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峥嵘第54章 去日不堪回首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54章 去日不堪回首

小说:大河峥嵘 作者:白学究 更新时间:2018-08-25 09:10 字数:2376

  如今的社会,有很多人仇视有钱人,想方设法与其过不去,造其谣生其事毁其名,恨不得让其身败名裂,甚至还引发了几桩血案。于是,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词语,叫“仇富”。这样的实例,范有民听说了不少。

  不过,他很理解“仇富”这个很流行的词语。遥想当年,大概是上个世纪70年代初期,为了生活,他带着弟弟范有成,每天晚上,趁别人睡熟之际,偷偷渡船来到地处大安县城东关的风雷厂,从垃圾堆里挑拣一些废铜废铁,而后,趁天亮再送到废品收购站,换几角钱乃至一两块钱,补贴家用。

  后来,在一次去县城的路上,正好是一个月明星稀的晚上,被巡夜的民兵逮住,被关押在大队部整整一天一夜,还挨了一顿痛打。如果不是当时的大队书记李积真出面说话,差一点就被当做典型,送去劳动改造,变成人们所说的“劳改犯”了。

  当然,李积真也没有就此轻饶范家兄弟。范有民被勒令去饲养院,和几个下乡知青一块儿喂养牲口,而范有成则被罚去放羊。兄弟两人成天只能跟马牛羊打交道了。在大安,至今还遗留着古羌人的某些习俗,认为牧马放羊的人,就低人一等。

  这可能就是范有民平生遇见的第一次“仇富”。当时没有这个词语,可如今,他是这样理解的。当然,在自己的一生中,像这样的遭遇,还有很多很多。因为,他是昔日名震黄河两岸的哥老会龙头大爷范正坤的大儿子。

  此刻,父子两人坐在凉爽舒适的葡萄架下,很长时间没有说话,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不远处的肉苁蓉正依附着梭梭碱柴红柳等植物根部,开出淡紫色的花朵,正鲜艳的好看。

  肉苁蓉在历史上就被西域各国作为上贡中央朝廷的珍品,也是历代滋补药方使用频度最高的补益药物之一,素有“沙漠人参”之美誉,具有极高的药用价值,是中国传统的名贵中药材。

  八十年代初期,刚刚包产到户,范有民有一次去内蒙古收购羊毛,在阿拉善旗见到了肉苁蓉。听朋友介绍,才大略清楚了其经济价值,当时就产生了在老家种植的想法。可后来,苦于资金短缺以及其他各种原因,一直拖到五六年前,承包了许多别人不种的山地,才开始大规模种植。

  如今,在原来种植的基础上,又承包了三十亩属于范家渡集体所有的河滩盐碱地,扩大种植面积。经过这几年的辛苦努力,才形成了一定的规模,也引起了县政府的高度关注,被树立为大安县肉苁蓉示范园区,从资金技术等方面予以大力支持。

  “爸,这几年,你和我妈确实辛苦了。”过了很长时间,范文斌无话找话说。他知道,如果自己不率先开口,说不定,父亲就会这样一直坐下去,直到太阳落山,沉默到睡觉时分。

  见儿子这样说话,语气里充满了关切之意,范有民回望了儿子一眼,报之以淡淡的微笑,望着眼前长的正茂盛的花花草草,心想,这点苦算什么,小时候,吃不饱饭穿不暖衣,成天哭着要吃要穿,那才叫真正的苦呢。

  由于父亲范正坤是旧社会闻名黄河两岸的哥老会龙头大爷,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被定为“四类分子”。每次遇到社会运动,大队书记李积真就带领民兵,将其五花大绑地捆绑到会场,作为被批斗的典型。

  范有民弟兄几个,包括范家渡所有姓范的男男女女,可没有少受气少受罪。那才叫苦呢,是精神上的苦,苦的让人一辈子也忘不了。

  他记得很清楚,有一次,正是麦子黄的时候,母亲王兰拐着小脚,在收工回家的时候,偷偷将一把麦穗藏在衣服下面,准备回家后给孙子烤麦穗吃。不料,却被当时的生产小队长李积海发现了。

  这李积海是大队书记李积真的堂兄弟,只是比其小了许多岁,那时才二十来岁,很爱表现出风头。平日里,仗着堂兄的势力,喝三吆五的,很是嚣张不可一世。每逢麦黄时节,就带着一帮妇女收割麦子,像个土霸王似的。

  见王兰偷拿了一把生产队的麦子,李积海一下子火了,除了肆意辱骂之外,还吩咐小队食堂大师傅,扣除了母亲当天晚上的伙食。尽管那只是一碗能看见人影的稀饭和一个黑面馒头。那时,全国的农民都吃公共食堂,在一个锅里搅勺子。

  那晚,母亲流泪了,很伤心地哭了大半夜。范有民作为大儿子,记得很清楚。那一幕,他一辈子也忘不了。至今,回想起来,犹如昨天才发生的,历历在目清清楚楚,令人心酸不已。

  母亲王兰的娘家父亲,也就是范有民的姥爷王守禄,解放前是大安县城里有名的皮货商人。据传,王家是古羌人的后裔,身上流淌着祖先勇猛彪悍的血液。在四十年代,家财没有万贯,但也算得上是一方家境殷实的富户人家,有点名声。

  有一次,王守禄重金租用范家的渡船,将一批珍贵的皮货,作为宁夏王马鸿逵的生日礼物,通过黄河水道,运往宁夏银川。为了安全,范正坤带着手下的几个兄弟,包括范文斌以后的初中同学徐亮的爷爷徐福,亲自押运。

  那个时候,范家的水上生意做的很大很红火,吸引了很多南来北往东走西回的客商。一年四季,都有走水路的客商托运货物,范家码头一时间很热闹,就是深夜,也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在途径黑山峡的时候,遇到了一帮靠黄河水道混饭吃的水匪。范正坤出面与其谈判,不料,对方是个生茬子,正想在江湖上扬名立万,根本不买范正坤这个哥老会龙头大爷的脸面。

  于是,在谈论不妥的情况下,两帮人谁也不愿折了自己的江湖脸面,当即就交起手来,而王世禄也不是吃素的,走南闯北几十年,见过很多场面,也不由自主地怒火冲冠,带着伙计,持枪抡刀,一涌而上,加入了这场生死群战。

  无奈,那帮水匪是本地人,早有准备,人多势大,在打斗中渐渐站了上风。眼看着范正坤等人就要吃亏的时候,凉州骆驼客唐帮的人马赶到了,协助其打跑了水匪,保住了那批送给宁夏王马鸿逵的上等皮货。

  事后,王世禄很感激范正坤,见对方一表人才,慷慨义气,少年英雄,又是名震黄河两岸的抗日英雄范廷贵的独子,是大安县很有声望的范家之后,便主动将女儿王兰许配与之,成就了一段郎才女貌的金玉良缘。

  范有民的妻子,范文斌的母亲王芳,正是王兰的堂侄女。在那个很讲究家庭出身的日子里,很多姑娘都选择根红苗正的小伙子,而出生于旧社会哥老会龙头大爷家庭的范有民,是属于典型的“黑五类”子弟,备受歧视。在年近三十岁的时候,才勉勉强强与王芳成了家。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白学究 说:商战情战 职场励志 精神分析 家族传奇 丝路悬疑 西部风情 黄河文化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大河峥嵘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