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道而修珍宝会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珍宝会

小说:择道而修 作者:有岁枯荣 更新时间:2018-05-17 12:31 字数:4030

  “哈哈,刘侯爷,这次带了什么宝贝来啊,”刘侯爷刚下马车,便被旁边一留着胡须的同仁问到,‘唉,边野小城,哪有什么好宝贝,倒是马侯爷的蓉洲,向来有天府之城的称呼,上次带来的木牛流马,殿下可是喜欢的很啊,’刘侯爷打了个哈哈,并未直接回答马侯爷的话,老狐狸,还不是怕被我比下去,马侯爷心里嘀咕了一句。

  今天的蜀王府很是热闹,封地内排的上号的大小官员,商贾儒生,甚至还有不少的平头百姓,都带着所谓的稀世珍宝,传家宝前来参加珍宝会。

  珍宝会,可是蜀王封地内特有的节日,也是蜀王一手缔造的节日。

  蜀王周鸣,今年刚十六岁,到封地已有两年,不骄奢淫逸,未鱼肉百姓,却唯独喜欢奇珍异宝,上任两年,所做所为倒也中规中矩,珍宝会便应运而生,凡所拿之宝被蜀王看上的话,都会付出一定代价换取,就算没被蜀王看中,也还有那么多的商贾权贵会来,倒不失为一个结交权贵的好日子,并且这宝贝参加过一次珍宝会,也算是在蜀王眼前混了个熟面孔,一些居心不良的,可都得掂量掂量,要说之前还害怕蜀王会巧取豪夺的话,前两年的珍宝会已经足以证明一切,现在都巴不得自己的宝物能被蜀王看中,以换取一些好处。

  “感谢各位不辞辛劳,特地前来来参加本王的珍宝会,今次照例由本王先来抛砖引玉,展现宝物。”

  掀开桌子上的红布,一颗硕大的珍珠出现在眼前,看着众人吃惊的表情,周鸣很是得意的介绍起来,‘产于东海的超级珍珠一枚,直径一尺二寸,通体洁白如玉,乃是一只三百年灵蚌体内所孕,身患恶疾之人,只需刮下少许粉末,温水吞服,便可痊愈。’

  ‘这珍珠真是好宝贝啊,我活这么久,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珍珠呢’今日托王爷的福,得见此宝,此生无憾啊。’

  ‘是啊,是啊,与此宝相比,我等的宝物简直就是驽马比麒麟,寒鸦比凤凰啊。’

  ‘’不光是宝贝不能比,王爷的博学也是我等难以企及的,谁能想到这珍珠粉末还有治疗恶疾的妙用。”

  周鸣刚一说完,众人便开始议论开了,听着众人的话语,不管是虚假奉承,还是真心赞赏,听在耳里,还是让周鸣十分满意。

  “大家都静一静,接下来王爷要展示弟二件宝物了” 随着家丁话语刚落,第二块红布也随之掀开,出现在众人眼前的赫然是一块令牌,令牌正面写着蜀王,反面则是一个诺字,“这第二件宝物嘛,便是本王的蜀王诺令,凡持此令者可求本王办一件力所能及之事。”

  与看见珍珠不同的是,尽管所有人都对这块令牌非常渴望,表现的也十分明显,却并未有人跟身边的人交谈,估计此刻所有人都在想着,如何才能把这块令牌弄到手,有了这块令牌,哪怕有天大的麻烦,也都有了回旋的余地,这可那些所谓的珍宝强了不知多少倍。

  见所有人都不作声,眼睛里散发者炽热的光芒,死死的盯着蜀王诺令,周鸣笑了笑,自顾自的掀开了第三块红布。

  “这便是本王的第三件宝物”,说完这句,周鸣便不再说话,似乎在等着众人的评价。直到这时,众人才纷纷调转目光看向第三件宝物。

  这一看,可就让人感到十分的不解了,因为这所谓的第三件宝物,其实什么都没有,就在众人揣摩蜀王用意的时候,一个书生站了出来。

  “此宝简直犹如跌落凡间的仙子,让人看一眼便不能自拔,又如那鸿儒留下的墨宝,让人忍不住的膜拜”说到此处,那书生居然对着第三件宝物的地方跪了下来。然而没有人注意,就在书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个官员,怀中抱着的宝箱里面装着的书,悄然的翻开了一页,又默默的合上。

  ‘此宝真是巧夺天工,人间难得啊,普天之下恐怕也仅此一件啊,我等有缘一见,简直是三生有幸啊,’书生刚一说完,便有不少人跟着附和,对着空气,一顿猛夸。

  不过却也有人发表了不同意见“恕下官眼拙,王爷所展现之宝,下官竟无缘得见”同样,这位官员一说完,同样有不少人纷纷告罪,无缘与宝物相见。

  更多的则是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等着蜀王发话。

  “哈哈,”蜀王笑了,‘哈哈哈哈紧接着侍卫家丁也笑了’。“其实这第三件宝物不过是本王与大家开个玩笑罢了,本身就什么都没有,还望各位不要介怀,能惹得诸位展怀一笑,也算是件宝物了”说着还用手在刚才放宝物的地方抓了抓。

  ‘哈哈哈哈’刚才那些沉默的人,跟无缘见宝的人都笑了,唯独那些把宝物夸上天的,个个面露尴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赵大人眼光可真是独到啊,明明什么都没有,却能看出稀世珍宝来,实在是让在下佩服啊,”……人群中不断的有各种调侃声想起,那个书生更是被人用眼神杀了不知多少次。

  “本王宝贝已现,接下来,就该在座的各位展现宝物了,”听见周元发话,场面又一下安静了下来,那些被调侃的都松了一口气,纷纷对周鸣报以感激的眼神,对此,周鸣只是微微一笑,并未多说什么。

  “在下不久前偶得一物,现愿与大家共赏,”说话的正是刚开始那位刘侯爷,只见他伸手在袖子里摸索了一阵,终于,掏出来一个小巧的盒子,打开一看,里面赫然是一串念珠。

  “此乃佛光念珠,经多年佛法熏陶,已有佛性,若能随身携带,定会遇难呈祥,逢凶化吉,若有高僧诵经,还会显露神迹。”刘侯爷刚一说完,不知从哪里出来两个和尚,就地盘膝而坐,开始对佛珠诵起经文来,片刻功夫,佛珠上居然有淡淡光芒发出,惹的众人一遍称赞。

  刘侯爷偷偷看了一眼蜀王,见其未表现出多大兴趣的时候,心中难免有些失望,却并未表露出来,而是与众人相互客套着。

  ‘这接下来就让我来献丑了’,这次展现宝物的却是那位蓉州的马侯爷。

  马侯爷拍了拍手,随行而来的家丁便从门外抬进来一个硕大的铁笼,铁笼用一块黑布盖着,不时发出阵阵兽吼,不难猜出,关着的定是什么猛兽,吓得不少人纷纷后退。

  呵呵,马侯爷笑了笑,走到铁笼旁,掀开了黑布。

  “这是什么野兽啊,你看身上一块黑,一块白的,有点像熊,颜色又有点不对,可能是黑熊跟白熊生的吧,”黑布一掀开,众人便又议论开了,就连周鸣都在想这是什么野兽。

  “马大人,这是何兽啊,”周鸣终于开口问到,听见周鸣询问,马侯爷很是高兴。

  “回殿下,此兽在下官辖地内也是首次出现,被村民偶然捕获,特此献与殿下,还请殿下为其赐名。”

  “哦,还无名字,那本王可就托大了,周鸣思索片刻,开口道:就称其为‘白罴’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殿下大才,此名犹如神来之笔,定能流芳百世,实乃一大壮举,当记入史册。”

  奉承、赞赏之声不觉于耳,更有甚者当场就拿出笔墨,书写起来‘大离328年,九月初一,蜀王府,珍宝会,有蓉州侯马亮,献异兽一头,形似熊,色黑白,蜀王周鸣,赐其‘白罴’之名’……

  不少官员看见马侯爷拿出的宝物,蜀王很是喜欢,还为其取名,很是羡慕,当然也有嫉妒,特别是刘侯爷,双眼简直都变了颜色。

  “在下今天也带来一件宝物,请大家鉴赏,”说话的却是与马侯爷同在蓉州为官的州牧张玄。

  张玄打开一直抱在怀中的箱子,箱子里躺着的是一本封面没有任何图案与文字的书,就像一个记事本一样。

  “不知张大人,此为何物,”也不知是谁问的。

  “我也不知此为何物,不过此物

  刀砍斧劈皆不惧,水淹火烧也无妨,今日特此献蜀王,愿王做甲贴身藏。” 这张玄倒也有几分文采,一首打油诗作的还算不错,不过所献之物是不是真如所作之诗所描述的一样,可就还待验证了。

  “ 哦,刀斧难伤,水火不侵,有这么神奇,可敢现场一试”,周鸣问到。

  “请殿下检验”,接着便有家丁拿出大刀,狠狠砍了几下,确实无一丝痕迹,又拿火烧水泡,皆是无恙。

  “恩,不错,不错,果真是一件异宝,本王便收下了。”

  见蜀王收下自己的宝物,张玄觉得十分高兴。而一旁的马亮脸色就不是那么好看了。

  “见到各位大人的宝物,在下真是自惭形秽,所带之物简直难以拿出手,不过既然来都来了,就当凑个热闹也好。”

  说话的是有蓉州首富之称的万川,万川带来的宝物是一只小巧的茶壶。

  “此茶壶采用火山熔岩制成,经过多位茶艺名师之手,内蕴茶香,加水自沸。”

  注入清水,片刻功夫,壶内水沸,茶香四溢,分与众人饮之,除蜀王外,每人只得一口,饶是如此,也只有前面的几位有幸品尝。

  “香气浓郁,甘醇爽口,回味悠长,这是雨前龙井,”有人开始对喝到的茶进行点评。

  “不对不对,陈韵十足,茶气强劲、水化生津,却淡而无味这分明是陈年普洱。”有人马上发表了不同意见。

  “是铁观音,是碧螺春”越来越多的种类被人喝出来,就连一些没有喝到的人也开始发表意见。

  “不知,王爷品出是何良茶”。

  “呵呵,本王不喜饮茶,权当热水喝了,此物甚是奇异,奈何本王与其无缘”。

  一个一身儒袍的老者站了出来,手上捧着一面脸盆大小的铜镜,铜镜的背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仔细一看居然是各朝各代发生的大事。

  “ 此乃‘史镜’,献与殿下,望殿下不负此镜。”说完便不在做任何介绍。

  蜀王接过铜镜,郑重的说到“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本王定不负此镜。”

  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也没有人在议论什么,场上出奇的安静。

  “咣当”一声响,打破了这份安静,“王爷恕罪,王爷恕罪”,原来是一个中年农民所带之物掉在了地上。

  “无妨,你也是来参加珍宝会的吗,你身边的难道就是你所要展现的宝物。”

  “回王爷,此物乃是草民犁地的锄头,对小人来说称为宝物也不为过,若是仍能耕种,小人断然不会让与他人,奈何现已无用,便拿到王爷的珍宝会上来,希望能换少许粮食”。

  “大胆,竟敢拿一平常无用之物,前来消遣王爷,扰乱斗宝会,定是刁民,来人,拿下,鞭刑十下,赶出去”。

  蜀王还未说话,便有人出声了。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小人不是来捣乱的,不是来捣乱的啊”。

  “哦,我观你正值中年,锄头也无损坏,却说不能耕种,莫不是当本王是三岁小孩。”

  “王爷明鉴,非是草民欺骗王爷,实乃是无田可耕,无地可种啊,小人的家本在充州西边的一座小镇里,家有良田三亩,都种上了稻子,就在半月前,快要收获的时候,被镇上几户恶霸,强取豪夺而去了,县老爷也不管,说是收获时节,多事之秋,恐有盗贼土匪,趁机下山袭民,无暇分身处理我等之事。”

  “什么,竟有此事,赵大人,黄大人,充州可是归你俩的辖地,限你二人三天内,彻查此事。”

  珍宝会如常举行,不过接下来的宝物都无前面几件珍贵,少有能入蜀王之眼的物件,多数更是在现场与人换起宝物,拉起关系来。

  比如,万川跟刘侯爷身边就围了一群人,纷纷出价竞争起他俩所持之宝。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择道而修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