么让那家伙停止挣扎?一开始我是想看它动没错,以便观察它的肌肉系统。但现在我想要它安分一点,由我来摆弄它的翅膀。」

  大卫直勾勾地看着以萨,好像看着个智障。

  「杀了它不就得了。」

  以萨高高耸起肩。

  「我试过了,可是它死不了。」

  「喔,你他妈真是够了……」大卫又好气又好笑,大步走到桌前,「喀啦」一声扭断鸽子的脖子。以萨故意夸张地缩起身子,举起一双大手。

  「它们干不了精细活儿。我就手拙,心思又太细腻。」他轻快地说。

  「最好是。」大卫半信半疑地睨了他一眼,「你现在在研究什么?」

  以萨的兴致立刻来了。

  「这个嘛……」他大步走到书桌前,「城里的鸟人有够他妈的难找,我到处碰壁。谣传圣人塚和叙利亚克住了两个鸟人,我便传话出去,说我愿意用好价格买点他们的时间和胶版相片,结果消息石沉大海,半点回音也没有。我也在大学里贴了海报,问看看有没有鸟人学生愿意过来一趟,但是我的消息来源告诉我今年没有招收鸟人新生。」

  「鸟人不‥‥擅长抽象思考。」大卫模仿邪恶三羽党发言人的讥讽口吻。他们去年曾在獾沼举办过一次集会,结果以灾难收场。以萨、大卫和德克瀚结伴前去砸场,在台下对演讲人叫嚣辱骂、朝讲台狂扔烂橘子,让在场外示威的非人种族乐不可支。以萨一面回想一面大笑。

  「没错。总之呢,现在除了跑泼屎镇一趟,我没办法实际研究真正的鸟人,只能先观察其他动物的飞行机制,就像……呃……你身边看到这些。种类多到令人惊奇,是不是?」

  以萨在一叠笔记中翻找,拿出有关雀雀和绳豆蝇的翅膀图。他松开鸽子的尸体,利用轧辊仔细追踪翅膀的动作。他没开口,只是举手指向书桌周围的墙壁。墙上满满钉着精心绘制的翅膀图、可转动的肩关节细部放大图,简单的力学图解,美轮美奂的羽毛图样研究、飞船的胶版照片,上面用黑色墨水潦草画着许多箭头与问号;还有没有思考能力的水母战舰草图,以及高倍率放大的胡蜂图片。每一张都附有仔细的说明。大卫缓缓将目光移向以萨好几小时的研究成果——各种飞行引擎的比较研究。

  「我想我的客户应该不大讲究他的翅膀——或不管什么装置——长什么样子;只要能让他随心所欲在天空飞翔就好。」大卫和路勃麦都知道雅格哈瑞克的事。以萨要求两人千万要保密,也信任他们会守口如瓶。他怕雅格哈瑞克哪天过来时两人也在,所以先告诉了他们。不过到目前为止,鸟人来去匆匆的造访都成功避开两人。

  「以萨,你有没有想过,呃,你知道的,把一对什么翅膀黏回他背上就好?」大卫说,「像是替他进行再造手术?」

  「怎么没有!那是我研究的主要方向,但是有两个问题:第一,要用什么翅膀?我必须替他打造一对新的;第二,你认识任何愿意私下进行这种手术的再造师吗?在我认识的生物魔法师当中,最优秀的一个就是那该死的福米斯汉克。如果必要的话,我操他妈的会去找他。但除非真走投无路,我是不会那么做的……所以我现在先做一些初步准备,试着弄清楚我需要什么大小、形状、动力来源的装置才能把他送上天;如果最后还是得用那法子的话。」

  「你还想到什么其他点子?物理魔法?」

  「你也知道,还不就我的老相好:统一场理论……」以萨咧嘴一笑,自嘲似的耸耸肩,「我觉得他的背已经彻底毁了,就算我找到合适的翅膀,要再造也很困难。我在考虑是否能结合两种不同的能量力场……该死的,大卫,我不知道,这个想法还很模糊……」他随手一挥,指向一张标示潦草的三角图。

  「以萨?」疲劳轰炸般的虫鸣鸟叫中传来路勃麦的呼喊。以萨和大卫转头看去,只见路勃麦穿过雷西鸟和一对黄金鹦鹉,指着一堆较小的盒子箱子和桶子问:「这些又是什么?」

  「喔,那是我的育婴室。」以萨咧嘴一笑,大声回答。他拉着大卫大步走向路勃麦:「我想观察这些动物是怎么从不会飞到会飞应该很有趣,所以找来一堆刚出生的雏鸟、幼虫和还没孵化的卵蛋。」

  他停在箱子前,路勃麦探头看向其中一只小笼子,里头装着一窝色泽鲜艳的蓝蛋。

  「不知道是什么动物。」以萨说,「希望是漂亮的。」

  那只小笼被放在一堆开口朝前的箱子顶端,每个箱子里都搁着一只粗糙的小鸟巢,每个巢里都放有一至四颗蛋,有些色泽惊人,有些则是平淡无奇的浅棕色。箱子后方接着一根小管子,弯曲消失在栏杆之后,连接至下方的锅炉。以萨用脚顶了顶这根管子。

  「我想它们应该喜欢温暖一点……」他喃喃道,「但是我不确定……」

  路勃麦弯腰看向前方的玻璃水族箱。

  「哇……」他倒抽了口气,「我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十岁!用六颗弹珠跟你换这些。」

  水族箱底部爬着小小的绿色毛毛虫。它们有条不紊、狼吞虎咽地啃着乱七八糟塞在身旁的叶子,小小的身躯在叶梗上不停蠕动。

  「是不是,很有趣吧!它们应该随时都会结茧,我打算之后无情地在各个阶段剪开茧,观察变态的过程。」

  「当实验助理得要心狠手辣,是不是?」路勃麦对着水族箱喃喃低语,「你还有什么其他恶心的幼虫吗?」

  「我还有一堆蛆。很好养,但八成就是它们的臭味让小老实不舒服。」以萨笑了起来,还有些蝴蝶和蛾的幼虫、凶猛异常的水中生物,据说之后会变成花蝇,诸如此类的……」以萨指向箱子后的一个装满脏水的水族箱。

  「还有一个真的很特别。」他说,摇摇晃晃走到几尺外一个小金属网笼边,用拇指戳了戳。

  大街和路勃麦上前围观,惊讶地合不拢嘴。

  「这才叫壮观啊……」过了会儿后大卫终于低声说。

  「这是什么?」路勃麦也压低音量问。

  以萨从两人头顶望去,看向他的明星毛毛虫。

  「朋友们,老实说,我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只知道它很大、很漂亮,而且心情不大好。」

  那只幼虫盲目地晃着它的大脑袋,慢吞吞地在金属牢笼里移动它的庞大身躯。它至少有四寸长、一寸粗,圆滚滚的身体上散布着不规则的鲜艳色彩,臀上刚毛耸立。笼子里放着快腐败的莴苣叶、小块小块的肉丁,水果片和纸屑。

  「看到吗?」以萨说,「我什么都喂,差不多把全世界找得到的草药和植物都丢进去了,但是它什么都不吃。我还试了鱼、水果、蛋糕、面包、肉、纸、胶水、棉花、丝线……但它照样饥肠辘辘、漫无目标地爬来爬去,控诉般瞪着我。」

  以萨凑上前,把脸挤进大卫和路勃麦之间。

  「它显然是饿坏了,」以萨说,「颜色愈来愈黯淡,无论美感或生理上都令人担心……我束手无策了。我想那个美丽的小东西就快因为我而活活饿死。」以萨哼了一声,实话实说。

  「它打哪儿来的?」大卫问。

  「唉,你也知道啊,」以萨说,「某人转手给某人,某人再转手给某人……最后就交到我手上。我也不知道打哪儿来的。」

  「你没打算切开这玩意儿,对吧?」

  「废话咧。如果它能活到结蛹——虽然我是不抱什么希望啦——我当然非常想看它会变成什么;说不定我还会把它捐给科学博物馆。你们也知道我,最热心公益了嘛……总之呢,这家伙对我的研究没什么帮助,我连让它进食都没办法,根本不用想等它结蛹变态,更不说飞了。所以呢,这里的其他东西——」他张开手臂,扭动手腕指向整间实验室,「——都是我反重力磨坊的谷物原料。而这个小怪物——」他指向那只无精打采的毛毛虫,「——则是公益工作。」他大大笑开了嘴。

  楼下传来「嘎吱」一声,仓库的大门给推了开。二名大男人同时挤向平台一侧,教人担心走道会不会崩垮。他们探头往下看,以为会看见斗蓬下藏着假翅膀的鸟人雅格哈瑞克。

  林恩抬头仰望二人。

  大卫和路勃麦大为吃惊,满头雾水。以萨陡然尖起嗓子,焦躁地向林恩打招呼。两名科学家一时尴尬,只能转头别开日光。

  以萨匆匆跑下楼。

  「林恩,」他高喊,「见到你真好。」来到林恩面前,他压低音量又说:「宝贝,你来这里做什么?我以为我们约好了过几天再见面。」

  他说话的同时看见林恩的触角正可怜兮兮地颤抖。想要平抚他的不安与焦躁。小路与大卫显然对两人的关系心知肚明——他们二人相识已久,毫无疑问地,他对于自己爱情生活的处处回避与暗示早足以让他们做出非常接近事实的合理猜测。但獾沼毕竟不是萨勒克斯,这里是科学研究重镇,他可能会被看见。

  但林恩的心情显然十分低落。

  看着,她飞快打起手语,我要你跟我一起回家。别说不。我好想你,而且好累。工作很棘手。很抱歉我不请自来,但我必须见你。

  以萨感到怒火与爱怜同时拉扯着他。先例一开,以后可就危险了啊。他思忖,忍不住暗骂一声:干!

  「等等。」他低声说,「给我一分钟。」

  他又跑上楼。

  「小路、大卫,我忘了今天晚上跟朋友有约,他们派人来找我了。我保证明天一定会把这些小家伙通通清出去,我发誓。它们都喂过了,这点不用担心……」他迅速环顾四周,然后强迫自己直视他们双眼。

  「最好是。」大卫说,「玩得愉快啊。」

  路勃麦挥挥手,打发以萨离开。

  「好。」以萨环顾四周,沉重地开口,「如果雅格哈瑞克来找我……呃……」他发现自己无话可说。他抓起桌上的笔记本,一路头也没回地跑下楼。路勃麦和大卫刻意别开目光,不看他与林恩一同离开。

  他像疾风般卷走林恩,林恩只能无助地被拉出大门,踏进黑暗的街道。离开仓库后他总算能好好端详她,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焦躁已减弱为温吞的愠火。他看见她是多么疲惫、多么沮丧。

  以萨迟疑了会儿,然后挽住林恩手臂,将笔记本塞进她的包包,「啦」地一声关上。

  「我们今晚就好好享受一番吧。」他低声说。

  她点点头,虫头在他肩上靠了一下,紧紧搂住他。

  但两人又迅速分开,深恐别人撞见。他们踩着情侣特有的缓慢步伐,小心翼翼地保持距离,一同朝史莱站走去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轮回图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