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座第三十二章 心迹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二章 心迹

小说:铁座 作者:邓戈拉丁 更新时间:2018-06-13 22:53 字数:3373

  无论如何,时间总是不会停缓的。

  到了该分别的时候,总是伤感的。

  这天地之间有多大?这辈子还能在遇得着吗?

  两人在床上聊着天,大部分总是烬在说着,说着她的过去,她的孤独,她的悲伤,她的喜悦,她的一切都想要将与之分享。

  王磊这个时候是迷茫的。

  内心的、道德的束缚。

  幼女什么,不可能的。

  他分不清自己是可怜还是喜欢上了身边的这个人儿,抑或将这个人儿当作了自己的妹妹,他分不清楚。

  王磊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不会不喜欢上小孩子的,可是烬在他面前的表现却不像是这个年龄该有的心智,更像是个花样年华的少女,在向他诉说着自己的情,自己的意,世上难道真有聪慧过人一说?

  想说的却是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离别在即,还要惹得她伤心难过么。

  听了那么久的‘夫君夫君’,一想到未来很久都听不到了,有点点的失落。

  “夫君总是将烬儿当小孩子吧。”烬幽幽的说道。“可是,夫君也是小孩子呀。”

  “对,咱们都是小孩子。”王磊呵了口气,哈出的气从烬的脖颈上流过,痒痒的,烬缩了缩脖子。

  “可是烬儿从未将自己当小孩子,”烬调整了下姿势,不让王磊说话的时候喷出的气再弄的她痒痒的,“无论未来如何,烬总归是认定了夫君的,就算夫君当此事为儿戏,可烬不是。”

  “...”王磊张了张口,没说出话来。

  “若是夫君有了新欢,烬儿说不得要斗上一斗。”灯火微弱,依然能看到她的认真模样,“若是夫君的心儿不再在烬儿身上了,烬儿会想尽办法夺回来!”

  “至于烬儿。”烬爬起来端坐,三指向天做发誓状,语气坚决,“命运交织!烬若是情不系于夫君之身,天地同诛。”

  “哪里至于这般。”王磊赶紧起身要阻止烬再说下去,王磊可是知道在这个世界里,誓言是有很大的约束力的,尤其是前缀是‘命运交织’的这种,这已经不是誓言了,是以自己的生命为筹码,向命运下出指令,命运将维护这誓言,违背者必死无疑。

  一阵莫名的波动,誓言立下了!

  “唔,烬儿已经立下了誓言,夫君可阻止不了我。”烬将王磊捂住她嘴巴的手扯开,反手就是将王磊抱住,嘟着嘴巴做一无赖状。

  “为何要这样。”王磊有些生气了。

  “不知道夫君是否只是将烬儿当小孩、当妹妹看待,可是烬儿总得让夫君明白,烬儿是认真的,烬儿此生便只认夫君一人。”看着面前王磊的严肃样子,烬有些委屈,“烬儿这般可是让夫君生气了...”

  “是。”王磊突然有些烦闷。

  “...”烬送开了双手,脑袋垂着,低落起来,“烬儿这般让夫君不喜了么,夫君可是厌恶烬儿么。”

  “那里要这般患得患失。”王磊叹了口气:“烬,人总是会变的,再说,这再遇之期遥遥不可望,这誓言束缚的可不只是烬一人。”

  “可是烬儿只是想让夫君知道,烬儿是爱着夫君的,夫君可不要看烬儿只是这个模样,陈爷爷可是说过其实烬有着花样年华少女一般的心智的。”烬依旧低着头,撅着嘴巴,委屈,明明就是想告诉王磊自己是喜欢着他,爱着他的,怎么还要受训斥。

  “你立下了这誓言,咱还能什么都不表示?良心能过去吗。”王磊脑子一抽,一句话蹦了出来。

  “原来夫君不想来找烬呀。”烬好像明白了什么,她突然就感觉像是丢了一股气力,浑身无力起来。

  “当然不是,只是,我不明白为何烬会认定了我,你当真了解我吗,你喜欢的究竟是什么。”他质问着烬,她真的明白自己喜欢的是什么吗。

  “是呀,烬究竟喜欢的是什么呢,是那个孤单时的怀抱吗,是那个生病时的双手吗,是那悲伤时的双眼吗,是那开心时的笑脸吗,是那危险时的身影吗。”烬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可是,除了你,天底下还会有谁会这样对待烬呢。”

  “烬一定要了解你吗,你好抑或是坏又有什么关系呢,难道因为你是坏人,烬就非得远离你吗。”

  “烬喜欢你有错吗?”烬哽咽起来,其实她也明白自己太过患得患失,可是,她做不到让自己不患得患失。

  “若是还有人如此对待你呢。”王磊都不知道此刻自己是怎么想的。

  “烬的心很小,只纳得下一人”

  “烬明白你想让烬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可是,在烬看来,这就是喜欢,这就是爱,心儿已经住进去了你的身影,难道还得挤出来不成。”

  “烬唯一想问的,你心里有过烬吗,心头可曾有过烬的身影。”烬重新抬起头,带着泪花的双眸看着王磊,想要知道他的一举一动。

  “我不知道,也不明白。”王磊突兀的感受到了迷茫,不知道如何是好,他本想开导眼前的女孩,可把自己给陷了进去,“有人说爱是付出,有人说爱是习惯,有人说爱是感动,可是,爱究竟是什么呢。”

  “烬也不明白,可是,在你身边,烬总是感觉欢喜,连呼吸都有了意义,也许,这就是爱吧。”

  “是...么。”王磊似是梦呓,神情复杂,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来面对烬,之前总当她是小孩子,任由得她胡闹,可是真当她这般表明心迹,他却是不知道来如何面对她了。

  “其实烬都是明白的,从那一天起,烬就到了梦里,可是烬却不愿从这梦中醒来,可是梦终归要醒的,烬喜欢你,可是却不知道你喜不喜欢烬,你更像是在哄着小孩,可是,烬从来不把自己看作是小孩呢。若是烬不喜欢你,哪会厚着脸皮叫你为夫君呢,夫君这个词可是要交出自己一生的呀。烬只是想着,这样叫着叫着,有一天你会不会就当了真,烬叫着叫着便真有了夫君呢。”烬停下了眼泪,她知道,梦醒了,他从不曾将她认真看待,她也知道,自己不是他眼里的小孩,她要说得明白,要让他明白。

  “即便是你不喜欢烬,烬也会努力让你爱上烬的,你注定是烬的夫君。”这一刻,烬霸气十足,王磊倒是显得有些气势不足起来。

  “咱也不知道呀。”王磊苦恼的揪着自己的头发,他头一次面对这仗势,也不清楚自己内心对烬的看法,纠结起来。

  “不知道?”烬有些开心。

  突兀的,她想到了一些东西,“夫君,你知道吗,那个危险的时候,烬看见夫君的双手无力垂下的时候,那个时候的烬是什么心情呢。”

  “...”

  她微笑着,笑的有些危险,笑容里含着一个深渊,“像是什么在心里奔涌着,狂啸着,又像是被重锤一击,那些悲伤,那些愤怒,那些无力,那些绝望,夫君可曾体会过?”

  “...”

  “若是那人换成了烬呢,夫君会如何?”

  “...”

  “唔。”王磊没有言语,但是他的表情动作都看在眼里,烬此时明白了,其实,王磊的心里也是住进了一个小小的人儿,其实,这梦并不是梦呀,原来,这些质问,都是在问着他自己。

  她擦去眼泪,轻轻地拥抱王磊,王磊一时没有动作。

  “呼呼,烬儿全明白了呢,原来呀,夫君心里是有烬儿的,只是呀,看着烬儿这般年华下不去手对不对。”

  烬都不知道该形容自己心里的喜悦,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恰好也喜欢你,那是怎样的喜悦?

  烬笑嘻嘻的抱住王磊,在他的怀里肆意摇动,越是看着王磊的手足无措,她就越是成就感十足,脸蛋靠近脸蛋,烬肆意的蹭着,然后看着王磊无奈的表情,带着笑意亲上他的嘴唇,感叹着此刻他怎么成了木头人,内心涌出冲动,于是舌头伸出小嘴巴,在他嘴上舔啊舔,然后...

  烬闹腾了好久才老实下来,重新依偎在王磊怀里,手揪着他的衣裳。

  “烬儿会等着夫君的,待到夫君来时,可要身着金甲圣衣,脚踏祥云,别给烬儿丢面子呀。”

  “就你要求多。”王磊笨拙,都不知道手放哪里,然后,心一横,干脆就抱住了烬。

  “嘻嘻。”

  两人没有紧张隔日的试练,知道了是磨砺灵魂的试练,这方面王磊相当自信,而烬则是觉醒了战族血脉,也是自信这试练难不住她,何况他还在她身旁。

  只是,这试练真会如此容易?

  “綪,那般的悲剧还要重演么。”说话的是那老人。

  “这是遗留下来的规则意志,能有什么办法。”

  “看他俩那样子...”

  “若把‘试练者’比作是开拓神泣之地之人的子女,那‘偷盗者’便是偷盗主人家东西的盗贼的子女,主人家的子女和偷盗主人家的盗贼的子女相爱,那是什么样的光景,这罪,依旧是要赎。”

  “...”

  “况且,莫要忘记神泣之地这一称号的由来。”

  “唉,何必呢,何必在此秀恩爱呢。”老人有些无奈。

  “陈初呀,你自由了呀,最后一处‘偷盗者’营地也拿回来了...”

  “自由是什么,咱不需要。”

  “...”名为綪的‘神’无奈的笑笑,“真是孽缘。”

  “哪里。”老人笑了笑,身形变幻,居然成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形象,他大声呼喊,“意志,意志!”

  两人面前缓缓浮现一个巨大的脸庞,这张脸很漂亮,可是越看却是越是狰狞。

  “你想要什么。”意志说道。

  “我要她。”陈初笑着道。

  “...”意志沉默了小会,“好,你们都自由了。”

  “感激不尽呀,但是,还有件事麻烦意志。”

  “何事?”

  “助我为她重铸神躯。”

  “可。”

  “还有件事,”陈初搓了搓手。

  “...”

  “这俩娃挺天真烂漫的,要不意志你饶了他们?”

  “...”

  “好吧,起码让我们送他们一程。”

  “可。”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铁座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