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逸传第五章 原来她是修士!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章 原来她是修士!

小说:君逸传 作者:郭君志 更新时间:2018-06-13 23:29 字数:1953

  说时迟那时快,叮当一声,砍向君逸的刀全被一柄飞剑击飞或击断,那飞剑气势未歇,又裹挟着被崩飞的断刃如虎入羊群般向四周杀去。那飞剑挥舞的剑法正是君逸修习的惊鸿剑法。在飞剑杀来之际,牛鹏飞吓得一动都不敢动,眼睛流露出惊恐之色,但也难逃厄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飞剑穿透了自己的胸膛。林海欲逃,但就算他龙腾虎步,腿脚不哆嗦,也是一介凡人,又怎么逃得掉修士的飞剑?再多的挣扎也是徒劳。没过多久,除了三名奴仆和莲儿及君逸,其他人,均被杀死。

  “雪儿姐姐,你!”君逸看着飘然而至的身影,又回看倒在血泊中的牛鹏飞和林海等人,吃惊地说不出话来。他第一次离死亡那么近,当刚才还熟知的人就那样死去,尽管那是敌人,君逸还是怔住了。

  “快走吧!”雪儿一手抱起君逸一手抱起莲儿,腾空飞去,雪儿脚下的飞剑似不曾离去,但那余下的三人已经没了声息。回到府中,放下莲儿,不加理会,雪儿便带着君逸来到后花园。

  君逸“雪儿姐姐!”

  雪儿“别说话,先别多想!一道伤口算什么?把握机会,争取今日炼体小成!”

  “是!”君逸心里很乱,但听到雪儿的话,他习惯性地选择听从,跃入缸中,不觉又燃起了斗志。强迫自己什么都不想,脑袋很快空灵起来,身体的疼痛反而更激发了君逸的意志力。不知过了多久,雪儿说可以出来的时候君逸的身体依旧充满了活力。

  “不错,炼体小成!”雪儿道。

  冷静下来,君逸的心反而乱了。“死了人,我应该怪莲儿姐姐吗?雪儿姐姐是仙人吗?我一直以为的都是错的吗?”

  “到那里坐坐吧!”雪儿拉着君逸的手,飞跃到屋顶。

  雪儿拍了拍君逸的后背“还疼吗?”

  君逸苦笑“你不说我还不觉得!”

  雪儿“明儿教你一套剑法!”

  君逸的心思显然不在这儿“我脑子好乱,他们,怎么,也罪不致死吧!”

  雪儿“你可是我倾尽心血要培养的爱徒,给他们一个痛快都算是他们的福气!”

  君逸眉头紧皱,心中更乱的。雪儿拍了拍他的肩膀“很多时候,解释是没有用的,反而可能适得其反,以后你会懂得的,现在别想那么多了。还有,莲儿她~”

  君逸神色不免有些暗淡“她心里也很难过吧?”

  月亮隐在云层之中不可见,夜色虽寂,但今天晚上注定是一个不眠的夜晚。此时,牛府。

  牛大奔的心里很烦“今日处事有些不顺,回到家里那婆娘满脸哀怨,那混账儿子又是不在家,门外又特么谁搁那哭咧!这日子,能不能让人舒心一会儿啊!”

  牛大奔在躺椅上,眯着眼,有人给他捏脚,有人给他揉肩,喝一口珍藏多年的好茶,好不惬意!

  “老爷,粗大事了!”刘管家声音颤抖,一反平日的谦恭温驯。

  “吵你个奶奶的腿,还让不让老子安生一会儿了?”

  “老爷!”刘管家气喘吁吁,“公子,公子被人害死了,有弟兄在南门的平民窟发现的公子及其他一帮弟兄的尸体!”

  “你说什么?”牛大奔猛地站起,洗脚水溅到脸上也没能阻止他把眼睛瞪得又大又圆。“这个兔崽子!”牛大奔眼泪不争气地流下又很快被他止住“给我查,生死无论!”

  萧府,萧大小姐闺房。萧诗摊开手中的纸页,纸页上温文风趣的话语和隽秀的笔迹让她为之怦然心动,而那调侃的语气则让她有些羞红了脸。

  她轻嗔道“敢小瞧我,我要让你知道我萧家大小姐可不是谁都能小瞧的!”萧诗温润的嘴唇津湿的笔尖,那一抹淡淡的墨痕惹得一边的小贝不停地吃笑。

  过了一会儿,萧诗得意一笑“这怎么可能难得住本小姐,小贝,把信送出去吧!让那什么沈公子知道我的厉害!”

  皇城一角的一间粉色楼阁里:一身着粉裙的少女慵懒道“小环,哈欠!”

  小环施礼“怎么了,公主?”

  夏至“明日我想去见见父皇!”

  小环偷笑“见呗!让陛下给你找一个真正的武学大师当老师!以后遇到歹徒也不会像上次那般难堪了!”

  夏至好像没听出小环的打趣“我也是这样想的!就是不知道父皇会不会像母后那么骂我,嗯,应该不会,父皇可是最宠我的了!”

  小环也放开了胆子“对啊,最好找一个像那位公子一样又帅又年轻又一身正气的老师!”

  夏至语调一升“小环,你又调皮了,今晚还想不想睡觉了!”

  小环连忙低头吐舌道“公主,小环知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罚我了嘛!”“这就对了嘛,不过他还真的是有点儿小俊哩!”

  话还没说完,夏至就闭上了她好看的眼睛。“公主,公主!”小环轻声喊道,“就这样睡着了?好吧,公主,你赢了!”

  夜更加幽静了,身在夏皇宫的夏皇从打坐中睁开了眼睛“怎么样?是否真的有陌生修士出现在我皇城?”

  “回陛下,经奴才查得,今日南门发现一场命案,死者是牛尚书的公子及其家奴,其致命伤势均是在同一时间由同一柄剑造成,应是修士所为!”皇宫大公公德福悄然出现。

  夏皇蹙眉“什么修为,什么来历?”

  德福“修为至少凝气六层,似与君家有些牵连!”

  夏皇“查清楚了吗?”

  德福摇头“恐怕要到君家走一趟了!”

  夏皇脸色一凌“那就去查,你亲自去,不过手段温和一些你要!”

  “是!”德福告退,毕竟君家那位在陛下眼里观感还是不错的。

  “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绝对不能出任何的差错啊!”夏皇手指轻扣膝盖,喃喃自语道。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君逸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