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峥嵘第28章 我要见范文斌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8章 我要见范文斌

小说:大河峥嵘 作者:白学究 更新时间:2018-08-04 10:31 字数:2233

  次日,刚一上班,范文斌正在埋头认真阅览这几天积压的文件,就接到看守所所长杨宏远的电话,要他赶快来看守所一趟,有急事情。他刚要问是咋回事儿,对方说了一句“电话里一时说不清楚,来了就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看来,李繁在看守所出事情了。看守所戒备森严,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有警察值班,他能出啥事情呢?”顿时,一股不祥之感迅速袭上心头,“事情总不会牵连到自己头上吧?”

  范文斌再也没有心思阅览文件了,靠在椅子后背上努力想了一会儿,也没有理出个一是一二是二的清晰头绪。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是杨宏远一上班就亲自打电话叫自己去一趟看守所,那说明李繁确实出事情了。

  他本想以公司事务繁忙为由,打发赵瑜代替自己去看看,看李繁在看守所到底出了啥事情,可转念又一想,觉得还是自己应该亲自去一趟。李繁被抓已经有一个礼拜了,也不清楚他向警方交代了哪些事情,而关系到华城集团利益的内幕事情,绝不能让别人知晓一丝一毫。

  李繁是山西人,大学毕业后,应聘来合丰银行上班,在大安这块人生地不熟的小县城里,硬是凭着自己的能力,打拼出了一片天地,引起了银行高层的密切注意,在周博逸担任副行长后,也就顺理成章地接替了信贷科长一职。

  十几分钟后,他和保安部长马骏急匆匆赶到位于县城东郊的看守所时,杨宏远正在办公室专门等候他们。杨宏远年纪不大,今年约有三十七八岁,穿着一身醒目威武的警服,看起来很是精明干练。

  隔着窗户,见豪华霸道的路虎车驶进来,杨宏远急忙走出办公室迎接。范文斌是大安县赫赫有名的企业家,又是自己多年的朋友。虽说自己是个不大也不小还有些实权的看守所长,但对范文斌这样的大人物,确实不敢慢待。

  今天早上刚上班,杨宏远知晓了李繁的事情后,确实被吓了一大跳,急忙给范文斌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亲自来看守所一趟。如果李繁真的有个三长两短,人命关天,他一个小小的看守所长,可是承担不起的。同时,也给合丰银行打了电话,让他们赶紧派人来看守所。

  此刻,见范文斌亲自来看守所,杨宏远觉得很有脸面,急忙很热情地将其迎进办公室,而马骏只是和杨宏远打了个招呼,就按照范文斌的吩咐,也是惯例,在院子里耐心等候老板的指令。

  听完杨宏远的叙述后,范文斌也觉得事态严重了。他千万没有料到,李繁竟会做出这等傻事情。想了想,略有担心地低声问道:“杨所长,李繁如今情绪怎样,稳定不?”

  刚才,杨宏远告诉了范文斌一个很意外的情况。那天,李繁被警方从办公室里直接带走后,经过几次审问,就是一直不开口,以沉默来对抗。后来,就被关进了看守所。

  今天早晨,和李繁一个监室的乔四慌慌张张地跑来报告,说李繁不知咋了,昏睡着叫不醒,口吐白沫,好像快死了。这乔四因为一点小事,打伤了邻居,被拘留在看守所已经十天了。

  听完乔四的报告,杨宏远吃了一大惊,急忙来到监室,看李繁到底出啥事情了,而此时的李繁还在昏睡,使劲喊了几遍,也不答应一声,有进气没有出气,已经昏迷不省人事了。

  见状,杨宏远不敢耽搁,急忙将李繁送进县医院抢救,又给范文斌打了电话。因为,他见到了李繁留下的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要见华城集团的范文斌”这样一句话。

  此刻,见范文斌略有担忧之色,杨宏远冷冷一笑,说:“李繁可能是一时想不开,喝了大量的安眠药,才成了目前这个样子。”

  将李繁送去县医院后,他仔细搜查了一遍监室,在其枕头下面,发现了一个空空的安眠药瓶。于是,认为,李繁因为想不开,喝了整整一瓶安眠药。当然,说这些情况的时候,办公室里只有他和范文斌两个人。

  在给范文斌打完电话后,他又接到了陪送李繁去县医院的干警的电话,说李繁喝了过量的安眠药,才昏迷不醒的,现在正在尽力抢救,听医生说,送来的很及时,应该不会死的。

  片刻,又像开脱自己似地说:“范总,李繁写了那张要见你的纸条,我只好给你打了电话,请你百忙之中来看守所一趟。要不然,哪敢劳你的大驾?”话音刚落,很不自然地嘿嘿笑了起来。

  五六年前,杨宏远还是一明很普通的民警的时候,能够有机会结识大名鼎鼎的华城集团老总范文斌,还得归功于县疾控中心主任,也就是范文斌的妹夫张群的牵线搭桥。

  那一年,疾控中心发生了一起盗窃案件,正好由杨宏远负责侦破,故而,和张群在破案的过程中,日益熟悉起来。案件侦破后,两人的关系不但没有疏远,反而更加亲密。因为,两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喜欢喝酒。

  有一年过年时,杨宏远去张群家拜年,正好范文斌也在妹夫家。于是,三人都喜欢喝酒的男人,边喝酒边聊天,气氛很是融洽。一个下午,不经意间,喝了三四瓶白酒,感情也在喝三吆四的划拳声中增进了不少。

  生活在大安这座古老的县城里的每一个男人,借喝酒的机会,认识新朋友,与老朋友之间联络感情增进友情传递信息,是一件很正常的也是很重要的人际交往环节。

  后来,华城集团成了上市公司,范文斌的名头如日中天,响遍了黄河两岸,而杨宏远也因为破案有方,多次立功,职务不断升迁,最终升任看守所长。两人之间的来往,较之以前,更为频繁亲密了。

  此时,听杨宏远说李繁死不了,范文斌这才放了心,也是冷冷一笑,不无揶揄地说:“这李繁,尽干些傻事情。叫我来,就正大光明的叫,还写了一张纸条,神秘兮兮的。”

  起初,听说李繁留下一张纸条时,范文斌心中略有一丝紧张,但后来,见纸条上只写了一句想见自己的话,而没有一丝一毫对自己不利的意思,这才略略放了心。不过,李繁急着想见自己,到底有什么重要话要说呢?

  这时,只听院子里响起了清脆的汽车声,隔着窗户一看,见周博逸器宇轩昂地走了过来,刚一进门,就开门见山地质问杨宏远道:“杨所长,李繁出啥事情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白学究 说:商战情战 职场励志 精神分析 家族传奇 丝路悬疑 黄河文化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大河峥嵘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