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鱼龙传第三十五章老谋深算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五章老谋深算

小说:江河鱼龙传 作者:姚鸿家 更新时间:2018-06-14 07:16 字数:2750

  半响,秦仲葛衣高冠自船舱破洞望着铁青衣离去的方向,长叹道:“活脱脱又一个剑神横空出世。”

  李龙子似有所思,反问道:“北绝‘黑衣剑神’林岳的门下?”

  秦昆点点头,神色黯然说道:“北绝生平未尝一败,星罗云步,四气混元功,六节藏象掌纵横江湖号称无敌,就是令尊见了也要退避三舍,这小子的脾性确实活脱脱就是第二个林岳老儿,骄狂不可一世。”

  李龙子嘿嘿冷笑两声:“剑神!当真天下无敌?”

  秦仲正色道:“公子可千万别不以为然,最为可怕的就是这老儿的阴阳离合剑法,当今天下恐怕只有灵丘老和尚的大悲拳和南绝潘阆的逍遥碧玉棒堪与之一较短长。”

  说到这,郑重提醒道:“那晚在城外就是因为意外的碰到了老和尚和潘阆两个人,老夫才匆匆撤退。这还不说,奇怪的是不仅连江湖上一直渺无踪迹的‘伏魔幻影剑’慕容独也在洛阳城现身,而且好似和官军走在一起。这些人于公子大业恐怕无利,公子应该重新部署一下计划,以防万一。”

  关于江湖上流传的伏虎炼魂术和通天犀带的传闻,诚如南宫鹤所料就是李龙子一手策划的大阴谋,除了幽冥双邪知晓内情外,王府刀门和其他下属俱皆蒙在鼓里。

  眼见事半功倍,南宫鹤公开通天犀带的反戈一击,彻底打乱了自己精心布局的步骤。更没想到洛阳城里突然一下子又出现了几个隐世的棘手人物,无形中多了几分忌惮和束缚,一时之间李龙子难以决断,心潮起伏,呆立无言。

  这时辛二哥搀扶着辛大哥走进来,辛大哥只是胸肋断了一根,显然铁青衣手下容情,不然辛大哥纵然不死,恐怕也的被他一脚踢得重伤。

  李妍不懂甚么大业阴谋,看到辛大哥受伤,急忙上前扶住他,没等说话,辛大哥面色惨白,气喘道:“属下护卫小姐不利,请主公降罪!”

  李妍从西北到河南府一路都是两人相随照顾,可以说是尽心尽责。她从未拿两人当家臣属下看待,看辛大哥疼痛的模样,眼圈一红,望向大哥,唯恐大哥发脾气责罚。

  李龙子淡淡道:“我都没拦住他,怎么能怪你。嘿嘿,剑神弟子,了不起,了不起!”

  辛家兄弟不明白李龙子后面两句话什么意思,但见他没有怪罪卫护失责,都松了口气,李妍和辛二哥搀着辛大哥下去疗伤。

  李龙子幽冥双邪三人回到大厅,早有婢女收拾干净,换过崭新门帘。三人刚刚坐定,婢女献茶上来。李龙子一直在思谋对策,品口茶,正琢磨。

  李妍帮助辛大哥裹好伤一掀门帘气哼哼走进来,一屁股坐下,鹅蛋脸阴沉沉,恼道:“这恶贼,不仅冒犯本姑娘,竟然踢伤辛大哥,我饶不了他。”

  李龙子心中一个念头闪过,笑道:“小妹,你在这一个人火冒三丈的生闷气,说不上那恶贼正躲在暗处偷笑,多不值得。”

  他这么一说,李妍更是怒不可遏,咬牙道:“但叫我寻到那恶贼,定叫他难看!”李龙子摇摇头,轻轻拍下手掌,诸葛英自舱外闻声而入。

  李龙子吩咐道:“诸葛堂主你明天不要回王府刀门了,通知青云道长也先撤回来。你二人与穷家帮有隙,明日午时王伦宴请南宫鹤,要避免节外生枝。”诸葛英躬身领命。

  李龙子又看了看李妍,少女正瞪着大眼睛咬牙切齿,笑笑又道:“诸葛堂主你上次说穷家帮分舵舵主是淮南武林中的判官笔名家童不拔?”

  诸葛英一愣,上次汇报的十分详细,怎么李龙子这会儿又问起,心中猜疑,面上一片恭谨之色,不敢迟缓,马上道:“据属下探查得知,正是童不拔,此人以三家绸缎庄为掩护,对外自称邱大老板,穷家帮分舵就坐落在童府,位于城里西大街。”

  “哦。”李龙子低头故作沉思,自言自语道:“莫非铁青衣这厮就落脚那里?”

  李妍大眼睛一亮,暗暗记下绸缎庄邱大老板西大街和铁青衣几个字,站起身打个哈欠,假做疲惫道:“大哥,我困啦,要去睡了。”

  李龙子笑道:“小妹,好好睡个美觉。等以后见到那厮,狠狠的再给他一记耳光。”

  李妍哼道:“一记不够,打到打不动为止!”

  李龙子哈哈一笑,赞道:“对,欺负小妹者,决不轻饶!这就叫小侠女一怒出手,臭恶贼肿成猪头。”李妍“噗嗤”一笑,心情大好,翩然出去。

  秦仲奇怪地看着李龙子,半响瞪眼道:“公子故意把铁青衣的下榻之处让二小姐知道,是想让二小姐去找铁青衣麻烦?”

  李妍的乌龙鞭法一招一式都是他亲手所授,所谓师徒情深,是以见李龙子貌似故意泄露穷家帮分舵讯息给李妍听,不由担起心来。

  知徒莫若师,依着李妍的性情秉性,一定不会老老实实含羞忍辱,必定要闹出一番事来。凭铁青衣的武功,只用一只手应敌,也足以打得李妍落花流水,谁变成猪头可不好说。

  李龙子缓缓站起身,他的九阴鬼手就是师承秦仲,但和李妍不同。李妍是正经八百的拜师学艺,他是因秦仲欠他一个老大的人情,无以为报才把这一路威震江湖的绝学倾囊相授,可以说两人关系是半师半友。同时幽冥双邪又是地狱门两大护法,颇得李龙子敬重。

  秦仲关切之情溢于言表,李龙子虽天性阴冷却自来疼爱李妍异常,为此也有些感动,叹道:“秦老我能拿小妹的安危开玩笑么?很快洛阳就会发生一场大暴乱,你说这天下间,还有比待在铁青衣身边更安全的地方吗?”

  幽冥双邪和诸葛英都是愕然不明所以,李龙子缓缓道:“铁青衣少年得意,气势锐不可当。但人无论多么英雄盖世,都有软肋,小妹打他一耳光,此人虽面不改色豪情不减,还不是落荒而逃?此人的软肋,就是女人。换做你我打他一下试试?这小子还不杀到西北地狱门去报仇?

  “况且最近我们忙于起事,不可能照顾小妹面面俱到,就拿今夜来说,铁青衣要是骤下毒手,谁能拦挡得住?不如让小妹去胡闹铁青衣,也可使他无暇顾及其他事情,铁青衣这样的人物不但不会伤害小妹这般的少女,有危险来临反而会尽力保护,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幽冥双邪相顾无言,觉得这想法太过于异想天开,均感不可思议。

  诸葛英道:“主公既然决定,自当奉命,那就由属下暗中保护二小姐,双管齐下万无一失!”

  李龙子摇头道:“万万不可,铁青衣精灵无比,一旦给他发觉蛛丝马迹,必定以为我等设下的圈套,反而对小妹不利,相信我这一次判断不会失误。”

  言毕,踱步走出船舱,站在船头,眼望苍穹,入目一片寥廓深邃,嘴角淡淡闪过一丝阴鸷,暗暗咬牙:铁青衣啊铁青衣,我们的故事才刚刚拉开帷幕,斗智斗勇,鹿死谁手未定!

  李妍并不理会师傅和大哥对铁青衣的忌惮,再厉害还不是靠着挟制自己才脱身逃走?只要自己乌龙鞭施展开来,就不信这恶贼抵挡得住!

  躺在床上,目光正好对着铁青衣撞破的大洞,婢女收拾好了房间她也不换,这间屋子里的每一件物事无不是她精心挑选,锦幔纱罩都是她心爱的颜色。特别是锦幔被铁青衣破壁而出时弄得残破零碎,少女越看越是心疼。

  破洞外夜色沉沉,风吹远树一缕缕凉意扑面,漫天的星汉恍惚忽然化作那白衣青年可恶的脸,少女紧握粉拳虚空击碎幻象,恨恨道:“下流的恶贼,看本姑娘明天怎么收拾你!”

  终于一肚子怒火的少女带着无穷幻想中惩罚恶贼的无数厉害手段进入了梦乡,婢女悄悄的进屋,小心的用锦幔遮挡住壁洞。

  少女的嘴角隐隐泛起了笑容,也许梦中那个讨厌的白衣青年正被她揍的像猪头一样。

  晨曦初照,朝霞一圈一圈缓缓渲染开缤纷,寒星退,夜光残,天将亮。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江河鱼龙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