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圣人间第十九章:难逃一死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九章:难逃一死

小说:引圣人间 作者:青川霖 更新时间:2018-07-12 20:09 字数:3554

  没过几招桌子直接爆裂,横飞的木块将人打的淤青!陈武招式狠辣,每一次出手直奔云易命门而去,此人绝非善类,云易笃定之后便不再手下留情,原本想以这样的招式让他就范,但此刻他也顾不了这许多。

  陈武凌空劈下一掌,云易身形闪避而过但后面的椅子直接被砍成两半,云易右拳势如猛虎轰击陈武,陈武不闪不避以拳对拳,‘嘭’气息搅动众人不得不在退后。陈武很是兴奋,道:“很好!我很久都没有碰到像你这样的对手!”

  云易不答,他心中却是惊叹,想不到这陈武力量如此之强,这一拳的力量比那野兽有过之。‘蹬蹬蹬’云易退后五步但那陈武却只挪动两步,云易不得不责怪自己大意,经过先前的几场胜利他不禁有些自满,这陈武的修为已接近凝气巅峰,虽然自己有全身而退的把握但他们却没有任何办法!

  不过好在那陈武也不能看穿云易的修为,这在无形上算是对他们的帮助,陈武道:“和我对战不落下风你也足够自傲!”陈武口气狂妄不过却有狂妄的资本。不过此事却不会如此容易解决,陈武话毕再次杀来,云易决不能退缩一旦失败众人性命忧矣!云易一个转身将朱富贵的武器捏在手中,陈武冷哼一声不紧不慢的从手环中取出一把刀,云易双眼微睁,这不是他送给叶诚的吗。

  ‘呼’陈武挥刀杀来,云易一枪直冲陈武头颅,‘铛’兵刃碰出火花,陈武弓步向前拦腰斩向云易,云易脚下一蹬身躯往后而去,陈武借势而上连连挥刀,只见周围立柱被斩出浅浅的刀痕,云易的衣服被击破碎布掉落。‘咔’云易把枪插入地上,陈武的刀刚好被格挡,云易右掌如风直冲陈武面门,陈武一阵冷笑,他右手发力竟让枪拔地而起,那锋利的刀刃再次袭来,云易不得不放弃进攻全力抵挡。

  两人由大堂打到武场,沿途一片狼藉,残渣木屑、碎石烂瓦,那深深扎根的大树也被两人掀起。云易微喘眉间冒汗,反观那陈武倒是气定神闲,他傲慢道:“你累了,但我不过刚刚热身!”云易长长舒口气,反击道:“淹死的都是会水的!”陈武咧嘴一笑,道:“你倒是很嘴硬!”云易道:“你也不过如此!”

  陈武抓起一把箭矢向云易掷去,同时他也紧随箭矢而来,云易转动手中抢将箭矢击落,‘喝’陈武一刀劈下,云易躲避不及只能仓皇阻挡,‘轰’云易被击飞他身躯撞在厚墙之上心中冒出血花,这陈武速度太快,云易知道他有如何打算但就是防不住。陈武嘿嘿一笑,傲慢道:“有几分本事,不过在我眼中不够看!”众人心中一阵翻腾,想不到云易居然也不是这陈武的对手,难道他们就真的只能任人宰割吗?双拳紧握他们不甘心,但这又有什么办法!

  云易扔下兵刃,道:“你是很强,但是要打败我还远远不够。”“是吗?”陈武嘲笑般的看着云易。突然人声嘈杂,不少陈家的仆人冲入住所,众人大惊他们聚拢在一起,陈武道:“将其他人抓回去!”仆人得令迅速下手,那老弱妇孺哭喊着被押解,猎户也只能反抗一时。云易急在心中,但他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陈武死死的盯着自己,‘哇’又是一口血吐出。仆人禀报:“公子,没有发现兽晶。”陈武点头他向那人一挥手,便说:“小子,虽然我不知道你把它放在哪里,但是你不把它们交出来它们便难逃一死!”说着他一脚将朱富贵踢倒在地,说:“我给你们三天时间,如果不把兽晶交出来,你们就等着收尸吧!”说罢陈武扬长而去。

  云易面露难色他直接坐在地上,朱富贵即刻上前搀扶,他看了一眼朱富贵并未说话,朱富贵心中难受,好好的打猎怎么会变成这样!他神色有些黯淡,道:“云公子,你没事吧?”云易摇头,他再次看了看朱富贵,终于忍无可忍质问:“朱富贵,你可知道你害了多少人,原本简单的事情被你搞的一团糟,你到底有何居心!”

  朱富贵听的一头雾水,道:“云公子你在说什么,我一句都听不懂。”云易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朱富贵见他脚步虚浮便将他扶起,但云易一把推开朱富贵,怒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当日就是你潜入叶诚房间欲偷取兽晶!”

  朱富贵觉得简直不可理喻,反驳道:“云公子,说话要有证据,你凭什么冤枉我!”云易定定神,道:“当日我与你交手,你不仅右手背让我击伤,而且还中我一掌,第二日我看见你的时候你包裹手背,而且面色有些苍白,在我们问话的时候你借机离开,你不是心虚是什么!”

  朱富贵气急,他解开右手上的布条将手伸到云易面前,道:“云公子,这是我们在围捕野兽的时候被野兽击伤,我当时没有说是怕大家担心!”云易仔细瞧瞧,这确实是野兽所伤,而且伤口很重似乎伤到了骨头,云易皱眉他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再道:“那这也仅仅是外伤,但你表现出来的样子就是新伤!”

  关于这一点朱富贵也很纳闷,明明自己没有受伤但睡一觉醒来就填了新伤,他也没有多想只认为是后遗症,他说:“关于这一点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反正我对天发誓如果我有二心便死无葬身之地!”说罢朱富贵转身离开,见到朱富贵坚定的模样云易有些摇摆,但想到之前的经历他还是坚定自己的判断,在事情没有完全弄明白之前他不可能完全相信朱富贵。

  原本热闹的住所此刻清净无比,云易看着手中的兽晶发呆,他此刻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对不对。‘吱呀’房门打开,云易将兽晶快速收起,只见朱富贵将饭菜端到桌上,他本想离开但很快便转身把饭菜都试一遍才离开,见到他离去的背影云易在想是不是自己错了。

  用餐之后,云易来到大堂经过他的调息伤势有了好转,朱富贵撇了一眼他本想说话但又忍了下来,云易在他对面坐下,朱富贵故意不看他,云易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过了一会儿,云易道:“不知道还能不能相信你,但是我决定赌一赌!”朱富贵哦了一声,道:“你就不怕我害你。”云易淡然一笑,道:“无所谓,如果因为我的决定而害了大家那么我愿意承担这个责任!”

  朱富贵神情稍有缓和,道:“那你想怎么做?”云易道:“我明天告诉你,要对付陈武必须要准备充分。”说罢云易便欲离开,朱富贵急忙道:“我能帮你做些什么?”云易低头思索一阵,道:“你去给我找些铸兵材料。”朱富贵不解,道:“你找它干嘛?”但转念一想朱富贵,问:“你是铸器师?”云易点头之后便离开。朱富贵心头狂喜,铸器师从不会轻易铸兵,即使是低级的铸器师铸造的兵刃也胜过他手中之枪,他二话不说即刻前往寻找。

  云易将《子著》取出,这本看似朴实无比却又深奥莫测的书让云易收获匪浅,不仅阐述铸兵之理更像是在诉说天地万物之道,兵无好坏人有善恶,天理循环报应不爽!朱富贵很快便将材料送来,云易让他下去休息,毕竟后面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云易取出万物鼎将材料尽数放入其中,现在的云易已经不用一锤一锤的锻打,他意念入鼎控制火候,再将兵刃铸成所需模样。朱富贵心头激动,他在云易房外来回踱步,虽然知道这样不好但却按捺不住内心的悸动,要知道他的兵器可是花了大价钱在城中铸造,而那人还不是铸器师。

  云易房间红光闪闪,时而暗淡时而明亮,时而暴躁跳跃时而平淡温柔,就这样过了一晚,朱富贵也靠在立柱之上睡着,看到朱富贵的模样不仅摇摇头,云易叫醒朱富贵,他急忙起身的同时擦擦口水,期待的看着云易,道:“云公子有何事!”云易指着兵刃,道:“兵刃全部做好,你......”还不等云易说完朱富贵便冲了进去,他看见自己的兵刃躺在其中,他急忙拿起来,只见它白光熠熠,枪尖寒光点点,他温柔的抚摸着傻笑道:“这是我的?”

  云易点头,朱富贵把枪抱在怀中就像自己的孩儿一般,云易不解但还是随他去了,他走到朱富贵身前拿出手环,道:“你将兵刃装进去。”朱富贵接过,他双眼放光双手发抖,他声音颤抖地说:“这......这是......储物......”云易连忙点头生怕他咬到舌头,朱富贵咽咽口水,这东西他只是听说过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将手环捧在手中自信观看,口中不断发出夸赞之声,云易道:“你将鲜血滴在上面就可以用了。”

  朱富贵呆呆的看着云易,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云易有些疑惑,问:“你怎么了?”朱富贵指着手中的手环再指指自己,云易道:“给你,你把它们装进去,到需要的时候再拿出来。”云易指着地上的兵刃。朱富贵愣在原地,云易见他没反应便说:“你不要我给别人。”说着便伸手欲拿回,朱富贵急忙护在怀中,笑道:“要要要!怎么不要!”他照云易的话将兵刃收入手环中,期间还不时摸摸手环。

  云易道:“现在我需要养伤,你去准备准备,争取把握大一点。”朱富贵应声而去。此次吃亏让云易再也不敢大意,自己一路走来算是比较顺利,但在无形中也助长自满之心,须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云易静心,将功法有序运转,云易只觉气息通畅神清气爽,而且他还察觉到朱富贵在武场练枪,云易心中惊喜,以前只能偶尔有此灵识,想不到此刻居然是强了许多,这对他以后行走世间有莫大帮助!

  很快,最后期限已到,云易手中拿着锁链,他将兽晶放在桌上,道:“朱首领,这是兽晶,我们接下来只需要这样做......”朱富贵听后有些担忧,他说:“穿过你的琵琶骨不会伤到你吧?”云易摇头,道:“无妨,这就算是给我一个教训,谁叫我轻敌让他们陷入为难,这就当做对我的惩罚!”朱富贵拿着手中的锁链,双拳紧握!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引圣人间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