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小剑神第一回 仙岛岩师徒谈心 青草坪毒蛇咬人(4)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回 仙岛岩师徒谈心 青草坪毒蛇咬人(4)

小说:白衣小剑神 作者:千里正明 更新时间:2018-06-14 07:21 字数:2239

  因而那饿狼见此敌手,畏之后退,而后又停身站住,怒目以对,不愿离去,是为不甘心,它要干什么?难道要与这只大虫拼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为的就是挣食眼前这可怜又苦命对它们来说不足以塞牙缝儿的小婴孩儿吗?

  但见此时,那只大虫已经开始向旁边缓缓移动着四爪,伺机而动,欲做猛烈的一击;而那只饿狼也不甘示弱,好像也豁出去了似的,面对强敌,毫不畏惧,随着老虎转动的方向而调动着身躯,怒目直视前方大虫。

  而现在那可怜的孩子也不知何时竟不哭了,现在成了“第三者”被置于旁边无人再理,其实,有始至此,根本就无人理他,而一直要理他的就是那两只饿极了欲一饱肚腹要吃了他的凶狠猛兽,此刻也为要挣食他而一场恶斗将要一触即发。

  忽然,那只大虫瞅了时机猛地前扑而来,迅速无比,那只饿狼早已把性命置之度外,疯了一般的嗥叫着,迎虎而上,欲做以死相拼,同归于尽。

  在那大虫的狂吼、饿狼的嗥叫中,两头恶兽已然相撞一处,凶恶残暴的一虎一狼,两只猛兽就此展开了一场凶杀恶战。

  有道是:“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这是指同类凶兽相斗,而今现在一虎一狼相拼,那是强与弱之间的拼命战,强者当然是虎也,弱的自然而然就是狼了,那么胜负输赢,也就不言而喻了。

  在这两只凶猛恶兽的剧斗之中,狂吼惨叫声停止后,最终那只饿狼被这头猛虎狂咬致死,血肉模糊,鲜血一片,而那只大虫在饥火难熬之中,大战一场,获得全胜,虽然身上也有被那饿狼抓咬的血痕,但在它大口大口撕吃那只饿狼饱饱的美餐这一顿当中也是痛痒不知,“餐饭”之后,那只大虫也精神十足了,满意的就要离去之时,刚走几步,忽然,它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复又转身慢慢地走向了那棵树下的小孩儿。

  那个小孩儿或许是又感觉到了,无论如何还是免不了要成为这大虫的口中之食,便又哭了起来,哭的那叫一个昏天黑地,撕心裂肺,打破了这荒山野林的一片阴森宁静,传出去老远,老远......

  那只大虫没有被这如泣血杜鹃般的哭声所感动,仍自张牙舞爪着来到那孩子近前,就待要吞食入腹内。

  然,就在这千钧一发命悬一线的危急时刻,从那树旁边无声无息般平滑过来一只庞然大物,挡到了那孩子身旁,嘴里还发出“咕咕”的叫声,仔细一看,是一只如人而立似的巨大神雕,正边叫着边拍着双翅。

  那只大虫本欲待一口吞食了那小婴孩儿,可蓦然间一下子出现了这么一个庞然大物,看着也挺吓人的,不,应该说是挺吓“虎”的,它迅速止步,连着后退,两丈多远,双目绿光更凶,杀机必露,到口的食物,却冒出了你这么一个抢食的,不能容忍,所以,人为财死,“兽”为食亡,这会儿那老虎便猛然如箭一般扑出,直袭向那只巨大神雕。

  那神雕见此大虫凶猛扑到,仍自是不慌不忙,依如往态,视它如无物,安闲自在的轻轻地拍着一双翅膀,倏地猛向外一扇,一道强劲有力的无比凌厉的罡风气劲击中扑来的大虫,遂见那身体庞大重于几百斤的大老虎便被这道劲力打的如一只小猫儿似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直飞出去十丈远左右,撞折了好几棵碗口粗细的槐树,掉落在最后一棵树下,业已摔得七窍流血筋骨断裂,如一团烂肉泥而亡。

  神雕不费吹灰之力轻而易举的收拾掉了那只大虫,然后“咕咕”叫着,拍着双翅,望向了地上树下襁褓中的婴孩儿------这才叫天无绝人之路呢,这孩子托这巨大神雕之福保住了小命。

  “雕儿。”一个苍劲有力声若雷鸣般的声音传来,声到人到,紧跟着就从那大雕来处走过来一名老者,一身的白衣,满头的白发,两只眼睛锃明唰亮,从里面发出的光芒如似闪电,一看便知是位世外高人,他过来近前,细心温柔的抱起了那孩子,感慨万千的道:“唉,真是个苦命的孩子啊!也算是你命大,碰上了我,算是有缘,就跟着我同我们回去吧;雕儿,我们走。”语毕,抱着孩子,转身就走,大雕拍着翅膀在后面尾随而去。

  话说这抱着孩子离去的老者,书中交代,他便是江湖武林之中二十左右岁出道儿,然后就打遍天下无敌手的一位绝顶高人,世人均不知其姓名,而事实上,是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故此,其人自己以无名氏自居,行走江湖,做了一番行侠仗义除恶为善的为民为国之好事,后来,早早退隐,偶遇神雕,便结为朋,相依为伴,至此,四处漂流,又再稍稍游侠江湖,传为武林一段神话传奇,然而有关于无名氏的故事,事详见拙著《有人无名氏》一书,这里不多做介绍。

  ------老道话讲说到此处,深深唉叹了一声,停了下来,好像是在为回忆那旧事当中不知出身又遭遇不幸被残忍丢弃的孩子而感到有些悲伤吧。

  灵儿从头至此,也一直没有出声打断,在侧耳仔细倾听着,生怕漏了半个字半句话,就好像个三岁小孩子在听着师父讲故事似的,也不为不知晓自己的身世而伤怀了,只顾津津有味的听着,也为那苦命的婴孩儿感到一阵喜、一阵悲,忽见师傅说到此处停口不讲,就有些疑惑不解的问道:“师父,怎地说到此处停下不讲了呢?”

  那老道师父仿佛还沉浸在回忆当中,没有作声回答。

  灵儿接着问心中疑惑道:“师傅,您说这么多,徒儿怎么听起来糊里糊涂的,这是在说徒儿吗?”

  老道反问道:“你说呢?”

  灵儿道:“要我说,不是。”

  老道道:“为什么?”

  灵儿道:“如果这是在讲我的身世,那那个被弃树下苦命婴儿让救他的那个老者带走,那个老者应该就是师父了,而咱们这岛上也应该还有你那不离身侧的巨大神雕在啊,但却没有,所以这应该不是在讲我。”

  老道道:“那我是在说谁?”

  灵儿道:“不会是师傅您自己吧?要不然你怎么会知道的那么清楚。”

  老道道:“灵儿你真聪明,没错,那个苦命的婴儿就是为师,而那个救下了为师的便正是我的师父,也就是你的师祖,人称江湖传奇武林神话的无名氏。”

  灵儿道:“哦,那后来呢?”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白衣小剑神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