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角第一章:程子川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章:程子川

小说:丑角 作者:南方顾念 更新时间:2018-06-14 10:38 字数:2147

  东胜神洲,天外山。

  山脉延绵数百里,高险幽深,飞云荡雾,苍翠挺拔的老树包裹着干燥的岩壁,晶莹的溪水潺潺划过山涧,山色空朦,钟灵敏秀。

  孤峰之上,云雾缭绕,奇花异草争妍斗艳,万紫千红簇拥在一起,含苞待放,异香扑鼻。

  花丛间,青色长衫的少年盘膝端坐,雕刻着鱼鸟山河的剑鞘随意的扔在在身前,剑眉轻轻蹙起,星目微合,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少年名为程子川,子在川上曰的子,子在川上曰的川。

  “子川……”遥遥的一声呼喊,程子川闻声缓缓睁开眼睛,站起身,望向来人。

  来人是个女子,约摸桃杏之年,黛眉朱唇,明眸皓齿,凹凸有致的娇躯包裹在火红色的宽大纱裙之下,若隐若现间,却是比这漫山遍野的花儿还要娇艳。

  “子姬姐姐,有什么事情吗?”程子川脸上浮现出笑意,问道。

  “你还说呢,我都找你好半天了,你怎么又躲在这里?父亲找你呢!”程子姬伸出修长的手指点了点程子川的额头,略有些责备的嗔道。

  “父亲找我?什么事啊?”程子川摸摸脑门,对姐姐的责备视若未闻,反问着。

  “父亲又没有跟我说,我哪里知道?你还是快点去吧,晚了父亲又要唠叨了!”程子姬催促道。

  “哦,好吧。”程子川眼珠子转了转,嬉皮笑脸的央求自家姐姐,“那……那姐姐你陪我一块去吧?”

  “你啊……怕什么?”程子姬无奈,“父亲只是唠叨了一些,又不是什么妖魔鬼怪,你怎么这么怕他?”

  “好不好嘛,子姬姐姐?”程子川说着却已经擅自主张的拉起了她的柔夷,飞奔着朝山下跑去,“走啦,走啦,就当帮我一个忙呗……”

  “哎,子川,你的剑,还没有拿……”

  ……

  拉着程子姬的小手,程子川一路跑下孤峰,沿着林间被踏平的小路轻车熟路的穿过小桥,流水,隐约间看到了一间荜门蓬户的茅草屋。

  他的父亲像往常一样毫无形象趴在一块爬满了青苔的花岗岩石上,捧着本泛黄的书册,耷拢了眼皮,百无聊赖的看着。

  虽然已是四五十岁的年纪,但程沐风却依旧保养了一副好皮囊,清新俊逸,面白无须,穿了一身白色的儒衫,气质温文尔雅,嘴角挂着一缕人畜无害的笑意,却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模样。

  他的头发随意的披散在脑后,呈诡异的黑白两色,从中间分开,泾渭分明,倒是为其增添了几分仙风道骨的高人味道。

  程沐风懒散的扫了程子川一眼,缓缓的开口问道:“还在参悟那本诗经呢?”

  “额,是的。”程子川松开程子姬的手掌,点头道。

  “参悟出什么道理来了没有?”程沐风翻动着手中的书册,不在意的问道。

  “没……没有。”程子川挠挠头皮,有些羞赫的回答。

  “嗯。”程沐风脸上露出理所当然的表情,点点头,话锋一转:“汉中传来消息说会有龙血果出世,对你很有帮助,你去取来……”

  他的语气很淡,就好像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竟是把江湖上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天材地宝当做成了自家的东西,如探囊取物一般,唾手可得。

  “额,是……”程子川却没有他父亲的那般霸气,但犹豫了片刻却还是点点头,应下了。

  “那就收拾收拾行李下山吧,不对……别收拾东西了,就这样下山吧,免得又丢了什么东西……”

  “额……”程子川扶着额头不知道怎么回答,不就是弄丢了一块玉佩而已,至于唠叨了十年还不松口吗?

  十年前,他偷偷下山,弄丢了自己从小戴在身上的玉佩,被程沐风得知,这个总是教导他君子如玉,把“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放在嘴边的老爹气的火冒三丈,抓起戒尺就要执行家法,要不是身为姐姐的程子姬拼了命的阻拦,他程子川怕是已经魂归九泉,去跟列祖列宗赔罪去了

  即使如此,程沐风还是三天两头拿出这件事情来腌臜程子川,像个迂腐的老先生一样,没事就叨叨。

  程子川耳朵都磨出茧子来了,他却乐此不疲,没办法,程子川便只好躲着他。

  “父亲,你就少说两句吧。”程子姬责备的瞪了一眼自家父亲,将早已准备好的行囊拿出来,递给程子川,“行李我已经替你准备好了,你快去快回!”

  “记住,行走江湖切莫惹事生非,与人争强斗狠,以免伤了自己。”

  “不过要是有哪个不长眼的欺负到头上来了,也别忍气吞声,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报咱们天外山的名号,我倒要看看到底哪个不长眼的敢对程沐风的儿子出手!”

  “要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就去武当山找小幺幺,当然,没事的话你也可以顺路过去看看……”

  “……”

  “知道啦!”程子川接过行囊,听着姐姐的嘱咐不禁微微红了眼眶,狠狠地点了点头,伸出手紧紧抱住了程子姬柔软的娇躯。

  又对着自己父亲恭敬的行了一礼,程子川背上行囊,手中提着那把雕刻了鱼鸟山河的剑鞘,道:“父亲,孩儿去了。”

  “去吧,去吧……”程沐风眼光没有离开手中的书册片刻,随意的挥挥手,打发程子川离开。

  程子姬担忧的看着程子川晃晃悠悠的背影,美目中涌上担忧:“父亲,子川十几年来一直在山上生活,不谙世事,而且你这些年来也没有教导他半点剑法……连内力都不能使用……这样让他下山,岂不是……”

  “单凭他是我程沐风的儿子,这天底下就没人敢动他,否则……”

  程沐风不知何时来到程子姬的身前,背负着双手,遥遥看着被茂密葱郁的树叶渐渐吞没了程子川的身影,脸上浮现出自信的笑容:“至于那些小喽啰,呵呵,你真当他十年来就真的什么东西都没参悟出来吗?”

  “你是说?”程子姬掩着小嘴,“不会吧,那可是……”

  “不然我怎么可能放心让他下山……”程沐风拍拍程子姬的肩膀,转身回到茅庐:“子姬,去替我沏壶茶来……”

  程子姬深深看了丛林深处一眼,忽然展颜一笑,笑容灿烂,天地万物俱都在这笑容下黯然失色。

  那年今日,少年剑未佩妥,出门便是江湖……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南方顾念 说:桃心之年是指二十岁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丑角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