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峥嵘第39章 汪工与他的儿子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9章 汪工与他的儿子

小说:大河峥嵘 作者:白学究 更新时间:2018-08-14 10:26 字数:2544

  根据工程指挥部的决定,最近这几天,工作人员按照事前的分工,三人一组,分头深入原风雷厂生活区,对那些下岗职工的人口房屋等信息,展开很详细周的排查摸底登记工作。

  同时,也对他们进行思想动员,讲清楚这次拆迁的重大意义。这样做的唯一目的,就是想早一天让这些下岗老职工高高兴兴痛痛快快,而又心甘情愿地搬离这片破烂不堪的棚户区。

  可是,他们的一片好心热脸,却贴在了冷屁股上。那些老职工借此机会,纷纷大倒苦水,说自己当年如何顾厂不顾家,献出了大好青春,可如今工厂过河拆桥卸磨杀驴,无情地抛弃了他们,生活没有着落,就像一群没有爹妈的苦孩子。

  说着说着,还有人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弄得宁鹏等人措手不及,只好一个劲儿地用好话安慰,说县政府已经决定,要对棚户区进行彻头彻尾的大规模改造,一年后,这里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每户人家,都会住上新楼房。

  这是一句大实话。因为,根据华城集团和县政府棚户区改造协调领导小组签订的协议,最迟也要在明年,即2013年国庆之前,让这些老职工必须搬进新楼房。这不仅是商业信誉,而且,更重要的是体现了政府的公信力。

  同时,按照华城集团的规定,今年寒冷到来之前,也就是在国家规定的供暖时间,即11月1日之前,必须将所有住在棚户区的职工,全部妥善搬迁安置完毕,不得拖延,更不能发生群体上访事件。

  于是,宁鹏将工作人员分成十来个小组,每组承包若干家庭,分头行动,而自己也带着几个人,包括范学华,深入到最困难的家庭,尽最大努力,动员他们早日搬迁,为其他住户做个表率榜样。

  为了顺利完成此次搬迁工作,华城集团经过一番商议,拿出了两种解决方案。一种是货币安置,即按照每家人口,发给足够的过度安置费,让他们自己寻找住所。

  另一种方案是,由公司集中统一安置。这两种方案,由这些下岗职工自己选择,公司不做强制要求。

  这天下午,宁鹏范学华几个人走进一个名叫汪玉林的下岗老职工家里,见两间低矮的土屋里堆满了杂物,四壁空空如也,还散发着一股刺鼻的酸臭味,好像没有住人的样子。

  宁鹏喊了几声,才传来了一丝微弱的答应声,仔细一看,只见床上躺着一个瘦骨嶙峋的老头,一问,才知道,他就是汪玉林,退休前是风雷厂的一个车间主任,如今已经快七十岁了。

  正在他们填写有关信息的时候,门帘一挑,一个三十多岁的高个儿男人走了进来,用警惕的眼光审视了宁鹏几个人一眼,而后,很不乐意地粗声问道:“你们找我爸,有啥事情?他受伤十几年了,也没有人来看一眼。”。

  原来,汪玉林中学毕业后,就进入风雷电子厂上班。不久,就赶上了国家支援大西北的经济建设,风雷厂整体西迁的大趋势。

  于是,在一片雄壮威武激动人心的歌声中,怀着一腔报国热血,随着那些老职工,汪玉林满怀豪情地一路来到了当时还很荒凉的大安县。

  这一来,就是五六十年,在大安县娶妻生子安家落户,再也没有回老家江苏去。妻子是本厂的一个普通女工,六年前因病去世了。两口子在风雷厂勤勤恳恳干了一辈子,直到退休。

  因为汪玉林的电焊技术很高,多次荣获厂里的“优秀工人”称号,被人尊称为“汪工”,还担任了车间主任。

  可是,在龄退休前,一次焊接电子管时,不小心伤了眼睛,只能干一些简单轻松的零碎活。

  后来,为了让儿子汪河顶替自己上班,就提前办了退休手续。前两年的一个冬天,大雪封地,滴水成冰,非常寒冷。汪玉林外出提水的时候,因为视力不清,不慎摔倒,摔断了胯骨,不得不卧床休息。

  此时,汪河以为宁鹏等人是风雷厂的领导,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一副怨恨的样子,瞪大眼睛,紧紧盯着对方的同时,忍不住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片刻,语气咄咄逼人又愤愤不平地说:“我爸不到二十岁,就进了风雷厂,这几十年来,风里去雨里来,为厂里做出了多大的力,做出了多大的奉献,可如今,残废了,就没有人管了。”。

  原来,顶替父亲上班没有几年时间,风雷厂就施行“保军转民”政策,归属于省电子工业总公司管理,不久,又迁至省城,而汪河因为母亲已经去世,父亲又卧床,需要照顾,不得不留在大安县。三十多岁了,依然光棍一条。

  见儿子满腹牢骚,汪玉林轻轻咳嗽了几声,劝阻道:“汪河,你能不能少说几句?他们不是厂里的领导,是大安县政府的人,是来调查我家情况的。”。

  继而,稍微停顿了片刻,又说:“他们说,生活区要改造,明年,我们就能够住上新楼房,也该给你娶个媳妇了。”。

  听父亲这样一说,汪河才渐渐平静下来,脸上露出一丝歉意的微笑,说:“是我错怪人了,把你们当成风雷厂的那些领导了。”。

  继而,又问道:“你们要登记哪些信息?”说这些话的时候,只觉得喉咙有点发酸发热。

  在去县政府讨要说法的那个早晨,汪河也紧随着一群男女老职工,坐在县政府大门口。

  迎着初升的旭日,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流,心中忽然腾起一股浓重的悲哀,自己为自己感到可怜而悲哀。

  这几年里,为了生活,他到处打工,替郊区的农民在三十多度的烈日下收割过水稻,也当过黄承宗开办的“皇冠”休闲娱乐会所的保安,甚至还帮人屠宰贩卖过生猪。

  一句话,只要能够挣钱,什么脏活累活,都抢着干,可是,一年下来,也仅仅能够维持生计而已,别说娶媳妇的彩礼钱了,就是父亲的医药费,有时候也得赊欠。生活的压力,让他的脾气越来越火爆。

  今天早上五点多,他来到县大车站劳务市场,和一群农民工等了好长时间,才被人叫去装卸水泥。

  这几年,随着进城务工人员的增多,在县大车站附近,自发地形成了一个劳务市场。每天天不亮,就有很多人积聚在那儿,等候主顾。

  方才,刚进门,汪河将宁鹏等人当成了原风雷厂的领导,心中不由自主地即刻充满了一股怨恨气,阴沉着脸,没有好声气地质问。

  在他的记忆中,父亲受伤后的这些年里,厂里的大小领导,仅仅来家里看望过有限的几次,后来,就再也见不到面了。

  在这期间,有几个要好的风雷厂子弟,如张永强王涛等人,要他加入他们组建的顺裕公司,但都被汪河严词拒绝了。

  他知道,这个所谓的顺裕公司,挂羊头卖狗肉,名义上做生意,但实际上,尽干一些不三不四的非法勾当。

  为了父亲的医药费,他在大安和兰州之间,不知跑了多少次,但最终,推来推去,就是没有人管。

  如今,父亲看病的钱,全靠他打工筹措。每到更深夜静之时,汪河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愁的睡不着觉。

  他绝对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落魄到如此凄凉的地步,和那些农民工混在一起抢饭吃,甚至不如大街上的乞丐,更没有想到,住了多年的棚户区,会有改造的这一天。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白学究 说:商战情战 职场励志 精神分析 家族传奇 丝路悬疑 黄河文化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大河峥嵘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