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莫问第八章 花影交错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八章 花影交错

小说:黑白莫问 作者:闻水归林 更新时间:2018-07-12 14:37 字数:3199

  “朕明白,苏大人不必担心朕会意气用事。”姜婵面上恢复平静,一时看不出喜怒。

  两人沉默良久,空气一时凝固。

  半晌,姜婵突然幽幽的说:“楚人入境,怕是会影响生意吧?”

  苏言嘴角抽了抽,没有说话,而后终于还是长叹一声。说:“小婵,你在我面前说就算了,以后你还是注意一点,若是被公孙家和刘家那两个老头子听见了,谁也不知道会出什么变故,他们早就不满意我苏家这些年总是压他们一头的情形了。于长谦虽握有重兵,也信得过,但他毕竟远在‘夔门关’,鞭长莫及。锦都防卫都指挥使公孙万里野心勃勃,想要做点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再加上锦都的帮派势力都在韩家和赵家手里,这两家暗中与公孙家勾结做得相当隐蔽,想必所图甚大,虽然朱家算是我苏家的人,但是朱家的生意都在勾栏瓦肆,钱倒是取之不尽,可若一旦‘事情’有变,肯定是指望不上他们的。刘家这么多年坐山观虎斗,谁也搞不清楚刘承欢这老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刘家隐藏起来的东西,才更可怕,别忘了刘承欢当初跟你叔叔可是莫逆之交,摄政王能毫无阻碍地将你送到楚国,刘承欢这老头出力颇多。”

  姜婵依旧面无表情,只是目光中多了些许无奈,自从当年自己的父皇与上一代楚皇联合弑神失败身死之后,姜氏的江山便越发不稳固,再加上当年皇叔举兵谋逆,将姜氏的几个皇子罗织罪名处死的处死,流放的也派人中途暗杀,姜家嫡系的血脉到自己这一代只剩下了自己,以一介女子之身继位,对蜀国朝堂的影响也衰落到现在这般地步,也许这偌大一座锦都城,也就只有皇宫中的三千羽林卫还能听命于自己吧。

  姜婵回过神来,一双如水眸子深处也恢复成古井无波的样子,再也看不清她的内心,她双手交叠在下巴,手肘撑在暗红色木桌上,看着面前的苏言,说道:“其实最难以看清的人,难道不是苏家家主吗?是你联合国内大小世家除掉了皇叔,也是你接我回国继位,你成了蜀国统摄朝政的相国,但是你又对我姜氏表现出了善意,若不是你施压,恐怕连我宫内的老太监都早就变成了七大世家的人,你所求,到底为何?”

  苏言却答非所问:“公主,你要记住,眼见不一定为实,就算是我施压,那几个世家也绝控制不住的会把手伸进宫里,千万不要轻信身边的人,哪怕是从小伺候你长大的那些宫人。”

  姜婵楞了一下,然后笑道:“从小一起长大?苏言哥哥,也包括你吗?”

  苏言叹了口气,端起茶轻喝一口:“谁也不能相信!包括我,因为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样的事。”

  然后他又说道:“还记得小时候你还只是陛下最宠爱的小女儿,在宫里最是横行无忌,总是带着一帮小郡主、小宫女占山为王,捉弄那些退朝的老臣。当时的御史大夫孟文训总是被你把鞋拿走,但那老头儿也是个老顽童,一天上朝的时候自己在鞋外面涂上墨汁,你一拿就一手黑墨,好几天都没洗掉,我还记得当时你气的说要在那老头儿的脸上画满乌龟……可是还没等你找到机会,孟文训大人便因为在朝堂上大骂皇叔窃国,一头撞死在了大殿的金柱上。当时我刚刚跟随父亲入仕,只是一个清贵的散骑常侍,五品大的官,无兵无权,只能站在队伍的中间儿,看着孟大人慷慨陈词,不敢说一句话,我还记得,就在我面前一步,就一步,孟大人的血就溅到那里,我腿都吓软了,不敢说话,不敢动,还是父亲叫了我一声我才回过神了,但是就此病了两三天,每晚都梦到孟大人站在我面前,揪着我的衣襟问我,‘你为什么不敢说话’,你不是立志要做为民请命的好官吗?你不是要名垂青史吗?你不是要以身报国吗?你不是要……我在梦里都不敢看孟大人,我恨自己没用,所以后来我赢了皇叔,将他千刀剐了。”

  “你叔叔到死都不敢相信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连刀都没拿过的人,会用如此恶毒的方法杀了他,他满以为我只会软禁他,他还相信自己能有机会东山再起。”

  “窃钩者诛,窃国者侯,本就是极其无理。我从孟大人死的那天起我就告诉自己,也是告诉孟大人,若我有当政之日,则必将窃钩者尽捕,窃国者尽诛,绝不容忍。我要还这天地一片朗朗乾坤,绝不教小人窃国,玩权弄政,谁若挡我,我便杀谁。天地应有伦常,万物自有顺序,违者天不诛,我诛!”

  “你问我究竟在想什么,究竟要做什么,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你还记得先生曾说过‘天地君亲师,所谓伦常秩序,是这天地运行的规则,若要天下运转如常,奸邪佞臣不入中枢,则礼不可废,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世代相承,如此则各安其位,天下安平’,我要做的,便是恢复这天地间的秩序,使幼有所教、老有所养,长有所用,神有所奉,不违天时,民劳则必有所获,如此,天下安居。”

  姜婵嘴角勾起,划出一抹动人心魄的弧线,如夜幕降临时的半弦明月。“你想教化天下的百姓,想让天下的百姓安居乐业,可是你现在做的呢?拒绝开关便是让楚国百姓沦为水中的鱼食,如今天下半数平民都身处水深火热之中,如此这般,何能谈你刚刚的豪言壮语?”

  “苏言大人,先生临走前曾对你说:‘知难行易’,看来先生不愧号称学究天人,早就预料到了今日的境况。”

  苏言紧紧闭上双眼,嘴唇抿成一条细长发白的线,良久不发一语。

  “苏大人可还有何说法?”姜婵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嘴唇微动,又继续说道,颇有得理不饶人的意思。

  “总要有牺牲的。”苏言抬起头,与面前这个动人的女子对视,视力不太好的他努力的想要看到她的眼睛,想要看到她的眼底最深处,那样子像是在寻求着什么,也像是在躲避着什么,姜婵一时不知该如何继续说下去。

  “想做成更大的事就总会有牺牲的,我们都没有办法做到两全其美,只能做出抉择,我也想救他们,可是不能,这不仅仅是我做不到,而是现在整个人间,都没人能做到,七大世家反对开关固然有其私心,但他们所陈列的理由,你也没办法反驳吧?因为那就是事实,当年诸神明知道先皇亦曾派人出战,甚至我大蜀蛮教的大祭司都战死在不周山下,可是为什么诸神只是降灾给楚国?因为他们没有能力同时在整个天下降灾吗?不是的,我的公主,不是这样的,他们只是想让我们,自、相、残、杀罢了。”苏言深深的闭上双眼,泪水从他眼角滑下,声音带上哭腔,说到最后,他已经是一字一顿,言语中莫大的悲哀直直的冲击着姜婵,如潮水一般一波接一波,一次比一次沉重。她觉得自己始终看不懂面前这个幼年的伙伴,他能面不改色的下令将身为姜氏皇叔的摄政亲王千刀万剐,也会在路边因为一个贫穷孩子食不果腹而自责悲伤;他能作为蜀国世家豪门的代言人向自己施压,也会安排心腹除掉隐藏在自己身边的世家谍子,让自己亲自选自己信得过的人。如今也是这般,他拒绝开关纳楚民,但是同时也在因此流泪。姜婵突然很想知道面前这个喜欢脱掉官服后将自己笼罩在一身黑袍中的男子眼中的天地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但是此刻的她,只能红着眼说不出半个字。

  “我别无他法,哪怕因此会让整个楚国彻底跟我们作殊死的战争,哪怕我们的民众会因此戳着我的后背,哪怕我的内心从此不得安宁,哪怕你也会怪我,可我也不得不这么做,为了能让我们的百姓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不是像楚国东南的灾民一样苟延残喘,命贱如草芥般任人宰割,而是好好、堂堂的做个人。”

  “我知道这很自私,可是我是苏家的家主,是大蜀的相国,我要对他们负责!你刚说先生走时说了什么,其实他还跟我说过,他说,想要做到自己渴望的事情,从来都是辛苦的、艰难的,你会在追寻的途中做出无数的选择,你会因为某些选择而感到彷徨、痛苦,但是你认定了这条路,你就要走到底,不要后悔,也不要犹豫,是苦是乐,都得好好担着,这都是你应得的,哪怕是报应。”说到这,苏言笑了起来,模仿着刚刚姜婵的语气,自嘲道:“先生果然不愧学究天人。”

  “先生走时曾透露过天机,他说‘天上那些混蛋只是想看两兽相斗,却不想两个都死绝了,弄死一个不听话的,剩下那个自然就听话了,留着那个听话的好好养着,比留下个空空的笼子好玩得多’,所以……”

  “我明白了,苏言哥哥,我们回宫吧。”姜婵打断了苏言未完的话,带上面纱,转身走出了茶楼这清幽的雅间,外面人声鼎沸,说书人那惊堂木一拍,引来满堂喝彩,楼外人山人海,叫卖声此起彼伏,商贩高举着五颜六色的稀奇玩意儿,引来孩童们阵阵惊呼。

  好热闹的人间。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黑白莫问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