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满长安第一回 夜雨平明(四)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回 夜雨平明(四)

小说:落叶满长安 作者:江木 更新时间:2018-07-12 19:16 字数:2350

  原来前两日梁老大和赵季明在高陵县里一家酒楼饮酒,无意间觑见了几个面带风尘的江湖人。梁老大见他们衣着普通,最初还道只是寻常过客,并不在意。后来与柜上结帐时见这几人行色匆匆地出来,身上背着吃食,走路时提左防右,毫不鬼祟。梁老大看了赵季明一眼,示意跟上去。

  这伙人不枉小心谨慎,让梁老大两个跟丢了好几回,越是这样越让梁老大好奇,兜兜转转跟道城外,终于没人他们发现了去。这伙人除了城便望西去,走了四五里路,便见他们进了一片林子。梁老大两个远远跟了进去,原来那林中有一小座破败院落,那几人进去后就再没出来过。梁老大和赵季明悄没声地靠在窗边探查动静。没成想这伙人打是奇怪,就坐着那一动不动,话也不说。

  梁老大兴头越来越大,赵季明怎么催他回去也是无用,没办法只能回去备了干粮清水,再过来陪他在这耗着。等到第三日晚间,天上下起大雨来。两人冒雨等待,终于是又来了一伙。梁老大和赵季明躲了躲,等他们都进了屋里,两人正想出来,却从那屋里有出来了两人,站在门口望风。梁老大看这两人脚步,已知道着两人身手平平,便与赵季明绕过那二人,施展轻功来在屋顶上,轻轻挪了挪瓦片,趴在房顶一动不动听着这群人说话,竟是越听越惊。

  原来这伙人先后从陕州和蒲州赶来,约定了在这碰头,商议的事竟是如何拿住李秋若。梁老大心中又惊又奇,不知这李家娘子如何得罪了江湖上的人。又听那群人商定明日晚间动手,便即离开了这个院落。

  梁老大道:“这些人武功颇为不弱,李娘子一个女人家,虽说身上也有武功,如何应付得了。”赵季明道:“拉上咱们的人手去帮便是了。”梁老大却道:“咱们除了你我和郑老弟,哪里还有好手,如何应付得过来。”挠头苦思对策,猛地想起一事道:“每年这几日,聂先生都会再货油坡耽上些时候,我且去碰碰运气。怕只怕他门也知道这层关系,在那里埋伏了人手。”赵季明道:“聂先生不是与李娘子……他到都到了那,却都不来看看么?”梁老大道:“据我所知,是不来李娘子这的,我也不知为何。”便与赵季明回了高陵,把这事告知了郑之德。让郑之德去备了快马蓑衣,冒雨上路,一齐到了东渭桥,这才分别往昭应和货油坡去了。

  赵季明说了来龙去脉,对李秋若道:“娘子,梁老大嘱咐我说,若是明日晌午他没能回来,便让我两个无论如何护你离开。”郑之德却道:“就是他不回来,咱几个还对付不了几个狗奴了?这么灰头土脸的跑了,我可不乐意!”赵季明皱着眉头道:“这时候如何置这口气?”

  李秋若淡淡地道:“且等等梁大兄,若是明日未归,我们在做计较,我倒不想他带迅如来这。”赵季明道:“这时候最好先生能来,毕竟这事躲得了一时倒可,总不能一直躲下去。你也知道,我们那边除了我们几个,剩下的连兰儿也不如的,都是一群是用没有的料。”郑之德哼了一声道:“你也知道躲不过,那就打他个畜生的!”赵季明微愠道:“你莫要总这么大火气!”李秋若起身道:“二位兄长且去歇息罢,我已差人烧了热水,你们冒雨而来,却是辛苦了。”赵季明急道:“这……总该商量下对策。”李秋若道:“无妨的,二位歇息便是了。”已唤了兰儿取伞过来。

  赵季明无法,只得起身接了雨伞,与郑之德正要推门出去,却听李秋若道:“来了。”郑之德摸不着头脑,愣在那里,赵季明问道:“什么来了?”李秋若轻轻推开房门,赵季明、郑之德只听得雨声、风声交杂,哪里还有其他声响。刚刚跨出门去,忽听得雨中传来异样声响,赵季明凝神听着,似乎是有人在墙外行走,又接连传来轻微的“拍、拍”声,显是有人翻墙进来。

  李秋若稍稍抬高了声音道:“既然来了,就请现身一见罢。”黑暗中一人哈哈笑道:“李娘子好耳力。”陆陆续续从黑暗里走出十余人来,分明便是之前林中小院的那伙人。先前说话那人走上前来,一揖道:“在下史立,见过李娘子、赵二兄。”又冲郑之德道:“郑兄弟,还不过来?”

  赵季明刚刚还纳罕这伙人怎么来得如此突然,听了那史立的话这才恍然,想是郑之德准备马匹雨具之时把消息传了出去,却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他为何这么做。

  郑之德一跃到了史立身边,笑道:“史兄弟给我的数,跟着你们,可是一辈子也得不着。”赵季明怒道:“万没想到你是这等贪图富贵之人!”右掌平推,往郑之德胸前击去。史立闪身挡在郑之德身前,左手外划带开来掌,右手从左臂下穿出,抓向赵季明咽喉。赵季明侧身躲开史立一抓,左掌往他右臂弯击去,右掌反抓他左腕,脚步跟着踏进,欲抢了史立的形势。

  须知两人过招往往形势为先,谁先占住形势,便可握了胜券。史立却似浑不在意,右臂一抖,撞开赵季明来掌,结结实实按在他肩上,口里道声:“跪下!”赵季明直觉肩上如同压了一座小山,双腿支持不去,便要跪了下去。

  忽听背后风声轻响,顿觉肩上一轻,身子已被带回屋里,回头看时,却是李秋若。赵季明又惊又奇,如何想到李秋若有这等身手。

  李秋若道:“诸君准备的如此周密,怕不是只为了我一家罢。咸阳谢家,也是你们掳了去?”史立笑道:“娘子深居简出,消息却是灵通。如何?是我们请娘子走呢,还是娘子自己与我们走?”李秋若冷笑道:“就凭你们也想和他为难?”身子向前轻轻跃出,左手撑伞,右掌随意地按向史立胸前。史立只觉李秋若的眼睛隔着白纱布冷冷地注视着自己,心中升起一种异样感觉,浑身上下仿佛被摄住般动弹不得,胸前如受千钧巨力,身子枯叶般倒飞出去,口中鲜血狂吐,眼见是不活了。

  李秋若一击得手,翩然退回。院内众人初见她时只觉恍若天人,这时却如同见了妖魔,万不能相信这绵软异常的一掌便取了史立的性命。却听人从中一个冷森森的声音道:“妖法!”当即闪身出来,仗剑道:“我来会会你。”

  这人姓叶名舟,一套三十六路风煞剑在陕东道罕逢敌手。李秋若道:“兰儿,随意取口剑来。”兰儿应声去了。叶舟道:“不用了。”从身边一人腰间抽出剑来掷向李秋若。李秋若衣袖轻挥,把那剑打落在地。这时兰儿已取了剑来,李秋若接在手里,道:“你先进招罢。”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落叶满长安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