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神暮云第三章 我眼瞎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章 我眼瞎了

小说:鬼神暮云 作者:支越 更新时间:2018-06-13 23:49 字数:3916

  君莫来在明安街最西头,仰头瞭望:一栋三层小木楼,二楼延伸扩建出一个看台。看台下人山人海,连对面三层小楼窗子里都挤满了人。

  暮云顺着人流走了几十米,前面人越来越多,挤不动了。看着周围疯狂的人,暮云摇头转身朝回挤,人太多,吵吵闹闹的,不喜欢。

  整条明安街上人群就暮云一个人逆流行走,特显眼。刚挤出人群,迎面看见老杨怀里抱着把一米多的大剪刀赶来看见暮云。

  “贱商他侄子,我可找着你了!”老杨跑过来死死抓住了暮云的头发,生怕他跑了似的,“走,咱们先去看狐仙儿,回来了再剪头发。”

  暮云问:“狐仙儿很好看么?”

  老杨看傻子一般的眼神:“明安城第一花魁,美若天仙,更妙的是歌美!你看那些人就知道。”

  暮云瞥一眼君莫来看台下挤成一堆的人头,“不去,人太多,我不喜欢。”

  老杨急了:“别呀!你不去头发怎么办?我都花钱买了。”

  “抽时间我去你店里剪了。”

  “不行不行!万一你跑了我找谁?”

  “找我叔。”

  “那你先给我一半!”

  老杨说着抽出大剪刀就剪,咔!还是没剪断。老杨愣了。

  暮云见四周人越来越多,当即抓着头发一挣,在老杨长大的大嘴巴面前,挣断了。留了个披肩长发,“你去吧,回头我去你店里再把剩下的剪了。”

  “说好了!一定来!”老杨惋惜的摇摇头,把剪刀和头发塞进怀里挤进人群消失不见。

  暮云正逆流行走,身后鼎沸的人声突然寂静,一道悦耳琴音刺破苍穹响彻虚空,疑惑回望,看台上,一道熟悉的白衣窈窕身影轻纱遮面抚琴吟唱,暮云四周正向前挤着的人都停下脚步陶醉倾听。

  暮云撇一瞥四周拥挤的人群,在他们不满的眼神里挤出人群,回钱府。

  刚进大门正看见李月梅手很霸气的一手叉腰一手拿擀面杖堵在门口:“今天你俩谁敢去看狐狸精,老娘打断他狗腿!!!”

  暮云朝里一看差点笑出来,钱有财和钱一堆父子俩跟好孩子似的并排站一块,都低眉顺眼的扣着指甲盖。

  “钱婶,怎么发这么大火气?”暮云笑道。

  “你可不知道啊,这俩……这俩东西,一听狐狸精要登台,跟发情的老母猪似的就朝外拱,还合起伙来骗我说去清风观烧高香!当我是三岁小孩么!那狐狸精瘦得跟排骨似的,有啥好看的,气死我了!”

  钱有财尴尬的朝暮云讪笑,钱一堆看见钱暮云瞬间双目赤红,握着拳头就扑出来,钱有财和李月梅拉都拉不住,迈出门栏钱一堆举着拳头咆哮:“秃妮子还真有脸回来!打死你!”

  钱暮云侧身躲开挥来的拳头,手臂锢住钱一堆脖子,笑道:“怎么一见面就打打杀杀的?”

  “臭不要脸的!害我爹成瘸子,有种放开我!我要跟你大战三百回合!”

  钱暮云眉毛一挑,扫一眼大声喝叫钱一堆住口的钱有财和李月梅,锢着钱一堆的脖子躲开他俩人拉进偏房,顺便关上了门。

  钱有财和李月梅推不开门,怎么叫都不开门,一脸担忧的站门口。不一会,门开了。钱暮云冷着脸走出来,“叔,婶,我都知道了,你这腿今天晚上我就给你治好。”

  李月梅说:“小秃妮,别往心里去,是他们太坏,不怨你。一堆呢?”

  “怕你们打他,从窗户里跑了。”

  “这个混账东西,气死我了,”钱有财重重的拍一把桌子,干咳一声,说:“侄子,别意气用事,他们是修仙门派,咱惹不起。”

  “别担心,你侄子也是修仙的,不出口恶气心里不舒服。”钱有财是为了自己才被人打断腿,心里既愧疚又愤怒。

  钱有财还苦口婆心的劝钱暮云,李月梅见时间不早快晚上了,回厨房做饭去了。

  钱暮云见钱有财还滔滔不绝的劝解,越听越愧疚,手一摆,“我回房冥想了,叔,你喝口茶润润嗓子。我出来了您接着说。”说着的时候回房啪的一声关门。

  在悟道石中,多亏了冒青光的左眼,钱暮云领悟了不少法术。在悟道石中他也知道了自己左眼的能力《通幽术》。是一位名叫江惊的人为了去冥界创造。不知为什么专门打入悟道石供后人修炼。

  通幽术分三层,第一层青光,狱外只要有点修炼天赋的都能修炼,可视鬼。正是因为青光的作用,在悟道石里钱暮云看见了很多别人看不见的法术虚影。

  第二层蓝光,这需要很高的天赋,狱外万中无一,可追魂,伤鬼。

  第三层紫光,目前只知道江惊一人修成,可诛仙,屠魂。凡被紫光杀死的,再无轮回。

  要治好钱有财的腿,最好的法术是《五行道术》中的木术。这《五行道术》是悟道石中原有的法术。术业有专攻,在狱外已成立五大门派专修五行中的其中一种。

  出了悟道石暮云还没正儿八经的修炼,因挂念钱有财的腿,心存愧疚,想到在悟道石里左眼偶尔冒出的丝丝清凉,每吸收一丝,自己的精神力就增长一些。

  单靠冥想耗费的时间太长,干脆全力感应左眼,如果摸准了清凉出现的规律,精神力绝对能达到施展木术的条件。

  “爹,娘,大事不好了!”跑出去没一会的钱一堆又噔噔的跑回来了。

  “怎么?天塌了?”李月梅手拿大勺冲了出来,钱暮云听见嚎叫停止修炼赶紧跑出来。

  院子里响起钱一堆撕心裂肺的惨嚎声:“清风观的老牛鼻子又来咱家要钱了!!”

  大门口一身灰色道袍的道士右手捋着灰白胡子,左手背负身后一脸微笑的走进来。

  “怎么说话呢?叫道长!一点礼数都不懂!”钱有财夺过李月梅手里的大勺照钱一堆脑袋就是一下。

  钱一堆瞥一眼一脸警告神色的李月梅,哼出个鼻音坐门口捂着脑袋生闷气。

  “哈哈,钱公子果然一身灵气,贫道还没说来意就知道了。钱员外别来无恙。”清风真人手捋胡子风轻云淡。

  钱有财踹一脚钱一堆,冲清风真人弯腰行礼:“道长,屋里请。

  “贫道就不坐了,刚才钱公子说的对,贫道确实是来借些银两,城西虎庙村很多村民已多日食不果腹,等着救济。”

  “道长真是大善人。”钱有财一脸佩服。

  “受不得,最大的善人应该是您。如今大势,前世积善行德后世无灾无难,贫道带所有苦难人谢过钱员外。”清风真人朝钱有财鞠躬。

  钱有财扶起清风,朝李月梅一甩脸:“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拿钱去!”

  李月梅一撇嘴,默不作声的进屋拿钱去了。

  清风真人哈哈大笑:“钱夫人真是贤良淑德,乃妇人典范!”

  钱有财一摆手,说:“道长您可别夸她,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钱一堆翻个白眼:“臭不要脸!”

  暮云憋不住扑哧一下笑了,赶紧捂嘴。这家风不知道叔和婶怎么教出来的。

  “这位公子是?”

  “这是我侄子,钱暮云,曾经在悟道石里待了十年零两个月。来,暮云,快过来跟清风观观主清风道长行礼。”

  “道长好。”暮云看钱有财冲自己使眼色,憋着笑朝清风真人行礼。

  清风真人一脸惊叹,赶紧宣一口道号行礼,“原来是暮云仙人,贫道有礼了,为何没去修仙界?”

  暮云正要说没看见人,钱有财干咳一声,插嘴道:“啊哈,这不是心里挂念我们老两口么,回来看看再去。”

  “原来如此。”清风点头,“这一去修仙界不知何年归来,暮云仙人真是孝心有加。”

  暮云瞥一眼还给自己使眼色的钱有财,连连摆手低头憋笑道:“道长谬赞了……”

  李月梅温柔贤惠的样子拿着个钱袋出来了,轻轻递到钱有财手上。

  钱有财一把抓在手里,眼一瞪:“回屋去!”

  清风真人见李月梅委屈的背影,接过钱袋朝外走着说:“钱员外,您这脾气得改一改,钱夫人持家操劳不容易。”

  “是是是,道长说的是!”

  钱一堆见清风真人要走,好像想起什么一般,急忙跳起来指道:“牛鼻子你是个大骗子!说话不算数!”

  “钱公子,此话何意?”

  “你说过不跟我作对的,前天我要打狗剩的时候你为什么阻止我?”

  清风道长捋胡子摇头一叹,说:“钱公子放心,明日之后贫道要去神落崖跟魔风比武,不会再跟你作对了。”

  “这么快!哈哈哈!好!你肯定会被他打死……唔!”钱一堆话没说完,被李月梅捂着嘴拽进屋里,随即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钱有财连连道歉:“道长您别听那畜生瞎说。”

  清风真人摇头一笑,“无妨,长江后浪推前浪,贫道确实技不如人了,这一去,生死未知。钱员外留步,希望后会有期!”

  暮云跟在钱有财身后,两人把清风真人送到大门外。见清风真人转身离去,暮云正要进门,发现钱有财还在朝清风真人萧条的背影挥手道别。

  “叔,道长打不过魔风为什么还去?”

  “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可是江湖传言,清风真人和魔风门主武功并列第一。魔风门主就找清风真人比武,道长把魔风打败了,魔风重伤回师门的途中教炼欲宗的赤欲给杀死了……”

  “杀死了?既然杀死了魔风怎么又出来了?”

  “还不是因为天上掉下来的彩石,魔风碰巧吃了一个恢复前世记忆,修炼二十多年武功比从前还厉害!奇怪的是那家话没找赤欲麻烦,傻不愣登的要找道长比武,说要是道长不赴约就屠了清风观,现在道长实力不如从前了,这次一去凶多吉少,好人难做啊!”

  “叔,道长走了,我们回去吧!”

  “我要再送送道长。”钱有财仍旧挥手,暮云觉得好像听到了哭腔?

  “想不到钱叔跟清风真人的感情这么深?”暮云感叹。

  一直等清风真人走的看不见人影了,钱有财才进门,在暮云疑惑的眼神里很熟练的关门然后锁门。回身做几个深呼吸,目不斜视走向客厅。

  暮云疑惑的跟在身后,看着钱有财悲壮样子的踏进了客厅。

  李月梅正坐在椅子上磕瓜子,右腿一抬搭在旁边椅子上,说:“该怎么做,知道吗?”

  “咱侄子还在……”

  “不是外人。”

  “知道了……”钱有财低着头走进里屋一木柜子前,打开门。暮云伸头一看,满满的搓衣板。

  钱有财拿一个出来,放李月梅面前地上,接着跪上面,很熟练的捶腿:“这个力道还行吧?”

  “嗯,有长进。”

  钱有财转头见暮云目瞪口呆的样子,老脸一红,“看么看?没见过恩爱夫妻么!赶紧回房冥想,给我治腿!”

  钱暮云憋笑,说:“要不咱现在试试?我觉得差不多了。”刚才站大门口,钱暮云感觉左眼的清凉即将冒出,可以把这丝凉意传到他腿上试试。

  “真的?!”钱有财双眼放光,回头谄笑:“老婆,您看……”

  “这事还用问?赶紧的!”李月梅吐掉瓜子壳。

  钱有财如蒙大赦,赶紧爬起来,坐椅子上摸着骨折的大腿骨说:“来侄子,试试吧,最好能试一晚上。”

  暮云左手凝聚一层绿色木能量光芒,轻抚骨折处,控制左眼的清凉顺着左臂流下,刚流入左手,绿光大作,照亮整个屋子。

  钱有财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几人眼前除了绿光还是绿光,钱有财惊叫:“仙术都这样么?”

  “爹,娘,我眼瞎了!我眼瞎了!”躺门口地上翻白眼的钱一堆惊叫。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鬼神暮云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