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峥嵘第55章 范家后人也不会差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55章 范家后人也不会差

小说:大河峥嵘 作者:白学究 更新时间:2018-08-25 09:28 字数:2212

  这时,王芳端上饭菜,笑着说:“你们爷俩就这样干坐着,也不说说话?好像仇人一样。”又埋怨丈夫说:“斌斌事多,公司里忙,好不容易才回一趟家,你当爸的也不跟他说说话,真是的。”

  对于自己的丈夫范有民,王芳说不上有啥感情。当年,自己的父亲王宽因为在宁夏王马鸿逵的部队里当过几天管后勤的所谓军官,也被理所当然地定为“四类分子”,全家人可没少受别人的白眼欺负。

  1949年9月,在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19兵团的摧枯拉朽攻势下,统治宁夏长达十七年之久的马鸿逵及其次子马敦静见大势不妙,临阵携带家眷仓皇外逃后,银川随即和平解放。

  当鲜艳的红旗高高飘扬在塞北高原古城上空的那天深夜,趁着混乱之际,生性机警的王宽脱下军服,换上早已准备好的便衣,连夜逃回老家大安县城。不久,利用自己平日里积攒的钱,开了一家杂货店,用以维持全家人的生活。

  王宽之所以能够在马鸿逵的部队里当上负责后勤的小军官,全靠叔叔王守禄的提携。那次,重金雇用范正坤,将一批上等的皮货押运到银川,送给宁夏王马鸿逵,作为其生日礼物。由此,王守禄得到了马鸿逵的赏识,也开始了在大安县飞黄腾达的日子。

  尽管嫁给范有民已经快五十年了,但当初的情景,王芳依旧记得很清楚。在她十七岁那年,一个大雨过后的晚上,月光很惨淡。王守禄悄悄来找自己的父亲王宽。两人在黑灯瞎火的屋子里,叽叽咕咕地说了半夜话。走的时候,王守禄豪爽的大笑声,惊醒了刚刚入睡的王芳。

  直到次日,她才知道,父亲昨晚将自己许配给了王守禄的外孙子范有民,而其母亲王兰,正是自己不出五服的堂姑姑。她没有见过范有民,但父亲很坚定地说,范家以前是黄河两岸的大户人家,后人也不会差到哪里。

  婚后,见范有民弟兄很多,家里很穷,但是,丈夫范有民在生产队劳动之余,还经常半夜三更地外出,偷偷倒腾一些废铜烂铁之类的,极力挣钱养家,王芳也就和当时的很多农村妇女一样,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死心塌地过起了这种穷苦小日子。

  八十年代初期,范有民因为倒腾化肥种子农药等生产资料,被上面定为“投机倒把”分子,还判了两年有期徒刑。在丈夫服刑的那段日子里,王芳硬是凭着祖先古羌人的那股倔强劲儿,独自拉扯儿女,硬挺了过来。

  现在,说起这些成年往事,很多年轻人不仅不相信,还有人认为纯粹是白日笑话,无稽之谈。范学华摸着她的额头,甚至说,奶奶,你是不是年纪大了,脑子糊涂了。

  可是,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只有过来人,才有刻骨铭心的体会,而现在的年轻人,只能当做故事听一听,甚至,还有人不愿意听。因为,那个年代发生的一些事情,很荒唐,荒唐的没人相信。

  此刻,见父亲依旧抽着烟,望着远方,不说一句话,范文斌急忙说:“妈,我回来也没有啥事情,只是想看看你和我爸。”紧接着,吃了一口菜,用赞叹的语气说:“妈,你做的菜真好吃。”

  这几年,城里卖的很多菜,都是用生长调节剂或植物激素催熟的,含有超标的农药残液,比起小时候种植的蔬菜,堪称“毒菜”。尽管查的很严,但为了提前上市,卖个好价钱,许多菜农都这样做,可谓防不胜防。

  有一年,那还是范学礼只有两三岁的时候,段向梅在大街上拗不过又哭又叫的儿子,买了几斤新上市的草莓。可是,范学礼吃了不久,就出现了上吐下泻的症状,吓得范文斌两口子急忙将其送进县医院,又是吃药又是吊瓶子,整整忙活了一个晚上,儿子的病情才好转。

  第二天,范文斌气恨恨地找到卖草莓的女人,质问她的草莓是不是有毒。不料,那个脸色幽黑的女人回答的很巧妙,理直气壮地说,我的草莓有毒,怎么不毒别人,偏偏毒你儿子,是不是咱两家前世有仇今日有怨?

  一席话,说的武汉大学的高材生,华城集团的总裁范文斌,张口结舌,不知如何回答才好。回家后,将那个女人的话,说给妻子听,惹得段向梅大笑不止,前俯后仰,笑得差一点岔了气。

  “爸,如今网上什么都卖。依我看,你把肉苁蓉放到网上,可能卖的更快一点。”父子边吃饭边说起话来。“这样做,几乎没有什么成本,效果又好。如果你想做,我帮你。”

  最近,响应国家号召,各级政府大力提倡“互联网+”概念模式,很多企业将自己的产品放在网上出售,包括马云马化腾等互联网大佬,也竞相研发这种具有广阔发展前景的电子商务交易系统,取得了不俗的业绩。

  “肉苁蓉也能网上卖?”范有民不相信似地看着儿子,紧声追问道。自种植肉苁蓉以来,他一直采取坐等药材贩子上门收购的方式,价格也随行就市。儿子说的“电商”这种玩意儿,可从来没有听说过。

  每到肉苁蓉收获的时候,许多来自外地的药材贩子,就会自动上门来收购。在这些药贩子中,不少是来自于宁夏的。他们那里,种植肉苁蓉的时间长,能够深加工的大小企业也多,需求量很大,可以左右其市场价格。

  见父亲很是怀疑,范文斌笑着说:“电商是未来商业发展的方向,如今很是红火。”见父亲听得很认真,又说:“今年,我帮你建立一个商务平台,将肉苁蓉放在平台上,肯定卖的快,还能卖个好价钱。”

  范有民想了想,很肯定地说:“只要能够卖个好价钱,就行。”又叮嘱道:“斌斌,你回去,就帮我把肉苁蓉放到网上卖。眼下,正是药贩子的收购时间,价格可要比他们高一点。”

  话说到这里,父子两人之间的谈兴才渐渐热烈起来。这个时候,太阳刚刚接近西山顶,又大又圆,光线很强烈,铺洒在花花绿绿五彩缤纷的树木草丛上,显得格外明亮惬意。

  天色刚黑的时候,范有才笑眯眯地走了进来,告诉范文斌,为了感谢华城集团送给范家渡小学一批电脑,明天上午,学校要举行一个很隆重的捐赠仪式,请他参加,而且,还要他讲话,给娃娃们讲讲自己如何白手起家的奋斗事迹。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白学究 说:商战情战 职场励志 精神分析 家族传奇 丝路悬疑 西部风情 黄河文化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大河峥嵘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