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懂的江湖第十七章 杨家遗址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七章 杨家遗址

小说:看不懂的江湖 作者:临渊寻鱼 更新时间:2018-07-12 16:43 字数:2874

  柳惊涛背一杆长枪,缓步上了圆通山,上了山后他径直绕过正殿,向后面的僧侣住房区走去。

  这是柳轻絮失踪后第一天,他不是上山烧香求佛,而是想来见一面净空禅师,很多年前大师曾言自己今后会有一劫,若到时无计谋可施,可上山来寻他。

  昨夜,那个年轻人只问了他一句“想起来了吗”便起身离开,独留他在石凳上想了一夜,本打算今天与那个年轻人摊牌,今早却在庄子内遍寻不到他,恍若人间蒸发。

  天还没有亮,他进到书房里的那间密室,取出了那杆横于三十一灵牌下的银枪,那杆银枪本意是象征着他自己,日日夜夜留在那儿磕头赔罪,但现在他不得不取出枪。

  人的感情能够凌驾于所有事物之上,包括罪恶,贪婪如此,爱情如此,亲情与友情亦是如此。

  行至那块菜谱之前,柳惊涛发现禅师正蹲在菜园边查看蔬菜的长势。

  以前一直抱着尊敬的心,他没敢打量禅师,也许是预感到自己时间差不多到了,想要最后看一看这个世界,今天他认真的看了又看那个僧人却突然发现原来大师也不年轻了,虽然没有花白的头发,但那张脸上已经开始逐渐展现岁月的刻痕了。

  柳惊涛见禅师起身后,方才走过去,双手合十,鞠了一躬,“大师。”

  净空看了一眼柳惊涛,打开门,说是门其实就是几排瘦木杆搭成的小围栏,不过人的小腿高,最多只能起到一个划分地线的作用。

  柳惊涛走进围栏。

  边上的菜谱里相较于上一次的纯绿色,此时多了数点红,红色的是番茄,在一片翠绿中显得格外亮眼,就像绿叶红花,红色的番茄抢走了原先的主角黄瓜的风头。

  “去里屋吧。”

  柳惊涛摘下背后的枪放在外面,走进屋里。

  招呼柳惊涛坐下后,禅师先从木柜里取出一套茶具,茶具是木制,看材色像是紫檀,禅师往茶壶里加入茶叶,将其放在桌子一边,做了个交代出门烧水去了。

  这是柳惊涛第一次进到屋里,禅师出门烧茶后,他开始仔细打量屋子,屋里很干净,一张供奉着佛像的台子,以及一些生活的必须用品和家具。

  他对禅师的这份尊敬并不是来自于那份名头,“大唐第一禅师”这个名头确实很大,也很能唬人,但他不是没见过世面的黄毛小子,在他认识的人里不乏沽名钓誉之辈,真正让他敬重净空的原因有三点。

  其一,禅师佛法高深,确是有大学问的人;其二,在遇到禅师之前,他从不相信人的日子可以过的如此简单朴素;其三,也是最重要一点,四年前在机缘巧合之下,他对禅师倾吐出了那件事。

  能够倾吐出困苦自己的事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柳惊涛记得那一天,禅师听完后也是像今天这般拿出茶壶出门烧水,然后给自己泡了一杯绿茶,说了一句话。茶叶不好,泡茶的手法也不怎么样,茶不好喝,那句话也不是什么深奥的话。

  “再想已经发生的事没有任何意义。”

  但很有意义。

  净空提着水壶回了房,打开茶壶盖子浇上热水到满,盖上茶壶盖,再把剩下大半水的水壶放到了房间的角落,才在桌前坐下。

  “大师。”柳惊涛喊道。

  净空点点头,伸手拿起那只茶壶轻轻来回晃动,片刻后,倾倒了两杯茶,自己留下一杯,他将一杯推至柳惊涛面前。

  柳惊涛双手端起那杯茶,小小地抿了一口后放下,忍不住想道,还是一样的没有丝毫味道啊。

  “大师。”他再次喊道。

  净空喝了一口茶后,终于开口说道:“一夜没睡?”

  柳惊涛点点头,继而将这七天来发生的所有事,简单地叙述了一遍。

  听完后,净空想了想,说道:“佛家谈因果,有因必有果,反过来说有果必有因。”

  他伸出食指沾了点茶水,在桌子上画了一个圆,“因与果是一个闭合的圆,不知怎么做的话,不妨去事情的起点看看。”

  ......

  告别禅师,柳惊涛匆匆下山,他没有回庄子,而是在南兴城里直接租了一辆马车,出了城。

  如果因和果是一个闭合的圆的话......

  他决定去杨家大院,即使那里早已经是一片废墟了。

  杨家大院在南兴城东门向北二十里地,其实杨家本来是在南兴城里的,最后一代家主杨花嫌弃城里太过杂吵,花重金请工匠在郊外建了一间大院,举族迁移了过去,成了那方圆百里的唯一一户人家。

  马车在大门口停下,让人意外的是,大门外早已停着一辆马车。

  柳惊涛下了车,从车里拿出长枪系回背上。

  他抬头望去,原本挂在大门之上的那块写着杨家庄三个字的门匾已经不知所踪,取而代之的是厚厚的蛛网。

  他推开门,推开了那扇在夜里无数次出现在他梦里的门。

  当年的杨家不止是经历了一场屠杀,还经历了一场大火,那场火烧尽了杨家的一切,包括象征着罪恶的尸体。

  他踏进门的那一边,恍惚间像是听到了故人在和自己打招呼,说着“你回来啦,公子好”这些迎接自己的话。

  “柳伯父?”

  那个声音重复喊了四次,柳惊涛方才回过神来,看清眼前人,那是季舒玄,季家的长子。

  “舒玄?你怎么在此。”他问道。

  一身青衣的季舒玄先是行了个晚辈礼,开口解释道:“小侄最是敬佩像您这样武道卓绝的前辈了,但那些前辈哪是这么好见的,小侄就只好前来遗址吊唁。”

  柳惊涛连连摆手:“我算什么武道卓绝,不过那些高人确实难见”

  季舒玄说道:“小侄听说昨夜轻絮被人掳走下落不明,找到了吗?”

  柳惊涛摇摇头。

  季舒玄安慰道:“伯父别着急,我父亲已经派人帮忙搜寻了,想必很快就能有消息。”

  柳惊涛拱手道谢。

  季舒玄问道:“伯父怎么会来这里,还背着长枪?”

  柳惊涛道:“只是得到了点消息,说轻絮可能在这,便过来看看。”

  季舒玄道:“小侄刚刚转了一圈,并未发现什么可以之处,不过也可能是因为我年纪尚轻,经验不足没能发现,需要小侄帮忙吗?”

  柳惊涛没有承下这份好意,“侄子要离开的话便先离开吧,我一个人转转。”

  “那侄子就先离开了。”季舒玄告了个别,转身离开,才走两步,似乎想起了什么事,突然又回过头,“伯父,向你打听个人?”

  柳惊涛疑惑道:“谁?”

  “那日轻絮招亲时留到了最后的那位苏公子,我能问问他叫什么吗?”季舒玄道。

  柳惊涛回答道:“苏秋寒,是夏老板家的店小二,有什么问题?”

  “没,只是我师傅说他和他的一个故人很像。”

  季舒玄离开了杨家废墟。

  柳惊涛觉得这个侄子今天很奇怪,但却说不出怪在什么地方。

  ......

  ......

  苏秋寒蹲在客栈的后院里,没来由的打了个喷嚏。

  在他正前方的墙头上趴着一只猫,毛发银白如雪,姿态慵懒,很是诱人。

  他手里拿着一条小黄鱼,试图将那只白毛引诱过去,白猫看了眼小黄鱼,眼神不屑,颇有一种“一条就想让我过去,做梦呢”的意思。

  一觉睡醒,换上小二衣服下楼的苏秋寒被老板拦了下来。

  夏芷白说:“今天开始,你不用去前台端菜了。”

  苏秋寒一听,顿时以为可以免费吃住了,开心的差点直接转身回屋里睡个回笼觉,幸好夏芷白手疾眼快,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

  “从今天开始,你去后院劈材。”

  苏秋寒无语,问道:“为什么?”

  “在大庭广众之下,一掌击伤潺音宗的弟子。”夏芷白没有把话说完,但她知道他应该能听懂。

  苏秋寒挠了挠鸡窝一样的头发,无奈地摊摊手,“我也没办法啊。”

  “所以今天开始你去后院劈柴。”

  不过劈柴这种事实在难不住他,仅仅花了半个时辰便将木头劈完,可劈完后他发现自己没有事情做了,后院只有一把小椅子,除了坐着发呆,他想不到还能干什么,在他无聊之时,墙头上忽然跳出了一只猫,不知来自何处。

  他赶忙进厨房拿了条小黄鱼,对着那只猫招了招手,晃了晃手里的鱼。

  猫单单看了一眼,便不再理睬,爬在墙头上兀自晒起太阳。

  苏秋寒不死心,不停晃动那条鱼。

  一人对着一猫较起了劲。

  天空中白云悠悠,时光大好。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看不懂的江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