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十序章 战天 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序章 战天 人

小说:道十 作者:罗四少 更新时间:2018-07-12 20:27 字数:4080

  九重天下,一个少年缓缓而来。

  第一重天,浩瀚无边,这是一片暗红色的土地,少年似乎看到了无数强者用鲜血浇灌这片土地。

  第二重天,云雾飘渺,飘渺不知几十万里。一阵狂风刮来,所有的云雾都被吹散了,大地传来阵阵颤动,前方一望无际的巨人,如海啸一般涌来,仿佛是天崩地裂了一般,第二重天摇摇欲坠。

  “毁灭!”少年站立在虚空中,轻轻喝出这二个字,言即法,行即则,天地法则

  唯我而定,在这一刻,在少年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仅仅两个字出口,一切就真的发生了!

  毁灭一切阻挡!

  少年连破八重天,来到第九重天,九重天之上,阴云密布,煞气森然,地上铺满了一条骨路,直达天道台。

  而九重天上还有四人,他们分别是剑王、武王、人王、刀王。

  “是时候了结一切了!”剑王大喝道:“我都等得不赖烦了。”

  武王也同样大喝道:“该结束了吧!”

  “若你们已经等不及下去了,我就勉为其难帮你们一次。”少年淡淡开口。

  “六道轮回!”少年轻喝,双手划动,星辰颤抖,无数星光交织在一起,形成六个黑洞,成六角之势,将四人笼罩。

  “啊,不!你怎会如此之强,你是谁?你……”四人的肉体彻底的崩溃了。

  “该你了。”

  “是吗,我很想见识见识!”九天之上天道浩大的声音传了下来,无比的冷漠,似乎没有什么能够让他情绪波动起来。

  少年右手一抖,拿出一物,这是一幅画,画上有一百只异兽,每个都栩栩如生。

  这一百只异兽在异兽榜,从第一名到第一百名,每一只都是无比强大的存在。

  少年左手一抖,无数卷阵图浮现,有天绝阵、地烈阵、风吼阵、金光阵、寒冰阵、红水阵、红砂阵、烈焰阵、落魂阵、化血阵等十万阵法,从天阵榜第一名到一百名,剩下的一些阵法虽未能入榜,其威能也只是稍逊半分。

  少年大喝一声,黑发随风飘扬,他的双手在缓慢的划动着,一道道异兽被其唤醒,分别是吼、遁地兽、神象、魈父、应声虫、庆忌、并封、夫诸、当康、山蜘蛛、鸣蛇、南海蝴蝶、幽、狸力、马交、孰湖、患、鬼车、媪、九婴等一百只异兽。

  随后,天空中一道道五光十色的波动,席卷向高天。

  “很好,我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样的威胁了。”天道冷漠的话语依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轰隆隆”

  毁灭的气息,浩荡而下,一百只异兽联手施展出自己的神通法术,冲向天空,杀向天道,但终究不是天道对手,魂魄粉碎,彻底的灰飞烟灭。

  十万绝阵开启对抗着天道,这片世界许多的地方开始崩溃了,大地在下沉,高天被撕裂。

  金之法则、木之法则、水之法则、火之法则、土之法则、阵之法则、冰之法则、雷之法则、风之法则、力之法则、吞噬法则、星辰法则、毁灭法则、生死法则、时空法则、等三千大道法则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

  少年大喝道:“法则合一,十方绝域!”

  当三千法则融合打出时,一股毁天灭地的威能弥漫开来,九重天化为齑粉。

  “啊……”

  天道难以承受,发出了厉啸。

  在隆隆巨响声中,天道一片片崩碎,尽管又重组在了一起,但那崩碎的区域光亮明显的暗淡了许多。

  天道被逼的后退,最后将一轮巨大的毁灭圆盘低在了身前,末世盘,天器榜第一名。

  “天道之下皆是蝼蚁!”

  天道无情冷喝,无尽威压浩荡而下,毁灭性的神光笼罩了下方的少年。

  毁灭性的力量不断轰下,一道道绝阵在崩碎。

  “众生灭天道!”

  大陆上无数的生灵之力如潮水般,疯狂涌来。

  “天剑来!”

  湛泸、赤霄、太阿、龙渊、干将、莫邪、鱼肠、纯钧、承影、无垢、山海、十拳、赤羽、天罪、断空等无数绝世名剑

  ,划破空间,直冲而来。

  少年将众生之力赋于无数名剑之上大喝道:“万剑朝宗!”

  万道剑光,直冲天际,轰隆隆的巨响不绝于耳,当巨响平息后,天道终于崩碎,彻底的毁灭了。

  “一切都结束了吗?”少年茫然的看着这个破碎的世界,他的心无比的空洞,因为所有关心他的人都不在了,最重要的是她不在了。

  这时,六个人走了过来,单膝跪地,同时开口道:“感谢阁下为我元明、赤明、光明、圣明、玄明、天明大陆,铲除恶天道,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少年看着空荡荡的天空,轻轻说出一个名字:“莫辰逸!”

  说完这个名字后,天空出现一道门,少年上前打开此门,门后喊杀声震天,天空中无数人在飞舞,又有无数人在下坠,战场中一个人大喝道:“天若弃我,天亦可欺,世若遗我,世当戮灭,天弃世遗,诸天幻灭,古今贯穿,唯我独立,此身不朽,万古长存!”

  少年向前踏出一步,跨入门后,门轻轻关上,消散在天地间。

  ……

  一个房间内,一名少女,正在看某电视台节目,主持人的声音传了出来。

  “接下来欢迎今晚的特别来宾!暮雨泽和邱晨雨!”

  “hello,大家好!”

  台下传来雷鸣般的欢呼声。

  “现场观众的反应相当激烈啊!”

  “没办法啊,因为秋邱晨雨太帅了,每次粉丝看到他都很兴奋。我实在是羡慕的不行啊!”

  “暮雨泽,你要是不改一下你那过度活跃的性格,恐怕很难受欢迎。”

  “主持人先生你太过分了,怎么能那么直接地把事实说出来……”

  哈哈哈……

  少女名叫李明月,育才中学高中一年级生,从学校放学回来的李明月,在家做完作业后,打开电脑,看了起来。

  接下来我们来关注一下电影圈,《冰器》这部深沉派的电影,为什么在选角中选中谐星一般的暮雨泽,依然是大众热议的焦点。暮雨泽一直都活跃在于喜剧之中,这次会是怎样的选角呢?甚至有人认为,双人组合中的邱晨雨,更适合演这部电影。组合中性格相反,表现力截然不同的两人,总是让观众注目。在电影中,暮雨泽将会怎样演绎呢?让我们一起来期待吧!

  “暮雨泽,你到底什么时候才回来啊?”

  “怎么,想我了吗?明月……”一个少年从窗口翻了进来:“我回来了……”

  被叫作暮雨泽的少年拿出一张纸,递给明月。

  “这是?”

  “是我这次出演电影的首场招待卷,虽然这次演的是配角,但和我从前演的角色不同,我们下周一起去看吧。”

  “嗯,我很期待。”

  “明月,这几个月的拍摄真是累人,终于可以呵呵休息一下了。”

  “雨泽,我相信总有一天,会让大家了解你的努力。”看着熟睡的暮雨泽,明月在心里默默道。

  明月和暮雨泽的初次相遇,是在小时候的某一天,正在看电视的小明月,听到楼下有汽车声,走到窗前,向下望去。

  “对了,妈妈说今天有新邻居搬过来。”

  正当小明月好奇时,一个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

  “没想到新来的邻居和电视屏幕中的是同一人,真不敢相信,他就是我的新邻居,但他看起来为什么和电视里判若两人,一脸忧伤……”

  这天晚上,正当明月对雨泽的事感到疑惑时,一阵‘砰砰’的敲窗声,从外面传来。

  “是谁?”

  “晚上好,我是刚搬来的,我叫暮雨泽,我爸妈在吵架,我可以过来玩一会儿吗?”

  “好,好的。”

  “打扰了。”

  华宇小区的特点是,相邻两户之间建有空中走廊,所以暮雨泽找明月玩,大多不走正门。

  “父母吵架你不担心吗?”

  “没什么,我都习惯了。”

  “习惯?”

  “但如果是我,这个时候我不想笑,但是如果我不笑,导演会喊卡。”

  直到初中那年,暮雨泽正准备与一名叫邱晨雨的少年,结成组合,以偶像路线出道,没想到此时,暮雨泽因为伤人事件,负面新闻铺天盖地而来。

  明月拼命挤出围观的人群,这时却被人拉住。

  “明月你不要进去哦,那孩子刚才狂砸了一翻东西。”

  “明月进去可能会受伤,那孩子被宠坏了。”

  “明月不可以接近他哦,那小明星被宠坏了。”

  “像明月这种品学兼优的好孩子,不可以接近他。”

  “听阿姨的话,回去吧。”

  “对啊,对啊。”周围邻居一阵七嘴八舌。

  啪!

  “你们懂什么!你们这些只会站着在别人家门前议论纷纷的大人,有什么资格说那样的话?!”

  明月转身进屋,看到屋里坐着伤痕累累的雨泽,轻声呼唤道:“雨泽……”

  “什么啊,就连明月也过来看热闹吗?”

  突然明月紧紧抱住雨泽,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雨泽,我确实和大家一样是局外人,我不能说我了解你的痛苦这样的话,我只想对你说,但那能怪谁呢?大家都只能看到事情的表面,痛苦伤心的时候,不用强颜欢笑哦,我们这里没有导演。”明月说完,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围观的众人十分惊讶,仿佛是看到天使在维护恶魔,人们只是一味谴责雨泽,却没人问过雨泽打架的原因。

  ……

  “滚开啊,你个实验品,怪物!”一对夫妻狠狠驱逐着一个男孩。

  “老公,明天把他送入实验所,没有问题吧?”妇女厌恶地看着男孩。

  “没有问题,已经说好了,这种怪物就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上。”中年男子手里拿着沾满鲜血的棍子,正准备再次打向男孩之时。

  “够了,实验所需要的是完整的身体。”门外出现一个美丽女子与一名黑西装保镖,皱眉看着夫妻两人,将一旁的男孩拉了过来。

  “这……”中年男子有些尴尬的收回木棍,将妇女护在身后,戒备的看着男孩。

  女子慢慢打量着眼前的男孩,满身灰尘和一张稚嫩的脸,浑身皮肤青一块紫一块,手掌之上,向下滴落着鲜血。

  “演示给我看你的能力。”女子缓缓道。

  没有丝毫动作,男孩四周的桌椅全数爆裂开来,让女子以及保镖眼神一亮,而对面夫妻厌恶之感更甚。

  “很好,你有什么愿望,在进入实验所之前的人,都可以有一个愿望,能力范围之内,都会满足你的。”女子微笑着说道。

  “五百万。”男孩青涩的嗓音回荡在房间内,对面夫妻的眼神闪过一丝贪婪,转而被庆幸所取代。

  “给他支票。”女子吩咐道,一旁的保镖拿出一张纸,眼神闪过一丝轻蔑,连小孩子也抵御不了金钱的诱惑。

  伸手接过支票,男孩直直走向对面夫妻。

  “你想干什么,我可是你的亲生父亲。”中年男子手持木棍对准男孩,紧张道。

  停下脚步,男孩抬起头,如银河般璀璨的眼眸出现在众人眼前,让人一阵赞叹。

  “爸爸。”一声呼唤却是让夫妻二人一愣,从来没有听这孩子喊过如此亲切的称呼。

  “如果,我是一个正常的孩子。”男孩终究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出口,只是那不符合年龄的落寞却让一旁的女子,不禁一阵心酸,这是需要何等的悲哀才能出现这样的眼神。

  夫妻二人不禁一愣,沉默过后,一旁的妇人却是开口道:“可能志强会很开心你叫他一声父亲吧!”

  眼中的神采完全暗淡,星眸也变为普通黑眸,男孩将支票放在夫妻面前,让女子和保镖一愣。

  “这算是补偿你们的,我唯一的要求,如果你们的下一个孩子也像我一样,希望你们好好待他。”男孩转身,慢慢的走出房间,消失于阳光之下。

  …………

  在清水中放一颗糖,不会太甜,但放一勺醋,就会很酸,捡到钱不会太高兴,丢了钱却懊恼不堪,人不能因为一件喜事,高兴一整年,却能因为一个创伤,郁郁终身,痛苦给人的刺激,总是远远大于快乐,所以人们宁可不得到,也不愿在失去,逐渐的不悲、不喜。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道十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