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生修武人第2章 茗水居棋盘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章 茗水居棋盘

小说:小生修武人 作者:啄拾 更新时间:2018-07-12 13:15 字数:3303

  孤衢城呈圆形,分为内外两城,占地万里。外城贸易交往繁茂,各色店铺林立,街道两旁种满银杏树。

  内城栽种着满城杨柳,宏大威武的建筑群鳞次栉比,城池巨大,便是步行,魏小生也足足走了半个时辰。

  茗水居,作为内城最大的外来产业,不仅作为赏乐之地,同时也是一栋大茶楼,乃是内城达官贵族最为喜爱之所。

  宽大的大门前是两头威武石狮,门上牌匾刻着烫金大字茗水居,门内别有洞天,厅堂古色古香,雕纹画字,厅中楼上,帷幔帘卷,各个房间皆是独自的茶房。

  “公子,请问你需要什么?”一名年轻女子款款问道。

  魏小生从怀里取出一块青木令牌,放在女子面前,说道:“给我一个上好的包间吧。”

  女子皓眸惊诧之色闪现,仔细看了一眼青木令牌,点头笑道:“公子,请!”

  “师傅给的令牌,还挺有用的。”魏小生嘿嘿一笑,随后进入一件二楼的茶房。

  茶房里四周放置绿莹莹的盆栽,靠近帘幔处便是一具茶桌,以及泡好盛在青花瓷杯具中的茗茶。

  “公子,小女子名叫冼云,是宗中三代弟子,请问公子来此有何贵干?”先前那名女子问道。

  魏小生一笑,说道:“冼云师姐,我是魏小生,来此是为了回宗,不过路程遥远,故此来此搭个顺风。”

  “公子,折煞我了,你这令牌我虽没见过,但有着宗中特有的手法在其中,手段高超,且上面有你的气机,想来你的身份不比我一普通三代弟子低。”冼云笑道,亲手斟了一杯香茗,递给魏小生。

  “嗯,就叫你冼云姐吧,你也比我大点,不以宗中规矩论了。对了,近日可有回宗的队伍?”

  “近日倒是没有,不过半月后茗水居的一些师姐弟要回宗一趟,他们可以快速回到宗中,至于这几日,公子可以暂住在茗水居。”

  魏小生颔首,谢道:“多谢冼云姐。”道谢之后,冼云离开,对于城中势力魏小生也没有多问,虽说他是第一次出莽林,不过他的师傅早就将各大势力及分布情况告之于他,其余没说的也就不值一提了。

  茗水居有四绝,琴茶文武。

  琴此处泛指音乐,每到夜间,便会有清婉端庄的女子奏乐,有时若见心仪男子,且会邀为入幕之宾。

  茶便是茗水居的招牌,煮茶所用水源自冰山融雪浸入地底滋润的清泉,茶叶皆是茶树最为娇嫩的时节,从茶树尖嫩芽采摘焙制,茗茶醒神,微苦回甘,乃是好茶。

  文,厅堂茶房里皆雕梁画栋,有各色字画,也有各色雕纹,皆是矫若游龙之笔,皆是文者提笔,同时,若是你有真功夫,自可以亲笔题书留名。

  武,茗水居厅堂正中央有一处圆形高台,其上有一棋盘,向来厉害。凡是有人想要比拼,可在棋盘上拼个高低,棋盘并不考验棋技,仅仅是为了使斗者比拼战斗技巧和功力,却要文雅许多。

  孤衢城四通八达,位处大业皇朝中南部,北通帝京,南及蛮夷,东达海域,北到西洲。天下人杰皆有聚于此处,茗水居自然聚集众多英才。

  二楼茶房相连却有着隔离,不过每一卷帘幔之后皆有身影,或多或少。

  在魏小生的感知中,有的气机霸道,有的柔中带韧,有的则是紊乱不堪,倒是有几个强大的气机。

  时间漫漫,魏小生品着茶,眼睛看着楼下厅堂,呼吸越发稳健,气流横起,他竟是在吐纳,只不过这般吐纳没有昨夜月圆时刻吸收精华时厉害,但功力也是越发稳厚。

  “师傅的《炼辰经》真是不凡,根基越来越扎实……咦,那不是那个坏蛋周少安吗?”一眼望去,厅堂里走进一名阴翳少年,脸色郁闷阴沉。

  周少安现在可恨死那个背长黑匣子的青衣面具人,就是因为他,他老爹把他从司法队里赎回来后,可是对他一顿乱批,还克扣了他一个月的月钱,至少一个月别想大手大脚的了。

  “周小少爷,听说你昨日可是进了执法队,哈哈。”

  周少安迎面走来一名华袍男子,戏谑的说道。

  周少安扫了他一眼,说道:“左元,你别高兴太早了,早晚有一天有你哭的。”

  左元袖袍一甩,说道:“好啊,我左元倒要看看你周小少爷怎么让我哭,哼。”

  两人眼神相交,浓浓硝烟弥漫一般,二人皆不退步。

  一道姣好的身姿款款而来,冼云笑道:“二位公子,现在何必争斗,待到黄昏,凌月姑娘作乐时,你二人在表现一番便是。”

  “凌月姑娘!”二人皆是一惊,二人眼中抹过一丝火热,即便是其他茶房中的公子亦是私语纷纷。

  “凌月姑娘,会是怎样一个人呢?”魏小生疑惑,想来也是一个奇女子,否则如何会引得这些人如此反应。

  黄昏独倚春风立,夕阳西下,昏色投入楼中茶房,倒影在杯盏之中,别是一番风景。

  现在茗水居几乎所有茶房皆满,魏小生耳边传来一声柔美乐音,那是琴筝拨动产生的音色,婉转音节如佩玉,清越有余声,动听入心。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

  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关山。

  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琴音和着女子轻语一般,犹如三秋晚照,便是此时此刻,众人也能从中听出落下的愁。

  词音醉耳,便是魏小生也忍不住点头。“好词,亦是好音。好个天上人间,竟将千古词帝的词曲唱的这般动听,倒也是好声色。”

  众人寻音而去,便不知何时茗水居最高处的三楼帷幔中平静坐着一女子,看不见相貌,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身姿宛若惊鸿,青丝披在肩头,手臂细长,葱兰玉指挑着琴弦,柔美的声音正在绽放。

  “是凌月姑娘,一定是她!”有人嚷道,一道人影悄无声息站在魏小生身后。

  “这位便是凌月吗?”

  “公子,这位正是凌月姑娘,或者说是凌月师姐。”

  “难道她也是宗中弟子?”

  “没错,她也是宗中三代弟子,不过属于长老真传。也是半月后回宗的带队师姐。”

  这时,琴音落下,歌声绕梁,三楼帷幔中,凌月姑娘依旧静静坐着。

  片刻安静后,周少安率先打破平静,叫道:“左元,此刻便是你我一决高下之时。”

  “那便棋盘来战!”左元应声,一步跃下,跳到高台之上,周少安也不甘落后,立刻跟上。

  二人隔棋盘对坐,引得许多人投目看去,不过依旧有人独自饮茶,不以为意,帷幔中的凌月姑娘不为所动。

  魏小生倒是兴趣盎然,饶有兴趣的看着。

  “规矩不用多说,开始吧。”

  二人手边放置一筒棋子,黑白分明。

  “我先开始吧!”左元喝道,一枚白棋子捏在指尖,内力运于其上,用力一甩,“咻”的一声定在棋盘中央,顿时一道白光绽放,随后湮灭。

  相比于左元,周少安则是自以为潇洒,萧萧然将黑棋子投在白棋子一格处。轻轻回头看了一眼三楼一卷帷幔珠帘,不过见无任何动静,眼中闪过一丝失落。

  周少安的黑棋子也放了青紫色光芒,依旧湮灭。

  随后二人手动棋落,斗得不亦乐乎。

  “这就是茗水居的万象棋盘吗?造型的确不错,陨铁所造,方寸正好,通体墨蓝。可这比武又是怎么回事?”万象棋盘便是茗水居“武”的竞技方式,师傅也曾给他说过,不过没有详说。

  冼云向前一步,身体自带一股香气,扑入魏小生的鼻腔,顿时馨气袭来,他脸一红。

  “这万象棋盘前期只是设局,后期才是主菜。每一枚棋子都能勾动棋盘中的能量,依据每个人的所见所闻,便能勾动能量构建万象模型,最后交锋,而这交锋……”

  就在这时,冼云话还未尽,一声暴吼传来,左云身前雾气氤氲,从中踏出一只背脊生刺,虎头虎身的异兽。

  周少安身前也有一团雾气,雾气散去只剩下一株藤蔓之体,巨大圆盘花头的植物,花头中间长着锋利的两排利齿。

  “左元构建的是铁背虎,这是深林中的强大异兽,脊背铁刺,虎牙含毒!”

  “周少安构建的是周家的图腾——噬兽花,据说此花生于莽林,以吞噬兽类为生,生命力顽强坚韧,利齿可断精铁。”有人出声感叹,“不过也有人不以为然,这不过是依照原形构造出的万象体,不过看来二人也是亲眼见过。”

  左元,周少安目绽精光,人手一枚棋子,似有千斤力一般定在棋盘上。

  “吼吼吼!”铁背虎一声巨吼,猛然扑向噬兽花,虎爪刚猛撕扯花身藤蔓。噬兽花不甘力弱,长长的藤蔓盘踞在铁背虎身上,缠住虎爪,噬兽花花头毫不客气的咬向铁背虎的脑袋,不过虎背挺起,花头被刺缩回……二者打的不可开交,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在棋盘上空对峙。

  “快分出胜负了。”冼云一笑。

  果然,虎背铁刺趁噬兽花溜神,割破藤蔓,趁势一口咬在藤蔓与花头连接的位置,随后噬兽花消散。

  “咳咳。”周少安口中溢出血丝,显然受创,他的脸色一下苍白。

  “你输了。”左元得意洋洋,回过神来看着三楼凌月姑娘的帷幔珠帘,作为规矩,当夜主人需为每一场胜者弹一曲。

  一曲洋洋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很是壮阔,茗水居中每一号茶房客人皆沉浸在狂涛战意之中。

  魏小生回头对视冼云,笑道:“我所料不错的话,万象棋盘其实是毅力方面的精神攻击吧!”

  冼云嫣然一笑,与此同时,一道目光从三楼帷幔珠帘之中投射到魏小生的茶房。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小生修武人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