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棺第二十八章 消失的村民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八章 消失的村民

小说:出棺 作者:墨了东水 更新时间:2018-08-11 07:58 字数:4122

  “我草,谁啊,我草,你踢灭老子灯干嘛......”话没出完,嘴巴就被人给捂着了。我转头一扭,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大姑娘正瞪着小声道:“你是谁啊, 我怎么没见过你?”声音很水灵,胸脯也长的挺不错的。我一下没忍住盯着人家姑娘看了一会儿。

  啪的一巴掌就打到我脸上火辣火辣的“你个臭流氓!”

  捂着脸蛋,我这才反应过来,我可是来办正事的,于是赶忙道:“姑娘别误会,我是张村长请来的救兵。”

  “大伯,救兵!你个臭不要脸的流氓,怎么可能是大伯请来的救兵,我大伯是去找警察了,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那两人一鬼是一伙的!”说着就拿着手里的棍子要打我。

  “别别别,我真是救兵,我给你看我的警徽,我还有枪呢!”说着我就把证据掏了出来,这下这姑娘才相信我说的话。

  “好吧,臭流氓,我信你了,可你说话能不能小声点,别被那些东西发现咯。”说着手就指向凉亭边的那道身影。

  于是我压低了声音道:“那不就是村民吗,你怕什么?”

  “不是的,他们都不是人了,一个个跟丢了魂似的,这个看起来是落单的,村子里还有几十个这样的,一个个就在这村子四周游荡,看见人就咬,非常恐怖。臭流氓你仔细看他们的动作!”说着我就努力朝着凉亭上的那人看去,借着丝丝的月光,我这才看清楚那人的动作,走走停停,还不时的抽搐,嘴里一直在流哈喇子,也亏的月光照着凉亭的方向,我这才看清从这人嘴里流出来的哈喇子, 在月光下是那么的“耀眼”。

  “我说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啊,我叫张爱花,你呢臭流氓!”

  “能别再叫我臭流氓了吗,我叫王出土,你叫我出土就行。”

  “行,臭流氓。”

  “出土,王出土,你再叫我流氓我可要打你了。”

  “哼,我爱叫什么就叫什么,咱们先别再这待着了,你跟我先回家,我慢慢跟你说村子里的情况。”说着就拉着我东拐西拐的来到一座砖瓦房里,路上也确实如她所说,见到好几个行为怪异的村民。

  关上门,张爱花就从一个木箱里边取出了一根蜡烛。“流氓,你叫什么来着?”

  “王出土!”我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

  “算了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该来这!”

  我一听这话有点郁闷:“为什么?”

  “村子里闹鬼了,你一个警察来有什么用。”

  我呵呵的笑了一声,取下身上的布袋,从里边拿出一沓黄符:“在下除了警察的身份,还有就是斩妖除魔的阴阳道士。”这话一说完,张爱花就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水汪汪的眼睛滴溜溜的就往下掉眼泪:“流氓,不,先生你可要救救我们六盘村。”

  见这姑娘这阵仗,我连忙把它扶了起来:“你先起来,咱们慢慢说,村子里究竟怎么了。”把小姑娘扶了起来,她就开始一遍抽泣一遍跟我把事情说了出来。

  从张村长走后,村子里一直不停的死人,最后所有的村民就坐不住了,全部跑去找那三个外乡人的麻烦,可谁想,那三个人厉害得很,其中一个一脸死气的家伙,上去就把一个村民咬死了, 另一个跟他长的很像的人,拿出一把枪,就驱赶这村民去了村子中央的祖宗祠堂。之后所有的村民就统统被关押在祠堂里边。而这个张爱花,侥幸逃了出来,一直躲在村子里边。

  原本和张爱花一起逃出来的还有一个叫张六六的家伙,他们逃出来后,张六六就说要去找村长,到村长外边去搬救兵,而张爱花由于太害怕,就躲在家里不敢出去。赶巧今天晚上就看到村口的我提着个小灯笼鬼鬼祟祟的在别人家里偷吃人家的饭菜,就一路跟踪我到了凉亭的位置,确认我是个人后,才现身把我给揪住了。

  听到这里我才知道村子里已经变成了这副模样。“爱花,你是说村民现在还在祠堂吗,现在村子死了多少人了?”

  “前前后后,死了二十几个了。”

  “哎,你还少算了一个,你说的张六六我在村子外的柏树林里见到了,已经被人杀了。”

  “啊,怎么会这样,可怜的六六!我应该让他跟我一起的。”说着这张爱花又哭了起来,我赶忙安慰她,让她先别哭了。

  “爱花,现在当务之急是把大家救出去,你再伤心也没用啊!”

  “恩恩,我知道,我知道。先生你一定要救救大家伙,村子里的性命就全靠你了。”这句话提醒了我,村子里还有几百条性命等着我去救。接下来,我就和张爱花商量起来,该怎么救村民。

  --------

  村子祠堂外边!“爱花,准备好没?”

  “恩恩,随时准备动手!”

  我朝着祠堂后门的位置小声的对着门后边的张爱花打这手语。来的路上我已经放到了好几个怪异的村民,提前清出一条道来。

  而我此刻正在祠堂的墙上趴着,盯着里边的情况。在祠堂里边几百个村民被围在祠堂的大厅里,一个个低着头蹲在地上。而在大厅外边的院子里,三道身影正盯着驱使着几个村民搭建祭坛,不停的摆弄着。其中两道正是梁合有和梁合发两兄弟,还一个身上挂满骷髅的中年男人。

  而在祭坛上一股股的迷雾从里边缓缓升腾,朝着天空飘去,而后又冲着四方散开,我认出就是柏树林的那股迷雾。

  “妈的,这梁合发果然被人用邪术给弄活!”

  接着就听到这梁合有对着这名男子道:“大师,咱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别担心,今晚子时,阴气最重的时候,就把那群村民全杀了,倒时候,我的功力就会大增,你和你的鬼弟弟以后就跟着我,吃香喝辣完全没问题!”

  “哈哈,好,大师,有你这句话,我梁某人跟定你了!哦对了,大师,您手底下血青朋友,去追杀那名逃跑的村民到现在还没回来?”

  “什么,现在还没回来,不可能啊!你为什么不早说。”这名中年男人一下就怒里,拿起祭坛边上一个罐子就摔倒地上。

  梁合有连忙跪地上哀求道:“大师,是您说让血青去的,看您自信满满的。我就没敢多嘴,后来咱们忙活祭坛的事情。”

  “废物,净给我添麻烦,还不快去找!”说着就命令梁合有去找人。梁合有赶忙起身朝着祠堂外边就跑了出去。

  “等下,把你的鬼弟弟带上!”

  “是,大师!”说着这名中年男子就手上掐诀,一指点在一旁的梁合发眉心处,这梁合发猛的一下就跳了起来,直接从大门上方飞了出去。我庆幸这家伙没看到正趴在墙角的我。

  现在里边就剩下一个会用邪术的中年男人了,此刻正是机会来的时候。我朝着后门的张爱花打了个动手的手势。张爱花就对着祠堂边的一大堆稻草点了一把火顿时就浓烟滚滚。

  “什么味道!不好。”这名中年男人转头一看,后门起了一阵大火,村民们也被吓了一跳,纷纷躁动起来。

  见这情形,这名中年男人急忙就跑到后门去查看,我就趁这个机会,从墙根上跳了下去,落在院子里,对着村民做了个嘘声的手势,点燃了手里的火把,一把就扔在了祭坛上,一股更大的浓烟伴着火苗就飞窜了起来。

  来到后门,这名中年男人脚步突然一顿,看到门外一小堆的稻草在燃烧,心中咯噔一下:“不好,中计了!”说着就掉头朝着正门的院子跑去。

  而此刻我就站在祭坛旁边看着熊熊烈火在燃烧着。等那名中年男人看到我拿着火把站在燃烧的祭坛边顿时就大怒:”小辈,你敢坏我好事!“

  “怎么滴,你来咬我啊,草,害人的玩意儿,还有理了,谁给你的狗胆。”这两军对阵,最重要的就是士气,我可不能落了下风。这中年男人见我嘴巴硬,冷哼一声道:“你来了也好,我就替师兄收了你这小畜生。”说着就从旁边拿起一根木棍朝着我就冲过来。

  “等下,等下,打之前先报上名来,我不杀无名之辈,还有你师兄是什么情况,我什么时候得罪你师兄了?”

  “好,我今天就让你死个明明白白。我叫萨瓦,我师兄叫蒂卡。你夺了我师兄的鬼婴,这件事还有印象吧!”

  “我草,原来如此,原来是你们师兄弟俩合起伙来弄我。”

  “不错,是又怎么样,我在这里屠杀村民就是为了引起你们的注意,没想到你这小子这么快就从柏树林出来了,原本等我血祭了这帮村民,从邪神那里的到力量后再把你杀了也不迟,谁知道你这小子果然有点本事,居然坏了我的好事,看来血青已经死在你手里了。”

  说到村民。萨瓦扭头一看,发现身后空无一人。气的他鼻子都快气出血了!早在我和他对话的时候,张爱花就借着我转移萨瓦注意力的空档,把村民一个个从后门带了出去,直奔后山。

  见这家伙居然还冲我发脾气,我听完他的话是更恼火,居然为了抓我,不惜屠村,还害死了二十多个人,简直罪恶滔天。

  我咬牙切齿的挤出几个字:“你们这群邪术者,今天都得死在这,我第一个就拿你开刀。”

  萨瓦冷笑一声,从脖子上就扯下一块骷髅头,抓起来就往嘴里塞,嚼了半天,吐出来确实一摊粘糊糊的绿色物体。一喷到地上,这地就开始冒青烟,而后一个个死人头就莫名其妙的从地底下冒出来。我数了下,足足有二十个之多,这等数量我要对付起来,会有些难度。但有了上次斗法的经历,我有信心消灭这群降头鬼。

  虽然这次没诛邪敕令雷法符,没有天罗地网阵。但我的掌心雷配合五雷符,对付这群东西足有造成它们致命的伤害。

  快速画完掌心雷,同时大声念道:“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去!”手中正好二十张五雷符,疾驰而去,不偏不倚的打在这二十颗脑袋上。掌心雷瞬间递出:“给老子爆!”掌中闪电打在一道符上,瞬间连锁反应。

  轰的一声接一声,二十道爆炸声。这股连锁反应产生的效果,直接将这些脑袋炸的脑花四溅。萨瓦一个趔趄,捂着心口就吐出一口鲜血。

  气急败坏的萨瓦,嘴里开始叽里呱啦,说着我听不懂的咒语。我知道这坏家伙发出这种声音时候基本上又是在召唤什么玩意儿。

  有过一次教训,我哪能再吃瘪一次,只要不是罗刹鬼那种级别,谁来老子都不怕。

  手里多的就是符,虽然有这种心理,但面对敌人,依旧不能给他喘息的机会。萨瓦这一顿叽里呱啦还没说完,我已经贴近他的身体。一拳头打在他的面门上,直接把他干倒在地。乘他病要他命,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鼻血瞬间就喷了出来,紧接着我又事一拳打上去,一拳接一拳。足足打了他十几拳,鼻子嘴巴被我打的满是鲜血。

  等我打累了,萨瓦边吐血,边说道:“你,你,你,不讲规矩,我咒好没念……”

  “咒你二舅,王八蛋,老子给你这个机会我就是你孙子。”说完又一拳干在他脸上,这下牙被我打下一排。

  “我师兄不会放过你的……”萨瓦此刻还是不肯服软,没办法我又踹了他好几脚,之后,萨瓦脖子一歪,居然被我打昏过去。

  “操,用力过猛了,还有事没问完呢!”没办法只得找了盆水浇在萨瓦头上。

  一盆水下去,醒过来张嘴要说话,我啪的一巴掌又打了下去。这家伙气的脸都绿了,我打的那叫一个舒服。

  “说,刺客联盟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刺客联盟为什么要抓蔡老头,还有你师兄在哪里,他抓鬼婴究竟有何目的?”

  “哼,我是,不,不,不会说的,就算你打死我,我也不说。”萨瓦现在被我打的牙都没了,嘴里说话还漏风,却还是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我是越看越来气,伸手就想再给他几个巴掌,让他老实老实。

  可就在这个时候,异变凸起。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墨了东水 说:求收藏订阅,喜欢的朋友点一下谢谢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出棺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