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峥嵘第38章 大不了从头再来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8章 大不了从头再来

小说:大河峥嵘 作者:白学究 更新时间:2018-08-13 16:34 字数:2798

  过了好大一会儿,周博逸才很不满意地挂断电话,将手机扔在桌子上,瞥了一眼范文斌,气哼哼地说:“什么朋友,这样一件小事情也办不了,推三阻四的,还好意思说理由,真是的。”。

  见周博逸正在心绪不好的时候,自己就冒然撞上了,范文斌觉得真不是时候,但已经来了,只能硬着头皮,将来意说出来,以免对方起疑心。

  他知道,周博逸本来就是一个疑心很重的人,再加上求她贷款的人很多,甜言蜜语一年四季不绝于耳,时间一长,就养成了说一不二颐指气使甚至独断专行的蛮横霸道性格。

  也许,她跟丈夫吴朝海离婚,就与其这样的性格有极大的关系。看着闷闷不乐的周博逸,范文斌暗想,在大安这块古老的土地上,像她这样的强势女人,一般的男人很难接受,离婚也在情理之中。

  少许,等气消散的差不多了,周博逸喝了一口水,紧盯着范文斌,片刻,冷笑数声,用揶揄的语气问道:“范总,你今天大热天的亲自上门来找我,是不是缺钱花了?”。

  在新来的副县长陈彦庆亲自主持召开的会议上,范文斌不惜冒着得罪房地产界同行以及改造项目失败的巨大风险,果断接手了原风雷厂生活区的拆迁安置工程项目,一时间,在大安各界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这几年,国内房价节节攀升,一天一个价,就连大安这样的地处大西北黄河之畔的很落后的小县城,也是天天涨个不停。

  最近开盘的几处小区,房价已经突破了每平米4000元的大关,令许多购房者瞠目结舌,望而却步。

  于是,原风雷厂生活区将要大规模改造的消息一出,即刻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都为那些下岗老职工暗自叫好。

  原来肮脏不堪的棚户区,很快就要变成一个很有档次的现代化住宅小区,谁会不高兴呢?

  当这个消息传到周博逸耳中时,她在为范文斌的魄力感到震惊的同时,也不禁暗自替其捏了一把冷汗。

  五年前,风雷厂生产区改造工程的巨大成功,大大加快了华城集团上市的步伐,但是,要知道,生活区可不同于生产区。

  那里住着几百口下岗老职工,以及很多进城务工和没有生活来源的社会闲散人员,是大安县最混乱最复杂的地方。

  打架偷盗的治安事件层出不穷,甚至,还发生过在光天化日之下杀人抢钱的恶性事件。别说普通老百姓了,就是警方也感到很头疼。

  正是因为这样的现实状况,一些房地产公司老板不得不知难而退,唯恐自己辛辛苦苦好不容易积累的巨额财富,被这个看不见底的黑洞吸得干干净净,最终还落得个打不着狐狸,反而惹上一身骚气的下场。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范文斌竟然不计后果,在县政府协调会议上慷慨应允,立下了军令状,保证按照县政府的要求,在规定的时间之内高质量完成工程,这让周博逸在暗自担忧的同时,也滋生出些许敬佩之情。

  相比起自己的前夫吴朝海,范文斌做事的气魄胆量,确实让人敬服,而周博逸最欣赏的就是那种面对艰难困境,既能够拿得起又能够放得下的男人。

  这种男人,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才是干大事业的不二人选。

  见周博逸一眼就看穿了自己来银行的真正目的,范文斌只好哈哈一笑,也不用掩饰,直截了当地说:“周行长很有眼力,看问题一针见血。”。

  继而,又用恳求的语气说:“我确实就像周行长你说的,今天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专门找你这位财神爷化缘来了。”。

  自接手原风雷厂生活区改造的重任以后,公司财务总监徐长琴带领有关人员,不分白天黑夜,加班加点地对所需资金进行了一次整体预算,结果令范文斌暗自大大地吃了一惊。

  不用说拆迁建设资金,就是安置费,也需要上亿元。如果在拆迁之前,不将那些老职工安置好,恐怕连一件土房也拆不掉,说不定,还会发生大规模群体上访事件,让华城集团蒙羞。

  尽管宁鹏以公司拆迁副总指挥的身份,带领赵瑜等相关人员,已经开始深入棚户区,挨家挨户地进行摸底登记以及思想动员工作,但是,根据这几天的反馈,情况远远不尽人意。

  许多老职工以孩子多家庭困难为由,狮子大张口,漫天要价,而且,还有一些人趁机提出了要华城集团安排其子女工作的很过分的要求,气得宁鹏等人火冒三丈,但也无可奈何无计可施。

  这时,范文斌才意识得到,当初自己慷慨而起,不顾实际情况,冒然接手的这块烫手洋芋,确实不好吃。

  弄不好,就像事后黄卫东笑嘻嘻地所说的那样,华城集团有可能会栽一个大跟头,而且,还有可能再也爬不起来。

  可是,事已至此,过河的小卒子,明知道前面是万丈深渊,稍有不慎,就会粉身碎骨,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前进,而不能后退一步。

  思前想后,要想顺利地让那些老职工心甘情愿地搬走,不留任何后遗症,办法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华城集团能够接受的条件下,尽力满足他们的心愿,而要达到这个很简单的愿望,就需要大笔资金。

  于是,他想借鉴上一次改造风雷厂生产区的经验,和合丰银行再度联手,改造棚户区。

  五年前,在改造生产区的时候,合丰银行紧紧站在华城集团身后,给予了莫大的资金支持,才使改造工程能够得以顺利完成。

  此时,见范文斌很痛快地说出了来意,周博逸微微一笑,用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语气说:“范总,你的胃口太大了,也不怕噎着?”。

  “华城集团已经是上市公司了,又不缺钱,何必要揽这个出力不讨好的差事呢?也不怕跌倒了爬不起来?”。

  “栽就栽了,大不了从头再开始。”范文斌也微笑着,用半真半假地语气说,“当初,从统计局辞职后,我是一无所有,还不是靠两只白手起家,不也慢慢干大了?”。

  说着话,摊开两只手,面对周博逸,作了一个什么也无所谓的姿态,又很感慨地说了一句,“啥事情,都是人干的。”。

  在这二十多年的艰苦奋斗历程中,说实话,范文斌靠的就是坚强不屈的毅力,以及百折不挠越挫越奋的精神,才从昔日的一无所有到今天的辉煌风光。

  从这一点来说,周博逸内心深处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一个永远打不垮的硬汉子,也很佩服这个能够经得起任何风吹雨打的男人。

  在一阵心有灵犀的很和谐的大笑声中,周博逸同意将此事汇报于合丰银行董事会,力争取得最高层的授权,与华城集团再度很愉快地合作一次。

  但是,在离开的那一瞬间,她又很郑重地提出了警告,要范文斌必务必当心拆迁中的重重陷阱,绝不可意气用事。

  在她的记忆中,原风雷厂生活区,就是一个三教九流五行八作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的江湖地盘。

  在这块江湖地面上,曾经还发生过几起杀人事件,更别说那些接二连三层出不穷的打架斗殴坑蒙拐骗的小事情了。

  对周博逸的一片好心,范文斌很是理解,也很是感激。他已经做好了随时赴汤蹈火的心理准备,但是,内心深处还是希望不要发生什么重大事故,改造工程能够顺顺利利平平安安进行到底。

  怀着很愉快的心情,从合丰银行出来的时候,见天气突然变得阴暗起来。一团黑云如同高大的山峦一般,遮住了太阳,沉重地压在头顶。风也越刮越大,呼呼的,卷起大街上的尘土,四散飞扬。

  “看来,要下雨了。”范文斌疾步钻进车里,刚刚发动路虎车,可还没有行走一步,只听头顶猛然响起一声剧烈的雷响,紧接着,大雨就铺天盖地地倾泻了下来。

  这时,手机又很清脆地响了起来。范文斌接通一听,刚刚“喂”了一声,还没有来得及问话,里面就传来赵瑜的哭泣声,“范总,你在哪里?棚户区出事情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白学究 说:商战情战 职场励志 精神分析 家族传奇 丝路悬疑 黄河文化 西部风情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大河峥嵘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