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峥嵘第68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68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小说:大河峥嵘 作者:白学究 更新时间:2018-09-04 17:55 字数:2236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想,范文斌在关键时刻果断出手,接手了棚户区改造工程,给足了县政府面子,特别是副县长陈彦庆,对之更是高看一眼。可以说,现在的范文斌是县政府眼中的红人。

  如果能够将其紧紧拉在自己的阵营里,再充分利用他和庞成川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让范文斌坚决反对其竞选,那样,自己就有八九成的把握,在这次商会改选中,成功击败庞成川,保住现有的第一副会长的位置。

  对黄卫东的想法,范文斌心中清清楚楚,但是,他不能旗帜鲜明地站在其一边,更不能让这个外号叫“黄世仁”的老江湖,将自己当做刺向庞成川的刀枪。庞成川紧锣密鼓地竞选商会会长,对他来说,在惊诧之余,更多的是一种庆幸。

  因为,只有庞成川加入竞选,才能让黄卫东将所有的注意力紧紧放在其身上,有的放矢,使出浑身解数来对付已经亮相的对手,从而也会疏忽那些真正的潜在敌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说的不就是这个意思?

  于是,默默地思索片刻,微微一笑,用很冷静镇定的语气说:“黄总,你说的很对,庞成川确实是一条吃人不吐骨头的饿狼。你想要保住商会第一副会长的位置,就一点也不能轻视庞成川,必须集中火力,全力以赴地对付这条饿狼。”

  “这个我知道。”黄卫东也报之以深沉的微微一笑,不过,眼里闪过一丝担忧,稍纵即逝。继而,采取单刀直入的方式,挑明此次话题,直奔主题,“范老弟,你我相交多年,也算知根知底的好兄弟,能不能帮老哥哥这一回?”

  上一次,两人喝下午茶时,他已经暗示了此意,但范文斌当时言顾左右,态度模棱两可。这次,经过再三思索,最后横下心,毅然决定不再藏着掖着,当面锣对面鼓,面对面地直接挑明话题,逼其表态。如果范文斌拒绝了,那就再另想高招。

  见黄卫东如此问话,范文斌略微一怔,又不可置否地一笑,心想,看来,这个黄世仁真的急了,唯恐自己落选,竟然逼着自己当场表态支持他。这个态,该如何表呢?

  在两人交往的这几年时间里,又同是商会副会长,尽管表面上客客气气,但实际上,很少来往。如果要说真正的来往,年初那场面对面刺刀见红的竞标会,才算是真正的第一次打交道。只可惜,自己失败了。

  想到这儿,范文斌又一次想起了最后一轮竞标时,突然出现的那条神秘的短信,心中不禁喟叹一声,“没有他发来的这条短信,华城集团也不会败在翰弘电器手里,留下千古遗憾。”

  此刻,见范文斌脸色凝重,黄卫东也不催促,只是喝着茶水,极为耐心地等待答复。闯荡了一辈子江湖,阅人无数,他完全有理由相信,范文斌绝不会站在庞成川一边,支持那个让华城集团蒙受了巨大损失的饿狼叛徒。

  办公室里有且只有他们两人,谁也没有说话,都在耐心地思索等待。一股略微有点压抑的气息,在沉默中渐渐升起,片刻,就紧紧弥漫在整个屋子里,让人感觉到有点沉重。

  此刻,在黄卫东眼里,坐在他对面的范文斌,就像天上飘来飘去的一团黑云,谁也不知道里面包含的是令人惊喜无限向往的春雨抑或是令人寒心唯恐避之不及的冰雹。

  这样过了好长一会儿,范文斌刚要说话,却传来了一阵很响亮的敲门声。紧接着,震阳子走了进来,俯身低语几句,就见黄卫东霍地站起身,脸色大变,紧盯着对方,疾声问了一句“这是真的?”,而后,又猛地跌落在宽大的座椅上。

  几天之后,大安县城里如风般地流传着一条令人震骇的恐怖消息。黄卫东的三儿子,大安县最高档豪华的皇冠娱乐休闲会所的老板,江湖人称“三太子”的黄承宗,因为涉嫌聚众吸毒,被警方拘留了。至于消息是真还是假,谁也弄不清楚。

  这条消息传到范文斌耳朵里的时候,他很轻蔑地发出了几声冷笑,随即,对儿子范学华说,“你看,暴发户就是这副嘴脸,根基浅,一有几个钱,就不知道天高地厚饭香屁臭,觉得天老大,自己就是老二,不得了了。”

  范学华也是满脸鄙夷地冷冷一笑,说了很重的两个字“活该”。自从棚户区工程开工以来,他就离开了华城集团,在父母亲的支持下,成立了一家名为“先锋”的电脑公司,自己担任总经理,在做系统维护的同时,还做网络教育。

  这段时间里,跟随宁鹏处理棚户区拆迁中遇到的麻烦事,确实让他增长了不少的见识,心中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几多沉重的感慨,“原来,社会底层竟是这般样子。”

  于是,提出要离开华城集团,自己成立一家高科技公司的想法。这个想法是在一天吃晚饭时提出来的。那是一个天气晴朗得让人很舒心的周末,一家人在观河楼聚会,吃正宗的四川火锅。

  听完儿子的想法,范文斌没有当即表态,而段向梅却用赞赏的语气说:“这个想法很好,我支持。”又说:“男娃娃,又是大学生,就应该自己闯一闯,不能一辈子让父母亲照顾,就像温室里的花草,经不起任何风吹雨打。”

  段向梅这几天的心情很好,阳光灿烂。这次趁周末,一家人外出聚餐,就是她首先提出来的,得到了两个儿子的极力赞赏。刚从棚户区工地上回来的范文斌,也只好同意了。不过,他提出了一个条件,费用由妻子支付。

  这周礼拜一,县教育局的领导来学校检查工作,顺便听了几节课。正好,那一节是段向梅给高二(2)班上英语课。第二天,雷校长将段向梅叫到办公室,喜笑颜开地告诉她,教育局领导对她的课很满意,认为其教法新颖独特高效,准备在全县推广。

  段向梅知道,那几个教育局的领导中,有一个曾经是县二中的英语老师,水平挺高的。自己的课能够得到领导的肯定赞美,她心里也挺美滋滋的,暗想,如果在全县推广自己的英语教法,今年肯定就能评上中学高级职称。

  见儿子想自立门户单独干,范文斌在暗自高兴的同时,也隐隐有点担忧。范学华今年刚刚大学毕业,说实话,欠缺一定的社会经验,还有点㜛。不过,有自己这个当父亲的在身边及时指导,以儿子的聪明和才智,很快就会成长成熟起来的。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白学究 说:商战情战 职场励志 精神分析 家族传奇 丝路悬疑 西部风情 黄河文化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大河峥嵘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