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峥嵘第43章 果然来闹事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43章 果然来闹事了

小说:大河峥嵘 作者:白学究 更新时间:2018-08-17 08:08 字数:2660

  大安县南滨河路上,端庄威武的华城集团大门口,这天一大早,太阳刚刚出来,十来个人就紧紧堵住大门,拉起了一条“还我儿子命来”的横幅,点燃了一堆黄纸,哭天喊地大叫冤枉。很快,就围了一群看热闹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人越来越多,几乎要阻塞了道路。

  保安部长马骏,一接到范文斌的严厉指令,就即刻指挥众保安人员全副武装,手持橡胶棒,列成一排,神情紧张地排列在电动门后面,严阵以待,以防这些闹事的男男女女冲进公司,引发更大的骚乱。

  此刻,范文斌脸色阴沉地站在办公室窗户前,迎着初升的太阳散发的明亮光芒,目光冷冷地注视着大门前乱糟糟的情景,好长时间,才呼出一口长气,暗想,宋占明的家属,果然来公司闹事情了。

  随即,他厉声吩咐赵瑜,将宁鹏苏秉德范学华三人叫来,商量如何处理这起事情。等三个人慌慌张张地走进办公室时,范文斌的脸色已经恢复的和往昔一样,平静而又自信。

  “从现在起,你们三人组成一个协调小组,由宁总经理负责,全权处理宋占明死亡的善后事宜。”范文斌锋利的目光,紧紧扫视了三人一眼,声色俱厉地说,“要尽快干脆利落地解决问题,绝不能拖泥带水,影响公司的正常运转,更不能影响风雷厂生活区的改造工程。”

  在来公司的路上,他已经通盘考虑了宋占明意外死亡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这起突发事件,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件伤害致人死亡的恶性案件,但是,仔细一分析,有可能和目前正在进行的棚户区改造工程有关。

  如果真是这样,那麻烦可就大了。对于风雷厂生活区,二十多年前,在县一中念书时,范文斌从其他同学嘴里,就略知一二。从那时起,就有了很不良的印象。

  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风雷厂生活区里,住的人很多也很复杂,不仅有原厂下岗职工,还有很多进城务工人员以及形形色色的社会闲杂人员,形成了一个有别于正常生活的很特殊的区域。尽管警方不时重拳打击,但至今也未能彻底扫清那些隐藏在暗处的丑恶现象。

  紧接着,转念又一想,有人趁着夜色袭击华城公司员工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呢?是想阻拦公司对这片土地的改造抑或还另有目的?

  不论这起突发事件后面有没有别的深刻原因或目的,就凭这样的下三流手段,根本阻挡不了华城公司改造棚户区的步伐,也根本吓不到经过大风大浪的范文斌。他相信,只要警方抓住凶手的那一天,一切都会真相大白的。

  此刻,见自己被任命为全权处理善后事宜的负责人,宁鹏在感到压力的同时,也略微有的兴奋。他紧盯着范文斌,怀着被信任的感激之情,轻声问道:“范总,如何处理事情,你能不能画个底线?让我们也明白,做起事情来有个分寸尺度。”

  五年前,国家开始大力整顿煤炭企业,特别是对那些污染严重而又证件不全的小煤窑,纷纷叫停关闭。同时,国内煤炭库存处于较高水平,整体需求持续疲软,导致煤炭价格一路下滑,令许多煤老板损失颇大叫苦连天不已。

  而已经挣得盆满钵满的宁鹏,见大事不妙,在同行疑惑惊讶的眼光中,毅然将自己的小煤窑高价转手,急流勇退,回到大安县城,很愉快地接受范文斌的邀请,担任华城集团总经理,不论人前还是人后,依旧风光无限。

  在经营小煤窑的那段日子里,正是2000年前后,很混乱,许多小煤窑不仅手续不全,更重要的是根本就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为了钱,煤老板也根本不把那些农民工当人对待,只当做挣钱的工具,故而,经常发生死伤事件。

  根据他处理这等死伤事件的经验,死了一个工人,如果家属很难缠,不依不饶,就多掏几个钱打发了事,否则,就少掏几个钱。只要有钱,在那些煤老板眼里,天下就没有摆不平的事情。

  在蒙县那个很混乱的盛产煤炭的地方,一般都是这样处理的。即使有死者家属不停地上告,警方追究下来,很多煤老板也会用不同的手段摆平。严重一点的,大不了判个三五年徒刑。

  当然,这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如今,在大安县城,恐怕不能这样很草率的处理。但是,他很清楚,这些家属闹来闹去,无非就是想多拿到一些钱。因为,有一点,不论走到哪里,都能够理直气壮地说过去。这就是,宋占明不是因为加班而累死在公司的,而是在回家的路上,遭人暗算而死。

  这一点,出事的那天晚上,赵瑜已经很及时地报案了,警方也很及时地作了笔录。如今,警方正在极力破案追查凶手,而华城公司要做的,就是尽力平息家属的闹腾,尽力减小这件事情给公司带来的负面影响。

  当范文斌点名要自己全盘负责的时候,宁鹏就想到了这一点。至于花多少钱才能够摆平此事,说实话,他心中确实无底。因为,他很清楚,在华城集团,不论董事局董事也好总经理也罢,说到底,只是一个高级打工仔而已,而范文斌才是最高掌门人最后拍板人。

  今天天刚大亮,在接到范文斌的紧急电话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宋占明死了,也清楚,接下来,其家属就一定会纠集一批人,来公司闹事情。在他看来,只要价钱合理,这样的事情,很容易摆平。

  见宁鹏跟自己要底线,范文斌微微一笑,很冷静地说:“这不难,只要这些人不再闹事,多掏几个钱也无所谓。”略一思索,又很坚定地说:“五万块钱之内,由你决定。”

  “爸,人又不是我们打死的,凭什么给他们这么多的钱?”范文斌的刚落,范学华就不由自主地大声问起来,“我看,干脆报警,让公安局把这些聚众闹事无理取闹的人抓起来,不就一了百了,没有啥事情了?”

  范学华坐在对面,两眼直视着父亲,一副略微有点气愤不平的样子。他不明白,人是被歹徒一砖头打死的,而家属却将责任推到华城集团的头上,还公然聚众来公司闹事,这算哪门子道理?

  见儿子这副模样,范文斌也不生气,只是很理解似地微微一笑,朗声叮嘱道:“学华,这里面的水很深。你只管听你宁总经理的话,不要胡乱插嘴,以免将事态扩大,闹得不可收场。”

  继而,又用很尊重的语气,问公司法务顾问苏秉德道:“苏律师,依你看,事情这样处理,行不行?如果你还有什么高见,请说出来。你是大律师,办过很多这样的案件。”

  苏秉德原来在县司法局上班,后来,考取了全国通用的司法资格证书,就辞职出来,开了一家名为“金石”的律师事务所,不久,又被华城集团高薪聘请为公司法务顾问。平时也不来公司上班,只有遇上事情才来。

  方才,听了范文斌一席话,他知道,从法律上讲,宋占明的死亡,与华城集团没有直接关系,但是,从人道主义和人情世故方面说,宋占明作为华城集团员工,遭遇意外不幸身亡,公司应该给予适当的经济援助。

  这样做的目的,一是安抚家属,二是稳定军心,三是体现公司的人文情怀。对这些应急措施,他很理解。当然,花的是公司的钱,不论多少,又不是他个人的,何必提相左的意见呢?

  于是,苏秉德顺着范文斌的问话,显出一副很认真的样子,说了一通此事与华城集团无关的有关法律方面的知识,最后,才说:“范总,就按照你的决定办理。尽快平息事态,才是最重要的。”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白学究 说:商战情战 职场励志 家族传奇 丝路悬疑 黄河文化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大河峥嵘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