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绝代师父第四十五章 假新娘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五章 假新娘

小说:我的绝代师父 作者:藏弓鸟 更新时间:2018-08-10 11:30 字数:4004

  “新婚夜,洞房情,红烛亮,佳人等,新郎不来贤新娘;大婚日,夫妻拜,送洞房,酒宴散,莫要新娘守空房;”

  茫茫人海,众人皆把酒齐道。江松未见过什么世面,面红耳赤。道心嘻嘻偷笑,江枫不知所踪。

  道心看时辰差不多,上前劝道:“大家就别打趣江师兄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咱们莫误了他们夫妻俩的好事,到时候师妹找我算账那就惨了。”

  众人一片大笑,崆峒一女弟子刚凑近江松打算调息一番,江松把脸一撇,她揶揄道:“瞧瞧瞧!这位哥哥还害羞哩!”

  众人更是哄笑不止,江松四散神色,颇感不适。

  “诸位就别调戏江少侠了。”风水城城主拍拍江松肩膀,道:“江少侠,快去吧!新娘等不及了。”

  江松被调侃很久,早想离开。见有人给台阶下,立刻顺着走下去。进洞房之际还不忘向道心、风水城主投感谢的目光。

  江松的背影慢慢消失,二人哑言,道心向风水城主施一礼,谢道:“多谢洛城主!”风水城主向道心回礼,看向洞房的方向道:“江少侠既已忘记前尘,一切重新回归正轨,洛某也就不必追究往事。只是待他恢复记忆,又是否有勇气去承担呢?”

  …………

  天色已暗,明月悬挂在这暗色的天空,为路人指出一条出路。

  江松一人走在这条明路上,恍恍惚惚,神不在心。

  大大喜字引人注目,江松无神游外,缓缓推开。

  屋内的新娘坐等新郎,房门已开:盖下的红鞋,来人的呼吸、步伐确认是新郎无疑,新娘的双手紧握衣角,表示紧张。

  新郎把门关上,新娘呼吸急促,待他掀开盖子,还认得她吗?

  良久,新郎久久未动,新娘也不敢说话,只能在心中大骂“呆子”

  终于,新郎动了。新娘的双手握的更紧,称杆轻挑盖头,新郎话语声起,疑问道:“你是谁?”

  …………

  同时明月,月光照耀在院中悲凉的心。

  月下火光,衣物全入火盆。烧衣人浑身白衣,旁边三坛喜酒坛堆。

  那人只看着火盆,熊熊烈火燃烧衣物,印照在眼中,一动不动。睹物思人啊,院中孤独的背影在思念谁?沧桑的脸颊满是疲累,一生中全为天下,又是否为过妻儿。

  “哈哈哈”那人笑了,沙哑的嗓子笑得很轻松,仿佛一生中从未有过重担、痛苦。

  他释怀了。

  撕开酒盖,那人往盆边倒酒。边倒边说:“素鹅啊,今天是咱们松儿大喜的日子。你这个做娘的没能吃上喜酒……”到此,停顿了一下。摇摇头,叹道:“倒是可惜喽!”

  觉得倒的差不多了,江枫自己大干喜酒,大呼过瘾!连干两坛,他忽感伤怀,道:“说起这酒……还记得吗?从小还是你一直抢我酒喝,你师父一直劝你女孩子家要忌酒,我师父也劝我多让让你。呵呵呵,你我都不听话,这酒呀!一抢就是一辈子喽。”

  得意笑笑,江枫眼神变得离迷,罪恶感突生,柔声道:“喂!恶婆娘,你不会怪我吧!松儿当年把秋水娶了,我如今又让松儿娶了嫣然这孩子。这心里实在对你不起,不过这也是为了松儿的未来,你若打我骂我,我也认栽了。”

  紧闭双眼,没有想象的巴掌,江枫自嘲一笑。打开这最后一坛,坛中酒水印现出佳人年轻时候的样子,江枫愣愣神,笑道:“怎么?你不甘心?想继续抢我酒喝?我偏不!了了你的心愿黄泉路上,你这恶婆娘是不会等我的,我要你永远记住我。”封住酒坛,江枫对着火盆道:“等到我死后这酒就留给咱们一起喝吧!多少年没有一起喝了,恶婆娘!你酒量不会变差了吧?”

  “轰!”打趣几声,江枫正要收拾回屋,远处爆炸声起,满天火光触目惊心!

  …………

  同日明月,挥洒在那孤单的身影。

  无力、悔恨、寂寞、不甘四种情绪交织一起。今夜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她这个原新娘在大师兄的感情之中就是一个跳梁小丑,秋水为爱牺牲,幽铃当年选择退出。二女当年能为大师兄所做到一切,她当年又做什么,不过是在蜀山赌气罢了。二人情投意合,分分合合,若她不早放手,注定虐恋一世,大师兄一定不会幸福。

  昨日她找到了幽铃,要求她换新娘。虽然她很惊讶,不过还是换了。

  “这洞房花烛夜,师兄他现在一定和爱人一起很幸福吧。”嫣然如此想,抚摸腹中,嫣然凄道:“君少我年幼,岁长已无我;君喜我哀心,只恨……不入局;”

  夜晚山下微凉,落寂的倩影潜心祝愿山上那对男女美好,月光抚照在那颗微凉的心中,嫣然的心有了一丝颤动。

  “轰!”山上一声响,火云弥漫山顶,嫣然心道山上出事了,怕江松有危险御起剑诀,重上蜀山。

  …………

  “你是谁?”

  一声问话,江松快速拨开盖头,一张熟悉的脸印入脑海,心头乍跳:头戴紫金凤冠霞帔,柳眉凤目,原本闭月羞花之貌在新婚装束下更显美丽,不知为何这女子这么眼熟,不顾思考,江松直道:“好美!”

  “冤家,十年未见。你倒是忘了奴家。”幽铃故作媚态,想勾引这个十年未见的新郎,看他是否心里还有自己。

  “姑娘认得我?”江松回过神,道。

  幽铃强忍不快,凑近江松在他耳边吹了一口,道:“冤家,我当然认得你。怎么?十年不见把我忘了?”

  “姑娘怕是认错人了。”江松受不了女子这样,赶紧一躲,想摆脱她。

  谁知,幽铃缠身江松,脱下外衣,只留一身红衣裳,甩也甩不掉,她吐气道:“怎会认错?连反应也是一样的,你们都叫江松,不是一个人。我是你过门的妻子,想甩掉我,想得美。”

  幽铃大有调情之意,她认为江松是生她十年前的气,假装不认识她,至于昨夜嫣然说的父母之命,她相信双方都是迫不得已,既然嫣然肯把位置让出来逃婚,她又怎会管这么多呢?

  等到明天用“已娶我过门,想甩我!下辈子吧的话”来让所有人闭嘴,跟江松郎在一起就会万无一失。

  可惜,她千算万算。偏不知道江松失忆,真的不记得她了,昨夜嫣然有说给她听,只是为了计划神游天外,哪有时间听嫣然瞎说。

  江松知道自己被缠上了,无可奈何,强忍不适,问道:“嫣然师妹去哪里了?”

  幽铃一听,很不高兴,道:“你不关心我去关心那个逃婚的师妹?!”

  江松失神,不理睬身上的女子。回忆嫣然走时留下的纸条:师兄,嫣然走了。不要尝试找嫣然,祝你幸福。

  知道嫣然不让他找她,心里还是忍不住问道:“她走的时候,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

  幽铃觉得不对劲了,自己都这么放下矜持了,江郎还不动容。

  “难道他不爱我了?”越想越觉得可能,黑着脸问道:“你喜欢她?”

  江松一惊,回想起自己与嫣然的点点时光,回答道:“是!”

  爱郎亲口承认,幽铃松开江松,自嘲笑道:“你喜欢她?你喜欢她?不可能的!哈哈哈哈哈,男人!都是一样的!见一个爱一个!十年前,你说你喜欢我,我为了你!打伤我的师父!为了你!差点命丧黄泉!你现在翻脸不认人?哈哈哈哈哈哈!我真是……太蠢了!”

  一掌袭向江松,江松现在毫无灵力,行如废人,怎能躲过这雄厚掌力。

  “砰!”一掌把江松击出门外,江松捂住胸口,口吐鲜血。

  “轰!”房屋震碎,火气冲天,整座房屋燃烧不尽。屋内“大囍”不在,红烛洞房焚毁不见,幽铃冷漠看着这一切,没有不舍,只有仇恨!

  缓缓走出屋内,房屋坍塌,吐血江松强撑起身。

  “呵呵”幽铃走向江松:紫金冠落,头饰已被震开,披头散发,红衣宛如在世修罗,煞气冲天;拍下江松,江松不撑摊倒在地,幽铃抓起江松头颅,道:“怎么?没修为了?你负我在先,就别怪我了!这条命,是你欠我的!十年了,该要回来了。”

  一掌就要劈下江松头颅,一道剑划过幽铃赶紧闪开,幽铃一掌怒怼剑影,掌剑分离,各自落地。

  江枫拔起宝剑,一剑刺向幽铃。幽铃不惧,再怼!

  正剑掌互怼期间,风水城主、崆峒掌门除去峨眉掌门各大掌门齐齐上场。

  峨眉掌门永儿扶起江松为他疗伤,江松谢道:“多谢!”

  永儿冷瞪江松一眼,道:“不谢,我只是不想让掌门的心血白费!”

  场中幽铃抵不住众人围攻,逃离院中,众人见到,齐道:“追!”

  众人紧跟幽铃,见她一身红衣,肯定她今日就在蜀山与江松拜堂,嫣然落入妖女手中,江新郎又被伤,不肯定妖女何为,魔教定有计划,绝不能放她走!

  众人打定主意,个个准备使出看家本事,擒拿妖女。

  追至山顶,桃花纷开,风大如虎,身后悬崖深不见底,这一旦掉下去就是死。这次孤军奋战幽铃决定博一把,幽铃召唤魔剑,魔剑之威抵御众人进攻。

  风水城主气道:“妖女!没想到当日是你!”

  幽铃讽刺道:“是啊,要怪就怪你太笨!”

  江枫御剑攻道:“妖女真是心狠!松儿因为你身败名裂,如今你竟要杀他!”

  幽铃魔剑多刺江枫胸口,怒道:“那负心郎对我不起,怎不能杀他!子债父尝,今日我还要杀你!”

  “你这妖女,好不猖狂!”崆峒掌门御起灵符当场怼去,爆炸洪裂好不壮观。

  幽铃面对众大掌门攻击,不敢大意,使出看家本事欲要斩杀各掌门。

  各门派弟子纷纷赶到战场,绚丽战斗精彩绝伦,各派弟子无法插手,只能干等着为掌门们加油。

  幽铃只有一个人,灵力终是有限,魔剑纵使有万般神通,也抵不住众人围剿,各大掌门各自都是世间高人,灵力程度比起幽铃简直就是小巫与大巫的区别。

  幽铃渐渐已撑不住,浑身上下都是剑伤,暗自悔恨:为何自己会一时心软,不带几个人来!

  凶猛的剑势灵力让幽铃越来越绝望身上身中数剑,剑痕越来越多,身上的血迹越来越红,她的身体无力感生。

  这时,江枫一脚踹至幽铃小腹。幽铃倒飞悬崖,魔剑插至涯顶。死亡将近,天上明月倒映眸中,那张负心的脸对她微微一笑,幽铃如痴如醉,笑容回礼。

  此等心境的幽铃暗自叹息,心道:“没想到最后,还是不想杀他!江松啊江松,你这负心人,是我命中的煞星吗?偏偏我是那么爱你!来世,不愿再与你相识。”

  感受到坠落,幽铃突然觉得周围很安静,人们的呼吸声、心跳声,轻松的肉体,轻快的心灵,十年前,也是这般感觉啊!这回,她可能真的死了吧。

  她如是想。

  一只手抓住幽铃的胳膊,幽铃睁开眼睛:满脸的泪水,拼死拉她的神情,沉重的呼吸。

  是他啊,真的他!

  幽铃叹息,道:“负心人,既要负我,何必救我!”

  江松没有回答。

  江枫没发现儿子冲过去救人,此时见到,急道:“松儿,干什么!”

  山顶众人议论纷纷,指责江松的不是。

  幽铃抓住江松的手让他方开,江松死活不让,幽铃无奈道:“你看,救我!所有人都要唾骂你,为了要杀你的女子,值吗?”

  江松没有松手,只是摇头,固执道:“是不值,只是我不清楚十年前发生了什么?你们一个个都瞒着我,不跟我提。一言不合就大开杀戒,你们何曾问过我的意见,掌门是,嫣然是,你也是!你是要杀我,但是我怕你流泪、流血,看你的样子我就心痛,所以!我不要你死!”

  “我不要你死!”这句话久久回响,深入骨髓。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我的绝代师父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