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灵域第一章 洛城酒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章 洛城酒肆

小说:重生灵域 作者:月默赤兔 更新时间:2018-07-12 16:46 字数:2184

  灵州东部,最为繁华的当属玄枫国的旧都洛城,更兼九曲回廊,背山面水,地势尤为险要。从城东的临仙门进城,向西不过两里,便是一家名叫茗香楼的酒楼。

  酒楼本来是茶馆,但是这几年来是往来歇脚喝酒的豪客居多,酒楼的东家倒也颇有些见地,索性也就把墙上附庸风雅的字画扯了,还不知从哪里请了位号称“百事通”的道士来,专说些天下的趣闻逸事。

  想那洛城里虽然已经似乎是世外桃源,也还不免有奸商巨贾假借着朝廷的名号行些坐地起价、囤积居奇之事。,更何况四处或游历、或逃难的人都纷纷传言贺州竟然有人已经反了,大家最近自然也是人心惶惶。

  此时,正是初春的光景,洛城的主道边,桃花、李花开放得正是灿烂,杨柳依依。放眼看去,满城里冠盖如云,商贾豪客不绝,学子书生打扮的人亦是纷纷嚷嚷 ..

  这一日,茗香楼的店伙张三正在门外招呼客人,只见川流不息的人群中,三人骑着马正从望京门往西来。说也奇怪,满街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那么多人,这三匹马竟丝毫不惊不乱。

  待到渐渐走近,张三更是大吃一惊,原来这三匹马居然都是纯白色,犹如是神仙骑的龙驹一般,再细一看,连蹄铁似乎都是包了一层白银,张三见识虽少,也识得此等纯色的马不是寻常人家能用的起的。

  到了店前,后面似乎是随从的两人一齐跃下马来,看了看茗香楼的招牌,一齐回身向马上那人欠身为礼,一人恭敬道:“公子,正是这家酒楼了!”

  那公子一身白衣,看着很是俊秀儒雅,脸庞却又像刀削的一般坚毅。他看了看招牌,哂笑一声,说道:“酒馆偏叫茗香楼……”说着,便慢慢从马上下来。

  他两位随从都下马时身手矫健,腰间还佩着刀剑,显然是江湖中的习武之人。倒是这位公子,下马时还不慌不忙地踩着马瞪,还靠两位随从搀扶了一把,想来这是哪家的公子哥出来游历,惧怕盗匪,于是特地请了厉害的人物贴身保护。

  张三一看三人这么大派头就冲着店门来了,赶紧捧着笑脸就迎上去。那白衣公子看也没看他一眼,径向前走了。一名随从把三匹马的缰绳往他手里一搁,呵斥道:“别愣着,喂好马!别打什么主意,小心被马踢!”

  张三赶紧点头哈腰地把绳子接过来,边小心翼翼地伺候着马往后面去,心里却大骂着欺软怕硬的狗奴才。

  门是向南开着的,两侧是一幅对联:尘虑一时净;清风两腋生。”那公子看后笑道:“这便是酒楼的对联么?滑天下之大稽!”那两随从只恭敬地点头应和,再没有一句多余的闲话。

  一进门,便是一间宽阔大约都有百步的大堂,零散着摆布许多八仙小桌,看似凌乱,却也是错落有致。大堂的四周有扶梯,可以直上二楼,也是一圈的桌子。大堂的最西边是一个讲坛,想来就是说书先生的场地。

  主仆三人还未细看,就听见老者的略嘶哑的声音传来:“庆历五年,也就是大前年,琅邪人造反,引九公山为根据地,转战南北。就这起初一百来人的琅琊军,已经和再前一年的绿林军一样成为朝廷的心腹大患了!……古人云,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可朝廷承平日久,势弱多年,那里还有兵将可调” 旁边的正听的起劲的众人皆是摇头叹息。

  那公子仔细打量了一下那老者,身着一件藏青色道袍,虽然矮小,且已经是白发苍苍,却也是精神矍铄。此刻正讲得兴起,底下更是座无虚席,还有很多人即使站着也是听得兴味盎然。

  站是站,却不敢站到前几排去,那里都是些带刀剑的壮汉。店里的伙计却不多,大都在前几排伺候着。店里四周有七八个大水缸,不时有伙计抬出成桶的水来往里倒,任由一般的客人自己取用,也不收钱。

  那老者以手扶须,看到大家都等的急了,才不慌不忙的接着说下去。

  那公子本来只是笑着听那老者说话,神情潇洒自若,也不知道是赞许还是轻蔑,倒是听到他往下说到“王者以四海为家,兆人为子”才隐约有一丝正色,暗暗点头。

  其中一个随从看到自家公子难得有好兴致,便往前靠了靠,走到一个接近说书人的桌前,将一锭约莫有十两重的金子扔了上去。

  那桌上临近窗户,视野开阔,又兼靠近那说书人,自然也是极为抢手,此时也早已坐满了江湖豪客。

  江湖人大多好面子,那随从扔出金锭份量虽然不轻,也有桌上的人觉得不爽,跟那随从几句争论不合,便忍不住欲要拍案而起。

  同桌的朋友突然面色一变,紧紧扯住那人的袖子,以目示意。原来硕大的金锭上居然印上了一个清晰的指印!

  旁边的人分分面色骇然,神情难看,勉强冲着那随从拱了拱手,便急匆匆离去。

  另一随从见一切已经妥当,才低声在那公子耳边说了句话,那公子点点头,就走到那桌子上坐了下来。

  两随从居然还是必恭必敬,垂手站在那里。那公子道:“柳三,柳四,你们俩辛苦了,也坐吧,太惹眼了不好。”两人立刻坐下,却还是束手束脚,不敢轻易动上一动。

  茶馆里很热闹,别人都未曾怎么留心身边的事情,倒是他主仆三人这般行径,却让一个小伙计看在眼里。

  这小伙计大约也就十五、六岁的年纪,浓眉大眼,穿着一身青布衣衫,已经洗得发白,倒也还整洁。

  他看着那主仆三人时,那公子其实也在打量着他。那小伙计是和同伴一起抬茶水出来的。那茶桶大约直径三尺,一桶几乎可以灌满墙角的那缸一多半。

  那小伙计和同伴担着这么重的茶水,脚步依然稳健却也不算奇怪,只是那桶水居然平稳如镜,半点也不见溢出。

  那公子不禁暗暗称奇。当下点头时,正巧那小伙计的眼光也看了过来。两人一个对视,那白衣公子才发现最惹人注意的是他那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又端正肃穆,甚至让人觉得这是一个稳重的长者,笑起来才有一些少年的俏皮。

  那小伙计居然也不畏惧,一点不慌乱地微微点头,很诚恳地笑了笑,算是打招呼。那公子心中更觉得奇怪,也不由颔首,微微笑了笑。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重生灵域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