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云决第十四章 崤东吁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四章 崤东吁

小说:瑶云决 作者:毛兜 更新时间:2018-06-14 00:44 字数:2497

  苏雪寻拍唤:“喂,你怎么了!”赵闯嘴角泆出流血,脸色苍白。

  自号苏山术李的苏宭,文人辞称纸中莺,帧研文画,不喜武斗之事,一笔一勒,画中物水,呼之欲出。腰绾馠帏,轩儒袍羽,攮青束冠,携执一杆龙灵笔,山水涉廊,唯一女苏雪寻,好胜喜外。

  苏宭落脚扬州,对赵闯为女儿打抱不平腹有侠义之面甚是欣赏,眼下赵闯精神恍惚,生死抉择,怎而视之不见,况且女儿已待年之龄,中意这小伙。

  苏宭乐道:“小雪,你是不是看上他了!”

  苏雪寻脸蛋鼓的红嫩,撒气叫道:“老头子,你说什么呢!我救过他,他现在发过来救我,这是理所当然的。”

  “哈哈哈…”,苏宭还没见过女儿这般可爱呢,平时见面都少,还不是此次与志友有约,在路途碰巧遇着了女儿,这怪打扮,起初还没有认出,只是她那股矫情多事的傲气,在馍子摊搅事,让苏宭一眼确定。

  苏宭弃了与友之约,为赵闯把其伤情,捏其腿知腿骨已折,苏宭与涟湈派故有素交,知东水涟湈派柔骨术湛精如神,接骨一事可由他们解决,苏宭把赵闯送至涟湈派,交代一番,便回了不远的逸东南,走前还不忘给雪寻一逗,笑道:“他要是成了我女婿,就少了一桩大心事啊!”

  赵闯体内的削肉断骨顶早已生效,此次断骨更是煎熬难受以致昏迷,扶至房间,涟湈派掌门稜潇子一手顺着赵闯折骨大腿运气,另手正批脚底,将骨骼位置打正,施一套柔劲手法拂拭衔身。

  柳轻云问道:“他…”

  稜潇子右手轻抬,道:“他中了北朔的一种生死蛊,已侵入了血肉,每日午时断一骨刮一肉。”

  柳轻云有些急躁起来,切道:“那有什么办法吗,总不能眼睁睁就看着他这样下去,会死的!”

  稜潇子摇了摇头,唉道:“少侠有一身矫健健壮,如能重构骨骼,这生死蛊也就无从下手了。”

  “前辈,重构骨骼,你是认真的吗?”

  稜潇子走到门前,瞻天道:“没错,我派创始前人练就一身柔骨,纤如流风,人以为神,万般敬仰,创建涟湈派召集众弟子,传授以柔制刚,威名我派。”

  柳轻云反复揉眉厚步走来道:“他都是个半死人了,还怎么练啊!”

  稜潇子又摇头道:“如果天刚赋还在我派,或许还有一救。”

  柳轻云听后情绪缓下许多,慢道:“前辈,天刚赋是什么?”

  稜潇子接道:“天刚赋是我派始人至柔骨的秘籍,练就至柔骨,让体骨变得柔以穿敌,刚以援身施武”

  “那天刚赋被谁夺走了?”

  稜潇子又摇了摇头,或有心事,不宜相告,便出去了。

  苏雪寻在外看着,柳轻云把她叫进来商量道:“如今在这呆着也不是办法,我料那人还在广陵,我回去想办法把解药拿来。”

  柳轻云正要离开,苏雪寻喊住:“诶,你打不过他的,他会逼问你赵闯的下落,完了要是他看中了你,你岂不是要和赵闯一样。”

  柳轻云转来转去,决道:“这样下去就是等死,我还是把他送回去吧。”

  赵闯醒来,见柳轻云慌碌不定,起身一阵酸痛,愧道:“柳兄,让你操劳了…”

  柳轻云笑道:“什么话呀,不就上街给你买药嘛…”

  赵闯神色低沉,知已不行,便对苏雪寻道:“恩…”

  苏雪寻一回头,赵闯觉得这么美丽的女子,称恩人不适,

  苏雪寻微笑道:“你就叫我苏雪吧。”

  赵闯接话:“苏雪姑娘,上回在白庭洞救我,以及这些天你对我的照顾,赵闯感激不尽,只是我命快不久矣,无能回报你了。”

  “你也太客气了,你救过我两回,我们早已经是朋友了。”

  柳轻云看着赵闯腻郁不欢,生无可恋的,叫道:“你就别死死死的,掌门人说了,你要好好静养,消除生死蛊,我要回去了,你安心养伤吧。”

  柳轻云离开了涟湈派,往扬州加鞭而去。

  赵闯下了床,问道:“苏雪,孟秋的遗体在哪?”

  苏雪寻拧着湿巾,回答道:“在我爹那。”

  “你爹在哪?”

  “我爹在逸东南,就是涟湈派以南不远的一个书院,我爹爱收藏字画,好多都是他自己的。”苏雪寻说着出门倒了盆水。

  赵闯跟着出了门,又问道说:“你带我去逸东南,我想看孟秋最后一眼。”

  苏雪寻微笑道:“好啊。”

  路途山丘边际水,夕霞映下遍茱萸。龙船顾暖深秋域,海棠霢霂寄长情。青烟岚绕雁孤横,泊人西去谂回家。

  赵闯留恋夕阳路景,与雪寻交流欢道,醉言:“崤东的景色可真美啊!”

  “是啊,我可喜欢这了,只是这里人少,我喜欢到外边去玩。”

  此刻看着苏雪寻如个精灵楚悠回转,赵闯又想起了孟秋,心酸:“孟秋何尝不是喜欢外面的风花世界,连这点要求我都还帮她实现……”

  见赵闯又有所抑郁,苏雪寻指着山下的石笼洞叫道:“诶,你看那!”

  石笼嵌壁,栏间狭窄,一只蛮兽在笼里漫步,眼睛炯神,豺牙尖裂,面如獐狸,凶煞撕吼,狼貂体型。

  从未见过此种野兽,赵闯疑道:“它是什么?”

  苏雪寻说道:“它叫玄禾,你别瞧它很凶的样子,平时很乖巧的,是我爹驯服的。”

  苏雪寻向玄禾打了个手势,玄禾扁身穿过石笼,苏雪寻如宠抚抒,赵闯惊乍道:“它也能缩骨!”

  玄禾穿回石笼,两人继行。

  赵闯问道:“对了,你在外面为什么要女扮男装?”

  苏雪寻眸子一打转,笑道:“因为好多人对我图谋不轨,我教训的都累了。”

  赵闯又问道:“你的武功可真好,”苏雪寻回头笑纹不应。

  来到逸东南,书院清俗雅静,虽有貌如杂丁下人,闲以赏画,书香环绕,胜比桃源,见苏宭在描笔绘画,苏雪寻呼叫:“老头子,赵兄弟醒了。”

  苏宭转头看一眼赵闯,不理,继续描笔。

  苏雪寻带赵闯来到了孟秋遗体前,赵闯握着她的凉洋的手,眼角泛花,苏雪寻轻声劝道:“你节哀…”

  赵闯回应道:“我明天就把孟秋埋在这附近。”

  回头恳道:“苏雪,你要答应我,在我死后把我埋在孟秋旁,好吗?”

  夜晚空鸣,一梭流星掠过,苏雪寻把赵闯拉出房间,指着夜空兴道:“赵闯,你看!”

  第一次见到宏观之幕,不由叹:“哇…”

  “赶紧许个愿吧!”苏雪寻左右互握,闭眼心道:“我希望我能找到一个如意郎君,也希望赵闯早日病情康复。”

  赵闯见苏雪寻神情专注,顿然笑开,许愿道:“我希望如果还有下辈子,再与孟秋结伴兄妹。”

  苏雪寻看赵闯挣开双眼,问道:“你许的什么愿?”

  赵闯老实道:“下辈子有缘与孟秋成为兄妹,希望她仅仅是把我当哥哥看待…”

  “那要是你体内的生死蛊消除了呢?”

  “我要除去一切烦恼,回到我娘身边!”

  苏雪寻伸手指了指天上,笑道:“傻瓜”,赵闯意懂,朝天再愿…

  另日把孟秋埋在一座山里,赵闯称其蒲山。

  时临午时,苏雪寻叫道:“我们回涟湈派吧。”

  赵闯摇了摇头,反道:“我不希望这样苟且活着,天要我死,就算我是神仙也难逃此劫…”

  短话甫落,赵闯一瘸摔地,此次断骨,来得愈快…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瑶云决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