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峥嵘第62章 初识震阳子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62章 初识震阳子

小说:大河峥嵘 作者:白学究 更新时间:2018-08-30 10:10 字数:2735

  “在乌兰山白云观。”王少敏喝了一口冰爽的啤酒,颇为神秘地说,“前几天,闲来无事,我陪妻子刘爱香去白云观找镜月道长看病,见有一位相貌出奇不俗的道士,一问,才知道,是刚从武当山修炼回来的震阳子,也是镜月道长的师弟。”

  “我妻子刘爱香生完孩子后,得了一种怪病,在各大医院看了好久,吃了很多老中医老西医的药,可病情不见好转,一到下雨天,腰酸腿疼。没有办法,只好请镜月道长医治。说来也快,在镜月道长的指导下,病情竟然渐渐好转了。”

  “这次,镜月道长没有动手,而是让震阳子给我妻子医治,还说,震阳子的医术很高,不在他之下。临走时,这位震阳子又开了一个药方。刘爱香服用了一周后,觉得精神大振,手脚轻便,仿佛年轻了十岁。前几天,我们专门去白云观感谢震阳子。他不但没有收礼,反而一再叮嘱,要我们切莫外传,说他从不替凡夫俗子看病。”

  对镜月道长的大名,黄卫东不但早就听说过,而且两人的交谊还不浅。在黄河两岸的方圆百里之内,镜月道长不仅医术很高,阴阳法术也很灵,还有着不错的名声。如今听王少敏这样一说,既然是镜月道长的师弟,又是从武当山来的,当下心中就滋生出一股敬佩之意。

  继而,又用开玩笑的语气问道:“王老弟,那个震阳子不是叮嘱你不让外传吗?你怎么外传了?”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中还暗暗升起一丝疑惑,认为王少敏将那个震阳子说的也太玄乎了,让人不能不有所怀疑。

  见黄卫东不相信自己,王少敏哈哈一笑,暗想,这黄世仁对什么都怀疑的毛病,恐怕一辈子也改不了。于是,神态郑重地说:“老王,我是看在你我兄弟多年的份上,才对你说的。你要是不相信,就算我没有说。至于那个震阳子神奇不神奇,你以后就知道了。”

  几天后,黄卫东终于压制不住心中的好奇,在一个很凉爽的上午,信步来到地处乌兰山脚下的白云观,以借看望老朋友镜月道长的名义,走进白云观大门,想见识见识那个很神乎的震阳子。

  白云观迄今已有近百年历史了。据说,是在清朝末年民国初年的时候,由一个从外地云游来大安的老道人建的。至于这个瘦小的老道人来自哪里,谁也不知道。不过,时间一长,有人猜测说,可能来自河西走廊的敦煌莫高窟。因为,老道长说话时,流露出很浓重的河西口音,白云观的建筑模式,也很像莫高窟。

  当然,这仅仅只是一种猜测而已。起初,道观不大,只有几间遮风挡雨的茅草房,很小也很简易,孤孤清清的。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白云观竟然有了一定的名气,信男善女日益增多,香火也逐渐旺盛了起来。大安刚解放那会,已经是名满黄河两岸的规模很宏大的一座道观了。

  文革时期的一天,一伙热血沸腾豪气冲天的红卫兵,高举红旗,唱着激昂的革命歌曲,雄赳赳气昂昂地来到白云观,一拥而上,将老道长的徒弟,同样瘦小的新道长,批斗一番后,又开始动手破四旧。一会儿功夫,就将这里闹了个天翻地覆乌烟瘴气。

  道观里耸立的几座高大的形神兼备的祖师雕像被推翻倒地,砸的支离破碎。无数的脚掌踏在老子画像上,一些珍贵的道家典籍也被堆积在空地上,一把火烧成了纸灰,又随风飘散在乌兰山的每一个角落,成了滋生花草树木的肥料。

  八十年代初,道观才逐渐有了生气香火。这几年,特别是镜月道长担任了道长后,又渐渐恢复了昔日的元气,除了扩大建筑规模以外,名声也日益再次响彻黄河两岸,吸引了更多的男女信徒,随之,香火也越来越兴旺。

  迎着清晨的阳光,黄卫东推开镜月道长单独居住的那座小院子虚掩的木门。院子里静悄悄的,沿着篱笆种了一溜葫芦藤。青藤翠叶之间,垂着几个油绿发亮的小葫芦,上小下大,天然成趣,再配以花草树木,给这个小院落增添了一种安逸清净的盎然生气。

  阳光照耀下,院子里青砖铺地,很明亮整洁,几乎一尘不染。一个身材修长的道士,背对院门,面朝高耸壁立的绿色山崖,正在一心一意地给花草浇水。对黄卫东的到来,似乎一点也不知晓。

  “好一处令人羡慕的神仙住所。”黄卫东环视四周,只觉得一股清气从灵魂深处油然而生,心中情不自禁地暗自感叹道,“与龌龊纷争嘈杂不堪的世俗相比,这里就好像世外桃源。”

  上初中时,语文课本上有陶渊明的那篇流传千古的文章《桃花源记》。那时,语文老师严格要求每个学生背诵全篇。至今,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年,他还依稀记得开篇的一段。

  “晋太元中,武林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

  “年龄大了,记性越来越不行了,后面的都忘完了。”心中感慨一番,随即走上前,又轻轻咳嗽一声,语气很客气地问道:“道长,打扰了。烦请问一声,镜月道长在吗?”

  那道人旋即转过身,上下紧紧打量对方一遍,而后,微微一笑,很和蔼地说:“镜月道长前两天到外地去了,过几天才能回来。临走时,让我照看道观。”继而,又用关注的语气问:“你找他有事?”

  说话间,黄卫东已经将这个道士的相貌看的清清楚楚,当下心中不由得暗自叫了一声,“王少敏没有哄我,果然是一副出奇不俗的长相。从那两只明亮有神的眼睛上看,很有些道行。”

  于是,也很亲切地说:“道长可是镜月道长的师弟,从武当山学成回来的震阳子道长?”在这宁静清虚的环境里,黄卫东也顿时变得彬彬有礼,如同一个很有教养的人,说话很轻很客气。

  “在下正是震阳子。”道士放下手中的水壶,微笑着说。阳光下,那笑容里满是和善亲切,让人如沐春风,倍感清爽舒心。就凭这一脸亲切纯真的笑容,阅人无数的老江湖黄卫东,就敢断定,震阳子就是自己要找的知己。

  “听朋友说,道长医道高深,又妙手回春的绝技。我今天特意来拜访道长,想请道长法眼开光,替我看看身体。”此时,黄卫东极力做出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几句简简单单的话,害得他斟词酌句地想了很长时间。

  “哈哈哈。”闻听这几句文绉绉的话,震阳子爽朗地大笑了起来,很谦虚地说,“朋友过奖了,我哪里又那么神奇?”继而,又紧盯着对方,片刻,很爽快地说:“镜月道长不在家,你既然来了,也算是你我有缘,我就卖弄一回吧。”

  于是,两人大笑着,携手先后走进震阳子住的道房。房内,没有几件像样的摆设,很简朴,但收拾的很整洁,仔细一闻,还弥漫着一股似有若无的沁人心肺的清香气,令人心旷神怡宠辱皆忘。

  仔细观看,正面白色墙壁上悬挂着一幅古色古香栩栩如生的祖师飞升图。图上,老子立于苍松翠柏环绕之山巅,红光满面,神色慈祥,眼含和气,白须长飘,道袍低垂,双手微拱,端正中藏着威严,宁静里露着锐气,一副了然天地山河日月星辰于我胸的凛凛风度形象。

  古图两边,悬挂着一幅对联,字体苍朗古朴,横厚竖重,铁钩银划,气象开阔,隐隐约约呈现出一股开天辟地气吞山河的宏伟气势。

  立教开宗,紫气东来三万里

  著书传道,函关初度五千言

  果然是一派得道大家之象。见此情景,黄卫东不禁喜上眉梢暗自高兴,心想,如果能够将此人揽于身边,随时咨询世间的事情,我黄某人的事业,将会顺风顺水,比以前肯定会大有起色。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白学究 说:商战情战 职场励志 精神分析 家族传奇 丝路悬疑 西部风情 黄河文化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大河峥嵘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