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峥嵘第29章 过几天,我就出来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9章 过几天,我就出来了

小说:大河峥嵘 作者:白学究 更新时间:2018-08-05 10:27 字数:2703

  当杨宏远将李繁喝了大量的安眠药企图自杀的事情,完完本本地说完之后,不大的房间里,三个人,团团而坐,谁也没有说话,各自紧张而又认真地思考着各自密不告人的心事。

  周博逸即刻面呈惊异之色,飞速瞥了一眼范文斌,又将目光落在杨宏远脸上,盯着对方,顿时陷入了无言的深思之中。

  被警方带走的第二天,周博逸代表合丰银行,去了一趟公安局,送了李繁一些生活必需品,见其精神状态很好,与以前没有什么区别,也没有一点颓丧紧张的模样。

  李繁是山西人,大学毕业后,应聘来合丰银行上班,在大安这块人生地不熟的小县城里,硬是凭着自己的能力,打拼出了一片天地,引起了银行高层的密切注意,在周博逸担任副行长后,也就顺理成章地接替了信贷科长一职。

  当时,见此情景,周博逸不由得暗自感叹一声。这李繁的心理素质真好,身陷囹圄,还是如此开朗乐观。

  同时,一丝担忧情绪,从心底急促升腾起来,片刻,就充满了全身,令她略微有些紧张不安。

  分别的时候,李繁依旧一脸微笑地说:“周行长,等我出来,咱们还是好同事。”。

  见周博逸一脸迷茫,又用很轻松的语气说:“过几天,我就出来了。到时候,你可要来接我。”。

  走出公安局后的几天时间里,李繁的这句话,一直在周博逸耳边隆隆回响,让她很认真地思索了一段时间。

  到底过几天,李繁就会平安无事地回来?他亲口对自己说这句话,而且,说的相当轻松也相当自信,是不是含有别的意思呢?

  就这样反反复复地思索了好几天,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整理出一个很清晰明白的头绪。

  可是,今天,按照杨宏远的要求,周博逸来到看守所时,却听见了一个令她感到不可思议也不可理喻的消息。

  李繁竟然喝安眠药企图自杀,是不是遇上了什么想不开的大事情?不然,为何要走这条自绝之路呢?

  过了很长一会儿,周博逸率先打破了沉寂,轻声问道:“杨所长,我想知道,李繁在自杀前,有没有不正常的反应?或者,遇上了什么难事情,一时想不开,才喝药的。”。

  对眼前这个作风泼辣甚至有点霸道的女银行家,杨宏远是久闻大名,但一直无缘认识,今天还是第一次与其见面。

  此刻,见周博逸如此问话,便微微一笑,很肯定地说:“周行长,李繁被送进看守所以后,一直和乔四等人住在一起,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反应。如果有,我们会及时发现,也会做出相应处理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想到了那张神秘的纸条。李繁指名道姓地要范文斌来见他,莫非有重要事情?抑或还有别的什么企图?他喝安眠药企图自杀,与范文斌有没有间接联系呢?

  这一连串的疑问,只是在脑海里忽闪了一下,如同夏夜深邃天空中的流星,即刻消失了。

  不过,有一点,他相信,范文斌已经知晓了李繁要急着见自己的原因,肯定会有所准备的。

  对李繁要见范文斌这件事,杨宏远对周博逸只字未提。他不想让这个行事泼辣的女人,抓到一丝不利于自己的把柄。

  现在,他最担心的是,李繁能不能活着走出医院。毕竟,事情发生在看守所里,一旦有差池,自己脱不了干系。

  今天早上,将昏迷不醒的李繁送去县医院抢救后,杨宏远就对乔四等同一个监室的几个人,轮番进行了严厉的审问。

  他想要弄清楚,李繁做出如此反常举动的原因,以及喝的大量安眠药,是从哪里弄来的。

  见杨宏远一副声色俱厉的恐怖模样,乔四流露出恐惧的眼色,胆怯地看着对方,少许,才吞吞吐吐地说出了一些有关李繁的情况。

  “李繁虽然和我们住在一起,但很少来往。这些天里,他白天做出一副很精神的样子,可一到晚上,就唉声叹气的,有时候整夜还不睡觉。”。

  “那我问你,昨天晚上,李繁有什么不正常的反应?一五一十地全说出来,不得有丝毫隐瞒。”。

  见乔四说的全是真话,杨宏远暗自松了一口气,目光灼灼地紧紧逼视着对方,好像要洞穿对方内心深处隐藏的秘密。

  乔四酒后,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打伤邻居而被关进看守所已经两三天了,再也没有惹是生非,平日里表现的中规中矩老老实实,还过得去。

  正因为这样,杨宏远才让他跟早几天进来的李繁住在一起,还暗自警告乔四,不能欺负李繁这个外地人。

  “昨天晚上,好像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反应。”乔四吭哧了半天,一边紧紧回想着,一边说,“到睡觉的时候,也没有发现李繁有什么不正常。后来,我也睡着了,直到今天早上,才发现他出事了。”

  审问了半天,见乔四等人也说不出有价值的情况,杨宏远只得再寻找另外的途径,可是,反复查看了好几遍监控录像,也没有发现可疑的迹象,这令他在十分焦躁烦闷的同时,又无可奈何。

  李繁喝安眠药企图自杀一事,除了范文斌周博逸等少数几个外人,最紧张最担心的就要数杨宏远了。

  这种担心,从今天开始,一直持续到一个礼拜之后,见李繁完好如初地重新回到了看守所,才彻底消失了。

  当得知李繁企图喝药自杀的消息后,范文斌离开看守所后,紧紧思考了好几个晚上,最终,特意抽出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去了一趟县医院。

  因为不论与私还是与公,他认为,这个时候,自己都应该去医院看望李繁这个可怜人一次。

  见李繁情绪比较稳定,病情没有大碍,便鼓励了几句,叮嘱他要保重身体,千万不可再做如此的傻事。

  对范文斌能够来医院看望自己,李繁很是感动,紧紧拉住对方的手,流着眼泪说:“范总,谢谢你,谢谢你来看望我。”。

  也许是大病未愈身子虚弱的缘故,他的手软弱无力,但透露出很多信任和感激,让范文斌心中不由自主地泛起了一丝感慨。

  “你我是好朋友,来看看你,是很应该的。”范文斌也紧紧拉住李繁的双手,颇为动情地说了一句实话,“前几天,我爷爷去世了,没有来得及看你,实在不好意思。”。

  在听到李繁被抓一事后,范文斌确实滋生出了看望他的念头,但是,又强力克制住了这个近似愚蠢的想法。

  爷爷的丧事很乱很忙是一回事,而真正让他没有来看李繁的原因,是时间不合适。

  在没有彻底弄清楚李繁为何被抓的原因之前,很冒然地就去见他,说不定,适得其反,将自己牵连进去。

  此刻,听范文斌如此一说,李繁理解似地点点头,笑着说:“范老太爷去世的消息,我听乔四说了。”。

  片刻,又说:“还听他说,事情过得很大很有排场,惹得很多人羡慕眼红不已,说这是大安全县最热闹最阔气的丧事。”。

  爷爷的丧事已经过去好多天了,至今还有很多人议头论足议论纷纷,这一点,范文斌很清楚。

  黄河两岸,自他记事起,对婚丧嫁娶之事,是非常看重的,可以说,是竭尽一家之力操办。自然,议论的人很多,议论的时间也很长,说什么话的人都有,不足为奇。

  这时,见对方好像有话要对自己说,范文斌略一思索,便征求了陪伴兼守护李繁的一个很年轻的警察的意见,想与之到外面说说话。

  警察见赫赫有名的上市公司的老板来看望李繁,也清楚他们的关系很不一般,犹豫了一下,打电话请示了领导杨宏远,这才同意他们出去。

  于是,范文斌搀扶着李繁,走出住院大楼,坐在院子里的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槐树下,迎着不时徐徐拂面的清风,进行了一次面对面的推心置腹的长谈。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白学究 说:商战情战 职场励志 精神分析 家族传奇 丝路悬疑 黄河文化 西部风情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大河峥嵘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