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为凌云志第五十六章 小环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十六章 小环

小说:但为凌云志 作者:窃生 更新时间:2018-07-12 18:48 字数:2028

  “走,去看看!”

  公主昨天在莫山里被找到时,已经稍微有些神志不清了,只是坐在地上抱着腿一个劲的哭,吕文瀚没办法,连忙把她抱下山,送去县城,让人快马加鞭的给送去京城之中,而自己则回到山脚军营去处理后事了。

  文洛来到公主房中,看着熟睡中脸色还有些惊恐的文月儿,心中有些难受,昨天的怨气与怒火,早已经烟消云散。

  文月儿在梦里梦见小环和她在追着蝴蝶,突然之间四周冒出来一些脸面模糊不清的人,拿着刀,向她们跑过来,小环一把推开她,向她喊着让她快跑快跑!然后,她看见小环被他们一刀刀的砍死了,小环脸上的表情极为清晰,痛苦、不甘、意外?文月儿被吓坏了,连忙扭头就跑,然后她却突然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到自己睡着了,她拼命地在意识里叫喊着让自己不要睡着,可是任她怎么喊,自己也是昏昏沉沉的,眼看后面的人马上都要追上了,文月儿心里面着急地哭了出来,她又突然感觉自己被人给抱了起来,顿时感觉到了胸膛的温暖,如同在浩瀚海洋里,终于登上了一条小船,心里感觉到非常的踏实。

  文月儿张开双眼,看见自己的父皇正抱着她,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己。

  “父皇~!”文月儿直接哭了出来,紧紧的抱着文洛,哭得一曲肝肠寸断。

  “没事了,没事了!”文洛轻轻的拍着文月儿的肩膀,略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小环死了,她被人杀死了……她死了……”文月儿哽咽着。

  “父皇知道,月儿你别哭了,别哭了。”

  “是不是我害死了她,……是我害死了她……小环,对不起,对不起……”文月儿不断自责着。

  “月儿,小环不会怪你的,你别伤心,小环肯定也不想看见你这么伤心啊,别哭了啊,好不好?”文洛笨拙地安慰着。

  “父皇,都怨我,都怨我&是不是我太不听话了、是不是我太胡闹了……”文月儿还在不断地呜咽着逼问文洛。

  “没有,没有,我的月儿最听话了,怎么会不听话呢?别伤心了,好不好?“文洛心都快碎了,他可就这一个女儿,看见她哭,比杀了她还难受。

  “你先在这歇会,待会吃点东西好不好?”

  “父皇你别走,别走……”文月儿还以为文洛要走,都快急哭了,死死的抱着文洛,生怕他跑了。

  “父皇不走,父皇不走,来,父皇帮你把眼泪擦擦,你看你把你脸都给哭花了,别哭了好不好?”文洛伸手去用衣角擦文月儿脸上的眼泪。

  文月儿,也不躲闪,直愣愣地抱这文洛,抽泣着。……

  “小心看着公主,别再让她乱跑了,听见没?”文洛看着好不容易给哄睡下的文月儿,小声对周边的侍女说着。

  文洛轻轻地把文月儿给放到床上,慢慢盖好被子,蹑手蹑脚地站起来。

  ”哎……“文洛轻叹了一声,往门外走去。

  走到两三步,文洛突然又扭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睡梦里撅着嘴,还在抽泣的文月儿,舒展的笑了笑,然后又扭头朝门外走去,眼神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丝令人害怕的威严。

  ……

  “李大哥,这次咱们咱们这次特种营死了多少人?”

  “带去莫山上的倒没有多少伤亡,但是留守军营的一百个特种营的全豆死了,加起来死了一百二十三人。”

  “那李大哥你最近组织下吧,这次两个团的人也死伤较多,其中不乏有些长官,你就以人头数为准先看着给两个团些名额,让他们再自己分,等选出来特种营的人之后,再让他们自己选人填补职位。其他的一些细节李大哥你看着办吧。”

  “嗯,好。文瀚啊,我看你心情不怎么好,要不你最近出去上武都里面转一转,散散心。”

  “不用,李大哥,我没事!咱们身份特殊岂能随随便便就出营闲逛,你忙你的吧,不用管我。”

  “那好,我去准备准备。”

  “嗯,好!”

  ……

  “皇上,太傅到了……”

  “快快请进!”

  “老臣见过皇上!”杨太傅被小官带进来。

  “太傅请起!”文洛看看周围“你们都先下去吧!”

  “是!”

  文洛看见周围的人都下去后,扭过头看着太傅,“老师可知此次弟子唤老师来可有何事?”

  “略有所知!”杨太傅还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子。

  “那老师今早下朝后可有听吕文瀚说些什么?”文洛靠近太傅问道。

  “莫山的事他倒是没有详说,老臣与他聊了些别的。”杨太傅对文洛知道他们两个下朝后相间的事似乎并不感到奇怪。

  “哦?那月儿在莫山上发生的的事,老师可有什么想法?”文洛心里似乎有些着急

  “回皇上,昨日,军队归营,也只是向上汇报了战果而已,详细之事并无回报,所以这事还需知道其中详情才能有确切推断。”

  “老师说的有理,只是好端端的八百人突然增至两千人,说其中没有一点变故情况,可难以说通。”文洛来回走着,边走边说“这样吧,我将吕文瀚召见过来,让其说清楚其中经过,老师以为如何?”

  “回皇上,召见吕文瀚并无不可,只是……还需要皇上找一个好的理由才好,以免有人起疑。”杨太傅想了想补充到。

  “确实如此……那便以行赏之名召见?”文洛试探着问道。

  “皇上今早才在朝堂之上说对其不赏不罚,如今又召见,怕有不妥!”

  “那……”

  “皇上不如这样,每年正月十五元宵之夜,宫中都会大摆庭宴,君臣同乐,不如今年就让他协助负责宫戍之责,这样也好借此召集一些官属,以吩咐办事之名召见,皇上以为如何?”

  “嗯……如此也可。”文洛心里似乎有所顾虑。

  ……

  ”今日召集你们来是想吩咐你们些事情,你们不必过于紧张。”文洛坐在龙椅上看着下面的一众官员,杨太傅也站于侧旁。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但为凌云志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