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峥嵘第40章 你凭啥不给登记?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40章 你凭啥不给登记?

小说:大河峥嵘 作者:白学究 更新时间:2018-08-14 15:13 字数:2651

  登记完有关房产信息,从汪玉林家出来,回头看着低矮的土屋和站在门口的汪河,宁鹏心里蓦然涌起一股难以遏制的辛酸。

  二十多年前,自己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接过父亲手里的方向盘,不分昼夜酷暑寒冬,开着那辆东风牌大卡车长途运煤,不也是这副穷困潦倒的落魄样子吗?

  到了九十年代末期,瞅准机会,借钱承包了蒙县的一座小煤窑,自己当起了煤老板,这才结束了这种颠沛流离的辛苦日子。

  如今,回想起过去的那些峥嵘岁月,宁鹏在情不自禁地涌起一丝去日苦多的感慨的同时,也不自觉地流露出一股壮志已酬的自豪感。

  当初,如果不是当机立断,紧紧抓住那次千载难得的机会,说不定,他现在也跟汪玉林汪河父子一样,处在这样很落魄的境地。

  此时,看着越来越阴沉的天空,宁鹏刚要催促手下人抓紧工作,不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接通一听,里面传来赵瑜的哭声,“宁总,我们遇上麻烦事情了。”。

  等宁鹏带人急急忙忙赶过去,只见在一排和汪玉林家一样的土屋前,围满了一群看热闹的男男女女,还不时有人高声起哄,很是混乱。

  人群中,赵瑜和几个工作人员,被几个不三不四的社会闲散男女紧紧围住,正大声跟他们激烈辩论着什么。

  见此情景,宁鹏即刻明白了,赵瑜她们遇上地痞流氓了。这样的场景,在蒙县开小煤窑时,司空见惯了。

  略一思索,宁鹏便挤进人群,站在赵瑜面前,紧盯着那几个不三不四的年轻人,厉声说:“有事好商量,何必这样凶呢?”。

  原来,下午,赵瑜作为组长,带着几个工作人员,来到一户叫魏家军的下岗职工门前,见院门紧锁,喊了几声,也无人应答,刚要离去,不料,院门却开了,走出来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紧声叫住了她们。

  尽管赵瑜是在大安县城里长大的,但从来没有来过这里。自前几天踏入棚户区第一脚后,就觉得秽气扑鼻,很是恶心。

  这都到了二十一世纪,大安县还有如此龌龊肮脏之地,令她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但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挨家挨户地登记信息。

  此刻,见了这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只觉得心头不由自主地涌起一丝恐怖,紧声连说几个对不起,又很有礼貌地介绍了自己敲门的原因。这样做的唯一目的,只是想打消对方的戒备心理。

  一听是华城集团的工作人员,是来登记房屋信息的,那个女人也不禁露出一丝微笑,很热情地说:“我叫万晓芳,是魏家军的老婆。”又笑着说:“快请到屋里坐。”。

  赵瑜和另外几个人相视一眼,而后,跟着万晓芳进了院子,听见另一间屋子里传来喝三吆五的声音,中间还夹杂着一些不堪入耳的脏话以及此起彼伏的争吵声,几个人的心,当时就猛地一沉。

  见状,万晓芳略有尴尬地讪讪一笑,解释道:“我们两口子都下岗了,没有生活来源,只好开了一家娱乐室,挣几个生活费。”

  见对方露出不相信的神色,又安慰了一句,“来这里的人娱乐的,都是附近的住户,老熟人,不用害怕。”。

  听她这样一说,几个人才略微放下心来。本来,开不开娱乐室以及干什么,与赵瑜她们没有任何关系。登记完住房信息,一走了之就得了,又不是警察,管那么多破事情干嘛?可是,问题却偏偏出来了,出在万晓芳家的户口本和房产证上。

  户口本上写的是魏家军万晓芳和女儿魏佳佳,可是,房产证的名字却是魏祥,两者根本对不上号,让赵瑜很是为难。

  在深入棚户区每家每户登记前,华城集团的工作人员接受了为期两天的严格培训,由县房产局的专业人员讲课。

  同时,副县长陈彦庆也参加了培训会,多次很严肃地强调,这次棚户区改造,牵涉面很广,牵涉到很多人的切身利益,一定要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绝不能疏忽大意,必须严格按照工作流程登记,绝不能弄虚作假。否则,要严肃处理。

  正因为有上级的三令五申,一向办事很认真谨慎的赵瑜,面对万晓芳这种情况,一时间犹豫为难了,不知道该不该登记。

  根据这次摸排调查的有关规定,户口本和房产证上的人名不一致的,一律不予登记,以防有人浑水摸鱼滥竽充数。

  可是,按照万晓芳的解释,房产证上的魏祥,是魏家军的父亲,已经死了快十年了。

  那时,魏家军还小,也不知道更换房产证的重要性。后来,风雷厂搬走了,生活区又成了无人管理的烂摊子,这件事情就这样一天一天地拖了下来,直到今天,要用房产证,才明白了过来。

  也不清楚是咋回事儿,第一次见到浓妆艳抹的万晓芳,赵瑜心里就感到非常不顺眼不舒服,疙疙瘩瘩的,像吞了一直苍蝇般的难受。

  现在,又见户口本和房产证上的名字不一致,恨屋及乌,对其解释也就很自然地不相信了。

  于是,经过再三斟酌,赵瑜很委婉地说:“万姐,你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根据规定,我不能登记,等回去向领导汇报后,再说。”。

  话音刚落,就准备起身离开。说句大实话,在这种破烂肮脏的地方,赵瑜一秒钟也不想多待。

  不料,方才还笑嘻嘻的万晓芳,听对方这样一说,即刻变了脸色,紧紧拦住已经走到屋门前的赵瑜,声色俱厉地问道:“你是啥意思,难道我家就不属于登记对象?”。

  这几天,县政府下定决心要在一定的时间之内,改造棚户的消息一经通告,就如同引爆了地雷,给生活在这里的每家每户每个人,带来了莫大的激动喜悦。

  茶余饭后,大家都喜上眉梢,不约而同地聚在一起,纷纷议论这件从天而降的大好事情,想象以后的美好生活。

  可是,现在,见赵瑜因为户口本和房产证上的名字不一致,就拒绝登记,这让万晓芳一下子急了。

  她紧紧拦住想要离开的赵瑜,急得脸红脖子粗地连声发问:“我们两口子都是风雷厂的下岗职工,这里的哪一个人不清楚?你凭啥不登记?”。

  见此情景,赵瑜明白遇上事情了,只好站定身子,耐着性子进一步解释道:“不是我不想登记,而是证件上的名字不一致,是不能登记的。这是规定,我不能违反。”。

  见对方神情阴冷怒目紧逼,没有丝毫让她离开的意思,又赶紧解释说:“如果名字一致,我马上给你登记。”。

  那几个和赵瑜一起来的工作人员见情况不妙,也赶紧围上来,你一言我一句地帮赵瑜说话,纷纷指责万晓芳不讲理。

  见此情景,万晓芳一下子火了,跟她们激烈地争辩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大,简直要掀翻土屋顶。

  借此机会,赵瑜急忙跑出屋子,来到院子里。可是,被随后赶来的万晓芳一把拉住衣领,又恨恨地扇了一个很响亮的耳光,还不依不饶地连声怒骂道:“你不登记,看我不打死你个烂脏货?”。

  这时,隔壁屋子里赌博的几个男人,听到叫骂声,也纷纷涌出来。魏家军见自己的老婆和赵瑜扭打在一起,刚要上前拉开自己的老婆,不料,一个叫宋占明的工作人员误以为他要打赵瑜,就急忙冲上来紧紧抱住魏家军。

  于是,在一片很激烈的争吵声中,赵瑜等人且战且退,不一时,就来到院子外面,也引来了一大批看热闹的吃瓜群众。

  趁着别人一心一意唇枪舌剑集中精力争吵不休的机会,赵瑜赶紧掏出手机,给范文斌和宁鹏分别打了求助电话,哭着要他们赶紧过来一趟。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白学究 说:商战情战 职场励志 精神分析 家族传奇 丝路悬疑 黄河文化 西部风情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大河峥嵘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