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轮神通传第三十五章 歌神乐神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五章 歌神乐神

小说:生死轮神通传 作者:大石可金 更新时间:2018-07-12 22:06 字数:4111

  离苦忽觉全身随着心莲直上云霄,这座美丽的岛屿,映入眼帘。

  心莲朗声道:“离苦师傅,这片岛屿是无量光佛的心幻化而生,我发愿,将在这座岛屿,创办神通学院,愿将不可思议的神通法力传授给大千世界的各个修行者,降妖伏魔,长养一切众生善根。”

  离苦俯瞰岛屿,顷刻之间,只见朵朵金莲徐徐开放。

  心莲口念法咒:三世一切佛,一切唯心造,第十法云地菩萨,一者,从大海出,二者,巧匠治理,三者,圆满无缺,四者,清净离垢,五者,内外明彻,六者,善巧钻穿,七者,贯以宝缕,八者,置在玻璃高幢之上,九者,普放一切种种光明,十者,能随王意,雨众宝物,如众生心,充满其愿......

  霎那之间,佛光普照,天花纷飞,岛上的参天大树随风舞动,天空中忽然飞来许多珍禽,百千种奇妙杂色的鸟。树与鸟相互发出美妙的声音,如百千种乐器,同时演奏,令人心中升起美妙的感觉。

  金、银、琉璃、水晶、玛瑙,五颜六色奇异的宝石,各种各样奇珍异宝从天而降,和合而生,一座座奇异的宫殿拔地而起。

  离苦大惊大喜,此等神通法力,实是生平从没见过。

  他双手合十,激动万分的赞叹道:“原来上师竟是十地发云地大菩萨!”

  心莲道:“离苦师傅,你我有缘,我愿做你老师,亲近传授你神通法力,你我一同创办这神通学院,去这大千世界寻访和你一样的修行者,为众生宣讲真理,降服那欲界天魔,如何?”

  离苦道:“感恩上师垂爱,只是,我不过是个初地的修行者,年岁小,修行浅,何德何能?”

  心莲道:“凡夫渺小、圣人伟大,不过,从渺小变成伟大,并不困难,只要有心、有愿就很容易。年岁与修行,并不能代表一个人的心量或智慧。有的人虽年长阅历丰富,但能真正了悟的道理却很少,有的人年纪虽轻,体会却比年长的人更透彻。离苦师傅,慈悲才是最大的神通法力,而你,有一颗广大的慈悲心。”

  离苦心想,我自幼在寺庙长大,随师父说法讲经,每日禅修不断,后来修习苦行,云游人间,只是一直不得证法。万没想到今日得此奇遇,得到这位大菩萨的亲自教诲。这等机遇,足以实现多年心中之夙愿。只是一想到那姑娘和迦楼罗,总觉得心里有未了之事。

  离苦沉默片刻,说道:“上师,承蒙大菩萨垂爱,小僧愿生生世世为众生弘法布道,只是小僧还有三件事情需要做完。”

  心莲微笑道:“且说无妨。”

  离苦道:“第一件事,小僧前来西行之时,修习苦行,险些没了性命,幸得一位妇人相救。小僧想报答于她。第二件事,与小僧一同前来的那位姑娘,小僧曾答应过她,待将她蛇毒医治好后,送她回去。第三件事,小僧与那迦楼罗有约在先,救治他的蛇毒,并且,小僧觉得他有心听闻善法,小僧想度化他,使他远离天魔。”

  心莲点点头,双手合十道:“你去吧,这是你结的缘,也是你的修行,完成你这一世的修行。一切有为法,尽是因缘合和。缘起时起,缘尽还无,不外如是。”

  ......

  此时,盼儿却仍在这如梦一般的楼阁之中,倾听乾闼婆美妙的音乐。

  盼儿问道:“您是乾闼婆菩萨?”她见这少女神仙,总是不由得想到观音菩萨。

  乾闼婆忽然放下手中的笛子和琴,摇头道:“我说了,我不是菩萨,而且,我很不喜欢和尚。”

  盼儿不解,但见这美丽动人的仙姿仙态,也不敢再问什么。

  乾闼婆道:“你是欲界天的众生,究竟是怎么到了这色界天的?”

  盼儿答道:“我是被一只神鸟驮来的。”

  乾闼婆点头,道:“那大鸟应该是迦楼罗。”

  盼儿问:“您认得那大鸟?”

  乾闼婆道:“你能遇到这迦楼罗,也倒是个奇遇。”

  盼儿问道:“那位白眉仙人,是菩萨吗?”

  乾闼婆道:“他是不动明王菩萨,最擅长教人降妖伏魔的神通法力,每日都在对面念经,吵死了。”

  盼儿又惊又喜,不禁赞叹:“我就说嘛,那白眉仙人,绝对不是凡人!”说着,连连冲对面的方向磕头,诚心念道:“南无阿弥陀佛!”

  乾闼婆瞥了她一眼,道:“这和尚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这样去叩拜?”

  盼儿有些疑惑,问道:“神仙,你好像不是很喜欢和尚。”

  乾闼婆哼了一声,道:“我最烦和尚了!”

  盼儿不解,诚心说道:“可是在我们人间,很多人都信佛。人人阿弥陀,户户观世音。就连当朝王妃娘娘,也是虔诚的礼佛。”

  乾闼婆问道:“这是为何?这欲界天的众生,这么喜欢观世音?”

  盼儿望着这美丽动人的容颜,虽然仙气缭绕,但却显得冷傲高华,不免觉的不近人情,少了一份慈祥。盼儿心想,这神仙身居这色界天,却对人间一无所知。

  盼儿道:“我们生活的那个世界,生命充满了忧患,苦难,遗憾。而观音菩萨,大慈大悲,救苦救难。所以,我们都拜观音菩萨。当然,也有人,每日只知享乐,纵情歌舞,对人间疾苦不闻不问,就像......”她想说就像这乾闼婆一样,可最终还是不敢说。说着,盼儿不禁想到离苦那双眼睛,那双对人间充满悲悯的眼神。

  乾闼婆冷笑道:“苦难和忧患,那都是他们自作自受。恶人自有恶人磨。我投身在这色界天,那也是多少世修来的福报。众生本就是恶的,何须垂怜?”

  盼儿低头沉思,道:“这个问题,我也想了很久。如果人间的恶人都像神仙一样想,弹琴唱歌,养花养草,那爹爹妈妈也不会死了。可是,人心却是恶的。”

  乾闼婆又笑了笑,道:“人心虽是恶的,却还要拜菩萨,岂不自相矛盾?”

  盼儿霎那之间独自出神,心想,人心究竟是善还是恶?

  乾闼婆道:“我对那欲界天的世界确实不了解,毕竟,那里是魔罗的道场。而我,是色界天的乐神。”

  盼儿一惊,方解心中疑惑。她惊道:“原来您是天上的乐神!难怪您的弹得音乐如此美妙。”

  乾闼婆的脸色忽变得很阴郁,悠然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们这里,还有一位歌舞神,他叫紧那罗。他是我的夫君。我夫君的绝美歌声,胜过这世间一切的美好。我们原本在这里,我弹琴,他唱歌,快乐逍遥,无忧无虑。”

  盼儿万没想到,这乾闼婆竟然又夫君。她心想,这乾闼婆的声音已然是天籁之音,自是无法想象那紧那罗的声音,又是何等的空灵美妙。

  她问道:“那请问,那位紧那罗神仙呢?”

  乾闼婆愤愤道:“他就是被那群和尚给蛊惑了!离开了这里。”

  盼儿越听越糊涂,道:“和尚蛊惑他做什么?”

  乾闼婆道:“那一老一小两个修行者,天天在对面诵经念咒的。我觉得吵死了,便叫夫君前去警告他们。谁知,夫君去了以后,竟然和那和尚攀谈甚欢,足足谈了一天一夜。回来以后,便不再与我弹琴唱歌,好似变了一个人似的。我们生在这色界天,享受这天人一般的福报,他却变得每日都闷闷不乐。”

  盼儿问道:“难道,和尚和他说了什么吗?”

  乾闼婆道:“也不知那和尚和他说了什么,他好像中了魔一样,不再留恋这美好的一切,却一心想要当和尚。他说,色界天外,还有无色界天。他和我说,他要去修行,他要去无色界天。”

  盼儿闻所未闻,道:“神仙也想出家?”

  乾闼婆道:“我和他说,我们生活的如此幸福快乐,为何要出家?他竟然和我说,我们的快乐只是短暂的,是我们前世行善修来的福报,才生在这色界天。可福报终有尽头,等到寿命终止,便重新堕入轮回受苦,没准下一世,就生在你们欲界天受苦。他还说,他要用他的歌声,为众生诵经说法。”

  盼儿听得瞠目结舌,一时间无以言对。

  乾闼婆看了她一眼,忽然道:“小女娃,你从和尚那儿来,可否帮我一个忙。”

  盼儿一愣,回道:“乐神,我不过是个凡人,能帮您什么忙?”

  乾闼婆叹了口气,语气中有些凄苦,道:“我一个人在这里待着,实在太孤独了。我弹琴唱歌,只盼望能有个知音。这三界天地,只有紧那罗能听懂我的音乐,我想他回心转意!”

  盼儿想了想,道:“可是,连您都劝不了他,我又能做什么呢?”

  乾闼婆道:“我不愿意和那些和尚打交道,我给你一样法宝,你回到和尚那里,想办法见到紧那罗,将这法宝展示出来即可。”

  盼儿紧张地问:“什么法宝?”

  乾闼婆缓缓吟唱:“溪边倦客停兰棹,楼上何人品玉箫?哀声幽怨满江皋,声渐悄,遣我闷无聊。”

  说着,只见乾闼婆将手中的玉箫双手捧起,递给盼儿。

  盼儿接过玉箫,但见这玉箫的盈盈绿光,流光璀璨,胜过世间所见的任何翡翠。

  乾闼婆道:“这玉箫我送给你,它有我不可思议的乐神神通,你可获得这三界最美丽的容颜,最动人的声音,和天人一般的福报。世间的男子,任谁见到你,都会一生一世对你死心塌地。”

  盼儿连连摆手,惊道:“这神仙的法器,我不敢拿。”

  乾闼婆却不予理会,硬生生塞到她手里,道:“但是,如果你没有替我办到,这玉箫也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此话一出,盼儿顿时吓得心惊肉跳,后脊背生生发凉。却不知为何,感觉这乾闼婆似乎有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神力,让人莫敢不从。

  乾闼婆忽挽起盼儿的衣袖,只见这玉箫,顷刻之间变成一颗杨柳一般,竟然凌空飘动起来,落在盼儿的手臂上。盼儿再一看,这片杨柳枝,变成了一副栩栩如生的水墨画,印在盼儿的手臂上。

  盼儿惊骇万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时,却见小楼之外,飘来一朵七彩祥云。

  盼儿抬头一望,只见焰慧站在云朵上,双手合十道:“乐神菩萨,请问有位姑娘可在您府上?”

  乾闼婆起身,顿时烟雾缭绕,她缓缓走了出去,步伐如仙女一般。

  乾闼婆道:“小和尚,你叫什么?”

  焰慧道:“我叫焰慧,是不动尊者的学生。”

  乾闼婆没好气笑道:“不就是对面的和尚嘛。”

  焰慧道:“乐神菩萨!请问,有一个人间来的姑娘,是否在您这里。”

  乾闼婆呵呵一笑,道:“是在我这里,这女娃喜欢听我弹琴,她说,听你们诵经实在是头疼的很。对了,你们这些和尚,不是四大皆空吗,怎么,竟敢私藏这美丽的姑娘?莫非,你们动了凡心?”

  此言一出,吓得焰慧连连摆手,颤声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的老师见这姑娘中了摩呼罗伽的毒,只是想将她治好。”

  乾闼婆冷眼道:“救人?我看,你们这些和尚,就是喜欢擅自关押他人!”

  焰慧瞬间一头大汗,道:“我们修行者,只会救人,从不强人所难。”

  乾闼婆道:“从不强人所难?我和我夫君在这里生活的幸福美满。自从你们这些和尚来了,天天强迫我们听你们诵经,现在,我夫君还被你们关押起来,这不是强人所难,是什么?”

  焰慧道:“这位紧那罗菩萨,一心向佛,他发愿要以他美妙的歌声为众生歌咏善法,他是在修行,也是为您积功德啊。”

  乾闼婆冷笑道:“积功德?我们夫妻二人,已修得这色界天的天人福报,还积什么功德?”

  焰慧道:“乐神,您这善身善报,也不是无穷无尽,福报享尽之时,就要重新进入轮回了。”

  此时,盼儿也跟着走了过来,冲焰慧点头行礼。

  乾闼婆颇含深意的瞥了她一眼,忽然变得和颜悦色,笑道:“好了好了,我不想听你讲大道理了,这女娃就在这,你带她走吧。”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生死轮神通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