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峥嵘第64章 意外之遇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64章 意外之遇

小说:大河峥嵘 作者:白学究 更新时间:2018-09-01 12:27 字数:2258

  此刻,迎着明媚的阳光,两人并肩站在窗前,紧紧注视着滚滚黄河,许久,都没有说话。直到一个穿着天蓝色职业套装的年轻漂亮女子走过来,说了一句“黄总,客人都到齐了”,这才醒悟过来,大笑着并肩走进客厅。

  今天,借着国庆节放长假的机会,黄卫东大摆筵席,广发英雄帖,将黄河明珠俱乐部的会员请来,聚会热闹一番。当初,本着宁缺毋滥的原则,俱乐部的成员不多,只有二十来人,全是大安各行各业的精英人士。今天,来了大概有十五六个。

  当初,元鼎商厦落成后,听了震阳子的话,在六楼设立了黄河明珠俱乐部,作为招待朋友洽谈生意的场所。后来,随着人员的增加,渐渐发展为一个互通商界情报互相资金扶持的圈子。

  后来,又根据震阳子的建议,仿照泰山会江南会等民间商界顶级神秘的机构,施行严格的会员制,淘汰了一批不合格的人,只吸纳那些堪称行业精英的成功人士加入。

  而且,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每个会员都拥有一块“江湖令”。一旦遇到江湖风浪,江湖令一处,各方会员,不论人在何处,都要倾力相助,扶危救困,不得有误。当然,真的有无呼风唤雨的江湖令牌,谁也没遇见过。

  此时,范文斌坐在一处不引人注目的地方,手里端着酒杯,面带微笑,目光如炬,紧紧注视着进进出出的每一个人。今天来的这些人,他都认识,只有几个,没有与之打过很深的交道。

  在大安商界,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直至成为上市公司老总,纵横驰骋了二十多年。他认识的人很多,而认识他的人也很多。如今,华城集团的名声响彻黄河两岸,瞩目他的人就更多了。

  不久,见一个陌生而又很洒脱的三十多岁的年轻人,端着酒杯走过来,站在自己面前,满脸笑容地注视了片刻,而后,很有礼貌地问道:“请问,您是华城集团的范总?”

  范文斌见来者不俗,暗想,清雅俊朗的容貌中很自然地流露出一丝不为人察觉的桀骜,谦恭的语言中洋溢着一股不卑不亢的自信,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其他人既使再有钱,也不会有这种与生俱来的特殊气质。

  于是,也报以真诚的微笑,点点头,从容不迫地站起身,朗声说了一句“我是范文斌”,而后,微笑着相互注视了片刻,而后,很友好地轻轻碰了碰酒杯,以示敬意。

  年轻人抿了一口酒,很自信地紧盯着对方,片刻,含而不露地说:“范总,我说一个人,你肯定知道。”见对方露出一丝疑惑的神色,又微笑着说:“这个人,在大安的历史上,有点名气,叫贺国清。”

  贺国清三个字,犹如一道闪电,瞬间划破了范文斌的脑海。他记起了那个只有一条胳膊的军人,也记起了爷爷生前曾经多次说过的一句话,这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说这句话的时候,爷爷脸上流露出敬佩的神色。

  作为抗日英雄范廷贵唯一的儿子,又是三四十年代名震黄河两岸的哥老会龙头大爷,范正坤很少将别人看在眼里,能真心诚意地说出这句话,就足以证明那个叫贺国清的人,是一个很不一般的人物。

  小时候,范文斌见过贺国清。从见第一面起,就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贺国清很有胆量,也很豪爽,浑身上下洋溢着一股军人特有的雷厉风行无所畏惧的气概。既是在被打成右派,押送到范家度劳动改造的日子里,也是一身傲骨。

  “你是他的后人?”起初的震惊过后,范文斌即可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紧紧凝视着眼前的这个很陌生的年轻人,轻声问道,“贺国清贺老伯,那可是一条铁打的汉子,是我认识的人里面,最硬气的人。”

  这不是一句恭维话,而是一句大实话。在范文斌年近五十岁的人生长河里,见识过的人数也数不清楚,可能够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至死也不能忘记的,迄今却没有几个,除了爷爷之外,就数这个叫贺国清的湖南人了。

  年轻人微微一笑,用略含恭维的语气说:“范总,你的记性很好。”又不无自豪地说:“他是我父亲,我是他的老四,叫贺怀南。”随即,幽幽地说:“父亲生前,曾经说起过你爷爷范正坤,说那是他枪林弹雨戎马一生中结交的唯一一个真朋友。”

  范文斌明白,这句话和自己方才说的那句一样,也是一句大实话。在他遥远而又清晰的记忆里,贺国清和爷爷都是被劳动改造的人,天不亮就被大队民兵押着去河滩清除淤泥,挖一条叫“红旗渠”的引水提灌工程。

  那个时候,没有大型机械,干什么都靠两只手。这条红旗渠,就是黄河沿岸很多村子里的很多人用双手,顶着风雪暴雨,花了六年多时间,一铁锹一铁锹挖出来的。至今,惠及县城周边的几十个村庄已经四十多年了,而且,还会长久地惠及下去。

  用当时范家渡大队书记李积真的话来说,就是要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自力更生艰苦创业,敢于战天斗地,用自己的双手,解决住在黄河边但无水可吃可用的问题。

  “你爸现在怎么样?还好吗?”爷爷范正坤和贺国清的这段患难经历,尤其两人是过命的真朋友,一下子拉近了范文斌和贺怀南的距离,不由自主地问道。尽管两人这是平生第一次见面,以前谁也不认识谁。

  七十年代末,贺国清得到平反恢复自由,官复原职后不久,专门来范家渡看望患难之交范正坤。范文斌记得,那是一个下雪的很寒冷的冬天下午,两人坐在自家的炕头,喝着酒,说了很多话,时而哽咽抽泣,时而放声大笑,最后,都酩酊大醉地瘫倒在土炕上。

  贺怀南微微叹了一口气,略有伤感地说:“我父亲后来调到西靖市工作了几年,就离休了,又去了老家湖南一趟,待了几年,回来了后一直住在省城我大哥那儿,去世已经快十年了。”

  听见贺国清去世的消息,范文斌又想起了不久前去世的爷爷,忍不住轻轻叹了一口气,安慰道:“生老病死,人之常态。年龄大了,能够无牵无挂高高兴兴地走了,对儿女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情。”

  谈话间,他才得知,贺怀南现在是西靖市古瓷韵文化公司的老板,新近因为生意而结识了黄卫东,不久,又被其拉进了黄河明珠俱乐部。今天,还是第一次参加大安商界最顶级的聚会。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白学究 说:商战情战 职场励志 精神分析 家族传奇 丝路悬疑 西部风情 黄河文化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大河峥嵘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