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无垢二十 一伙的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二十 一伙的

小说:剑无垢 作者:鸢尾狐 更新时间:2018-08-10 23:05 字数:2648

  刚入长安,就远远地听到一阵敲锣打鼓之声,好不喜庆。

  马车慢悠悠的走着,海凰妃探出头来高兴地喊住李行歌,想凑凑热闹,看看是哪户人家在娶亲。

  “你呀,我们还得找人问问齐守义的家在哪里呢。”李行歌弹了一下她的脑袋。

  “你就去嘛,我就看一下下,然后帮你问怎么样?”她笑嘻嘻的在李行歌脸上亲了一口。

  “依你,依你,就看一下下。”

  两人将马车放好,费力挤进了人群,新郎官骑在高头大马上,不紧不慢的骑着。李行歌好奇,拦住一个妇人问道:“大婶,这是谁家的姑娘要出嫁啊?”

  “小郎君是外地人吧?”大婶指着新郎官远去的地方,“他要娶的是齐府的女儿,那可是前世修来的福分。齐府的那姑娘年芳十六,大名玲珑,小名为小蛮,那长相可就像是天仙儿一样。”

  小蛮。李行歌瞪大了眼睛,看向海凰妃,“小蛮要出嫁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本以为能赶上的,谁知道李奇耽误了这么多时间。”一路上巫江王的事情根本就没断过,原本定好的日程,生生的被拖了一倍之久。

  “幸好他溜得快。”李行歌问清了去齐府的路,拉起海凰妃上了马车,绕开了新郎官接亲的路,急急地赶向齐府。

  “哎,这姑娘也跟天仙儿似的。”大婶看清了海凰妃的面容,笑着说道。

  齐府。丫鬟满前忙后的在府里跑来跑去,老婆子也不止一次在催。小蛮身穿喜服,静静地坐在庭院中,托着腮,赏着院里的花。她的小脸有些忧愁,却带着笑意。然后她的笑意止住了,她要嫁的人名叫孙儒。

  “小蛮,怎么了?”周慧茹轻轻地走到乔小蛮的身边,用手摸了摸她的头,“孙家人都快来了,怎么还不去准备好?”

  “娘,我不嫁。”乔玲珑说道。

  “怎么可能你说不嫁就不嫁的,小蛮,一直以来爹娘都没有逼迫过你,一直的遵从你的意愿,但这一次绝对不行!”

  “娘,小蛮又何曾忤逆过你?”乔玲珑看着周慧茹的眼睛。七年来,乔守义夫妇的确从未逼迫过她,因为小蛮做的都是他们在想的,从未做过半丝不合他们期愿得。这一次不行,她要嫁的人不是孙儒,而是她的小二哥。

  神仙来了都说不动!

  李行歌刚走到乔府的大门口,就听见了哭喊声。他看见众多的丫鬟、老婆子硬拉着一名身着喜服的少女。少女哭喊着被拉进了屋子,竟让李行歌有种怜惜的感觉。

  “站住,你们干什么的?”看门的家丁说道。

  “我们要见乔守义。”海凰妃说道。

  不想嫁,怎能由得乔玲珑说道。乔守义气汹汹的进屋,亲手为她戴上花钗,沉声说道:“嫁,也得嫁,不嫁,你也得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怎敢违抗?”

  “我不嫁!今日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嫁给那个孙儒。”乔玲珑把刚带好的花钗掷在地上,狠狠地跺了两脚。

  “乔玲珑,今日,由不得你在此刁蛮。”乔守义举手便要打。

  “阿郎,门外有人求见。”

  乔守义把手一甩,嘱咐好丫鬟,再进来时,新妇一定要穿戴好。他出了门,却见一少年郎与一好似天仙下凡的少女,笑吟吟地看着他。乔守义料定这二人不凡,便开口问道:“敢问小郎君找乔某人有何贵干?”

  “我要见我妹妹。”李行歌笑道。

  “哦,小郎君的妹妹叫甚名字?”乔守义纳闷,早不早晚不找的,怎么偏偏这时候找上门来。

  “乔阿郎可还记得七年前,一姓池的人家?”

  “你是,李少主?”乔守义说道。他与秦客、李半愁相识多年,当年正是他给秦客说出李行歌所在的。

  “是。”

  “那不巧,小蛮今日出嫁,若是李少主......”

  “她不嫁,我听见她不想嫁。”李行歌的表情有些冷,还有些戾气,让齐守义一颤。

  “这可由不得李少主,乔某的家事,从不让外人插手。不久,孙家人就来接亲了,李少主还是请回吧。”乔守义冷哼一声,便要将李行歌赶出去。

  “阿蛮。”李行歌施展步步生莲,快速绕过几个迎面走来的家丁,推门便入乔玲珑所在的屋子。

  “拦住他!”乔守义喊道。

  这时,一名家丁跑进来喊道:“阿郎,接亲的队伍来了。”

  “先关上门,多拖一会。”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突然杀出的李行歌,把这里彻底地搅乱了。如果仅是乔玲珑不愿出嫁,那尽可以强推上花轿。但这李行歌,赶出去?怎么赶?连人家的衣角都摸不到。

  大门刚关上,就听见外面的人“催妆”,喊着“新妇子”好不热闹。乔守义硬是想不出个办法来,先拖着吧,反正外面的人也不知道是怎么个情况。

  屋门大开,门口的人却不是乔守义。乔玲珑定定的看着门口的少年,不知道他为什么知道自己的小名。丫鬟也不敢动了,她们看见门口的少年腰间、背后各配着一把宝剑,他好像认识自家小姐。

  “公子,可认识我?”乔玲珑觉得此人眼熟,有些印象,她思想了半天,眼泪险些落下,“二哥?”

  可不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二哥吗,他的模样更加俊朗了,声音也开始富有磁性了,但是那种感觉是不会变得。乔小蛮扑入李行歌的怀中,哭得是梨花带雨,不一会儿他胸前的衣服就湿了一大片。

  “别哭,我带你走。”她不嫁,那就不嫁。李行歌轻柔的擦去乔玲珑的泪,拉起她就要走。

  “诶,我呢?”海凰妃就明显的不乐意了,她从李行歌手中夺过小蛮的手,“你开路,我拉着小蛮。”

  我呢?乔守义很想骂人,他要找秦客,找秦客。找个屁啊,这师徒俩搞不好是一起的,他才给秦客发了喜帖没几天,徒弟就来这儿抢人了,明显是商量好的。抢人就算了,你还带个姑娘抢人!

  “把门打开。”李行歌说道。

  众家丁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开门。他拔出此生恨砍在门闩上,打开了门。门外,是众多金吾卫,其余的人不是被押解起来就是鸟飞兽散。巫江王李奇笑眯眯的看着李行歌,“巧吧?如果你们开门的话,也就这个下场。”

  乔守义哑然,这孙御史正如日中天呢,咋就成了逆贼了,还想着叛乱?他看向李行歌,没有说话。

  巫江王凑在李行歌的耳边,说道:“我查到害我的人是我六哥,还有孙御史。是他和吞火教勾结,又派人把这扳指给我,为的就是让我活着到不了长安。我想让你帮我,拿出我六哥坑害我的证据。”

  “我为什么要帮你?”李行歌问道。

  “因为我帮了你,要是你这好妹妹出了门,可就算是孙家的人了。”

  “我考虑考虑,等我回了四门给你消息。”

  “我现在就要答复,等你到了四门,谁知道你会不会玩个失踪。”李奇挑挑眉,“放心,这种事情急不来,等我真正抓到了他的把柄时,你再来帮我就行。”

  李行歌没有说话,他一直看着李奇,看得李奇心里发毛。良久,他才开口。“你帮我摆平他。”他指的是乔守义。

  “我让老头子给你赐婚怎么样?”

  “还能这样玩儿?”李行歌再一次瞪大了双眼。

  “咳咳,我在这里呢,你们两个想干嘛?”海凰妃超不乐意。

  说到底,最闹心的是乔守义,大喜的日子,有人来闹腾,而且女儿差一点就成了逆贼的儿媳。这也就罢了,你巫江王提什么圣上赐婚?没看见李行歌这小子心动了吗?你们都是一伙的。

  “李少主,路上小心。”周慧茹居然还为乔玲珑准备好了路上要带的衣物,和出嫁用的首饰。

  一口老血涌上乔守义的喉咙,一伙的,都是一伙的。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剑无垢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