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峥嵘第30章 李繁也很苦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0章 李繁也很苦

小说:大河峥嵘 作者:白学究 更新时间:2018-08-06 20:57 字数:2430

  自两人认识以来,已经有很多年了,但这样推心置腹的长谈,截至目前,还是第一次。

  后来,每当想起这次长谈,范文斌就会情不自禁地从内心深处发出一声沉重的感叹,李繁也很苦。

  此时,在县医院里,迎着清爽的凉风,范文斌注视了片刻对方清癯苍白的脸颊,用关切的语气问:“李科长,事有事在,你还是好好养病,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紧接着,又说了一句充满哲理的话,“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天底下没有过不去的沟沟坎坎。”。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想起了那张小纸条。李繁急着要见自己,肯定有很重要的事情。那么,又是啥重要事情,非得跟自己当面说呢?

  想到这儿,范文斌全身的神经不由自主地绷紧了,目光里含有一丝期待,很耐心地听李繁说话。

  “范总,我被抓紧看守所,说句实话,不是因为贷款的事情,也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过了一小会儿,李繁捡起一片树叶,慢慢地玩弄着,又不时看着头顶繁密的树枝,才开门见山地慢悠悠地说出了这句话。

  其实,那天,他被警察突然从办公室里抓走,直到进了审讯室,接受严厉审讯的时候,才恍然大悟。

  不过,他没有说一句话,自始至终,一直保持着沉默。不是他想以此方式对抗警方,而是觉得事发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恰当。

  经过几次审讯,从警方的问话里,李繁渐渐明白了自己被抓的真实原因的同时,也弄清楚了警方的真实意图,也就越发地不想说话了。

  他知道,如果自己一旦开口,警方就会顺藤摸瓜紧追不放,也会牵涉出很多人很多事,甚至,弄不好,还会引发一场大安商界八级大地震。

  一旦到了那个时候,别说继续在合丰银行大安支行当信贷科长了,恐怕当一名普通信贷员也当不成,甚至,在大安没有一块立脚之地。

  于是,李繁抱着宁死不屈的态度,面对警方的多次严厉审讯,就是死,也不说一句话。

  后来,也许,警方见其不说话,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抑或,还由于别的什么原因,就将李繁送进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连续想了好几天,李繁将自己做过的事情,翻来覆去仔细梳理了几遍,才渐渐明白了过来。

  在大安,有人处心积虑地要让自己身败名裂,甚至,要置自己于死地。这是他几天几夜没有睡觉,才得出的最后结论。

  既然事情到了今天这一步,李繁也就豁出去了,暗自决定在临死之前,至少要拉一个垫背的,不能就这么轻轻松松地便宜了某些人。

  有了这个想法后,他向警方提出,想见见自己的好朋友,华城集团总裁范文斌,可是,也不知道是啥原因,竟被毫不客气地拒绝了。

  于是,他想到了一个很极端的法子,临睡觉之前,喝了一瓶安眠药,又留下了一张纸条。

  他暗自认为,有且只有用这样一种很极端的方式,才能见到范文斌,也才能实现自己临死之前谋划的心愿。

  果不其然,范文斌真地主动来见自己了。不过,见面的地点不在看守所,而是在县医院,让李繁也很满意。

  此刻,见李繁一开口,首先撇清了此事与自己无关,范文斌顿时觉得心头猛然一阵轻松。

  自从接到董秘赵瑜的电话后,他最担心的就是李繁被抓一事与自己有关联。不然,也不会如此上心的。

  继而,微微一笑,用强调的语气朗声说:“李科长,你知道,我是不会害你的。”。

  “华城集团能够有今天这样的大好局面,也包含着李科长的心血。你的人情,我一直记在心里,忘不了。”。

  这是一句大实话,也是一句真心话。他没有必要去害李繁这个朋友。况且,在华城集团成功上市的事情上,李繁还帮了自己很多大忙。

  说白了,害李繁,就等于害自己害华城集团。这样损人不利己的傻事情,他范文斌是绝对不会做的。

  那么,李繁到底因为什么事情,才落到今天这个可悲的下场呢?这是他极想了解清楚的。

  范文斌看着湛蓝辽远的天空,轻轻叹了一口气,没有再直接追问下去。他心中很清楚,如果确实有必要,李繁肯定会向他说出真相的。

  因为此事,李繁已经认定,既然与自己无关无联,那他还写那张纸条要见自己,又有什么意义呢?

  接着,又很感慨地说:“人啊,一无所有地来到这个世界上,最后,又一无所有地离开,除了生死之外,把别的东西,看淡一点,才能活的轻松幸福一些。”。

  过了一会儿,李繁瞥了对方一眼,又心事重重地说:“范总,我没有想到,我会落到今天这等地步。”。

  话音刚落,竟忍不住叹了一口重气,仿佛包含着无穷的烦闷忧愁与苦难,就像一头在黑夜里负重前行的老牛。

  “我在自杀前,写了一张小纸条,请你来,只是想见见你,告诉你一声,我被抓,与你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不会胡乱说的,请你不要误会,也请你放心。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什么意思。”。

  从死亡线上挣扎着爬了出来,又见到了范文斌,也就在这一瞬间,李繁竟突然改变了先前的那个主意的同时,还隐隐觉得自己很是幼稚可笑。

  许久,才慢慢说,“我一个外地人,凭自己的本事,当了合丰银行信贷科长,有点实权。在大安,认识我巴结我的人很多,但真正算得上知己朋友的,能够说知心话的,就你范总一个人。”

  说完,他紧紧注视着近在咫尺的范文斌,而后,慢慢地垂下了脑袋,显出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

  他确实没有想到,在大安这块地面上,会有人要置他于死地,而且,手段还很毒辣,大有赶尽杀绝斩草除根的意思。

  至此,范文斌全明白了。李繁被抓,绝不是因为他做错了什么事情,而是有人想把他送进监狱,甚至想弄死他。

  这个人,到底是谁呢?能量如此之大,手段如此之狠,行事如此之阴,竟然借助警方的力量,做的如此滴水不漏毫无破绽。

  事情说开了,两人都觉得心里很轻松。于是,有一句没一句地断断续续地说了一会话,但谁也没有再提起被抓的事情,直到那个很年轻的警察走过来,说吃药的时间到了,这才又一次紧紧握了握手,算是告别。

  站在大槐树下,范文斌神态凝重地一直紧紧注视着李繁孤独而略显佝偻的背影,心中百味杂陈。

  少许,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暗想,李繁是一个外地人,在大安这块码头地面上,也许无意中得罪了什么人,才遭到如此厄运,但愿他能够逢凶化吉遇难呈祥,早一天走出看守所。

  在走进住院部大楼的那一刹那间,李繁又回头望了范文斌一眼,目光里包含着很深很丰富的内容。

  他相信范文斌,但暗自还怀有一丝很深的戒备心理。大安地处黄河之畔,水太浑太深了。弄不好,被活活淹死了,也不知道是如何被淹死的。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白学究 说:商战情战 职场励志 精神分析 家族传奇 丝路悬疑 黄河文化 西部风情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大河峥嵘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