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峥嵘第27章 身躯猛地一抖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7章 身躯猛地一抖

小说:大河峥嵘 作者:白学究 更新时间:2018-08-03 20:13 字数:2228

  “哥,你能不能给高书记说一说,让他把李满荣的村长拿掉?”尽管李满荣当了村长以后,没有为难过自己,但是,也不知是咋回事儿,范文功对这个村长很反感,甚至到了厌恶唾弃恨不得即刻弄死他而后快的地步。

  如今,新上任的乡党委书记高义勇是大哥的同班同学,如果能够借助这层很铁也很有用的关系,在拿掉李满荣的村长的同时,自己能够顺利上位,那实在是最好不过的了。

  这是范文功今天特意将大哥一家人,很热情地留在自家的根本原因。他认为,自己和范文斌是一母同胞兄弟,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这个时候不用兄弟关系,还等到何年何月?

  见弟弟如此直言不讳,范文斌在吃惊之余,暗自默默地深思起来。范家和李家,同为范家渡的大户人家,几百年以来,恩恩怨怨纠缠不清,至今还是一团剪不断理还乱的乱麻疙瘩。

  在爷爷的丧礼上,李满荣代表村委会,送来了花圈,还以后辈的身份,趴在范老太爷的灵堂前,磕了三个响头。这一举动,令范文斌很感动,对其以前的不良印象,有所改变。

  再说,李满荣当上村长的内幕,到底是白还是黑,谁也说不清楚,自己更是一无所知,怎能只凭弟弟的一面之词,就敢很冒昧地利用高义勇是自己同班同学这层关系,做出一些荒唐事情呢?

  于是,他冷冷一笑,沉声说:“文功,你想的太天真幼稚了。李满荣是大家公推公选的村长,名正言顺,人人皆知,不是谁想拿掉,就可以轻飘飘的一句话能够拿掉的。”

  至此,他也明白了,弟弟为何要很热情地请他一家人留下来的真正原因。以前,对这个弟弟,他觉得有亏欠,在力所能及的前提下,能帮则帮,毫不迟疑。因为自己上高中上大学的所有花费,以及家里的农活,就全靠父亲范有民和弟弟范文功。

  可是,今天晚上,听范文功这么一说,范文斌心中竟涌起了一丝淡淡的不满。高义勇是自己的同班同学不假,和自己的关系很铁也不假,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就是自己出面说话,高义勇也未必肯听。再说,自己还不愿意说这句话呢。

  见大哥当面拒绝了自己,范文功脸色猛地一沉,紧盯着对方,片刻,鼻孔里发出一声重哼,略有不悦地说:“李家人以前是我们的长工,可后来,骑在我们范家人脖子上拉屎撒尿。李积真欺负了爷爷几十年,还差一点要了爷爷的命,而今,李满荣又骑在咱范家人头上作威作福,你作为范家的大孙子,也不管一管?”

  在范文功的潜意识当中,如果能够当上村长,就是出人头地的象征,也是替老范家挣得脸面的光荣举动。以前,因为家庭孩子多以及自身不努力学习的缘故,初中毕业后,就跟着父亲成天和土地打交道。

  当年,也就是八十年代中后期,哥哥妹妹弟弟都在外地上学,需要大笔的学费和生活费,而这些钱,全靠他和父亲母亲起早贪黑,风里去雨里来地从土地里刨出来。一想起自己受过的苦难,范文功的心头就不由自主地涌起一股重重的怨恨气。

  尽管哥哥范文斌妹妹范文春两人,这几年对自己的帮助很大,让他略微舒心了一点。但是,范文林以月月按时还房款为由,称手头紧张没钱,几乎从来不帮自己,这让他很有些成见。范氏家族血液里流淌的心高气傲,让他不想落后于任何人,起码在范家渡。

  十几天前,当他偶然得知新上任的乡党委书记高义勇是大哥的同学后,禁不住产生了想取李满荣而代之的想法。可是,大哥竟然当面拒绝了,心中的肥皂泡在朦胧的月光下破灭了,让他顿时很不舒服。

  见弟弟如此说话,范文斌苦笑一声,反问道:“文功,现在都到什么年代了,你还要我管?就是我想管,也管不了呀。”继而,轻轻叹了一口短气,说:“李满荣的村长,我一句话就能拿掉?”

  对弟弟刚才的这句话,他非常反感,但又不想与其为了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情而当场翻脸。于是,做出一副很为难的模样,用反问的方式,想让弟弟明白自己的苦衷。不是不想帮他,而是真的帮不了,实在无能为力。

  李积真当大队书记的时候,正赶上国家的特殊年代,那些为共和国建立了莫大功勋的人,也被整的死去活来,更别说作为黄河两岸哥老会龙头大爷的爷爷范正坤了。

  范文斌清楚地记得,解放后,爷爷确实吃了不少的苦,受了不少的罪,还差一点被打死,但这又能怨谁呢?当然,也不排除李积真确实存有公报私仇的阴暗心理。

  作为抗日英雄范廷贵唯一的儿子,在父亲为国捐躯后的几年里,范正坤重金聘请了南北武林高手,刻苦练就了一身好武功,收服凉州骆驼客唐帮不久,就加入了哥老会。时间不长,又凭着能够识文断字聪明灵活以及胆大心黑敢于出头露面,混成了龙头老大,跺一脚,黄河也要抖三抖。

  那时,李积真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正是冲动不安分的年龄阶段。看在其父李老四正在范家拉长工的脸面上,范正坤收留了李积真,让他当了一个跑腿的喽啰,不时赏点碎银子。可是,谁能想到,这些旧事,在李积真掌权的时期,竟然成了他批斗整治范家的把柄和根据。

  七十年代后期及八十年代初期,爷爷被摘掉“四类分子”的帽子后,才长长地吐出了一口积郁在心中多年的怨气,望着晴空万里的蓝天,放心大胆地说了这样一句话,“李家人不值得同情”。

  这句话,流传很广,至今,范文斌还记得清清楚楚。但是,此刻,映着朦胧迷离的月色,面对弟弟不甘心的充满强烈欲望的灼灼眼光,他的心又情不自禁地摇晃起来,说还是不说呢?

  “哥,你就向高书记说一声。哪怕事情最后失败了,我也不会怨恨你的。”许久,范文功才幽幽地用乞求的语气说,“你是我亲哥,一个范字分不开,何必如此绝情呢?”

  闻听这句发自内心深处的话,范文斌的身躯不由自主地猛地一晃,最后,暗自喟叹了一口重重的短气,喝了一口凉茶水,站起身,望望繁星满天的深邃夜空,略微踌躇了片刻,不得不说出了“让我试一试”这句话,才结束了弟兄两人间很隐秘也很难得的这次谈话。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白学究 说:商战情战 职场励志 精神分析 家族传奇 丝路悬疑 黄河文化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大河峥嵘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