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魔第十四章:神罚之炉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四章:神罚之炉

小说:屠魔 作者:任爱 更新时间:2008-01-18 15:23 字数:2252

  一双深邃的眼睛不断的凝视着洪荒的天空周围,仿佛把所有的事物汇聚凝结出一颗真挚的灵魂;一座荒芜的感情森林从毁灭之初开始——暗黑魔族炫耀着她成功的喜悦,束缚的挣脱,从无数次的深渊里由暗黑之王娜奴丽皇三世承受百转千回的毁灭之痛,她又再一次复活,将沉睡了千年之久的魔鬼从混沌之中解救出来,转世重生,在不久的未来至今后,他需要一批雄壮的暗黑军团来征服这世界天下的六大领域境界。

  白龙残喘着呼吸将这里阴瘴的气息吹散,蠕动着刺穿在他皮鳞之中的一柄大刀,血肉外露,淡淡的血丝蔓延、流着......刀突然化作了一缕银光而逝。

  这时,蟋蟀从一场噩梦之中惊醒,他惊奇的发现这里的怪异,“静云池”水边烟雾缭绕,四周比以往更加寂静而充实了一阵阵的恐惧之感,梦在化水之面浮沉,拨开一道道无形的涟漪,散开了——蟋蟀感觉,喃喃说道:“这是什么东西?好难受!”

  他起身转头,突然看见一层深红色的液体散布在地上,他奇怪的正准备蹲下细看,这时,从后面传来婉月的声音:“小流氓,怎么才起来,快点,师傅正叫你呢!”蟋蟀顾不得再看,于是紧紧跟随在婉月的身后。他心里却不时的联想翩翩,一种怪异的想法在他脑海里漂泊起来。

  姜子牙把他们带到了一片海域,蟋蟀边走在前面边问道:“师傅,你这是要把我们带到哪里?”

  他笑道:“做你应当做的事!”

  婉月冷冷地向蟋蟀说道:“快走你的路吧!整天为了你,还不够我跟师傅忙火呢!”

  “那也不能怪我,谁叫我当时口渴难忍,这是人之常情,换成你,说不定你做得比我还恶劣!”

  婉月上前就揣了他一脚,正中在他的小腿股上,使他不由一滑,啐道:“胡说!”

  蟋蟀得意地笑道:“师姐踢鬼的工夫倒有一套,不错!舒服得很!”

  “哼,臭无赖!”婉月转头又走在姜子牙身后,故意不理睬他。

  “好了,你们都是同门师姐弟,别没大没小的!”姜子牙委婉地向婉月劝道。

  “我哪有,明明是他最先挑拨的!”婉月有些委屈地说。

  蟋蟀凑起热闹,说道:“不对!是你先踢了我屁股,首先打人你在先!”

  婉月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嗔道:“小流氓!你再不老实点,我还收拾你!”

  蟋蟀瞧着她这双美目流盼,竟不知觉如痴如醉,幻想起他娶她的时候。

  “好了!我们到了。”他们正走着的时候,姜子牙看着前方,说道。

  蟋蟀转身,看着周围,他们正站在一座悬崖边上,他惊异地询问道:“师傅,这到底是哪里?”

  “‘东海神湾’!”

  蟋蟀俯视悬崖下,只见下面大海中正极其汹涌地澎湃,在有如猛兽张开大口的旋涡之中,座立着一鼎巨型炼丹炉,炉身被烧得通红欲熔——半径足足有八百多米的圆形炉口,高千余丈,数百条蛇形火焰不断从其中喷射出,长度达到一百米,速度可近为光速的一半。

  他看着这里宏大雄观的场面,他为之悚然,因问道:“下面那鼎炉是用来干什么的?”

  婉月随即去看,她惊慌地俯视,竟忘记自己是在崖上还是崖下,胆怯得身体不敢动弹半寸。

  “别害怕!这是‘神罚之炉’,是度界者的必经之路,一万年一次,没想到,今日要投进这炉中之人竟会是我徒儿!”姜子牙笑道。

  蟋蟀连看都不想再看下面的一切,愁眉苦脸地说道:“师傅,不会吧!这炉是为我准备的?”

  姜子牙点头示意这件事情的真实性。婉月一听原来此行的目的全在于他,她的心不知觉倒安稳了许多,又走到他面前,拍了拍他肩膀,挖苦地说:“小流氓!没想到这么好得清福要被你享用,我该恭喜你了!”

  蟋蟀白脸瞪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低头不语,沉思了半晌。

  “难道你不想去吗?”姜子牙问道。

  蟋蟀没有回答支字片语。婉月更加得意的火上加油,说道:“哎呀!果然是流氓做派,不管做什么事都婆婆妈妈!”

  “可是我还很年轻,要是有个万一,你娘的!我连老婆都还没碰呢!”蟋蟀无奈的看着姜子牙。

  姜子牙笑道:“哈——徒儿果真长大成人了!”

  婉月噗嗤一笑说:“没想到,象你这样的流氓竟还有感情!”

  蟋蟀瞅了她一眼,“别流氓流氓的叫,我可是你师弟,我要是流氓,你不就是淫妇了?”

  婉月恼羞成怒,上前又是一脚重重地踢在了他的大腿上,骂道:“你爱跳不跳,谁逼着你了!”

  她又过去拉着姜子牙的一只手,娇声娇气地说道:“师傅!咱们走吧!”

  “哎呀!都是两个淘气鬼,”姜子牙摇头无奈的一一指着他们两个人。

  天将暗淡灰色,比人间更大的黑暗势力在蔓延的扩散着——“天快将进入黑缺了,如果你再不拿定主意,恐怕要迟了!”

  “我...”他回头俯视再看时,心里鼓动起一股劲,说道:“好吧!”可是这鼓劲是削弱甚至低沉的。

  他正准备跳至悬崖下那鼎炉口中时,他又再次回头看着他们,仔细的看,深情的看,说道:“我真要跳了!”

  他还是犹豫不决,他把眼前的这副景象当作了一场灭顶之灾,极不情愿地向他们寻求救助的目光。

  姜子牙点头笑了笑。婉月转身没有理会他,心里想到:你快点跳吧!别浪费我们的时间了。

  “以前为师的教过你一技‘搁水吹牛’,你只学会了其中的一部分,今日为师就给你示范一下另一部分的威力!”

  蟋蟀一听其言,竟被其技痴迷不已,忘却了要跳炉之事,说道:“师傅为什么不早点说,害得我以为这般特技也不过如此,就连一个小小女子我都要谦让三分!”说着,他偷偷看了一眼婉月。

  婉月并未听出蟋蟀的“小小女子”言外之意,仍是做出一副与他未曾相识的姿态。

  “小蟋蟀!你可看好了!”姜子牙稍一抬起脚,崖石便发出轰隆的动摇声,接着,他使一手一挥半月形,从其中猛然嘶叫出牛声,随后随着一抹从里面传出来的气息,化冰冻于无形,袅绕成性,一头红得发紫的野牛漂浮而出,凶怒而朝向蟋蟀驶去。

  蟋蟀未来得及反应,倏地间被这头真似野牛的气功拱下崖底。

  “神罚之炉”炉内热气沸腾,在半空中离这里的百米处就能深深的感受到里面的滚烫之势。而蟋蟀现已身处其中......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屠魔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