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剑江湖吟第五十九章 快刀门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十九章 快刀门

小说:魔剑江湖吟 作者:潇湘舟子 更新时间:2018-07-12 17:20 字数:2989

  舂陵江的水静静流淌,喧嚣的长街,热闹的花船在月色下逐渐安静下来。

  停泊在花船中的一艘精美的画舫中,齐登正在斯条慢理的品茶。

  一名彩衣女子在一旁扇风煮水,画舫中,茶香飘溢。

  齐登很优雅的将白玉茶杯凑到鼻子下,轻轻的闻着清幽的茶香,然后,缓缓一口饮下。

  在不远处的门口,一名身着长袍,留着长须的文士垂首而立,一言不发。

  “如何?”

  从齐登的口中缓缓的吐出两个字,他甚至连眉毛都没有抬一下。

  “禀副令主,那名少年好像是在寻找一个姓龙的人。”

  文士恭恭敬敬的回答。

  “好像?”

  文士似乎吃了一惊,立即回答道:“是少年亲口所说。”

  齐登不置可否的淡然道:“下去吧,继续盯着。”

  文士恭应一声,悄然退下。

  桂阳城东,舂陵江畔,一座奢华的大院内。

  月色如练,灯光如豆。

  一名衣着精美,腰间挂着一块羊脂玉坠的年轻人,静静仰头,看着天上那弯残月。

  大院空旷,秋风微凉,吹在年轻人那英俊秀美的脸上,如情人的手,轻轻滑过。

  在其身后数丈外,一名全身洁白如雪,神情淡然的年轻人双手抱剑,静静站立。

  蓦然,一条人影无声无息的自院墙上悄然翻进,轻飘飘落在那位仰头看月的少年面前一丈处,抱拳垂首。

  “禀公子,桂阳城中这几天果然来了不少人。”

  锦衣公子缓缓收回目光,看向来人。

  这人赫然便是在画舫中向齐登汇报的中年文士。

  “都是些什么人?”

  锦衣公子的声音十分温和,像是在和一个多年的老友闲话。

  中年文士依然毕恭毕敬,说道:“一名叫无痕的少年,此人剑法超卓,不到十招,金刀刘二大败。”

  锦衣公子似乎来了兴趣,轻“哦”一声。

  “可知他师承门派?”

  文士道:“属下愚钝,没有认出他所使剑法是哪门哪派!”

  锦衣公子也不责怪,而是淡然道:“还有呢?”

  “还有一名少年,叫唐七。此人好似并不会武功。”

  见锦衣少爷并不追问,继续说道:”就在几个时辰前,刘守阳被人废了,一刀夺去***。“

  锦衣少爷至此终于动容,眼中闪现出一道精光,看向文士。

  ”何人所为?“

  ”秋风刀莫歌。“

  ”秋风刀莫歌?他也来桂阳了?他为什么要废刘守阳?“

  ”为了一个女人,一个叫琴姬的女人。“

  锦衣公子忽然轻声一笑。

  文士尚在不解,只听得锦衣公子轻声道:”酒色之徒,终归还是毁于女人之手!“

  而站在远处的抱剑年轻人听到”秋风刀莫歌“时,眼中寒光闪射。

  ”齐登可有什么异常?“

  锦衣公子忽然又问。

  ”禀公子,齐副令主一直如公子所料,独断专行。很多事情,并没有上报公子,而是自行决断。“

  锦衣公子仿似并不感到意外,轻轻一摆手,说道:”你退下吧,事无大小,都得向我汇报。“

  ”是!“

  文士恭应一声,悄然离去,消失在夜色之中。

  朝阳升起,舂陵江上,风帆点点。

  时近中秋,江岸垂柳已现枯黄败叶。

  桂阳城西,快刀门刘府。

  这里是桂阳城最大的门第,也是让桂阳百姓望而却步的门第。

  刘府宏大,占地百亩,数重院落错落有致,气势恢宏。

  一条青石铺就的大路,足足可以让两辆马车并驾齐驱,一直延伸到刘府大门。

  高达一丈二的门栏上,挂着一块金漆大匾,上面铁画银钩,用金漆书写五个大字——桂阳快刀门。

  门口六名抱刀汉子分立两旁,纹丝不动。

  进入大门,便是宽阔的演武场,是快刀门弟子平时练功的场地。

  当中一根足有一抱、近四丈高的旗杆高高耸立。

  旗杆上,一面金黄色锦旗迎风招展,旗面上,刺着一柄白色单刀,那是快刀门的标志。

  旗杆下,一柄用精钢铸造的巨大的单刀横于一个长一丈二的刀架上,彰显快刀门的至高地位。

  这里,是全桂阳最为让人向往,也最为让人害怕的地方。

  今天的快刀门,则是愁云惨雾。

  刘守阳面如死灰,眼中无神,静静的躺在床上。

  房中,足足站了十几个人。

  一名雍容华贵的妇人已经几次哭晕过去,此时依然趴在床头,抽噎不已。

  整整一个晚上,桂阳快刀门,无一人敢睡觉。

  金刀刘二铁青着脸,眼中杀气浓郁,手中金刀微微发抖。

  一旁的椅子上,颓然坐着一位身形略胖,与金刀刘二有几分相似的老者。

  他就是快刀门掌门刘一刀。

  ”大哥!守阳被人害成这样,若不能劈了那恶人为守阳报仇,快刀门还如何立足桂阳!“

  终于,金刀刘二忍不住说道。

  刘一刀神情颓然。

  刘守阳是他的命根子,是快刀门刘家唯一的后人。

  如今,这唯一的命根子却让人一刀废去了***,这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在他的心中,他何尝不想立即将那个废去刘守阳的秋风刀莫歌一刀劈杀?

  他忽然站起,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死人一般的刘守阳,和趴在床边抽噎的妇人,眼中杀气隐现。

  他一声不吭走出房间,大步来到前院,出来时,手上多了一柄刀。

  一柄代表他身份的刀,桂阳快刀门刘一刀,已经多年没有和人交手了,但他的刀,锋利如故。

  金刀刘二紧紧跟随,来到演武场。

  “快刀门所有弟子听令!”

  刘一刀振声喊出一句话,这一句话,很快传遍刘府。

  片刻,演武场上,齐刷刷站满了人,足足有近二百。

  刘一刀眼中寒光闪射,扫视了一眼集合完毕的快刀门弟子,沉声道:“昨晚之事,想必大家已经知晓!既然有人惹上我快刀门,那么我快刀门必要加倍偿还!”

  刘守阳被废,快刀门弟子自然早就知道,此时听到掌门之言,知道刘一刀已经准备展开全面报复。

  试问,在这桂阳城,快刀门几时吃过这么大的亏?

  “自此刻起,所有快刀门弟子注意,你们的敌人,便是一个叫莫歌的年轻人,此人也使刀。你们只要看到他,不惜一切手段,定要将他碎尸万段,为守阳报仇雪恨!”

  刘一刀说完,金刀刘二举刀喊道:“将莫歌碎尸万段,为大少爷报仇!”

  众快刀门弟子纷纷举刀附和,喊声震天。

  金刀刘二喊完,手中金刀一扬,喝道:“跟我走!”

  领头便要出刘府。

  蓦然,刘府大门口出现了一名锦衣华服的中年人,平静如水的站在门口。

  在其身后数尺,尚还站着一名中年文士。

  金刀刘二冲到面前,猛然止步,眼中露出惊异之色。

  “二当家,这是要去做什么啊?”

  锦衣中年人骇然便是齐登,此时,他斯条慢理的问道。

  金刀刘二赶紧示意弟子让开一条路,垂首站立一旁。

  “禀上使,昨天晚上,我快刀门少主刘守阳无辜被人废去,此人就是秋风刀莫歌。属下正要带人前去讨回公道。”

  金刀刘二语气恭谨,虽然言语之间,颇有怨恨,但语气则十分恭敬。

  “秋风刀莫歌?他为什么要废刘大少爷?”

  齐登缓缓从快刀门弟子让出的通道中走向刘一刀。

  刘一刀也已经快步迎上,遥遥抱拳:“属下见过上使!”

  齐登轻轻颔首,步伐不停,缓缓来到大厅之中。

  刘一刀、金刀刘二紧紧跟进,命人赶紧奉茶。

  齐登缓缓坐上厅中主座,文士则悄然站在其身后。

  快刀门两位当家则在下首垂首而立。

  “若不是刘公子色令智昏,前去招惹了莫歌的女人,也不至于遭此横祸吧?”

  刘一刀、金刀刘二此时心急如焚,心中一般心思,只想早点找到莫歌报仇。

  可这齐登偏偏斯条慢理,还来和他们说教这些在他们听来根本就是废话的道理,不由心中更是焦急。

  “禀上使,犬子虽然无德,但罪不至此!秋风刀莫歌峙强逞凶,残害犬子,此仇此恨,岂能干休?”

  刘一刀心中愤慨,言语却是平静。

  齐登缓缓看了一眼刘一刀,说道:“此事干系重大,莫非,刘掌门打算因一己私怨,而坏了主上大事不成?”

  此话一出,刘一刀、金刀刘二皆是神情一肃,垂首道:“不敢!”

  “刘公子的仇,迟早会报。但如今万事皆以主上之事为重!若刘掌门不听奉劝,一意孤行,到时候惹出了麻烦,可别怪本座没有提醒啊。”

  齐登的话,声轻意重,字字落在刘氏兄弟心上,让他们为之一颤。

  齐登缓缓站起,神情一肃,语气也为之一变,有些严肃的说道:”主上命令,快刀门全力配合,秘密搜寻一个姓龙的人,此人干系重大,不到万不得已,不得打草惊蛇!若走漏消息,主上怪罪,刘掌门恐怕担待不起!“

  刘氏兄弟恭应一声,自然也不敢问为什么要搜寻,更不敢问这个姓龙的究竟是什么来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魔剑江湖吟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