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峥嵘第41章 原来是老朋友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41章 原来是老朋友

小说:大河峥嵘 作者:白学究 更新时间:2018-08-15 08:32 字数:2763

  大雨下了不到五分钟,就停止了,来得快去的也快。这样的暴雨,在七八月份的黄河两岸,很常见。雨后天晴,阳光依旧很耀眼地照射着大地,一切都显得非常清爽亮丽。

  此刻,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宁鹏心中有底了,用灼灼眼光紧盯着为首的魏家军,厉声训斥道:“这是县政府的规定,谁也不能随便违反。”见魏家军一脸不服气的凶相,又微微一笑,说:“魏兄弟,你也是明晓事理的人,怎能做出这样的糊涂事呢?”

  在经营小煤窑的那段很混乱的日子里,为了争夺开采权,各小煤窑之间经常发生械斗事件。由此,宁鹏还仿照其他小煤窑的做法,成了了一支护矿队,以暴制暴,专门对付那些与自己过不去的人。

  经过几番生死厮杀,终于在蒙县这个人生地不熟的盛产煤炭的地方,站稳了脚跟。随之,也遇上了煤炭价格大涨的千载良机,不到几年时间,就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百万金。

  对付眼前的这些地痞流氓小混混,经过大风大浪的宁鹏,有着十足的把握,但是,他也不想将事情闹大。因为他很清楚,事情万一闹大了,对自己对华城集团影响非常不好。

  在他非常丰富的江湖阅历中,只要能够达到最终目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软软硬硬,是相互转化的,也是完全可以不择手段的。大丈夫能屈能伸,没有必要逞一时之勇。

  少许,魏家军紧盯着对方,冷声问道:“请问大哥,你是不是叫宁鹏,以前在蒙县开过煤矿?”风雷厂被省电子工业总公司兼并后,魏家军趁机买断工龄,与几个混社会的朋友来到蒙县,专门替煤老板看家护院。

  见对方很清楚自己的历史,宁鹏也是微微一愣,继而,大笑着朗声说:“魏兄弟好眼力,果然是明晓事理的人。我是宁鹏,二十年前,在蒙县经营过一段时间的小煤窑。”

  说这句话的时候,脑海里努力搜寻着有关对方的残存记忆,哪怕一点点也好,暗想,这魏家军也不知是从哪里知道我的?莫非他也在蒙县那片鱼龙混杂的地方待过?可是,我却从来没有见过他。

  不过,既然他认识我,事情就好办了。人有见面之情,何况还是曾经在蒙县江湖上一起混过的呢?开小煤窑的那段日子,尽管时时刻刻提心吊胆,唯恐被人算计,死无葬身之地,但是,至今回想起来,还是挺有滋味的。

  这时,魏家军嘿嘿一笑,也笑着说:“宁老板真是贵人多忘事。当年,在蒙县,我可经常见到你,一副财大气粗威风凛凛的样子,可惜的是,你不认识我这个无名小卒罢了。”

  还未等宁鹏再说话,又回头对妻子说:“人家宁老板也是替县政府办事情,公事公办,是要讲原则的。晓芳,我们不可再无理取闹了。”

  见丈夫认识宁鹏,又这样说话,万晓芳冷冷地瞥了一眼站在宁鹏身边的赵瑜,使劲冷哼了一声,而后,不说一句话地转身走进了自家院子,只留给赵瑜一个很冷漠的背影。

  见此情景,魏家军自嘲似地冷冷一笑,很大度地说:“宁老板,女人家不知道轻重缓急,做的有点过分,还望你大人不见小人怪,多多包涵。”

  继而,又对赵瑜说:“魏祥确实是我父亲,这房子就是他就留给我的。”见赵瑜好像不相信似的,又说:“至于房产证的名字,我抓紧去更换一下,免得给你们再添麻烦。”

  话说到这等地步,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不佩服的,包括见过大世面的宁鹏也暗自点头称赞。于是,在一片很友好的气氛中,这场剑拨弩张的几乎要引发更严重后果的冲突,就这样,最终得以和平解决。

  当接到赵瑜的求助电话时,范文斌刚好从合丰银行出来,也刚刚发动路虎车。而后,略一思索,给宁鹏打了一个电话,询问其事,得知其已经赶往现场,便放下心来。

  事后,赵瑜怀着无限敬服的心情,向范文斌说起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时,用非常赞叹的语气说:“范总,宁总确实有几下子,不费吹灰之力,就很轻松地摆平了事情。要不然,那天说不定会发生什么可怕的结果。”

  “宁总是闯荡过江湖的人,没有两下子,就无法在江湖上立足。”说这句话的时候,范文斌暗想,在煤炭行业,特别是在蒙县那个弱肉强食的江湖地面上,没有两下子,是很难立住脚的。

  可是,他绝对没有想到,更严重的事情,在几天之后的一个晚上,月明星稀,加完班回家的路上,就毫无征兆地发生了,很突然,令人防不胜防,而且,还发生在华城集团员工宋占明头上。

  事情很简单,宋占明头上被人打了一黑砖,打的很严重。等范文斌接到消息赶到县医院时,宋占明已经被送进急救室了,只有赵瑜几个人坐在室外的长椅上,满脸焦急地等候。

  宋占明今年刚刚三十岁,加入华城集团快两年了,负责楼盘设计,很有些创意能力。平日里兢兢业业,对工作也很负责。这次,为了加快完成棚户区登记摸底任务,宁鹏将他分到赵瑜一组。

  时间不长,几个警察也急匆匆赶来,向赵瑜她们了解事态的前因后果。宋占明遭到袭击后,赵瑜就赶紧拨打“120”和“110”。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不能不报警。

  面对警察的询问,赵瑜说出了事情的真相。原来,她们几个人统计完白天登记的信息数据后,一起又到距离公司不远的黄河风情一条街吃夜宵。

  这几年,随着县城区域的不断拓展,县政府审时度势因地制宜,大打黄河风情旅游牌,专门在南滨河路开辟了一条风情街,经营大安特色小吃以及各种地方特色农产品。

  如今,正值九月,也是酷暑正浓之际,尽管夜已经很深了,但风情街依旧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生意很是红火。这也成了黄河边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吸引了很多外地游客。

  赵瑜等人要了酿皮,而宋占明则吃了一碗羊杂碎,几个人吃得很香很痛快,满头大汗。吃完,又沿着滨河路,迎着凉爽的河风,又说又笑地向前走。

  蓦地,宋占明大喊了一声“哎呀”,两只手紧紧抱住后脑勺,随即,一头栽倒于地。等赵瑜反应过来,只见一道黑影窜进黄河边的树木草丛中,瞬间就消失在高高的河堤后面。

  这时,宋占明已经陷入昏迷状态,吓得赵瑜赶紧拔打“120”急救电话,将宋占明送往县医院抢救,而后,又拔打了“110”报警电话。

  趁赵瑜向警察陈述事情经过之际,范文斌默默地站立在走廊窗户边,迎着丝丝凉风,一眼不眨地凝望着繁星点点的夜空。片刻,心中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很沉重的喟叹,觉得身上的担子更重了。

  原风雷厂生活区拆迁改造工程刚刚拉开序幕,还处在登记摸底的起步阶段,就有人暗中捣乱,以这样卑鄙无耻的下三滥手段,妄图令其知难退。这让他在愤怒之余,也滋生出一丝淡淡的忧虑。

  同时,他也进一步明白了黄卫东等人不愿意接受这项工程的真正原因。这里的水确实很深很浑,宋占明在回家的路上被人无缘无故的偷袭,打成重伤,在他看来,就是一个公然向华城集团示威挑衅的信号。

  这时,宋占明的家属也赶来了,楼道里顿时混乱起来,哭叫声怒骂声响成一片。宋母,一个六十来岁的妇女,躺在地上,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歇斯底里地哭叫着。

  “我的儿子呀,万一他有个三长两短,你姓范的要赔我儿子。”而后,又骂起赵瑜几个人来,“你们为啥好好的,就我儿子一个人被人打伤了?你说,你说,你要给我说清楚。”

  宋父宋杰满脸沉重地站在抢救室门口,一声不吭一丝不动,仿佛石雕一般,冷硬冰凉,而宋妻坐在长椅上,双手擦着眼泪,低声不停地哭泣,呜呜咽咽断断续续,令人情难自禁地滋生出丝丝怜悯。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白学究 说:商战情战 职场励志 精神分析 家族传奇 丝路悬疑 黄河文化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大河峥嵘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