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辄迎佛骨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迎佛骨

小说:五代辄 作者:月殇殇 更新时间:2018-07-12 17:36 字数:2708

  咸通十三年(公元873年)春,唐朝帝王又一次迎来了佛骨,从开元盛世,到如今的风雨飘摇,这已经是第五次举行这么盛大的活动了。

  在迎佛骨的历史中,前四次的总和恐怕也比不上这一次的盛大。懿宗实在是太老了,再没有了年轻时气吞山河的熊心壮志。俗话说的好,国之将亡,乱世将至,天下间的妖魔鬼怪都横行无忌,四处作乱,而朝廷也无力去约束它们了。

  大唐,长安,大明宫内。众卿家,此次迎佛祖,必定要慎重对待,朕要不能有一丝差错,这里的佛祖并不是真的佛祖,而是一具骷髅。一位身袭明黄色的龙袍,乌黑的长发束起,头戴着冠冕,系着明黄色的冠绳,细细的珠链流苏垂落在发梢两边的中年人说道,此人正是大唐帝国的王,看这中年人的模样,估计刚到不惑的年龄。

  下面百官听到此话都纷纷站出迎合,一个个的附和着刚才中年人说的话,甚至有的人都想拍拍自己的胸膛,以此表示对皇帝的忠心。

  就在此时,一位身穿紫色官服,官服上面绣满了飞禽走兽的老人,走了出来,看其官服就可以断定,这人至少是一位三品大官。

  启禀陛下,老臣有奏,迎佛骨花费甚多,近年战事颇多,国库空虚,百姓大部分成了流民,四处奔波,饿死,冻死者不计其数。实在是无力再去迎取佛骨,忘陛下三思而行。在老人说完以后,立刻有人紧跟其后。陛下,臣附议,臣也附议……

  上面的中年人看着这么多反对自己的人,面上甚感无光,眼角逐渐显露出一丝怒气,可看了看下面带头说话的人是自己刚刚提拔上来的宰相刘瞻,自己又不好反对,如果反对的话,那就不相当于是用自己的左手打自己的右脸吗……

  在这时,站在老人旁边的另一个人捕捉到皇帝眼角的那一丝怒气,立刻站了出来。刘大人此言差矣,迎佛骨乃是扬我国威,给那些乱臣贼子看看我们大唐的实力,只要陛下一天在位,他们就是秋后的蚂蚱,都是自寻死路。此人正是另一位宰相,姓路,名岩。说起此人的事迹,可谓是一片狼藉,不说出了门,就会被人拉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给活活打死,那也差不了多少了,由此可见百姓对此人的厌恶。

  可是,此人极擅长结私营党,巴结上了驸马爷韦保恒,在官场上可谓是混的风声水起。

  上面懿宗听到此言甚是心悦,又恐其他人再次提出反对意见,就马上一拳定音。朕心意已定,众爱卿多多看照,退朝!

  说罢,立刻逃跑似的走出了大殿,留下一群面面相觑的大臣们。刘瞻看到懿宗已走出大殿,自己又无可奈何,叹了叹气,也走出来了。路岩看到刘瞻一脸愁容,心里不由有又高兴了几分。能给老对头添堵是一件让人十分开心的事,不仅给皇帝留下了好的印象,更是在皇帝面前落了刘瞻的面子,更何况他看到了皇帝眼中的那一丝怒气,这个刘瞻啊,宰相估计当不了几天喽!

  刘大人一路走好啊,小心有哪个不开眼的家伙犯上作乱!要不要让我的侍卫护送你一段路程啊,出了大殿路岩对刘瞻道。

  听到那令人作呕的声音,刘瞻毫不留情回道:“不烦路大人费心了,要是有那几个胆大的小毛贼,我的侍卫也足以应对”。到是路大人要小心点,听说前几天有刺客要杀大人啊,不会是伤天害理的事做的太多了,有些人看不惯大人的作风,派人来杀大人吧!

  听到刘瞻讽刺的话语,路岩不由想到前几天的一个夜晚。当时,他正在坐在自己的书房中,一点一点的销毁自己这几年做黑账的证。突然一个黑影袭来,意识到不对情况的路岩赶紧把账本扔进火盆里。

  可是,在半途中被那蒙面人伸手拦截,要不是前几天收锣到一件杀人与无形之中的袖箭,恐怕今天自己也就站不到这里了。

  嘿嘿,想到那个杀手的下场,路岩不由露出一丝冷笑,中了自己的袖箭,不死也要掉层皮。

  想到这事路岩就被气的咬牙切齿,于是脸色一黑,拱了拱手,说道:“多谢刘大人提醒了,本官还有事,就先走了。”

  唉!近几年陛下越来越胡闹了,恐怕自己这个宰相做不了几天喽!陛下即位以来,光是宰相就已经换了十几位。大唐的未来到底要走向什么方向呢?

  走出宫门,刘瞻又回头看了看这巍巍荡荡的宫殿,不由有些憧憬,当时太宗在此一扫天下,开创了开元盛世,那该是怎样的情景啊!又想了想现如今的陛下,希望他能,恍然大悟,不说开创一个盛世,就算仅仅能给大唐指一个正确的方向也行。

  大明宫,御书房内,朴实无华的书桌上面摆满了需要批改的奏折。一位身着皇袍的中年人走了进来,紧接着后面跟了两个宦官。中年人怒气冲冲的坐在了书桌面前说道:“朕这几天对大臣们太宽容了,这迎佛骨是何等大事,他们不仅不支持,还反对,我看这个刘瞻不想做这个宰相了。”

  大家(这里指皇帝,关系亲近的人才这样称呼)别生气,这个刘瞻不识好歹,找个借口把他贬到偏远地区让他冷静冷静。说话这人是个太监头子,名为刘杰,懿宗能当上皇帝他出了很大的力。因此懿宗很宠信他,因此他也敢在懿宗面前说一些旁人不好说的话。

  自懿宗登基以来,光是宰相换了十几位。不是他们没有本事,而是没和这位刘大总管打好关系,或者又是得罪了这位。

  你啊,什么话都敢说!不害怕那些清流谏官来弹劾你蛊惑圣心啊!中年人说道。

  刘宇杰说道:大家说笑了,你那么圣明,岂是小人能蛊惑的了,小人天天在大家你身边沾点仙气。整个人都感觉舒服多了,大家那么圣明,大唐在大家的带领下一定能再次崛起,达到当初的开元盛世。

  哈哈哈,这话我爱听………

  长安城,方出阁内,一位身穿浅青色长袍的年轻人坐在窗户旁。长袍是上好的丝绸,绣着雅制竹叶花纹的雪白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腰间挂了一块雪白无暇的玉佩,放眼望去就像一块羊脂玉一般高贵。少年望了望巍巍荡荡的大明宫城,突然笑了一下,那笑容颇有点风流少年的佻达,又带有一丝不可观察到的讥讽。

  少年说道:方叔,走吧!该回府了,你去准备一下回去时用到的东西,这为期半年的考察时间算是结束了吧!

  是,少爷,属下这就去准,站在少年后面的壮汉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唉,又是半年,不知道姐姐是不是有站在城头上面等着我回去,想到自己的姐姐,少年不由会心一笑。突然,不知又想到了什么,少年的双眼变得犀利起来,低声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话语喃喃道:没有人,没有人可以把你从我身边抢走,就是天皇老子来了也不行。

  哼!朱温,最好不要让我碰到你。

  张氏商行,一名大汉走了进来,大汉走到一位看起来颇为精明且留着八角胡须的老人旁说道:少爷说可以启程回归了。

  听到大汉传递来的消息,老人浑身一颤低声说道:要开始了吗?

  随后又叹了口气,乱世将至,这是要堵上所有的东西,包括自己的身家性命啊!

  宋州城墙上,一位少女站在那里,格外的引人注目。少女身着白色的拖地长裙,宽大的衣摆上绣着粉色的花纹,臂上挽迤着丈许来长的烟罗紫轻绡。芊芊细腰,用一条紫色镶着翡翠织锦腰带系上。乌黑的秀发用一条淡紫色的丝带系起,几丝秀发淘气的垂落双肩,将弹指可破的肌肤衬得更加湛白。

  少女双眸看向远方天地交接的那一点,发现没有自己所期待的人出现,不由的叹了声气…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五代辄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