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道与争锋第三章 缘起2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章 缘起2

小说:问道与争锋 作者:青衫游 更新时间:2018-05-17 00:19 字数:5296

  第一次遇到纪大将军恰好在纪府,十四岁的无名面色平静,不卑不亢的给三十好几的纪重行了个礼,当时就令纪重暗暗称奇。相谈几句之后纪重越发觉得面前的少年投缘,结果当晚纪重就派人在书房摆下吃食,邀请他在书房夜谈,面对面的谈起国家大事来……

  纪重平静的望着对面的少年:“我听眉妩说,贤侄你对文韬武略颇有见地,不知贤侄觉得如今姚周如何?”

  无名暗想:嗨,这大将军肯定要比他这个姚周的百姓了解国内情况,看来不能跟他细谈。于是无名淡淡一笑:“一国之强,强者有四。抵御外虏在于军事;国泰民安在于政治;富国强民在于经济;社会进步在于文化。当今姚周若说还有一强,当属军事矣!”

  说到这里,无名目光紧紧的盯着对方炯炯有神的双眼,发现对方眼神未曾有半点飘忽,随后饮了一口茶道:“我与伯父相谈甚欢,好似前世已经是朋友。实在不忍失去此等知音,是故赠纪伯父几句,还望伯父慎思。一国仅有一强,必将独木难支。若是长久如此,想必二十五年内,姚周必亡。况且姚兴立国之初凶残霸道,立国之后又横征暴敛,不知有几人因他而背井离乡,流离失所,正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还望纪伯父还是莫要贪恋权势富贵,早早隐居他国,或可躲过此等因果,保府中数百人一世安宁。”

  纪重沉默了半晌,叹道:“富贵于我如浮云!然我纪重十四年前陈诺过,我若在,必保姚周二十年。而今还剩六年光景,若被贤侄不幸言中,还望到时贤侄能够设法为我纪家保住一丝血脉,如此即便到时候我黄泉之下,亦不胜感激。”

  “纪伯父与我一见如故,若当真有发生此事,小侄即便拼尽性命,亦会为纪家保住一丝血脉!”无名竖然起敬地对着这个三十多岁的汉子拱了拱手。

  “哎,治国之道出自于君而用之于民,君明则民幸,君昏则民灾。可惜我纪重英雄一世,只怕很快就要英雄末路了!”纪重仰头狠狠的饮了一口茶。

  第二天从书房出来的时候,没人知道两人谈了什么。唯一的传言就是,纪重出来就握着纪夫人的手感慨道:“如此奇才,行事谨慎,重情重义,天资聪颖又颇具慧心。我纪重结识此人当真有幸。若是眉妩能嫁于此人,必定也是一段佳话啊!”结果导致无名每次见到纪眉妩的时候,她总是红着脸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的望着他……

  无名十六岁那年,发生了一件大事,结果导致他和风晚华的关系更近一步。

  那是在四月份的一个早晨,两人在山下救了一个被邪派劫持的女子,谁知却因此险些丧命。

  一处树林外,两个正准备回飘梅峰的人警惕的望着对面浑身飘着馨香的美貌男子,只见他眉如墨画,神若秋水,左手执一把玉制折扇,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风晚华,眼神不断的在流转……

  无名一看他这副模样,不动声色的轻挪几步,将风晚华挡在了后面,对着那人说道:“在下风无名,你是何人?”

  那人一看,美人被无名挡在身后,暂时无法一饱眼福了。于是对着风晚华微微一笑:“世人皆道我风流,更有何人知我心?在下万里飘香汪笑天,请教美人芳名。”

  “什么!你就是那个邪道第一淫贼!”站在无名背后的风晚华微微一惊,知道无名第四层的《千幻剑法》必定不是对方敌手。

  于是她把无名轻轻推到一旁,对着无名低声道:“弟弟,等下趁我出招的时候,赶快跑,回头我就去找你。”随后手执流霜剑轻身一纵:“淫贼受死!”腾空之际,但见光芒微散,十几道剑光宛若流霜直奔汪笑天周身大穴……

  汪笑天惊喜道:“呀,美人竟如此爱我啊!打是亲骂是爱,你这又要打又要骂的,好好好,我们看来是天生一对啊!待汪某擒了你,也来好好爱爱你哈。”说话间,左手执着折扇轻轻的挥了挥,瞬间所有的剑光消散……

  “娘子,可还要‘爱爱’我么。”汪笑天笑着对风晚华道。

  无名原本知道风晚华也打不过这汪笑天,但见对方轻描淡写的便破了晚华姐姐的剑招,暗道不妙,立马施展《追魂诀》上的轻功,只见一道青影忽左忽右的在地上留下一道道残影,宛如流光般以“S”形朝着风晚华奔去……

  汪笑天见状惊呼道:“好家伙,轻功如此高明。”感慨间已失先机,无名撗抱着风晚华往树林冲去。

  汪笑天边追边喊:“臭小子!给我停下来,不然等我追上你非拔了你的皮!”

  慌不择路之下,无名抱着风晚华已经跑上了断魂崖。一听汪笑天的屁话,顿了顿,换了口气大骂道:“去你大爷的!打不过你还不跑,你是不是傻子……”

  结果就是这一换气之下的时间,汪笑天终究是仗着内力深厚追到了无名后边,伸手就是一掌朝着无名背心打去。无名感到背后疾风袭来,大惊失色,知道难逃此劫。干脆身子一转,使劲浑身力气将风晚华抛向旁边的丛林,大喊道:“姐姐快跑……”

  话音刚落,一掌打在了他的胸口,由于他毫无防备,在这一掌的冲击下,他被一掌击下了断魂崖。风晚华看着了看崖下,只见黑乎乎一片,深不见底,心道只怕得粉身碎骨了,更何况还中了一掌。顿时方寸大乱,双眸渐渐红了起来,失声痛哭道:“名弟,名弟!姐姐这就下去找你。”

  原本她将他领回飘梅峰更多的是出于同情,然而四年相处下来,不知不觉间,这个比她小两岁的少年已经渐渐进入了她那颗孤独的心。

  她是一个孤儿,虽然师傅师妹们对她都很好,但终究只是同门之情,看着她们有父母亲人朋友们的关心。她再是清冷孤高,心中亦是有些许芥蒂,因此她几乎从不下山,每年都酿一些梅花醉。她每次在那梅花树下饮着梅花醉,在那似醉非醉的梦中,才能享受到从未有过的温暖。但是自从四年前她遇到了无名,这个孤高清冷的女孩那颗尘封的心渐渐宛若冰雪消融慢慢的把无名刻进了心灵深处。

  她站在无名坠落的地方,望着深不见底的深渊,似乎还可以看到一点点青色在渐渐的愈来愈小……她回过头,红肿的双眼还挂着点点泪珠。她对着不远处的汪笑天的汪笑天惨然一笑,轻声道:“我不怪你,可能是我跟无名今生无缘,那我去随他去吧。你若还有半分良知,请把我和他葬在一起。下辈子我还想再遇上他……”说完,她毫不犹豫的便跳了下去。

  汪笑天看到她毫不犹豫跳下悬崖的瞬间,瘫软的坐在地上,失声痛哭道:“想我汪笑天仪表堂堂,天资聪慧,虽不敢说富可敌国,但也是家境殷实,应该是可以迷倒万千少女啊!为何我就遇不到一个如此这般真心待我的女子呢?愿得一佳人,生死亦不悔!”

  他失神的望着两人坠崖的位置,囔囔自语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今日之事,我之罪也!罢了罢了,且去看看是否还能救回二人,若当真……我只好完成你的遗愿了。”随后毫不犹豫的施展轻功跳了下去。

  话说无名被打下悬崖,正好被树枝藤蔓减弱了坠落之势,又恰巧的落在松软的泥土上,正四脚朝天的躺在地上,暗自庆幸自己还活着,忽又担心起师姐有没有逃走忽然看见一个淡青色的身影落了下来,瞬间面色惨白,因为他发现她落下的地方是一块巨石:“姐姐小心……”说话间,立马跑了过去,眼看无法在风晚华落下的时候接住对方,当机立断运起仅有的三层内力,仗着《追魂诀》已经练到了第五层,在她落地的瞬间抱住了她的柳腰。紧接着一只被内力包裹的手护住她的后脑,随后把对方的前额护在胸口,一手被内力包裹的手紧紧抱住她的腰,就地滚了好几滚,将坠崖的力量分散分散开来……

  终于,他再也撑不住了,在她趴在他身上的瞬间,一口郁积许久的血喷了出来。脸上几乎已无半分血色,双目紧闭,却仍在囔囔自语,断断续续道:“姐……姐……姐姐……你……没……没事……吧。”声音轻的似是说话之人下一秒就要断气了。

  风晚华扬起趴在他胸口的螓首,肿的跟樱桃似的双目紧紧盯着对方失血过多而越发惨白的脸,泪眼朦胧的说:“姐姐没事。”

  无名听到风晚华的如娟娟泉水般美妙的声音,嘴角轻轻勾起一丝弧线,断断续续道:“那……那就…………就好。”随后昏了过去。

  这下可就吓坏了风晚华,她轻轻的抱着他的头,他的背紧紧的贴在她的怀中。

  “弟弟,你不要吓我啊。你不要吓我啊。姐姐害怕,你醒过来好不好?”她紧紧的抱着他,失神的哭了起来,像一个在夜幕来临时迷路的孩子那样哭,哭自己,哭蓦然间消失了的亲人,哭她的茫然,哭一切的一切。

  正在这时,风晚华身后突然不知何时老者。那老者见了风晚华,心中惊讶不已,暗道:“日角偃月,房宿之象也!我游历江湖一百三十余载,如此尊贵的面相却是生平仅见。”。他走到对方面前紧紧的盯着少女怀中的青年,欣喜道:“好好好,老夫游历江湖七十五年,但还是首见如此天资聪颖,骨胳精奇,又重情重义的少年,当真也是世间少有啊!哈哈哈。”

  风晚华紧紧抱着无名,抬起头望着那个老者。只见他一袭白袍,身姿飘渺,略显消瘦,白发三千,流泻在肩头,微微闪着光泽,面如冠玉,却透着疏离,让人惊为天人,衣袂飘飘,清冷的背影仿佛与天地相融,似已把自己的心肺、身心,都融入茫茫苍穹。即便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也生出一股清冷卓然。

  “晚辈飘梅峰风晚华,不知前辈尊号。”风晚华对面前突然出现的老者也是暗暗警惕。虽说对方看似毫无恶意,反而给人一种心定平和之感。

  “飘梅峰?是个好地方。飘梅峰的梅花醉可是好酒啊。闻之,梅花香气若处子,沁人心脾,浓郁醇和,三日不绝;饮之,唇齿留香,暖入心扉,让人颇有坐于云端,看尽芳华之感。老夫丹逸云,不知小姑娘腰间的可是桃花醉。”那老者微微一笑,指了指风晚华腰间的粉红色的大葫芦。

  “看来我三年前挂在梅花枝头的两壶酒是被你给喝了。”风晚华暗暗想起三年前她在梅花枝头挂着的两壶酒,结果有一天她要喝的时候确实空的,当时郁闷了她半天,还以为是无名或是紫玫偷喝了。

  “哈哈,小姑娘真是个妙人,如此美酒竟高挂梅花枝头,当时可真是馋死我了……”丹逸云开怀大笑道。

  “前辈若救得了他,莫说是这壶酒,即便是这酿梅花醉的方子给你都行。”风晚华玉手轻轻拍了拍腰间的大葫芦。

  “好好好,那我就更开心了!不过我若是救活了他,你可得替他答应我件事不知道你肯不肯啊。只要你答应让他随我在云梦山学艺十年即可,以避生死大劫。”丹逸云摆了摆手。

  “我替弟弟答应你了。”风晚华紧紧盯着重伤昏迷,奄奄一息的无名,摸了摸他的脸,轻轻咬了咬红润的娇唇。

  “原来不是情郎啊?哎,可怜的小子,那么拼命干嘛呀,人家姑娘又不爱你。”丹逸云戏谑的说着,摇了摇头。瞬间,风晚华脸红的像个熟透的樱桃似的。

  无名伤的太重,三人于是在崖下待了四个月。四个月里,风晚华宛若妻子般尽心照顾重伤的无名,使得无名欣喜之余,发觉此生已经离不开身边的这个女孩。

  四个月后的一天……

  “姐姐,我好喜欢好喜欢你啊,已经离不开你了,我真的要去那个云梦山待十年吗?我可不可以不去啊?我怕我在云梦山待上十年你就嫁人了。要不然你跟我一起去好不好?”无名苦着个脸望着身边让他魂牵梦萦的女孩。

  “既然承诺了,就要做到,你也不想姐姐失信于人吧。师傅一人在山上挺孤单的,我要回去陪着她。姐姐一定会在飘梅峰等你这臭小子回来,到时候姐姐就嫁给你,好不好?”风晚华红着脸望着这个已经比她还高一点点的少年。

  “好吧,你一定要等我啊,要是你嫁给别人了,我不管他是谁,我一定让他死无全尸。”说着,无名故作凶狠的在风晚华面前比划着。

  风晚华忧心道:“你这么霸道,到时候我岂不被欺负死啊……”

  无名抱着她,轻声道:“我怎么敢啊?我心疼你还来不及呢,我保障以后我全听你的。以后姐姐你如果说往东,我绝对不敢往西走……你说要摘天上的月亮,我……”说着说着无名一阵尴尬,小心翼翼的问道:“姐姐,你如果要天上的月亮,我现在还真摘不下来,能不能换一个啊?”

  风晚华被他逗得噗呲,展颜一笑道:“姐姐不要天上的月亮,姐姐一定等你,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来。”紧接着把脖子中她贴身待了十八年的碧青色心形宝珠给了塞到了无名手中,紧接着把粉红色的大葫芦系在了无名的腰间,随后在他嘴唇上轻轻一点,轻声道:“这两件可是我的宝贝,十年后,要是我看不到了,我可要不高兴哦。”

  “我一定会好好保管的!”无名满脸笑容,随后轻轻抱着风晚华的腰,低声在她耳边道:“要是姐姐再亲我一口,我可就舍不得走了。”风晚华面红耳赤的望着他,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走吧,老头!”无名对着不远处站着的丹逸云说道。

  “小姑娘,老夫看你眉心之中隐隐有半点血气隐现,掐指一算,两年之后你恐有一大劫,不若你随我们去云梦山避过此劫吧。”丹逸云给风晚华传音道。

  风晚华突然听见耳边传来丹逸云的声音,迟疑的望了望无名,发现他未发现什么,随后对着丹逸云悄悄摆了摆手。

  “好吧,希望是老夫看错了。两年后,无论发生什么,希望小姑娘切勿出手,若要寻求帮助,可向江陵任何一家醉仙居的掌柜求助。”丹逸云叹了叹气,继续传音道,风晚华点了点头。

  ……

  良久,一位身着白色貂裘、年纪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六的美艳少妇款款走来,忽的看到梅花树下那抹青影,摇头叹息着去梅花林旁的小屋里取来条棉毯给他披上,随后取出《医典》坐在一边细细阅读。半个时辰后却发现他仍旧在那自言自语,嘀嘀咕咕,说个没完,笑道:“臭小子,还没完没了了,要是她知道你现在变成了个小酒鬼,还特别罗里吧嗦,你们肯定会从恋人变成好朋友!”少妇话刚说完,无名马上闭上了嘴。

  少妇见状,合上书,望着无名熟悉的面容,手掌情不自禁的轻抚着无名晕红的脸颊,忽的眼中噙着泪水转身而去……

  这俗世尘缘就是这般奇妙,二十五年前,她不小心把他弄丢了,她找了他许久也未曾找到,却不曾想在九年前他竟然被爹带回来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问道与争锋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