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成了男生情之所起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情之所起

小说:我变成了男生 作者:障叶青 更新时间:2018-05-17 16:33 字数:2105

  杜父杜母带着杜丽和戴青一起赶赴抚州汤家山,而雅雅和悦悦也因为要上课回了学校。

  路上戴青拿着手机在查,很轻易就查到了这汤家山是游园惊梦的作者——汤显祖的故居。

  而那件戏服也是从这买到的,戴青转头看向贴满了A4纸符箓的戏服,之前怕掉下来,后来又用了胶带黏在上面,现在显得不伦不类,像小孩子做的一样。

  戴青又开始画符的漫漫长路,这次不再用中性笔和A4纸,而是用朱砂掺水和路上买的黄表纸和毛笔画。

  朱砂掺水调成墨水状,色稀,没有像那位高人那样显得浓重,戴青忍着累硬是画了剩下任务的五张符,感觉身体都被透支了。然后很没有形象的整个人挤在座位上对着月光打坐,看着就像个神经病,幸好到了晚上,大家也都睡着了,没有人去看这个显得不像正常人的青年。

  杜父杜母因太舍不得意识难得清醒过来的杜丽,连在高铁上睡着,手都紧紧地拉着杜丽的手。

  杜丽转头看向窗外,窗外飞速略过一个个城市的灯辉,她也很识相没有去打扰戴青。

  四个小时的打坐,从七点半到了十一点半,戴青气沉丹田,感受到比第一天多了不少的灵气,将灵气运行身体一周,身体上的疲惫顿时消散了,戴青也不由得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而那件戏服被戴青也放进了箱子塞到了头上的行李架上,好像一切都恢复正常了一样。

  “谢谢你。”杜丽看着窗上的倒影,也没有回头,她的脸戴青只能看到一点,隐约看到一些弧线,柔美清秀,不施粉黛,一股浑天而成的古典优雅。

  “我只是压制了你的情绪,你要是不把真正的杜丽放出来,我还是会灭了你。”戴青也是淡淡的说,内心却紧张得不行。

  自从这个“杜丽”醒了以后,他发现她第一眼不是看向父母,而且面色复杂的看着他,谈话间虽然模仿了真正“杜丽”的谈吐,可举手间却有一股说不出的韵味。

  “杜丽”整个人放松了身子,她也不忍心去挣脱杜父杜母的手,目光微敛,也不再去刻意压抑自己的声音,喟叹了一声,道:“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这么冷静过了,从被那些人砸了戏台子开始,我整个人便活在了怨恨中。”

  是了,要不是怨恨不散,她怎么会怀着怨念被禁锢在那件戏服里面,戏服使她怨念不散,苟且留在这世间不消散,却也让她失去理智,沉溺在了恨里面,不敢挣脱。

  “我这些年曾看过这世间,曾被人带着辗转流离,兜兜转转竟被人带到了汤祖旧居,那里有一个小女孩,穿上了我,她太小了,我有一半拖在地上沾了尘,她说她最爱唱游园惊梦,唱腔和我当年年少时,真像……于是我便看着她长大,打心里欢喜她。”“杜丽”感叹似地抚了抚胳膊,神情里甚是怀念。

  “她的父亲是个军官,是当时很难得有文化的人,还出过洋,会说倭人说的话,他叫徐终南。”

  “后来她父亲突然不见了,一直没有回来,她爷爷也在战火中去世了,她的妈妈也因为丈夫是军官,不堪被倭人凌辱,自杀了。她当时正是年轻靓丽,被倭人拖走,于是我眼睁睁地看着她一头撞死在我面前。”说到这,“杜丽”眼里竟恨得发红!

  戴青见状立马握住她的手,度了一丝灵气过去。“杜丽”被清凉的灵气激得清醒过来,虽然克制住了情绪,却是两行清泪流下,她闭上眼,应该是在怀念那个在青春年少便惨死的女孩。

  “那是我四百年来第一次杀人,我当时气红了眼,第一次控制着这件戏服扑到了那些畜生的身上,吸干了他们的阳气,畜生就是畜生,阳气也恶心得令人作呕!”

  戴青从兜里翻出来一块手绢上前给她擦了擦脸,然后用手虚捂住了她的眼睛,低声道:“你休息会吧,醒来就到抚州了。”

  戴青感觉到那长长的睫毛轻轻地颤了下,刷了下他的手心,弄得他手心痒痒的。不一会儿,便有眼泪不停的流下来,弄湿了他的手掌,戴青叹了口气,道:“睡吧。”

  天亮,戴青和杜父杜母和“杜丽”三人出了高铁站,杜父的朋友早就在那等着他们,见到杜父还打趣道:“一年居然来见我两次!稀奇了。”

  杜父勉强笑了笑,没有回话。

  杜父的朋友见到他们一家三口面容憔悴,杜丽脸色也很差,猜是发生了什么事,也收起了打趣的念头,带着他们到自己的车上,却也忍不住话痨:“诶我跟你们说啊,最近发生了件奇事,自从你们回去以后,汤家山居然闹鬼了,说天天一到晚上就有阴兵盘踞在一座荒院里,听说那里曾经是徐终南少将的故居,只是他离家的时候娘俩口和闯进去的小鬼子们同归于尽啦。”

  “说来也是奇怪,这些小鬼子的魂前几十年没有出现,现在又突然冒出来,扰的人心烦哦,幸好都离着那荒院远得很,到了夜晚好多家户开着大灯,还留个人守夜,不过也有些人不当回事,照样睡得香。”

  杜父听了,脸上连笑都维持不住了,就那样沉默着,杜母搂着杜丽也不说话,面容凄苦,杜丽也回抱着杜母,虽然面无表情,可戴青分明看出了她脸上带着的嘲讽。

  见一车人都不说话,杜父的朋友咂咂嘴,也不说了,气氛沉默一路到了汤家山,杜父深深地向他朋友鞠了一躬,说:“今天我们家确实有急事,知道你喜欢热闹,我们这样肯定失礼,等我们解决了这件事,我再跟你正式道歉。”

  他朋友也吓了一跳,原本有些疙瘩的心也顺了,连忙把杜父扶起来,说:“你这咋回事啊,几十年朋友了我还在乎这个?既然有急事就快去吧,有我帮得上尽管叫,事情做完了我非得宰你们一顿!”

  送走了杜父的朋友,杜父杜母把目光投向了戴青,戴青往山头看了一眼,就发现有一处地方阴气冲天,戴青看了看“杜丽”,“杜丽”轻轻点了下头,于是戴青便指着那阴气冲天的地方说:“我们就去那!”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我变成了男生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