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药传说第124章 小扎布誓研珍宝丸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24章 小扎布誓研珍宝丸

小说:蒙药传说 作者:郑东方 更新时间:2018-05-17 10:53 字数:5299

  【郑东方作品系列】之网络小说连载版:

  《蒙药传说》

  宝日夫和小扎布帮着阿妈,又用毛驴车把策格米德拉回哈夏图,就在自家破旧的蒙古包里煎汤熬药,侍奉阿爸……

  策格米德本来就是家里的顶梁柱,他这一病就是几个月,不但断了家里一大劳力,丧失了经济来源,而且吃药看病,花费不菲,所有的重担就落在16岁的宝日夫身上,因此,一家人的日子也来越难过,越过越据揭,直到最后沦落为清汤素食,揭不开锅地境地;策格米德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回首往事,忧郁成疾,病情时好时坏,周而复始;后来,策格米德心如死灰,精神崩溃,为了不再拖累妻子和子女,他就咬牙横心,一心求死,拒绝进食,不再吃药;

  单说这一天,策格米德病情加剧,奄奄一息,已经面黄肌瘦,判若两人了,他眼看着妻子阿拉坦格日乐被自己折磨的日渐消瘦,不成人样,不由得心里难过,就把大儿子宝日夫、小儿子苏荣扎布和干女儿满达日娃叫在床前,有气无力地交代后事:“格日乐,我对不住你,这辈子跟了我,真的苦了你了,没有过过一天的舒心的好日子,我策格米德对你心中有愧啊!要是能有下辈子,我们还做夫妻,到那时候,我一定加倍珍惜,偿还你的恩情!……”

  阿拉坦格日乐心如刀绞,泪如雨下,她把策格米德紧拥在怀,声泪俱下:“当家的,老头子,你别这么说,你不会有事的;真的要报恩的话,别等下辈子,那还要等到猴年马月呀,就这辈子还吧;你一定要活下去,我们母子没能没有你!”

  “格日乐,别难过,人终有一死,这一关谁也逃不掉,别无选择啊!”策格米跌强打精神,勉强一笑,样子比哭还难看,“我的身体我清楚,我的病情我知道,正如黄长海道长所说,也许我寿限已到,命该如此吧;我恐怕不行了,再也不能照顾这个家了,往后你们一定要更加坚强,继承家业,好好地活下去!”

  此时此刻,宝日夫和苏荣扎布双双跪在床前,声泪俱下,泣不成声:“阿爸,阿爸,你不会有事的,我们不能没有阿爸呀,阿爸!阿爸!……”

  “宝日夫,你是老大,我走之后,这个家就交给你了,今后,你一定好担负起一个男子汉的责任,照顾好你的阿妈和小安答,务必要培养咱家小扎布长大成人,光宗耀祖!”

  “阿爸,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这个家的,只要有我在,阿妈和小扎布就不会饿着,冻着!”

  策格米德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另外,家里有什么解决不了,就像你的阿姐求助;日娃呀!……”

  “阿爸,我在!”满达日娃泪光晶莹,泣不成声,扑通一声,跪在床前;

  “日娃,你虽然不是我的亲生闺女,但是在我策格米德的心里,待你胜似亲生女儿一般;往后我不在了,你一定要帮着宝日夫看家护院,照顾阿妈和小扎布!”

  “阿爸,我知道,我知道了!……”说着,姑娘忍不住双肩耸动,失声痛哭起来。

  “好孩子,不要哭,谁叫我们都是苦命的一家人呢?好好珍惜这份缘吧,不然等到了阿爸这个地步,后悔可就来不及了;”策格米德说着,复又回头看着小扎布,轻轻抚摸着他的头说,“小扎布,阿爸这辈子最亏欠的就是你啊,你刚一出生,就被我狠心地抛弃,三番五次的加害与你,我就是个罪人啊,阿爸对不起你!希望你不要记恨我这个不称职的阿爸,其实阿爸的本意也是为了保护这个家的!……”

  苏荣扎布浑身麻木,泣不成声,抬手给策格米德擦擦眼泪:“阿爸,你说什么呢?世界上没有不是的父母,我从来就没记恨过你;你为了这个家,把心都操碎了,也都是为了我们好;孩儿不怪你,在孩儿心里你永远都是最好的阿爸!”

  策格米德闻听此言,心满意足,憔悴苍白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好孩子,别看你年纪还小,但是你最懂事;你能这么说,阿爸我就是死也就安心了;”

  “阿爸,你不会死的,我还没长大,所以你还不能死!”苏荣扎布连哭再喊,摇晃着阿爸,哭的跟泪人似的。

  “扎布啊,阿爸就知道你和别的孩子不一样,这辈子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将来长大之后,你也能胸怀天下,普度众生;如果可能的话,最好当个好医生,战胜草原上的瘟疫,救治每一个抗日的爱国英雄和草原上的牧民同胞,再也不受瘟疫的迫害和摧残!”

  苏荣扎布双膝跪地,紧咬牙关,用力点了点头,他暗自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完成阿爸的夙愿!……

  这时候,北风呼啸着已经红日西沉,夜幕降临了,整个篱笆小院在凄冷的寒风中,显得孤单冷清,摇摇欲坠;蒙古包里突然间传出了全家人撕心裂肺的痛苦声,就在这一片温馨而又凄凉的哭声中,这位牧马人策格米德,微微合上了疲惫不堪的双眼,干枯的大手缓缓垂落了下来,脸上带着满足惬意的微笑睡着了,从此就没也没有醒过来……

  就这样,牧马人策格米德走完自己凄苦劳累的一生,就撇下妻子阿拉坦格日乐和年仅16岁的大儿子宝日夫,以及只有7岁的小儿子苏荣扎布,一个本来就很穷迫艰难的牧民家庭,就像一根擎天的白玉柱砰然倒地,又好似一道架海的紫金梁突然崩塌,一时之间,阴云密布,死气沉沉!

  哭罢多时,7岁的苏荣扎布不由得眼前浮现出了拉木扎布大夫给阿爸看病的情景,耳边久久环绕着神医的话语:“老先生患的就是平常人的老慢病……染上了风湿、类风湿……他又是急火攻心,气血瘀堵……引起了经络不畅,半身不遂,还有高血压之状!……”思前想后,咬牙横心,苏荣扎布有效地心灵当中,暗暗发誓,下定决心,他嘴里喃喃自语着说道:“风湿、类风湿,经络不畅,半身不遂,高血压,就是你们,这些可恶的病魔,夺去了我勤劳的阿爸的性命,将来我一定要发明一种药,来挽救更多像我阿爸这样的好父亲!”

  书中插言,果不其然,到了后来,苏荣扎布专研医疗,发扬蒙药,有朝一日,功成名就,他还真的研发了一款脍炙人口的国药准字的精品蒙药,取名就叫“珍宝丸”(蒙文又名额日敦-乌日勒),其中加入了石膏、丁香、诃子、川楝子、栀子、红花、肉豆蔻、白豆蔻、决明子、草果仁、苘麻子、枫香脂、土木香、木香、甘草、檀香、降香、地锦草、白巨胜、黑种草子、方海、海金沙、沉香、荜茇、肉桂、人工麝香、人工牛黄、珍珠(制)、水牛角浓缩粉共计29味药草成份,给今天广大的风湿、类风湿和高血压,半身不遂的患者带来了福音!

  闲言少叙,书归正文!牧马人策格米德去世的消息一经传开,整个哈夏图嘎查村都轰动开了,只因为策格米德老夫妻在村里秉性耿直,人缘极佳;平时,街坊四邻,乡里乡亲,家长里短的要是有点什么事儿,老夫妻都是不请自到,义不容辞;因此,大家一听说年仅51岁的策格米德就早早离世,撇下了阿拉坦格日乐孤儿寡母的一家三人,无不感叹,深深惋惜,并且从四面八方,纷纷赶来,忙里往外,料理后事!

  阿拉坦格日乐看到乡亲们如此热情,心中感激,热泪盈眶,连连鞠躬,频频致谢,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至于老族长莫日,那就根更不例外了;一连几日,跑前跑后,直忙的脚打后脑勺,最后还召集族人,莫日根亲自主持大局,给策格米德举行了简陋而又隆重的葬礼!……

  说到了这里,为了让大家更加了解一下蒙古族与众不同的葬礼习俗,咱们需要介绍一下的是:蒙古人的丧葬仪式形式及理念,在历经了元、明、清、民国直至今日,也有了诸多变化。虽在某些方面仍留有原来葬仪的有益部分,但也渐渐引入和借鉴了周边各民族的不同做法,逐渐形成了三种主要葬法,分别是天葬、火葬和土葬!

  首先,咱们着重说说天葬:天葬是蒙古族的传统葬仪,又叫明葬,也叫野葬,这也是牧区最盛行的一种葬式;天葬多用于贫苦牧民或下级喇嘛阶层;这一葬法,源于吐蕃;古时候,藏族有人死后,要把尸体放在石碓里捣成肉酱,跟青棵和在一起,然后撒向四方,让鹰鹫来吃,自然也伴随喇嘛诵经;请不起喇嘛的人,只能将尸体大卸五块,扔给鸟兽;蒙古族的天葬与藏族的天葬相类似;这种葬礼源于藏传佛教,意思是:蒙古人是食肉民族,生前吃肉,死后要把肉还给禽兽。佛教讲究利他,解救芸芸众生,可以说天葬淋漓尽致的表达了这种思想。人活着的时候要行善,死后灵魂要离开肉体,就将这无用的肉体作为最后的奉献,利悦鸟兽!

  天葬一般过程就是:如果过了七个时辰,认定死者确无转机之后,由亲属或邻里长者操办,剪掉头发,净身后装大白布口袋,放在特定的地方,选择吉日良辰,由亲属放在牛车现在西部蒙古地区多用骆驼车或者在骆驼上直接驮上,送到偏僻荒野的特定地点,卸下尸体,头朝北、脚朝南,周围摆石头作记标,急速返回,归途不许回头看;到家以后,将车扣翻,三天不动;三日后,亲属去查看尸体是否被飞禽吃光,蒙古人将禽兽吃尸体一事,视为尸体亡灵己经升天;若死者尸体被吃光,就认为亡灵已经升天,预示子孙将得到吉祥幸福;如果尸体被野兽扯食,认为死者生前做过坏事,杀牲过多,死后用自己的肉体偿还野兽;如果尸身无损;则认为死者生前罪孽尚末捎除;再去在遗骸上洒黄油、酒等,等待飞禽来啄食;蒙古人认为,尸体亡灵升天的速度越快越好,越能找到转世重生的地方;这种天葬方式,对他们来说是将尸体献给动物的一种具有施舍意义的行善行为,无论是死者,还是家人都心甘情愿!

  当死者去世的时候,没有赶上见最后一面的亲戚,选择特定的日子,必须去看望一次安葬之地。看望时,若尸体被野兽吃光,他们以为亡灵已经升天,为死者高兴。若尸体完整,就请个喇嘛举行念经仪式,或者再转移到其他地方。

  还有的做法就是:在确定死者己无回转之后,脱掉死者的旧服装,换上新衣或用白布缠裹全身,将尸体放在勒勒车上,赶车急行;尸体掉在哪里,那里就是死者最吉样的安葬之处,正如锡林郭勒地区安葬方式与此相似,只是对车型的要求不严格,无论什么车均可以,并不一定是勒勒车;西部蒙古人安葬尸体的习俗多是天葬,将死者的尸体送到特定的地方,将头部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放好有的地方朝着西北或正北方向,若是男性,使他枕着右手,右侧着地,若是女性,使她枕着左手,左侧着地。接着就等待野兽来分享其福分!

  另有做法是:天葬是在喇嘛的指导下进行的,首先由喇嘛指示适宜安葬的地方,然后给死者覆尸,苫面,以牛马车载之,弃之喇嘛所指方向,牛马跑到哪里,尸体就葬于此处。也有用骰子占卜或看装殓者的乘马尿在哪里就选在哪里,然后在周围画个大圈,于此处取掉白布,把死人抬进圈里,赤裸裸地放在那里,男女一律头朝西北侧卧。有的地方,把死者曲成“婴儿生之状”,认为这样死者将会转世重生。

  其次就是火葬:火葬是喇嘛教传人蒙古地区后出现的一种葬式,也有一种说法是蒙古族在接受佛教时,是随藏传佛教进人蒙古地区的;火葬即以火焚尸,需要说明的是这种葬法并不是对每下个人都适用,它一般是王公贵族、大喇嘛、官吏等人死后所采用的葬法。蒙古人认为,将死者的尸体火葬之后,其亡灵会直接升天,普通阶层的人死后,多数是不能实行火葬的,只有患传染病或产妇死后,才进行火葬,这样会驱除其晦气或肮脏的因素。

  然后就是土葬;蒙古人土葬时,需要在选定的地址上挖坑,坑口要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土葬是农区以及半农半牧区蒙古族普遍实行的一种葬式,和汉族的土葬大同小异,虽然是在长期的交流杂居的情况下所形成的丧葬习俗,但仍有其独特之处!蒙古族坟墓的形状与汉族的不同,汉族一般是呈锥形,而蒙古族的则是呈塔形;土葬用棺木装尸体,分为卧棺、坐棺两种,古代蒙古人还用圆棺,若用坐棺,黑白协调;近代以来,蒙古人普遍使用卧棺;在卧棺里,将死者的尸体面朝上放,棺为长方形,用木料制作;有的地方用白布裹住尸体,放入卧棺里,有的地方则给死者穿上身新衣服,包括鞋和袜子都是崭新的;尸体放入,用木钉钉住棺盖,禁止使用铁钉;

  一般情况下,居住在内蒙古西部农业地区的蒙古族,人临终前或死后,家人给死者更换新衣,将尸体放在木板上,用哈达罩其面,等待人殓;入殓时,尸体不能见太阳,一般在黄昏时刻,将尸体从窗户抬出去入棺,停放在院内,一般三至七天内出殡;然而,东部地区的蒙古族一般都当天出殡;出殡时死者的长子扛棺材大头,其余子孙抬小头,有的拉在灵车上,有的一直抬到墓地;到达坟地后,用吊绳将棺材放入墓穴;埋葬时,死者的子孙和近亲,围绕墓穴正反各转三圈,并用手抓捧土向墓穴撒去,然后大家一起铲土埋棺;老年人去世,一般全村的小伙子都来哀悼并参加葬礼,这一些习俗和现在汉族的葬礼基本一个样!……

  闲言少叙,书归正传!首先,老族长莫日根按照老夫人阿拉坦格日乐的意愿,派人前往玛拉盖庙,邀请来了主持方丈扎木罕大师带着两个护法法镜和法本,来到家中,为策格米德诵经超度,做了法事;

  然后,大儿子宝日夫、小儿子苏荣扎布和干女儿满达日娃,一个个披麻戴孝,为阿爸守灵五日;当然,也包括阿拉坦格日乐在内,一家人肝肠寸断,痛不欲生,哭得跟泪人似的,就连7岁的苏荣扎布两只眼睛也哭的跟水蜜桃一样;

  五日之后,这位牧马人策格米德就在老族长的全力安排之下,按照死者生前的遗嘱,沿用蒙古族葬礼的习俗,举行了天葬仪式,魂归苍天,还尸草原,告别了自己至亲至爱的妻儿老小,撒手西去……

  老夫人阿拉坦格日乐伤心欲绝,哭的死去活来,甚至几度昏厥;满达日娃陪在身边,一再安慰;宝日夫也强忍悲痛,葬送阿爸;初涉人世,性格倔强的苏荣扎布也咬唇出血,强忍失落,度日如年地参加完了阿爸的葬礼!……

  本来,这个家庭就生活据揭,举步维艰,这一下失去了顶梁柱,更是雪上加霜,火上浇油,日子每况愈下,三餐难保;因此,16岁的宝日夫不得不继承父业,担起了养家糊口的重担,但是,正所谓福不双至,祸不单行,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一场更大的风波正在不知不觉当中,悄然来临!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蒙药传说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