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长天第七章 世子立志须杀人,皇上脱困放形骸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七章 世子立志须杀人,皇上脱困放形骸

小说:冷长天 作者:闼俟 更新时间:2018-05-17 01:43 字数:3324

  第七章 世子立志须杀人,皇上脱困放形骸

  门外十来个士兵被捆得结结实实的。一人先挨了二十鞭子。马鞭很结实。每一次落下便是一条重重的血痕。这些精壮的汉子咬紧牙关。没有一个人敢有怨言。

  营房里一群人静静等待着。玲珑则乖巧地站在床沿。待得军医把完脉后,众将士齐齐凑上去。

  “世子如何,伤得可重?”

  老年军医道“士子无大碍。一点皮外伤。只是惊扰攻心,短暂失神。休息几个时辰便好了。”

  待听得军医说无事,众人终于松了口气。王爷已经殁了,世子若再出点意外,他们只能去死了。

  口很渴,像脱水的鱼。“水,水”傲愧挣扎着坐起来。环顾四周,众人都是一脸肃杀。空气如凝固一般压抑。

  靠得最近的玲珑急忙四下张望。水在桌子上,她两步窜过去,没想到打翻了茶杯。啪一一安静的房间里,瓷片在地上滑动的声音格外清晰。

  “傲桀死了?北凉王死了?”

  众人低头不语,一个个将头盔摘下托在手里,站得笔直。

  “真的,死了?”傲愧踉跄地冲到最近的一个军官身前,抓住他两臂铠甲,拼命摇着。

  “不可能的啊。那老东西是天字头一号祸害,那么多江湖人都被他玩死了,没理由这么弱的。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嗯。世子请节哀。”

  “他怎么死的?有人给我说说吗?外面怎么回事,吵死了。安静一会!”门外鞭子声终于停了。仿佛做了天大的好事。

  军官站正,一字一句地道“今早王爷带了十八铁卫骑去骷髅山,约战一位武功极高的江湖人。同时还有三百多曾经闯过北凉王府的江湖人的故友至交。”

  “傲桀疯了,才去十九个人。你们都不拦着?”

  “因是私事,王爷不允我等出兵。后来,骷髅山爆炸。听得探子回报,所有人无一生还。”

  “我要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傲愧起身便朝门外跑去。抢了一匹马就出了营门。

  “北凉,如今只能靠世子了。所有人马,跟上!”随着将军一声令下,两千骑浩浩荡荡追着傲愧,奔向西边骷髅山。杀气直冲云霄。

  一路狂奔,远远望去骷髅山比平日里矮了很多。满地烟气还未散尽,烧焦的小树枯草随处可见。上了骷髅山上,破碎的肢体到处都是,很多块土地都呈暗红色。

  十八铁卫骑每个人身上都插有不下五柄兵器,断肢断腿的人和马,看着极其悲壮。周身还有一堆死去江湖人的尸体。

  傲愧看到了那个微胖的男人,穿着金丝软甲,手里的龙头宝刀尽是缺口。他正安静地躺在地上,脸上尘土,烟灰糊得黑黢黢的。浑身像从血水里捞起来的一样。傲愧跪坐在一旁,想要扶起他。但他整个人如同面条,一拉一长。内脯已经全被震烂。

  将军一脸沉重地跟了上来。看向呆坐的世子,一言不发。

  突兀地,有个声音响起。“救命,救命。天神发怒了,发怒了。。。”却是一个衣衫褴褛的江湖人,见有人来了,跌跌撞撞地乱跑,一个劲地哀号。

  还沉浸在悲伤中的傲愧听得这声音,心里除了痛惜还有愤怒。“带他过来!”、

  “天神发怒了,发怒了。。。”这个江湖人反反覆覆只有这一句。他已经疯了。

  “打扫战场,如有活口,一个不留!”

  收拾起傲桀的遗体,傲愧便先一步回北凉王府了。

  余下众人一路打扫战场,将那些残肢断臂集中到一起,一把火烧了干净。然后挖了巨大的坑,把铁卫十八骑连人带马填埋。

  “弟兄们,走好!”

  北凉王府换上了白色。正堂里摆放了一口巨大的金丝楠木松鹤纹棺材,后面一个大大的奠字。围绕了菊花黄纸白练。丫鬟下人皆白巾缠头,一片肃穆。

  傲愧躲在傲桀的书房里。他坐在傲桀的办公椅上,玲珑则坐在他腿上。两个人安静地依偎着。

  “玲珑,傲桀死了,你知道吧。”

  玲珑点点头“干爹没了。玲珑也很难过。”

  “我一直以为他不会老不会死。十几年来没有一天给过他好脸色。可是突然他没了,我总觉得有很多事没办成一样。”

  “玲珑,我是不是个坏儿子?”

  “哥哥从小就在江湖上流浪。玲珑也是很小就没了爹娘,我们活着已经很不容易了。”

  “玲珑,这天底下就剩我俩相依为命了。等到孝期过了,我就娶你。我们好好活。生一堆孩子。便再也不寂寞了。”

  “嗯。”玲珑点点头。亲亲地吻了下傲愧脸颊道“听你的。”

  “守孝三年,那是很长一段时间了。好歹父子一场,我总得为他做点什么。堂堂北凉王,不能让他白死吧。”

  “哥哥说了算,要不杀一片江湖人,为干爹出气?”

  “嗯。玲珑说的正合我意。”傲愧起身拉着玲珑道“休息够了,该守灵了。”

  北凉一片惨淡。朝中却是喜气冲天。

  下了早朝,赵臻一如从前,先处理臣工的奏折。要花上大概一个时辰。然后到了巳午交接之时吃午膳。下午小憩一会,起来读史练字,再么去翰林院,御花园转转,一天也就过了。

  今日奏折少了很多。而且都是些不痛不痒的小事,实在看着不得劲。赵臻正有点百无聊奈地想打个盹,突然一个小太监三步并两步跑到赵臻书房跪着报信“皇上大喜。大喜啊。”

  “何事?”赵臻依旧是那幅性无能的衰样。

  小太监得了首肯,赶忙道“老祖宗没了,北凉王也死了。”

  似乎听到了天大的好消息,但他还是不敢相信。多年的积威,岂是三两句话就能摆平”老东西死了?傲桀也完了?”

  “是啊,是啊,皇上大喜,大喜啊。”

  赵臻轻笑一声,然后环顾四周,见无动静便接着狂笑“苍天庇佑,苍天庇佑!哈哈哈。马上召告群臣,共议大事!”

  “诺。”

  待到小太监出了御书房后,赵臻笑得越发张狂。他悄悄走到屏风后一瞥,没人。然后又转到香炉背后的幔帐一瞄,也没人。顿时他像个没有家长管教的孩子,颠狂撒野。一把将茶碗砸落在地,瓷片飞得到处都是。高兴之余又将案几掀翻。(大悲大喜总是令人受刺激。所以有的人会哭着笑了,也有人笑着哭了。跟高兴喝酒,不高兴也喝酒差不多的道理。)

  “哈哈哈,自由啦!”

  长安街上车马疾驰,刚回到家的大臣们也不管是休息还是正吃饭,一个个得了令,便马不停蹄地往皇宫赶。每个人心中都是疑惑。“皇上抽什么风?”

  众臣到来也先要到殿外候着,等待召见。趁此机会自己也能放浪一回。只是不知道详细消息他们是怎么弄到的。

  赵臻懒洋洋地靠坐在龙椅上,听着小太监一点点细说那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时不时吃些糕点水果。再点评耳闻。

  “江湖人真有那么厉害?”

  “皇上您是不知道,那手段真的是斩山断海,令天地变色。只可惜,再厉害的人物也给十万斤火药炸成了渣。”

  “傲桀真乃英雄也。那些江湖人也是无法无天,胆敢劫朝廷的税银。就不怕朕诛他们九族?”

  小太监微微一笑接着道“江湖人总是一条贱命,交给地方收拾就是了。皇上不必为他们动气。如今皇上收归四海,大权在握。奴才也跟着高兴呢。”

  赵臻高兴得浑身骨头都酥了。“你这奴才嘴甜,叫什么名字?”

  知道好事来了,小太监忙回道“奴才李英才,是已故高总管的干儿子。蒙掌礼王公公厚爱,这才调到皇上跟前听差。”

  “跟高总管,王总管有亲?是个好孩子。嗯,先当个带班总管看看吧。近日宫里会有很多位子空出来。要努力哦。”

  老祖宗死了,他的那些爪牙自然没法活着。这可是全天下第一份圣赐,皇上居然这么轻易地将机会给自己,这么说来自己岂不是,也能爬到如总管一样的位置?

  “谢皇上厚爱。奴才惟有肝脑涂地,以报皇恩。”

  等到大臣来齐已是一个时辰之后了。偏远些的官员一个气气喘吁吁。住得近的则气定闲神。看着殿下一个个奇形怪状的人物,如虾米,泥鳅。高矮胖瘦,不一而足。赵臻从来没发觉,当皇帝其实也是件挺美的差事。

  北凉王殁了,追谥与封赏要讨论。还有北凉世子如何打发。再就是朝中势力重新划分,老祖宗死了,那些爪牙须清除,似乎削蕃也该提上日程了。一件件的,总不是一时半会能讨论得清楚的。

  那些大臣听得北凉王死了,一个个倒吸一口冷气。倒不是说为他惋惜,而是皇上说的“北凉王年岁以高,不慎坠马身亡”这个理由太过荒唐。商队家丁护院武师,谁还没个消息渠道是怎么的。最多也只是比官方晚上几个时辰。江湖人杀了北凉王,这么轻轻就被带过去了。看来这皇上可不是一般的凉薄。

  匆忙之中也讨论不出什么东西来。有不少官员肚子还饿着。

  “北凉王殁了,乃我武朝最大的损失。谥号封赏当慎之又慎。接位之人也要安排妥当。列位臣工先行回家,思考仔细了,三日后再群策群力。”

  “臣等遵旨。”

  官员们鱼贯退出大殿,途中有人想偷偷摸摸地给相随的小太监递银票,问点内幕,但又怕犯了忌讳。于是遮遮掩掩地慢腾腾。但他们说的每一个字旁都有几个人拉长了耳朵偷听。

  见了官员这般作派,小太监实在不好说什么的。当官的,也是另一种奴才罢了。“各位大人,奴才可不敢妄惴圣意。只当皇上发善心,放了三天假。着急个什么劲?”

  听得这话,众人一窝蜂都散了。

  当夜,赵臻与宠妃共赴巫山,虽说时间短了点,但兴致十足。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冷长天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