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世界第二卷 第六章 徐伟仁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卷 第六章 徐伟仁

小说:衡世界 作者:弃术之 更新时间:2018-06-14 11:10 字数:2069

  清晨,袁一鸣,站在屋外,泥土的清香扑面而来,他感受着这自然的气息,每一声鸟叫,每一个露珠落地的声音,对他而言都是大自然的恩赐。小玉在身旁照看着一鸣。看见他如今虽然双目失明,却依然心情大好,小玉的心里也很欣慰。

  袁一鸣盘算着日子问到:“二韦应该已经到了吧?”

  小玉一愣,片刻才反应过来道:“差不多了,走了半个多月了。”

  “也不知老师病情如何,希望他吉人自有天相,能够早日康复。”说完一鸣向天苍山方向拜了几拜。

  余二韦告别袁一鸣与乐孤舟以后,去往天苍山脚下,看望病重的老师孔丘。一路舟车劳顿不说,这一日,二韦来到了老师的床前,孔丘的病情已经有所好转,见二韦归来,连忙勉强的起身,握住余二韦的手问道:“天凤城那边一切可好。神皇有何交代。”

  余二韦犹豫片刻回道:“老师安心养病,天凤城内有师兄袁一鸣在,一切事宜有他代为安排。”

  “神皇此次邀我去往天凤城可是为了变政改制?我穷其一生所推广的仁学就要得以重用了吗?”

  孔丘面容激动,余二韦看着他许久,墨墨的点了点头。

  孔丘喜极而泣,挣扎着要站起身来,口中说道:“快快扶我起来,我要去天凤城面见神皇。”

  孔丘一生的政治报复就要实现,此时想起一生的颠沛流离,心中不知是喜是悲,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五味杂陈。

  余二韦却冷冷的说道:“去往天凤城舟车劳顿,老师身体久病未愈,还是不去的好。”

  “谁说我的病没好?我……”

  不等孔丘说完,余二韦打断他道:“老师,你还不明白吗?神皇需要的是你的名望,你的政治主张,至于你本人去不去都无妨,有师兄在即可,他可代表一切,您就不必着急了,你的思想,你的理念一定会发扬光大的。只是这一切已不再需要你。”

  孔丘望向余二韦,这个多年前他在本命河岸边救回的男孩,如今已经长大成人,多年来,这个男孩一直跟在自己身边,他朴实,稳重,值得信任,可是如今他眼神里有些东西,让人看不明白。浑浑噩噩中孔丘又睡了过去。

  余二韦返回天凤城,临行时他嘱咐照看老师的师弟们,先生身体要紧,去天凤城之事不要操之过急。

  马铃儿叮咚作响,余二韦听着这铃声,回忆起多年前的旧事。

  十年前,本命河岸边。

  六个恶人追赶袁一鸣等人,被神女一箭射到水中,河水湍急,将六人冲散,徐伟仁勉强爬上了岸。

  晌午已过,雨刚刚停,河边的风带着河水的凉意吹在身上很冷。徐伟仁躺在鹅卵石上,已经筋疲力尽,那一箭惊的他魂魄出鞘,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也不知那女孩是人是神,竟然有如此神奇的力量。

  正在这时他看见大师兄走了过来。

  “伟仁你还好吧。”

  徐伟仁连忙站起身来:“他生怕被师兄看出自己已是强弩之末,连忙回道:“还好,还好,其他几位师兄呢?可都还好?”

  师兄眼神闪烁说道:“没看见其他的人,不知他们怎么样了。”

  说话间师兄把右手藏向身后。可是徐伟仁还是看见了,那只手已不再是一只人手,整个手臂变成了褐色,并且长出了锋利的坚爪。上面还留有血迹,显然是刚刚杀完人。

  徐伟仁心里明白,师兄是要杀人灭口,既然这样,自己也就无话可说。

  “大师兄,你背着师傅练了那个禁术?”

  大师兄见被他识破,嘴角一翘,说道:“既然你看见了,我也就不瞒你了,刚刚老二被我做掉了,你要是听话,我就留你一命,你若是不听,就和老二一个下场。师傅死了,他闯了那么大的祸,害的我们背锅。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和我一起把老三,老四,老五全杀了,咱俩今后各奔东西,守口如瓶怎么样?”

  徐伟仁见他这么说,连忙回到:“伟仁全听大师兄安排。”

  “好,你我分头去找他们。”说完师兄两眼盯着徐伟仁,自己且不转身。

  徐伟仁也不转身,二人对视很久,最后相视一笑,各自向前走了一步,两人擦肩而过。就在这时徐伟仁感到后背一阵凉风,知道是师兄要下毒手了,赶忙向前一串,躲过这一爪。

  可还不等他站稳,师兄上来又是一下,这一下打在他肩膀上,打的徐伟仁飞出老远。在空中转了几圈,仰面摔倒。师兄追上几步,举起利爪,就要下杀手。此时徐伟仁已无力起身。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徐伟仁将右手一抖。手心竟然长出一张“嘴”来,这“嘴”顺势向大师兄喷出一口毒液,正中师兄面门。师兄连忙双手捂脸,疼得倒地打滚。不多时,大师兄的半面脸已被毒液腐蚀的烂了皮肉,露出了骨头,就连眼睛也坏掉了一只。

  徐伟仁挣扎站起,看着在地上打滚的大师兄,冷冷笑道:“大师兄,你以为只有你偷学了师傅的禁术吗?那十八种秘术如此神奇,谁不想学上一二呢?”说着举起右手,对准大师兄,就要疼下杀手。大师兄见状,连忙翻身跳起,向南奔去。徐伟仁无力再追,只好随他去了。

  天色阴沉,又淅淅沥沥下起雨来,徐伟仁只觉得浑身无力,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叮铃铃,马铃儿响,远处一架马车沿河边缓缓驶来。车中之人撩起帘子向外观瞧,见徐伟仁一人倒在岸边,连忙吩咐赶车人停下马车,将他扶至车中。

  徐伟仁昏昏噩噩躺在车中,一个声音问到:“你叫什么名字?”徐伟仁思索片刻回答道:“余二韦。”

  车上之人见他无力说话,也就不再多问。四下一片寂静,只听见外面叮铃铃的铃声和咯哒咯哒的马蹄声。马车悠悠前行,不一会徐伟仁就昏睡了过去。

  徐伟仁,醒来时发现自己仍然躺在车上,此时外面已是黑夜,车上之人坐在他身边睡着了。

  那一夜他满脑子都是前尘往事。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衡世界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